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亲子信息 > 正文

抽筋的原因及治疗方法汇总发现芍药甘草汤治疗最有效果!

2016年07月04日 亲子信息 ⁄ 共 401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101 views 次
39.6K

  入夏,很多人经常因为游泳、篮球、足球等运动而抽筋,闹不好会出现生命危险,那么,抽筋的原因及治疗方法有哪些,见效最快的又有哪些呢,以下是关于抽筋的原因及治疗故事,不防看看,终生受益:
  
  忆及父亲的一武术师傅,擅长医术,有疗脚转筋之秘方,多以散剂给人服用,效若浮鼓,其父亲以重金买之,后传予我父亲,乃“芍药、甘草”组成。后学习了《伤寒论》之后,方知此方治病的功效。正是“江南诸师秘仲景要方而不传”。
  
  自己开诊所后,多遇到此病,以此法愈人较多。记得一青年男性,小腿抽筋半年之久,曾服用“乐力钙”治疗,乏效,后来我处治疗,刻诊:近1周小腿抽筋较前加重,以左侧为主,每天夜晚发作,抽搐时伴小腿疼痛,不敢活动,次日觉左下肢无力,舌苔薄白,脉缓弦,遂给予:芍药30炙甘草152副,病人初疑药太少是否有效,我说先服用两副以观疗效,4天后患者高兴来诊,说服药期间未再发作,要求再开药,遂以上方5副,病愈。
  
  芍药甘草汤出自于《伤寒论》29条之下,原文谓:“伤寒脉浮,自汗出,小便数,心烦,微恶寒,脚挛急,反与桂枝欲攻其表,此误也,得之便厥,咽中干,烦躁吐逆者,作甘草干姜汤与之,以复其阳,若厥愈足温者,更作芍药甘草汤与之,其脚即伸”。体现了本方酸甘复阴、缓急止痛之功。脚抽筋,多发于夜间,夜为阴,夜间发病,多阴血不足,不能濡养筋脉,故脚挛急,此芍药,酸苦微寒,养营和血,而擅缓解拘急之功,炙甘草甘温,补中缓急,二药合用,酸甘化阴,阴复而筋得所养,则脚挛急自伸。
  
  顽咳:李某某,男,55岁,咳嗽少痰,郁郁微烦1年余,食纳一般,二便调,舌边尖红赤,少苔,脉沉弦细稍数,曾服二陈汤、上嗽散、九仙散等无效。据其证见郁郁微烦等,试以肝火犯肺论治。
  
  方用芍药甘草汤:
  
  白芍30g,
  
  甘草20g,
  
  日服一剂水煎取汁200ml,一日3次,服5剂愈。
  
  许多的人在晚上睡觉时,特别是在临晨,小腿会突然一阵抽痛,腿部——抽筋了……
  
  有句广告词这么说:“腰酸背痛腿抽筋,身体提醒你,缺钙了!”于是,各种补钙的产品应运而生,数不胜数。一些人,特别是一些老年人,腰酸了,背痛了,腿抽筋了,就开始吃钙片了。但是吃了真那么有效吗?我且不评判,从中医的角度来说没有缺钙这种概念。
  
  我要说的这个止痛妙方,其实很简单,叫做芍药甘草汤。腰酸背痛其实是肌肉酸痛,腿抽筋自然是筋脉痉挛,脾主人一身肌肉,肝主筋脉,肌肉和筋脉有了问题,就要找准主因,调和肝脾。芍药性酸,酸味入肝,甘草性甘,甘味入脾,因而这味芍药甘草汤被誉为止痛的良药,并且一点都不苦口。芍药甘草汤非常方便制,芍药和甘草这两味药在一般的中药店都能买到,
  
  取白芍20克,甘草10克,或用开水冲泡,或用温火煮,可当茶水饮用。注意,我这里说的芍药、甘草一定要是生白芍、
  
  生甘草,不要炙过的,炙过的药性就变了。
  
  验案:贾某某,男,53岁,左腨(小腿)经常转筋,多在夜晚发作,发时腿肚聚起一包,腿不能伸直,患侧拇趾也向足心抽挛,疼痛难忍,脉弦细直,舌红绛少苔。此为肝血不足,血不养筋,筋脉细急所致。
  
