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热门事件 > 社会百态 > 正文

周小平:外媒曝光高层海外资产引发舆论大哗,后果谁能想到?

2016年04月11日 社会百态 ⁄ 共 4670字 ⁄ 字号 评论 2 条 ⁄ 阅读 11,281 views 次
39.6K

  有一个大国曾经十分鼎盛,许多外国人在谈论到这个国家时都会冠以“威胁论”之,然而这样的一个大国的内部却陷入了一种极端不自信的状态,从领导到民间都十分迷信西方,尤其是西方的文化、制度甚至是媒体,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当然这种对西方的崇拜心态很快就被竞争对手利用了。不久,一则关于该国高级领导层与海外有秘密勾结和资金往来的信息就被披露了出来。一时间举国上下无不震惊,一场大清洗开始了。顺着外国人给的线索,一名该国元帅被当做叛徒惨遭枪决。
  
  那么,当年断送元帅性命的那个“罪行”是怎样构成的呢?这和当年的苏德关系有关。当年苏德之间十分紧张。德国高呼“重返中亚”,“战略再平衡”,而苏联则高呼“反围堵”、“中亚地区问题不需要由德国来指手画脚。”……在这一系列残酷的国际利益争夺背景下,任何手段都将被使用。既然该国这么迷信外媒,那么为什么不利用谣言给予其致命一击,对这个国家的英雄和领导人物进行构陷和污名化呢?当然可以。因此德国选择的目标人物就是前苏联鹰派具有战神之称的,图哈切夫斯基元帅。
  
  图哈切夫斯基对德国纳粹分子而言并不陌生。1935年5月30日,他在《真理报》上发表了《当今德国的军事计划》一文,痛斥了德国法西斯的军事扩张。文章的发表,触到了希特勒的痛处。今天看来图哈切夫斯基的战略预判完全是高瞻远瞩的,如果苏联官方真的采纳了他的意见,历史走向可能会有不同。然而图哈切夫斯基元帅触到了德国的痛处。德国以及被德国收买的一些前苏联官员开始聒噪起来。他们一边大肆叫嚣《真理报》太极端,看不清楚世界大势、《真理报》煽动民族主义,与世界和平为敌等等。当然这些聒噪只能制造一些小麻烦,并不足以让图哈切夫斯基元帅下台。
  
  于是德国保安处长海德里希就开始着手布更大的局。海德里希是个政治高手,他深知,苏联是德国称霸欧洲最大的敌人。除掉图哈切夫斯基这样优秀的人才就会重创苏联,并且还会激化其他苏联将领的不满,从而达到削弱苏军战斗力的目的。于是一场罪恶的阴谋就这样开始了。自1935年开始,海德里希就建立了反苏秘密组织,并通过特工人员与流亡巴黎的前沙皇旧官员保持着联系。
  
  1936年12月中旬,一个叫斯科布林的前沙皇将军在巴黎把两份报告交给了德国谍报机关。第一份报告说,苏联的统帅部正在策划一起反斯大林的阴谋,这起阴谋的头目是图哈切夫斯基元帅。第二份报告说,图哈切夫斯基及其亲密战友正在同德国最高统帅部和德国谍报机关的将军们保持着接触。
  
  海德里希仔细看了看这两份报告的内容,敏锐地发现,要是能把这个消息抛给斯大林,再伪造几份文件增添其严重性,那么也许可以一举摧毁俄国的全军指挥部门借斯大林和苏联国家警察之手加以摧毁。
  
  海德里希此人工于心计、冷酷无情、具有策划阴谋的特殊才干,是搞政治阴谋的老手。在动员贝伦茨协助他时,他说:“如果斯大林真的想用斯科布林的这份情报让我们受骗上当,那我也要给这位克里姆林宫的爷爷送去足够的证明,我要证明他的那一套假材料可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既要想如何能够借刀杀人,又要考虑借刀不成如何把不借刀者置于死地,这种心计不谓不周全,手段不谓不毒辣。
  
  于是海德里希开始“借刀”了。
  
  他命令手下贝伦茨秘密潜入德国最高统帅部的秘密档案室里窃取图哈切夫斯基的档案案卷,神不知鬼不觉地得到所需要的案卷,那当中就有德国军官和前苏联统帅部代表之间的谈话记录,其中也有图哈切夫斯基在1925—1928年间任参谋长时,跟德国参谋总部,跟他们的驻苏武官处代表的会见、谈话。可这些会见、谈话都是官方性质的,而且都是在希特勒上台以前的事,怎么办?
  
