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热门事件 > 社会百态 > 正文

什么是华夏文明的复兴?

2015年12月16日 社会百态 ⁄ 共 298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296 views 次
39.6K

  华夏文明的历史本质是大陆文明,西方文明的历史本质是海洋文明。但是,西方人都生活在海上吗?不是,海洋贸易成本低廉,海洋贸易成本大大低于陆地贸易成本。所以,所谓海洋文明,不是生活和生产在海上,而是贸易在海上。也就是说,华夏文明的历史本质是农业文明,西方文明的历史本质是贸易文明。
  
  贸易是人类文明交往的重要渠道,是全球经济分工的基础。如果是你情我愿的自由贸易,是互通有无的平等贸易,那么,海洋贸易就无需海权,就无需海上霸权。海上霸权的存在,在于是对贸易的控制,就是要获取贸易暴利。所谓海洋文明,无非就是温和的海盗文明。欧洲文明是古希腊和古罗马文明和维京海盗文明的结合。近代崛起的英、德等列强,地处西欧,既延承了南欧古希腊古罗马文化,也吸收了北欧维京海盗的精神。华夏文明是创造财富的文明,西方文明是掠夺财富的文明。
  
  西方最辉煌的历史,都是海上霸权的历史,都是帝国主义控制海洋贸易压榨周边的历史。雅典城邦是爱琴海文明,是雅典城邦控制爱琴海周边贸易的帝国文明。古罗马是地中海文明,是罗马帝国控制地中海周边的地区的帝国文明。大英帝国和美国都是控制全球海洋贸易的帝国文明。
  
  中国历来是以农为本,重农轻商。贸易对于农业文明来说就是互通有无的平等贸易。农业文明不仅仅不控制贸易,而且打击一切阻碍贸易,垄断贸易通道的占山为王收买路钱的行径。所以,中国的经济实质是创造财富,而西方的经济实质是掠夺财富。古雅典城邦、古罗马和大英帝国是垄断贸易海道制造不平等贸易劫取财富,美国是垄断全球贸易结算垄断全球金融获取暴利劫掠全球财富。自2008年以来,中国经济成为全球经济的中流砥柱,在西方国家印钞抢劫全球经济财富的时候,唯有中国经济继续为全球经济注入财富,防止了全球经济的崩溃。
  
  中国的崛起,是创造财富的崛起。虽然中国工业化过程有黑窑事件,有剥削发生,有腐败事件,有国有资产流失发生,但是,做为一个文明整体,没有在全球经济中索取多于中国在全球经济中创造的财富。中国没有奴隶贸易压榨他国,没有强制鸦片贸易,没有强买强卖有害他国国民的商品。中国没有发动战争殖民他国以掠夺他国资源,中国崛起是创造财富的崛起,不是西方文明那种掠夺财富式的崛起。这是华夏文明和西方文明的本质不同。所谓修昔底德陷阱,所谓新兴大国和守成大国必有一战的修昔底德陷阱,是西方文明的历史铁律,因为西方文明是海盗文明。用修昔底德陷阱断定中美必有一战是以西方文明之心度华夏文明之腹。
  
  罗马帝国的崩溃,就是帝国消费高于其控制的周边国家的产出。帝国统治的周边国家丧失生产的动力,因为无论生产多少,都被掠夺一空,人民生活难以维持温饱,更何谈工作与生活的情趣?如今全球动乱,发展中国家人民在饥饿边缘无所事事,被认为懒惰,实际上是西方帝国统治长此以往磨灭了发展中国家生产的积极性。他们宁愿参与掠夺与反掠夺的战争,不愿意认真生产,视生产劳动为痛苦。欧美则寅吃卯粮,借债无度,利用他们全球货币特权享用南方国家创造的财富。在海盗文明主导的国际强权政治中,无论科技如何发达,没有了财富的产出,财富的掠夺就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经济财富源于第一产业。第一产业是农耕和矿业,是把自然界物质导入人类社会的产业。中国历史上有畜牧业,驯化野生动物。有农业,利用光合作用。有青铜时代,用铁器时代,每个时代的进步都必然有新的第一产业。英国纺织业革命伴随着新大陆发现,用奴隶贸易到美洲种植棉花,纺织革命使得大量处女地变成可耕地。蒸汽机革命伴随煤炭第一产业的兴起,内燃机革命伴随做石油第一产业的兴起。信息革命有丰富的硅资源做为第一产业基础。中国制造2025和中国创新,如果不伴随新的第一产业的兴起,就难以成为伟大的复兴。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也是第一产业,是把游离于人类社会之外的能源导入人类社会。欧洲殖民者来到美洲的时候,美洲土地资源是共有的资源,谁都可以在其中生活,欧洲殖民者改变了美洲印地安人的土地规则,因为英国的纺织革命需要大量土地。如今太空是共有的,谁有能力大可以在太空建立太空站。如今公海是共有的,海洋占有地球表面70%的面积。土地资源稀缺,土地资源用于农业在于太阳辐照光合作用。海洋还有两倍于土地的太阳辐照,显然是可能产生新兴第一产业的地方。大气也是共有的,大气中储藏有大量的能量,风能是向大气索取能源的第一产业。
  