  用白芍24g,炙甘草12g,四剂愈。
  
  取10克木瓜片开水冲泡饮用可治腿转筋
  
  在迈过四十岁这道坎后没两年,我明显感觉体质开始衰退,不是经常头疼脑热、眼花耳鸣,就是腰酸背痛、精神不振。更糟的是从前年冬天开始,夜间睡觉的时候经常发生“腿转筋”,几次痛得我从睡梦中醒来……
  
  医生说我缺钙,要我天天喝牛奶、晒太阳,多喝骨头汤与鱼汤等。
  
  这一切,我都照办了。腿转筋现象并没有缓解,反而趋向严重。
  
  有时候,我不仅腿转筋,甚至连腹部肌肉也发生抽筋,
  
  痛得我腿不敢动,也不敢深呼吸,简直要我的命,闹得一家人惊恐不安。
  
  去年秋天,我到南京的一家大医院请中医专家诊治。专家告诉我,转筋就是西医所说的腓肠肌痉挛。中医认为,肝主筋,所以一切肢体筋脉牵掣拘挛,都与肝有关。为此,以木瓜治疗颇有疗效。木瓜性味酸、温,酸能走筋,尤入肝脏,可舒筋活络、益筋走血、缓挛急。现代医学研究发现,木瓜中含有黄酮类、维生素c、枸橡酸、酒石酸等,具有缓解四肢肌肉痉挛的作用。
  
  我上药店买回一包木瓜干品,
  
  天天取10克木瓜片置茶杯内,
  
  开水冲泡饮用。连饮一个余月,
  
  腿转筋停止,腹酸背痛等症状也明显好转。
  
  芍药甘草木瓜汤治足转筋足转筋,
  
  即腿肚子转筋,又叫足抽筋。
  
  中医称“足挛急”,西医称“腓肠肌痉挛”。
  
  临床上,此病多见于成年男女,老年及体弱者尤为常见。
  
  本病虽可发生在吐、泻或失血之后,
  
  但绝大多数患者是由局部受凉引发的,
  
  当然也有无诱因而发生。发作时。
  
  局部痉挛,疼痛剧烈,其足不可伸,伸则疼痛更剧。
  
  2~5分钟后,自动缓解。
  
  缓解后,多数如常人,只有少数存在局部压痛。
  
  笔者将《伤寒论》之芍药甘草汤加入木瓜,组成芍药甘草木瓜汤,
  
  作为基础方,随证加味,用来治疗本病,效果非常满意。
  
  看到这里,有人又有疑问啦,“我腰酸背痛腿抽筋了,揉揉捏捏不行吗?一定非得要吃药吗?”揉揉捏捏,当然也是可以的,也有不错的效果。比如小腿抽筋的时候,以大拇指稍用力点按住患腿的承山穴,接着按顺、反时针方向旋转揉按各60圈,然后,大拇指在承山穴的直线上下擦动数下,令局部皮肤有热感,最后,以手掌拍打小腿部位,使小腿部位的肌肉松弛。几分钟甚至几秒钟后,小腿转筋症状即可消失。但是,这个标虽然暂时的除了,病根还在呀,由表及里,本还没有痊愈呢。
  
  芍药甘草汤证其一
  
  四嫂,十一月十三日足遇多行走时则肿痛,而色紫,始则右足,继乃痛及左足。天寒不可向火,见火则痛剧。故虽甚恶寒,必得耐冷。然天气过冷,则又痛。眠睡至浃晨,而肿痛止,至夜则痛如故。按历节病足亦肿,但肿常不退,今有时退者,非历节也。惟痛甚时筋挛,先用芍药甘草汤以舒筋。
  
  赤白芍各一两生甘草八钱
  
  拙巢注:二剂愈。
  
  芍药甘草汤证其二(附列门人治验)
  
  老妈,二月七日右足行步不良,此有瘀滞也,宜芍药甘草汤以疏之。
  
  京赤芍八钱生甘草四钱
  
  芍药甘草汤不仅能治脚孪急,凡因跌打损伤,或睡眠姿势不正,因而腰背有筋牵强者,本汤治之同效。余亲验者屡,盖其属于静脉瘀滞一也。缘动脉之血由心脏放射于外,其力属原动而强,故少阻塞。静脉之血由外内归于心脏,其力近反动而较弱,故多迟滞。迟滞甚者,名曰血痺,亦曰恶血。故《本经》谓芍药治血痺,《别录》谓芍药散恶血。可知千百年前之古语,悉合千百年后之新说,谁谓古人之言陈腐平?
  
