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热门事件 > 社会百态 > 正文

新史记·王宝强列传

2016年08月25日 社会百态 ⁄ 共 3211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2,868 views 次
39.6K

  ——吾心昭昭向明月,怎奈明月落沟里
  ——西门潘氏旧事足以警世,宋生马氏新事更应醒世
  
  导语
  王宝强《天下无贼》,引来两大家贼,戏如人生,还是人生如戏?
  
  一
  
  王宝强者,冀中邢台人也,长不满七尺,其貌不扬,改开初,其二老俱事农桑,无力以资养,加之其胸无巨志,无心于翰林,唯识寥寥数字,故迹混于乡间,无人所识。
  
  某日,宝强初见《少林寺》,甚爱之,乃谋伶业,以求立世于一锥之地。人闻其异志,哂而笑之:“伶界素以貌取人,汝貌平平,加之家中环堵萧然,唯有武优一途也,然此路维艰,如蜀道之难也。汝欲试之,必先固其本,苦练筋骨,一技乃成,方有扬名之可能!”
  
  宝强闻之,深以为然,乃六岁习武,八岁独上嵩山,朝夕不废,犹为砺志,虽有高堂,亦一岁一省。
  
  及弱冠,既学成,乃赴帝都。初无人所识,遂厕身梨园,以武替人,俗曰“跑龙套”,食不果腹,且泯然于众人!
  
  然,宝强不坠其志,且素与人善,人感其诚,乃举之李杨。
  
  李杨者,导演也,声名遍于伶者。共和55年(2003年),李杨欲制《盲井》,苦觅元凤鸣主角,往视不下千人,皆不称其意。及见宝强,与之数语,乃大喜曰:“快哉,吾待君甚久,今日得君,便知事已大成矣!”
  
  果不其然,《盲井》既成,乃获当年全球十佳影片之榜眼,宝强因之斩获颇丰,金马新人最佳、暹罗最佳、法兰西杜伟尔最佳……人渐知宝强也,然《盲井》于神州列为禁片,故宝强名声在外,而宇内并未显达也。
  
  越明年,名导冯小刚欲制《天下无贼》,亦于京中选角,未曾有中意者。有人荐之小刚曰:“可知《盲井》乎?矿工元凤鸣堪比民工傻根,可供一试!”
  
  小刚乃细阅《盲井》,精彩之处,乃击节叫好,极言傻根之角,非宝强莫属矣!傻根之故事如右:岁末返乡,抱金招贼,浑浑然周旋官贼间而不知,世人乐其憨朴。
  
  宝强演活傻根,自此从墙外香至墙内,于宇内名声大振。此后,宝强亦不忘小刚提携之情,素以恩师视之,及至今日自导《大闹天竺》,亦不忘请小刚站台。小刚曾戏言:“若现场遇事不能自决,吾与徐峥定当全力助汝!”徐峥者,与宝强共演《泰囧》。
  
  乃后,宝强皆以本色出镜,角色颇丰,尤以《士兵突击》之许三多、《我的兄弟叫顺溜》之顺溜为盛,由此风头无两,可谓旌旗招展,感气场于里巷;人声鼎沸,叹名薄于九天,已然成一线优伶矣!
  
  宝强有今日之名望,皆因其人质而朴之,不失赤子之心也,故成就“傻人有傻福”之中国故事也。
  
  
  
  二
  
  男子既富贵,皆有思娇妻之志,宝强亦难免也。
  
  某年,宝强适游长安城,“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长安花”,见西北伶堂群芳中有一女子,姿容媚丽,靓妆艳服,明眸善睐,搔首弄姿,频传秋波,尽显聊骚之意。宝强心动,趋而问之:“美人属目,有意吾哉?”
  
  美人启一点朱唇,露两行碎玉道:“然!”
  
  宝强又近而问之:“可妻乎?”美人颔首允之。
  
  如此,未经情事之宝强,与之四目相视,更发怜爱,欲心如火,不能自禁,以为一见钟情,佳偶天成矣。未已便妻之,招摇于街头,郎情妾意,相交甚欢。
  
  此女者是为马氏也,跻身长安伶界预备班,然素无令名,实乃荡妇淫娃,勾男无数,竟能恣行淫乐,如同无人。
  
  王马二人,初是隐婚,世人皆不察。共和63年(2011年),值《hello,树先生》首映,唯主角宝强缺席,众人皆憾而怪之,问之导演韩杰。韩杰乃具情相告:“宝强身在夷方美利坚,侍妻生子矣!”国人始知,宝强已婚配矣。
  
  好事者闻之,乃求证宝强。宝强遂坦言曰:“吾已有娇妻马氏,诞一子一女,成就一‘好’字,人生至此,夫复何求?”宝强甚爱妻,恤妻分娩之痛,乃以子诞日,定制粉钻赠之,献爱曰:“弱水三千,取其一瓢,吾将一生恋汝!”当是时,马氏亦欣然答之曰:“愿得一人,自首不分离!”
  
