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热门事件 > 社会百态 > 正文

香港政治生态观察

2016年04月20日 社会百态 ⁄ 共 2841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2,404 views 次
39.6K

  提示:虽然因港独乱港导致香港这颗美丽的东方明珠近几年形象急剧下降,但香港的整体社会状况仍然良好,综合实力与经贸能力依然是一枝独秀,依然是全世界生活最优越的城市。这一点很多人忽略了,包括香港的本地人,特别是年轻人。过去香港就是因为太过安逸、繁荣、稳定,所以才被几次挫折与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给轻易弄得人心惶惶,这是很不应该的。希望两地的同胞都应擦亮眼睛,严格区分香港好与不好的地方,不管什么政治派别,我相信“繁荣稳定“肯定是香港最大的公约数,但这个前提是必须爱国爱港。这是不容淡化的。
  
  一、Swot分析:主要突出问题
  xianggang
  二、深度分析
  
  (一)政策层面
  
  《基本法》明确“香港有新闻自由”一例,故政策上的缺失是特区政府管理乏力与中央政府难以插手的根本原因,此为主权升张之最大掣肘;
  
  (二)文化层面
  
  ①政治文化方面:由于所谓西方民主的“约束权力”思维,故港人对权力带有天然的警惕及防范心理,甚至是敌对。大多数人先入为主地对中央政府的政策或特区政府的相关举措,只要一涉及政治皆有被反对、或“先反后默然”之表现;
  
  ②传统文化方面:由于香港长期享有国际赞誉,故对内地文化有强烈的心理优势,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内地,进而衍生出排斥甚至拒绝与内地交流的情绪,在这个过程中,多次的“陆港冲突”(人为的或偶发的都包含在内)事件,又被香港本土极端思潮所利用,并成功操控,这起了极大的推波助澜的效果,近一两年影响在扩大;
  
  (三)社会舆论方面之权威舆论的缺失
  
  香港每天纸媒报刊发行量约400万份,以人均计算,减去少儿及不看报的人士,几乎人手一份,然而在20多家媒体中,爱国爱港拥护中央的三家媒体《大公报》、《文汇报》及《香港商报》占有量仅占约5%左右。市民最爱看的报纸及发行量最大的是立场不明或左右逢源的《东方日报》和作为港独门户的《苹果日报》,这就是香港媒体生态的一个缩影——即:凡是亲中的媒体都受到排斥,而极端的与貌似“中立”的媒体才能受到追捧并生存得好。
  
  在这样的情况下,显然需要有一个权威的舆论去主导才能扭转这种局面,然而作为香港本土媒体名义上的行政机关——香港新闻处却在法律法规上对他们没有任何行政约束力与行之有效的干涉手段,与本土媒体的关系主要只存在一个“传送带”的作用,即授权各大通讯社发布官方消息。这是导致香港传媒舆论群雄割据以及上文提到的“独立王国化”的根本源由。
  
  从逻辑上看,如果不在行政上对本土媒体定立某些约束政策,那么目前这种糟糕局面不会有质的改变,更可怕的是香港还是个国际信息港,除了本土媒体外,还有70多个国家有驻点记者及若干通讯社。而外国记者中英国最多,次之为日本——毋庸置喙,这些都是敌对势力的眼线或至少是不太友好的。
  
  (四)社会架构(中高层)层面
  
  ①法律方面
  
  香港的法官多为外国籍或拥有双国籍,这就注定了香港的法律界普遍是亲英美而“离中”或反中的。因此,无论是在“占中”事件中,还是其它的港独事件中,我们都可以清楚地看到,乱港分子受到了司法的庇护。而在立法会中亲英美分子干预司法、破坏行政,对抗特区政府与中央政府更是常态。这首先就在社会的顶层架构上,架空了特区政府与中央人民政府在香港的管束力。
  