  曹颖甫曰:辛未之秋,予家筱云四弟妇来诊,无他病,惟两足酸疼,拘急三年矣。其子荫衢问可治与否,予告以效否不可必,药甚平稳,不妨姑试之,乃为用亦白芍各一两,生草八钱。至第三日,荫衢来告曰,服经两剂,今已行步如常矣。而佐景所用,效如桴鼓者乃又如此,此可为用经方者劝矣。
  
  芍药一味,李时珍《本草》所引诸家之说率以为酸寒。
  
  历来医家以讹传讹,甚有疑桂枝汤方中不应用芍药。
  
  予昔教授于石皮弄中医专校,与马嘉生等向药房取赤白芍亲尝之。
  
  白芍味甘微苦,赤芍则甚苦。
  
  可见本经苦平之解甚为的当。
  
  予谓苦者善泄,能通血络之瘀,桂枝汤为解肌药,
  
  肌腠为孙络所聚,风袭肌理则血液凝闭而不宣,
  
  故必用芍药以通之。
  
  然予说但凭理想,今吴生凝轩乃有芍药活静脉之血一解,
  
  足证予言之不谬。读《伤寒论》者可以释然无疑矣。
  
  1.足肿痛:四嫂,足遇多行走时则肿痛而色紫,始则右足,继乃痛及左足,天寒不可向火,见火则痛剧,故虽甚恶寒,必得耐冷,然天气过冷,则又痛,晨起而肿痛止,至夜则痛如故。按历节痛足亦肿,但肿常不退,今时有退者,非历节也,惟痛甚时筋挛。用芍药甘草汤以舒筋。赤、白芍各1两,生甘草8钱,2剂愈。
  
  2.转筋:贾某某,男,53岁,左腨经常转筋,多在夜晚发作,发时腿肚聚起一包,腿不能伸直,患侧拇趾也向足心抽挛,疼痛难忍,脉弦细直,舌红绛少苔。此为肝血不足,血不养筋,筋脉细急所致。
  
  用白芍24g,
  
  炙甘草12g,
  
  四剂愈。
  
  3.舞蹈症:覃某某,女,11岁,手足不断舞动,行走摇摆不稳,双手持物不牢,面部呈鬼脸样动作,舌不断伸缩,头部摇晃,烦躁不安,舌淡苔白,脉弦细,有膝关节疼痛史,诊为小儿舞蹈症。系肝血不足,筋脉失养所致。治宜滋阴养血,缓急解痉。拟芍药甘草汤:
  
  芍药30g,
  
  甘草30g,
  
  水煎服,7剂愈。
  
  4.胃扭转:孙某某,女,38岁,胃脘胀痛20多年,后10年伴发频繁呃逆,大声嗳气,每年复发2~3个月,近一年加重,呈持续状态,不能右侧卧,查上消化道未见器质性病变,胃呈扭曲状,诊为胃扭转。
  
  用芍药20g,
  
  甘草20g,
  
  日1剂,浓煎取汁,日服3次。
  
  服药后第1天,诸症减,续服20余剂痊愈,查胃形态恢复正常。
  
  5.过敏性肠炎《辽宁中医杂志》(1981;4:25):范某某,男,成人,腹痛,腹泻绵绵不愈,诊为过敏性肠炎。神疲倦怠,舌质淡,苔薄白,脉小弦,腹痛,按之则舒。此乃肝脾不和,脾气滞结,脉络不行,治宜调肝和脾。
  
  方用芍药甘草汤:
  
  生白芍30g,
  
  生甘草15g,
  
  服4剂痊愈。
  
  6.顽咳:李某某,男,55岁,咳嗽少痰,郁郁微烦1年余,食纳一般,二便调,舌边尖红赤,少苔,脉沉弦细稍数,曾服二陈汤、上嗽散、九仙散等无效。据其证见郁郁微烦等,试以肝火犯肺论治。
  
  方用芍药甘草汤:
  
  白芍30g,
  
  甘草20g,
  
  日服一剂水煎取汁200ml,一日3次,服5剂愈。(来源:网编)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