  夫妻秀恩爱如斯,时人皆羡之,极言“傻人有傻福”之典范,宝强堪为“人生大赢家”也。
  
  共和65年(2013年),所演《天注定》赴戛纳伶界“华山论剑”。当是时,五洲优伶齐聚,宝强携妻共赴,正履红毯之际,宝强忽双膝跪下,向世人宣曰:“吾爱吾妻!”乃搂马氏入怀,唇舌拨动,若龙搅深潭,情不能自禁,八方皆惊,竟羞煞西洋人也。
  
  宝强爱妻如此,更是羡煞路人无数。
  
  
  
  三
  
  共和67年(2016年),巴西里约奥运,神州健儿多事,尤以泳者为甚,或美男失意,或壮士染恙,或美女犯禁,纷纭间,竟见一池水无端变绿,人皆不解其故。
  
  未已,七夕又五日之子时,众生皆眠,万籁寂静,宝强乃以一纸休书昭告天下,字字含怨,句句如泣:
  
  自吾娶娇妻马氏,恪守婚誓永不弃。
  
  怜妻爱子孝双亲,父母岳家皆如一。
  
  奔波四处苦揾食,三好男人勤自励。
  
  吾心昭昭向明月,怎奈明月落沟里!
  
  
  
  家妻失贞招宋生,西门潘氏宣淫佚。
  
  宋马媾欢百余次,食我黍来勾我妻。
  
  头顶染绿苦开口,唯有涕泪自难抑。
  
  是可忍孰不可忍,天崩地裂无睡意。
  
  
  
  汝既绝情挥手去,吾亦何念情与义。
  
  岂顾夫妻百日恩,劳燕分飞各东西。
  
  奸情自可付公堂,惟怜儿女尚幼稚。
  
  辗转反侧复辗转,微博泣立休妻纸。
  
  
  
  宋生者,宋喆也,宝强之左右,以“经纪人”充之。坊间盛传,初马氏与宝强相恋,正与宋喆狗苟,然宋生俊朗家贫,而宝强虽丑而富。马氏欲脚踏两船,遂安排宋生于宝强左右。活似《笑林广记》之故事:“有一女择配,适两家并求,东家郎丑而富,西家郎美而贫。父母问其欲适谁家。女曰:‘两坦’。问其故,答曰:‘我爱在东家吃饭,西家去眠。’”
  
  马氏似淫妇之潘金莲,而宋生又似秦相之吕不韦,实为奸夫淫女,皆胸有心机,且奸情已久,多有见不得人之事。人见其女甚似宝强,相貌平平,而见其子甚有姿色,或曰:“王公子者,有韩伶送终鸡之貌也!”此言似有所指,亦有人谏宝强须防身边人,然宝强心大,未能在意。直到宋生之妻杨氏告之宝强,乃知马宋奸情,可谓后知后觉。
  
  休书一封,现身微博,天下哗然,因奥运金牌见少,世人乃谑之曰:“宝强婚变力盖巴西奥运,宋生获精牌,马氏获淫牌,而宝强获痛牌。”
  
  世人皆怜宝强,时语“宝宝心里苦”实指宝强之处境也,纷纷口诛笔伐,声讨马氏宋生,二人微博之下,朝夕未宁,皆以西门潘氏讽之。
  
  宋生有一友曰:“此又何足怪哉?吾与宋生、马氏双龙戏凤,此乃人间快事!”民间有好事者揭马宋旧情,曰:“去岁吾在长安地铁,见马氏与宋生缱绻,以夫妻相称,咄咄于此,乃载于微博,宋生乃言有断袖之癖,无欲男女之事,劝其删博。”只叹宝强憨傻,心思太大。更有“第一狗仔”卓伟爆猛料,马氏又何止周旋于宋生,更有歌伶也正强。宝强之头顶,可谓一绿再绿,实在苦不难堪言。
  
  然马氏见奸情败泄,竟恚曰:“汝已亏心,欲盖弥彰!”意欲再黑宝强。
  
  孔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而宝强得一恶女子马氏,又得真小人宋生,而此女子与小人欲成其好,必谋宝强性命久矣,以效西门潘氏鸩杀大郎之旧事。忆及宝强连发车祸,不禁细思极恐,莫非谋财又想害命乎?
  
  宝强诉之公堂以休妻,怎奈财产由马氏转移,公司成空壳,名下竟空无一文,讼费皆由友人所资。世人闻之,皆骂马氏为“心机婊”,并以“马金莲”称之。然,马氏亦诉诸公堂,告宝强损其名誉,脸厚如斯,竟铜墙铁壁矣!
  
  观鉴君贾生闻其事,长太息曰:
  
  宝强虽是天资平平,然人心质朴,一心以家为重,虽是心大,但不失其真,故深得天下同情;而马氏如此机心,坐收渔利,与人勾搭,其迹劣于潘金莲,其心更狠于潘金莲,自当遗臭万年,理当为天下共声讨之。
  
  自古拙夫难得娇妻,此事古亦难,此无关乎贫富,西门潘氏旧事足以警世,如今宋生马氏新事更应醒世。
  
  吾故列宝强行事,次其时序,非以戏谑,是以警世人焉!(作者:丁新正)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