  ②教育方面
  
  香港的校园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即“政治不进校园”,这也是“反国民教育”出现并形成广泛社会效应的动机。也因此,香港的教师们,特别是高校教师普遍都拒绝政治宣讲,包括一般的泛政务言论及相关活动都不被接受。这就在心理上对在校学生产生极大的压制影响——换言之,真正爱国爱港的学生也会因顾忌学业+前途受影响而被迫选择站队或沉默,从而助长了反对派的嚣张气焰。这是最现实的问题,因为爱国爱港的青少年的培育之路被扼杀在萌芽期。何况目前教育界的中坚师资貌似多是英美教育体系下成长的。
  
  ③传媒方面
  
  如前指出,由于香港的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故媒体以及其从业人员似乎都拥有不可小觑的社会地位与影响力,由于《基本法》的缺失与权威舆论的缺失,香港传媒工作者实属名符其实的“无冕之王”,所以人人皆对媒体敬让三分。这种局面不仅对特区政府等公职机构形成了压力,还包括了理论上所有对社会开放的非公机构,如企业及其它商业团体等。也是在这样的压力下,香港才会出现全民办报热潮,因为拥有“话声筒”在香港堪比一道“护身符”,既有操纵社会的通天之魔力,又有“一笔毁人城,多笔毁人国”之巨大破坏力。
  xianggang1
  从上面的关系图中可以看出:在香港还称得上有自由的恐怕只有个人了。而个人的力量无疑是缈小的,显然无法对社会产生重大影响或决定性的影响。即使有一些勇敢的群体,但也难有大作为。利害关系决定了弱小者会对强势群体趋炎附势或避之则吉。
  
  (五)新媒体方面
  
  如前所述,由于香港的电视媒体与传统纸媒非常发达,所以新媒体发展与内地相比则略显滞后,至少不像内地那样,信息都流往了网络媒体。但是这种现象只是广泛存在于成年人,而青少年与年轻一代则主要使用互联网接触信息,虽然传统媒体们都纷纷转战新媒体,但是不幸的是擅于炒作的港独报纸《苹果日报》先拔头筹脱颖而出,成功获得了大量年轻人的关注。而且在政治方面,泛民派的政客们也大多擅长利用新媒体进行自我包装以及借网络人气拉拢选票。务实低调的建制派与之较量自然就难免处于劣势。因此,爱国力量在新媒体上难以形成有力的声势。
  
  基于以上几大原因,基本上可以肯定,爱国爱港的声音,不管是行政上的,还是社会上的,还是虚拟世界(即互联网、新媒体)里,都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
  xianggang2
  目前是一筹莫展,全无出路。
  
  那么,怎么样才能寻求突破呢?
  
  由于本文只为抛砖引玉,意在引发热心网友,特别是广东网友讨论,故对于解决方案不作展开,但是却有以下几个思路,试与诸位商榷:
  
  1、特区政府行政管辖权归属广东省政府,中央监管。
  
  2、走农村包围城市路线——毛泽东思想仍然适用
  xianggang3
  不管是什么国家、什么地区、什么人种、什么文化、什么政治派别、人生在世最大问题就是要吃饭,香港绝大多数人是“日光族”,香港又是资本主义社会、自由市场经济,不可能出现“先富带动后富”。因此,广东省当仁不让,应该让珠三角日用品及一般商品制造业进入香港,绕过富人聚居和国际品牌竞争激烈又拥挤不堪的港岛与九龙南,去新界北与离岛区开拓市场,用实体经济切实改善当地普通人的生活水平——在实惠又放心的国货与昂贵的国际品牌面前,我就不信仍有人为了面子而冥顽不灵!
  
  PS:由于香港市场规模只相当于内地一个二线城市,故大型企业进去香港,政府应予以一定的财政补贴。
  
  3、香港拥有出版自由,肆意抹黑丑化中国及国人的书籍和媒体大行其道,呵呵,我们爱国的为什么不可以大批量出版??抢占一个700万人的市场有多难?
  
  4、广东、广东、广东,“收复”香港,必须广东,我说的是年轻人。(作者:无风即风;来源:求实学社)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