  海德里希是不乏伪造文件的特殊才干的。1934年4月,他开始在盖世太保柏林总部的一个孤立的地窖中准备起必要的“文件”来。他为了这个目的设立了一个技术用具一应俱全的实验室,并由他个人亲自负责保密措施。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他下令把弄到手的案卷进行“加工”,在谈话纪录和来往通信中增添词句,补充新的信函,更改日期,最后使这个案卷显得很充实,包含一些资金往来,甚至有图哈切夫斯基与德国公司和合作以及海外资产能材料。——海德里希相信,在任何国家只要把一份如此“齐备罪证”的将军送交军事法庭,令其被判“叛国罪”,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海德里希认真检查了他的专家们伪造文件的全部技术工作,结果他非常满意。但这仅仅是“借刀”的准备工作,关键在下一步,也就是“借刀”,“借”斯大林这把“刀”。就是说,要把这“逼真的”文件送到斯大林手里,还要不致引起斯大林的丝毫怀疑,才能达到“杀人”的目的。海德里希终于抓住了一个机会。
  
  1937年1月底,捷克斯洛伐克驻柏林大使马斯特内给他的总统贝奈斯拍去一份密码电报,说自己过去认识的一名德国外交官在和他言谈中流露了这样的“机密”:德国人正在跟苏联某一个反斯大林的集团保持相互接触。贝奈斯得知这一情报后深感不安,因为捷苏关系是相互信任的,友谊是牢固的。捷克斯洛伐克的苏台德区问题,苏联也是倾向捷一边的。一旦苏联站到希特勒一边,那就没有什么东西妨碍希特勒去割占苏台德区了。有鉴于此,贝奈斯立即召见前苏联驻布拉格大使亚历山德罗夫斯基,把马斯特内的这个情报转告给苏大使。亚历山德罗夫斯基从贝奈斯口里得知这一情报后,急匆匆飞往莫斯科。海德里希就这样绕了个弯,情报到了斯大林手里。
  
  为了增强布拉格“效应”,过了两三天,同样的情报内容也传到前苏联驻巴黎使馆的大使波将金那里,波将金随即给莫斯科电告了这份情报。同时一些外媒也开始陆续“放风”。
  
  当同样的情报从捷克斯洛伐克、从法国飞到莫斯科后,海德里希便要“借刀”了。还是那个海德里希的亲信、党卫军旗队长贝伦茨又被派到布拉格,与贝奈斯的私人代表进行了接触,出示了一些关于图哈切夫斯基罪证的“文件”。贝奈斯岂能怠慢,立即向斯大林作了通报。
  
  没过多久,在贝奈斯的斡旋下,海德里希的代表和前苏联驻柏林使馆的一名工作人员进行了一次接触。海德里希的人亮出了他的“杰作”——两封“逼真的”信件,前苏联驻柏林使馆的这位工作人员提出了要价,并告诉对方,一星期后,他们的全权代表会来“拍板”。
  
  果然,在另一次会见时,前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委员部叶若夫的“全权代表”如期而至,提出要价。为使莫斯科不致产生怀疑,海德里希下令开了一个300万卢布的漫天价。“全权代表”匆匆浏览了一下“逼真的”信件,点了点头,爽快付给对方300万卢布。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300万卢布同对方那“逼真的”信件一样,也是精心特制的。尽管如此,海德里希总算把“刀”借到手了,这“刀”也确实要“杀人”了。微信号:chn007cn
  
  ——5月11日,当元帅被免去第一副国防人民委员的职务,任命他担任伏尔加军区司令员的决定下达后,不仅使国防人民委员部和总参谋部的人员,而且使全军感到震惊。他把这个决定看作是对他的侮辱。因为受到如此打击,他消瘦了下来,心里感到憋气,经常不断地用手去扯他的衣服。终于,他坐下来写信,给伏罗希洛夫写信,给党中央委员会和斯大林写信,要求彻底退役,要求复员。
  
  不久后后,元帅坐上一辆白俄罗斯军区司令部司机开的车,去托茨兵营视察,行至途中,军区特工处处长开车赶来,通知元帅,说国防人民委员部有令,急召元帅去莫斯科,并建议元帅改坐特工处的车,以便让司令部的车开到托茨兵营打个招呼,说元帅有事去莫斯科,改期视察。但是当司令部的车绕过特工处的车继续前行时,司令部的车上司机和炮兵主任看到特工处这辆车子里,肃反人员把元帅的手枪御掉了。就这样,元帅被捕了。
  
  最后在法庭上,对于这些强加的种种罪行,图哈切夫斯基和他的同僚们统统断然否认。但这种否认在当时又是显得如此苍白和无力,最后,元帅说了这么一段话:
  
