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热门事件 > 社会百态 > 正文

卢麒元:中国经济的霜降

2015年12月17日 社会百态 ⁄ 共 4907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4,304 views 次
39.6K

  中国正在进行史无前例的不动产资本化,极度扭曲的不动产资本化将吞噬一切流动性。

  关于作者:投资顾问,曾任中国财政部经济师。熟悉两地金融运作,长于研究内地及香港财经问题。

  从08年开始,卢先生集中研究美国发动金融战争,操纵世界经济形势的战略目的,并高度关注中国经济形势的走向,在国家财税、金融政策方面对中国的相关部门甚至是国家领导人提出了一系列的应对建议。文章在网络上有巨大影响力。

  10月24日,中国农历进入霜降气节。同一天,中国人民银行发佈「双降」政策——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各0.25个百分点、降低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央行有关负责人认为,此次「双降」是根据物价以及流动性形势变化所作的合理、必要的政策调节。而因为同音,「双降」政策对经济的影响被网民与「霜降」联繫在一起。

  理论上看,央行的做法无懈可击。一方面,2015年9月份整体物价水平不高,需要通过适当下调名义利率来使实际利率回归合理水平,促进社会融资成本进一步降低,加大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力度;另一方面,应对外汇佔款减少、10月份税款集中入库所产生的流动性缺口,满足经济增长对流动性的正常需要,需要降低存款准备金率释放一些流动性,以保持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央行有关负责人强调,此次下调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都是很传统的、常规的货币政策措施,与国外央行採取的QE有很大差别。
  zhongguojinji
  但是,从本质上看,央行的「双降」依旧是「保增长」旧思维在作祟。「保增长」是「发展是硬道理」的旧政策的延续。为什么发展是硬道理呢?因为,管理层集体不同意平衡再分配,只能做大「蛋糕」淡化分配不公。否则,执政党的执政合法性立刻成疑。

  但是,「蛋糕」之大也有极限,全球市场已经无法容纳中国的过剩产能了。执政合法性,必须从「保增长」转向「保需求」了。换言之,「发展是硬道理」要转变成「均衡是硬道理」了。然而,管理层思想严重滞后,「梦理论」根本解决不了现实问题。于是,就霸王硬上弓,开闸放水漫灌。漫灌,当然会利益房地产,也顺便利益金融利益集团。再具体一点,客观上协助美元资本完成在华套利和撤离。很遗憾,漫灌也已经到达极限了。

  中国发钞自2013年脱离外汇储备之锚,发钞不再绑定外汇储备(这是十八大之后最诡异的宏观经济决策)。据央行网站10月15日消息,9月末狭义货币(M1)余额36.44万亿元,同比增长11.4%,增速比上月末高出8.2个百分点;9月末国家外汇储备余额为3.51万亿美元。9月末人民币汇率为1美元兑6.3613元人民币。请注意:9月末,中国有外汇备兑支付之狭义货币仅为22.33万亿人民币,超越外汇备兑支付之狭义货币已经达到14.11万亿人民币,脱锚的人民币正在迅速陷入疯狂。

  人民币将大幅度贬值

  笔者判断,国际评级机构不久将降低中国主权货币评级。也许在未来一年,我们将见证人民币大幅度贬值。而中国金融当局对人民币超发行的法理、逻辑、管理均无合理解释。

  利益集团是不在乎人民币崩溃的,他们只需要央行制造资产泡沫,他们要在泡沫中完美套利并安全撤离。利益集团的逻辑欺骗很简单。保增长就是保就业,保增长就必须宽松货币。具体的「保救」逻辑如下:第一,保证GDP增长于7%左右的水平,就能保住就业和需求;第二,保证CPI增长于2%左右的水平,就可以「积极财政」和「宽松货币」。换言之,其发债和发钞逻辑,不再考虑共和国的备兑支付能力,也不再考虑人民币国际市场汇率,而是依据统计局神奇的CPI统计数字。

  「双降」意味着中国M2重新攀升到超过13%的水平,这意味着人民币选择了贬值。要命的是,财政部和央行都不解释中国的发钞逻辑和发钞依据。当然,中国发钞并无类似《联邦储备法案》的法理依据,也全然不被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约束和问责。所以,十八大之后,在基础货币发行脱离外汇储备后,中国的货币发行进入了无约束的癫狂期。一些根本就不能成为理论的流氓逻辑,成为了中国政府决策的理论依据。就是这个理论依据,成全了房地产泡沫,成全了资本市场疯狂,成全了美元资本疯狂套利并安全撤离。

