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热门事件 > 牛人大事 > 正文

大国做事为啥不能不要脸【论特朗普的厉害之处与赫鲁晓夫的蠢】

2019年01月28日 牛人大事 ⁄ 共 1798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02 views 次
39.6K

特朗普上台之后一系列骚操作,各种不要脸,似乎大家都没太明白这样做危害非常大,还有很多人为他的耍赖叫好,很多小伙伴还纳闷他现在折腾的这么爽,为啥在他之前大家不这么玩,让博主讲讲。我们今天就讲下大国为啥一般不能不要脸。

咱先不说现在,太敏感,咱们聊半个世纪以前。苏联刚成立那会儿苏联的口号是原教旨社会主义口号:“无产阶级无祖国”,无产阶级在哪都是被压迫,所以全世界的无产阶级应该联合起来反对压迫,苏联是无产阶级的旗帜。

在这个口号和号召下,工人阶级自不必说,英国工人阶级家家挂红旗,全世界无数的左翼知识分子都不自觉地变成了苏联的传教士,或者干脆当上了间谍,绝大部分知识分子天生就是左翼,剩下的极左翼(美国现在的大学全面左翼化就是明证),忘了啥是“左”了?“左”就是要平等,现在要跟难民、狗子、植物平权的那些人我们成为“白左”。这些人没法被钱收买,只能被信仰影响。

1941年德国入侵苏联以后,苏联一溃千里,当时许多美国的左翼知识分子认为,必须尽一切可能帮助苏联抵抗纳粹德国。出于纯粹的理想主义,一些人走进苏联驻纽约领事馆,向苏联人提供情报。

部分间谍渗透到了美国高层,包括新任美国总统杜鲁门都不了解的“曼哈顿计划”,苏联间谍早就渗透进去了,罗森伯格就是一个,不仅提供情报,还提供技术,为苏联提供了美国最先进的近炸引信。

最牛逼的还是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设计者、前财政部长特别助理哈利怀特,他就是个苏联间谍,这个罗斯福最信任的人出于革命信仰,在没有苏联授意的情况下,设计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时候给美国挖了一个大坑,直到1960年经济学家特里芬才发现问题,也是“特里芬难题”的背景。苏联人给了他什么报酬呢?给过他一条毯子。说明根本就不是为了钱。

此外还有“剑桥五剑客”,这五个人都出身贵族,受过顶级教育,都心向无产阶级,顺利被克格勃招募,给苏联服务。在其他时候,这种情况几乎不可能发生。

后来赫鲁晓夫秘密报告之后,(秘密报告就是赫秃子为了个人权力披露了斯大林的恶行,当时奇葩大波波的书记在现场,一口气没喘过来竟然被吓死了,真特么浮夸),自此全世界都知道了传说中的那些事原来都是真的,包括古拉格群岛,迫害知识分子,斯大林是恶魔,很多西方知识分子彻底失望,从此不再给苏联提供资料,也不再写文章支持苏联,而且只要说苏联哪里好,立刻有人跳出来说“你可别装逼了,苏联什么样你心里没点逼数吗,你给流氓辩护,你是不是收钱了你个洗地狗”。

慢慢的,倾向苏联的人都闭口了,也没法替它辩解了,一步步苏联越来越扯淡,名声越来越差,顶尖间谍越来越少,到了古巴导弹危机期间,苏联已经完全没法知道美国上层怎么想的,因为没间谍了,你看苏联光辉奕奕的超级间谍时代,在秘密报告之后彻底结束了。  同理,上次沙特记者被肢解,特朗普最终站了沙特,现在国内的公知安静如鸡,为啥,这特么有啥可辩解的,都公开耍流氓了,辩解你妹啊辩解,这种事你都辩解,你是人吗?

咱们这里不是替苏联抱不平,也不是说“秘密报告”不该发布,至少想说清楚一个道理,一旦你让大家知道你是个坏逼,今后就没人帮你了,做事样讲究策略。

再想想我们,几年前公知们还可以正大光明的夸“颜色革命”,什么“民主阵痛”,现在还可以吗?哪有一个正儿八经受过教育的人还信这些鬼话?这就是信用破产,你的旗帜倒了,或者撑不住了,你的追随者们就没办法在继续为这杆旗帜战斗了。各方面成本都会暴涨,以前一句话就能解决的事,现在得花无数的钱,问题还是不一定能解决。

当然了,博主不是提倡大家都做圣母婊,或者做白左,而是说应该像大英帝国一样,到处做搅屎棍,但玩的很巧妙,英国长期坚持不要脸,但是人家做啥事都冠冕堂皇,打鸦片战争是为了“自由贸易的原则而战”,打克里米亚是因为“宗教自由”,打拿破仑战争是“看不惯法国凌辱弱小”,每件事都无可挑剔,绝不明显耍流氓 ,以至于现在我国还有一票人替鸦片战争和英法联军洗地,这就叫“高端玩家”。低端玩家的特点就是只顾眼前,爽一把拉倒,我死后,管他洪水滔天。

所以吧,很早的时候就有政治家提出“有道伐无道”,“道义”这玩意远远不是一句口号,你只有撑起一杆大旗,大家才能聚在你周围,而且别人也没法批评你。如果你变成了一个流氓,首先失去的就是那些支持你的知识分子,然后就会失去整支队伍,信仰武装起来的组织成本最低效率最高,用钱收买的全是乌合之众。

归根到底,所有问题都是成本问题。(作者:组织二头目;来源:六镇公号)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