  “我为在我一生中所犯下的错误,为我坚信苏维埃政权和党并忠诚为之服务而付出的代价,便是我的头颅。我不会去请求宽恕,因为这个法庭只能以三流侦探编造出来的假文件为凭据,任何一个思想健全的人都是不会尊重这种法庭的。你们自以为是法官,可我要告诉你们,犯罪的是你们,不是我们。或迟或早,你们是会因自己的卑鄙行为而受到命运的报复的。有一天,当你们坐到这张被告的位置上,或者当你们站到明天我将站的墙边时,你们这些人会想起我的……”
  
  元帅被处决了。此后不久,斯大林在1937年8月召开的政治干部会议上,号召在根除“人民敌人”。随之,国防人民委员伏罗希洛夫和内务人民委员叶若夫对武装力量发布命令。命令中说,苏联存在着一个分支密布的间谍网。因此要求部队,凡与间谍多少有联系的人都要作出交代;知道或怀疑别人有间谍活动的人,都要汇报。
  
  刹时间,黑云压城,阴风骤起。从1937年到1938年间,镇压部门对苏联领导骨干给予了一个接一个的极为沉重的打击。前苏联国防人民委员部中央机关,政治部,前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各军区和海军舰队,大部分军、师、团到的大多数主要领导干部都被逮捕了。据估计,共有3.5万人成了牺牲品。他们差不多占全军军官的半数。5名元帅中的3名,15名集团军级干部中的13名,85名军长级干部中的57名,196名师长级干部中的110名,406名旅长级干部中的220名,所有11名国防副人民委员,以及最高军事委员会80名委员的75名都被清洗了。上校以下的军官有3万名被清洗。
  
  元帅在44岁时人生的黄金时期无辜被害,从而使他未能在后来的伟大卫国战争中再建勋功。
  
  而此案一直到半个世纪过去后的1988年3月27日才被洗冤,塔斯社报道:“苏联最高法院军事法庭根据苏联总检察长1957年1月31日作出的结论,撤消了苏联最高法院特别法庭1937年6月11日对因‘反苏联托洛茨基军事组织’而受审的图哈切夫斯基、科尔克、亚基尔、乌博列维奇、普特纳、埃德曼、普里马科夫和费尔德曼的判决。”并在“1957年2月恢复了他们的党籍”,“为上述人员完全恢复名誉。”——然而这一清白来得太晚了,此时距离这个国家的轰然倒地,仅剩下3年了。
  
  有人常常问我说:“周小平,读历史倒地有什么意义?”,对此我只能说,读史可以知新,有时候历史往往是一盏明镜,它可以照出那些尘封的悲喜剧来警示后人。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许多事情我们都能从历史中找到答案。
  
  类似的悲剧在我国的历史上也不难找到样板。西汉时,诸侯过于强大,谋臣晁错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担心诸侯王国越来越强大将导致朝廷不能控制,从而天下大乱,百姓遭殃。所以建议逐步削弱诸侯们的封地,目的是为了加强中央政府的地位,这是对万世都有利的打算。
  
  然而诸侯国又岂能任人宰割?于是以吴王刘濞为首的七国诸侯以“请诛晁错,以清君侧”为名,举兵进京。此时大臣袁盎献计称:“诸侯本无造反之心,此次叛乱乃是晁错无端生事被逼无奈啊,若斩杀晁错,则诸王必然退兵。世界和平乃是天下大势,率先挑起战争者才是天下之大不韪啊。”于是景帝听从袁盎之言,将晁错腰斩于东市。
  
  然而斩杀晁错后,诸王并不退兵。景帝大惊曰:“晁错已杀,为何战乱不平啊?”此时终于有老臣无奈叹到:“诸王储备钱粮,铸造兵器,谋划叛乱已久,又怎可能退兵呢?晁错一心为王,却惨遭腰斩,此举已寒天下人心,如今天下恐再难有人为国效力了啊”……
  
  英雄末路,百姓涂炭、家国悲歌矣。而今天,历史也许依然在重演,我们当代中国人还会继续相信外媒的所谓“秘密文件”吗?
  
  周小平  
  2016年4月8日于塔公
  
  来源:网络

目前有 2 条留言    访客:2 条, 博主:0 条

  1. 路过 2016年04月11日 下午 12:49  @回复  Δ-49楼 回复

    根本的错误可能是中了韩国老太婆的离间计,这是非常阴毒的。

  2. 123 2016年05月24日 上午 9:47  @回复  Δ-48楼 回复

    `日尔曼谋略(阴)高于洋人之首。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