  其实,CPI逻辑与GDP逻辑一样,一直就是非常低级的理论骗局。

  CPI,消费者物价指数(亦称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在经济学上,是反映与居民生活有关的产品及劳务价格统计出来的物价变动指标,以百分比变化为表达形式。它是衡量通货膨胀的主要指标之一。请注意:在中国,CPI不仅仅是一般经济指标,它已经成为了制订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依据。

  管理层的逻辑解释:因为,CPI下行=通货紧缩=经济危机=失业增加=社会危机;所以,必须增加政府债务(所谓积极的财政政策)+必须增加货币供应(所谓宽松的货币政策)=必须制造超级流动性=滥发人民币。于是,一轮又一轮地积极加宽松。然而,神奇的CPI依旧是一路下行。只要CPI继续下行,管理层就有理由疯狂地制造流动性。

  钱都到哪儿去了?

  那么,为什么印了那么多钱,而CPI竟然一路走低?尚未疯狂的人会问:钱都到哪儿去了?

  钱被几何级膨胀的不动产价格统统吃掉了。中国不动产的剧烈膨胀就像一个巨大的黑洞,吞噬了中国近十年来疯狂增长的全部资本。甚至,吞噬新增资本已然不够,开始吞噬传统产业资本了。可悲的是,CPI完全不能表达不动产价格的上涨。

  CPI是一块美丽的幕布,CPI之后有一个巨大的流动性陷阱。中国正在进行史无前例的不动产资本化,极度扭曲的不动产资本化将吞噬一切流动性。形而上学的学者专家,一定会说这就是「通货紧缩」。他们,大部分人是真的不懂,个别人是懂装不懂。他们,有意或无意,欺骗了中国的领导和中国人,他们一直在巧妙地掩盖不动产资本化这个通货黑洞。这个巨大的黑洞,将彻底地吞噬中国国民经济体系。现在,这个黑洞已经制造了衰退;很快,这个黑洞将制造史无前例的大萧条。

  CPI是一面精美的幌子,它遮蔽了中国经济问题的真相。对不动产的资本化,需要投入天量资本。然而,投入天量资本,却无法扰动CPI。即使不动产价格疯狂上涨,依然无法在CPI中同步表达。请注意,不动产价格可以被GDP统计,却确实无法被CPI统计,这才是幌子的秘密所在。意思是,滥发人民币就可以立刻增加GDP,却不会在短期之内增加CPI。所以,三任总理食髓知味,欲罢不能。诡谲的是,由于不动产资本化会大幅度削弱国民实质需求,导致市场上出现产能过剩和商品过剩的假像,市场上一般消费品的价格反而下跌,以致于不动产资本化过程中,出现CPI反覆向下的趋势。CPI下降,是资本在吞噬国民福利,是国民有效需求不足,并非流动性供应不足。扭曲的CPI逻辑以及数据,造成了中国领导人和老百姓的严重误判。

  为什么精通经济理论的人,不愿意讲出事实真相呢?因为,不动产资本化的利益实在是太大了,大到已经不可言说的地步了。老百姓哪里知道,什么是几何级膨胀。但是,身在其中的人甘之如饴。试想,如果你一夜醒来,你变成千万级或亿万级富豪了,你会反对不动产资本化吗?你会反对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吗?你还会允许这个国家去搞什么鱼鳞册(中国古代的一种物权登记簿册)吗?你会同意对资产持有和徵收资本利得课税吗?所以,中国的经济学家们太喜欢CPI了,他们牵着CPI这个天大的诱饵,他们领着比他们更贪婪的管理层,他们将可怜的国民和国家统统带入大萧条陷阱。

  普通老百姓哪里懂得,几何级膨胀的不动产价格,并非单纯的私人财富的增长,那里面藏着超级地租。超级地租,是资本持有者挟持政府,僭越全体国民的土地主权,向国民强制徵收不动产价内税。超级地租就是现代形式的土地兼併,是中国的「羊吃人运动」。超级地租正在吞噬共和国的一切流动性。不仅仅吞噬了国民需求的增长,使得国民背负毫无道理的类税性负担;也吞噬了各行各业的产业资本,使得制造业大国提前开始了去工业化。国民在超级地租中走向贫困,国家在超级地租中走向衰败。