  一带一路的经济增长点是调动南方国家的资源和人力积极性,是利用已有的生产技术通过国际政治博弈产生的经济增长点,和中国创新没有实质关系,因为不产生新的第一产业。
  
  由于华夏文明和西方文明的本质不同,中国的海权理论必然和西方的海权理论有天壤之别。中国的海权必然是生产性的海权,生产新的海权延承华夏文明的创造财富的本质。西方的海外是贸易霸权,是掠夺他国财富的工具。中西海权不同在南海摩擦中体现得淋漓至尽。南海造岛,是生产性海权,是变海洋为生产生活新天地,而不仅仅是争夺海洋控制权。中国海军走向深海,中国的海权理论,必然导致中国制造大洋上漂移的海上城市,海上城市是生产和生活的场所,中国崛起要提高公海单位海洋面积的海产产出,中国创造应该有深海的养殖和捕捞创新,有海产加工创新,有公海大洋生产和生活场所的创新。生产和生活的海权和海产的创新才符合华夏文明崛起的本性,因为海洋是新大陆被瓜分完毕以后地球表面有待开发的最大资源。海洋上的阳光资源是陆地阳光资源的两倍,可以支撑巨大的财富创造。
  
  人类今天依然承受在风灾洪水等大气能量无序释放带来的灾害,大气中的能量体现在骤风暴雨之中。大气工程必须把获取能量和减灾防灾通盘考虑,制服大气中的能量能够给人类带来巨大的可再生能源。和深海开发一样,大气工程是中国崛起可能的技术突破点之一,很可能给人类带来新一轮的工业革命。
  
  地球陆地仅仅是地球物质很小的一部分,是漂移在地幔上的密度较轻的一些板块。大量的地球物质在地幔里,这些物质通过火山爆发被送到陆地上。对于火山和地幔的研究,可以减少地震灾害,也可以探索地幔资源利用的新第一产业。
  
  总之,地球资源远非枯竭,只要科技创建足够快,可资人类应用的地球资源会越来越多而不是越来越少,这才是中国创新和中国崛起的物理条件。第二产业的创新往往导致新的第一产业的诞生,正如蒸汽机的发明导致煤炭开采的兴起,内燃机发明导致石油开采的兴起。但第二产业创新需要国家协调,需要大资本运作,全民创新之适合第三产业,第三产业的创新不足以支撑华夏文明的崛起。不加主导的创新往往只发生在第三产业,仅仅依靠第三产业的创新会误导乃至阻碍华夏文明的复兴。
  
  新中国是华夏文明的浴火重生。华夏文明的财富创造本质没有变,新中国只是改变了华夏文明运作的主体,华夏文明运作的主体在1949年从精英主体变为人民主体。毛泽东赋予了华夏文明人民性,毛泽东是华夏文明的新的文化符号。华夏文明的崛起是人民意志驾驭资本意志的崛起,匍伏在资本意志之下决无华夏文明崛起的可能。新中国的诞生就是中国人民摆脱国际垄断资本控制的胜利。
  
  西方主导的现代文明已经是日暮途穷,西方主导的全球经济秩序已经无法满足西方掠夺性文明的延续。必须有以创造财富为文明基因的华夏文明的崛起才能引导人类走向未来。华夏文明的复兴是创造财富的文明再次登上历史舞台。(作者:唵啊吽;源自新浪博客)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