  从CPI诱饵上,能看到中国知识精英的卑劣、中国管理层的无知兼无耻。当然,也能看到中国国民的自私、迷信、愚昧和麻木。自以为聪明的人总是在想,如何使自己在不动产资本化中胜出。却没有多少人去认真思考,这个国家将会在整体上彻底陷入溃败。做一个溃败国家的富豪,感到自豪和光荣吗?读懂了《资本论》,就应该知道,不动产资本化,必须制订规则、控制节奏、管理边际。否则,不动产资本化过程,就必然成为资本劫掠国民财富的野蛮运动。这几乎就是一次逆向的土改,相当于资本家发动的一场反革命。无规则、无节奏、无边际的不动产资本化必须结束了,不要继续编织那些花里胡哨的金融改革神话了。

  作为中国的战略竞争者,西方最希望看到什么呢?为什么西方一再发出关于「不改革就如何」的恐吓呢?因为中国不动产的过度资本化,将大量吃进通货而释放出现货,将极大地利益各路西方资本;因为,中国不动产的过度资本化,将结束中国的工业化进程,将自行走向衰落以致于崩溃。美国,绝不介意美元转强,那将强化CPI诱饵的魅力,那将推动中国资本化进入到颠疯的状态。蛮憨的中国,正在步入巨大的陷阱。愚昧的百姓,能否早一点醒来?中国的事情,不在于方法,而在于良知。良知有了,马上就能解决问题。棋局佈得太完美,以致于觉者反而显得无知。或者,危机将是唤醒国人良知的唯一方式。

  此次「双降」是合适的吗?或者,不「双降」还有更优选择吗?笔者认为,任何没有长远规划的经济政策都是不负责任的。中国的经济政策长远规划必须考虑歷史性均衡。

  经济结构扭曲必须解决

  歷史性均衡,就必须坚决地解决2002年以来累积的经济结构扭曲问题。解决经济结构扭曲的出路,或者说唯一的出路在于财政改革。用货币政策敷衍塞责,会丧失调整的最佳时机,会耗尽宝贵的财政金融资源,会留下被恶性攻击的漏洞,会导致由正常衰退转入大萧条。一子落错,满盘皆输。保什么GDP,看什么CPI,保就能调整吗?胡闹能有底线吗?远期政策目标只有两个:第一,务必确保人民币汇率稳定;第二,务必确保制造业规模稳定和不断地升级。逆向观察,就必须让资产价格回归合理水平,就必须压缩资本利得到低于劳动所得的水平。就逻辑而言,爲了实现结构调整,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换言之,GDP大幅度降低几乎是必需的,否则根本无法实现资源重新配置。如果,如此浅显的道理都看不明白,还谈什么思想理论和治理逻辑?

  更宏观地看,中国经济的长治久安,要依靠经济结构的基本合理,要确保经济发展的歷史性均衡。重建合理的经济结构,确保经济发展的歷史性均衡,唯有进行坚决的、高效的、规范的财政体制改革。其要点,就是解决两个核心问题。一是平抑超级地租;二是增加有效需求。简单地说,要建立合理的税赋结构,彻底解决地方财政对土地的依赖,彻底解决资本对劳动的残酷剥夺。再简单一点儿说,必须尽快建立针对资产持有和资本利得的课税。如果,仍然以为,货币政策可以包打天下,刺激经济可以挽救危亡;那么,大萧条将不可避免,全面的政治经济危机将成为现实。至于有效需求的扩张,必须来自于破解超级地租所解放的购买力。如果,不愿意面对现实,不敢冲破既有的政策惯性,不想破解利益集团对管理层的绑架,心存侥倖,得过且过;那么,即将到来的大萧条,将不可避免地演变成一场政治清算。

  西方发达国家,都有针对货币政策的完整的法律约束。中国什么时候,才能由全国人大制订约束货币政策的立法。也就是说,中国立法机构必须严格对央行实施监管,不能放纵这个坏孩子肆意操纵资产价格,不能让这些橡胶人为特殊利益集团牟取暴利。中国的老百姓也该醒醒了,难道真的指望央行实现2020年经济总量翻番的梦想吗?劳动才能创造价值,金融工具是为劳动服务的,央行能够通过印钞实现GDP翻番吗?全体国民可以指望央行去向资本套利,来利益全体国民以增加有效需求吗?中国最高决策层,真的以为央行的滥发人民币行为,就可以实现人民币国际化吗?难道,国际评级机构不敢降低人民币评级吗?难道,人民币真的不存在大幅贬值以致于崩溃的危险吗?

  事实上,现在最需要考虑的是别跌倒,而绝不是什么翻番或者崛起。双降或不双降,本不是大问题。但是,双降了,意味着不撞南墙不回头。(文|卢麒元)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