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热门事件 > 社会百态 > 正文

反毛急先锋李锐被开除出党时间的真相

2016年08月27日 社会百态 ⁄ 共 8219字 ⁄ 字号 评论 1 条 ⁄ 阅读 29,037 views 次
39.6K

  李锐的真相关系历史太大,值得我们弄清全部事实,仔细加以研究。是本文的目的。
  
  我们知道,毛泽东主席是中国无产阶级和百分之九十以上广大劳动人民的领袖,他的整个一生都在为中国的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谋利益。他的整个一生都在为中华民族的利益奋斗。他从不认为也从不宣称自己代表全民即一切阶级的利益。即使在他联合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甚至官僚资产阶级共同抗日时,他也只承认自己是中国无产阶级的代表。
  
  毛泽东诞辰110周年时胡锦涛说:今天,我们在这里隆重集会,纪念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中国各族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诞辰一百一十周年。
  
  “毛泽东同志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战略家和理论家,是近代以来中国伟大的爱国者和民族英雄,是领导中国人民彻底改变自己命运和国家面貌的一代伟人。-----团结带领人民浴血奋战、顽强奋斗,终于夺取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实现了近代以来几代中国人梦寐以求的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彻底结束了100多年来中国人民受压迫、受奴役、受侵略的黑暗历史,彻底结束了旧中国四分五裂、民不聊生的黑暗历史,彻底结束了在中国绵延几千年的封建专制统治的黑暗历史。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中华民族的发展开启了新的纪元。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这是中国共产党的骄傲,是中国人民的骄傲,是中华民族的骄傲。在为中国人民不懈奋斗的光辉一生中,毛泽东同志表现出了一个伟大革命领袖高瞻远瞩的政治远见、坚定不移的革命信念、炉火纯青的斗争艺术和杰出高超的领导才能。在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壮丽历史画卷中,在祖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锦绣大地上,都留下了他作为一代伟人的风采。他不仅赢得了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的爱戴和敬仰,而且也赢得了世界上一切向往进步的人们的敬佩。毛泽东同志作为一个伟大的历史人物,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
  
  毛泽东主席于1976年9月9日去世后,使反对毛泽东的所有人都大大松了一口气。他们觉得活着的毛泽东他们是无法战胜,对付一个已经去世的毛泽东,就可以稳操胜券了。于是,国内外的反毛狂们就象刚过足了大烟瘾的斗士,一个一个挥舞着大棒,轮番上阵。和过去有所不同的,是反毛的队伍里,多了新成员,新老牌反毛分子,终于等来了反攻倒算的一天;
  
  李锐之反毛,作用是立特等功的。因为他自说是“毛泽东的秘书”,说:我在党内生活了七十年(包括1959年后开除党藉的二十年),这里及许许多多的地方是加以引用李锐是1959年后开除党藉的,这是真实的吗?
  
  他说他被开除党藉的原因是因庐山会议上追随彭德怀受牵连。这是真实的吗?
  
  李锐何许之人?
  
  李锐反毛是在八0以后以“毛泽东的秘书”的特殊性身份粉墨登场的。
  
  这里先弄清毛泽东的秘书有那些,因为毛泽东的秘书是有地位的。
  
  我们知道,毛泽东的秘书主要有:陈伯达、胡乔木、叶子龙、田家英、江青。除以上五大秘书外,还有:
  
  罗光禄(机要秘书,1948一1963.5,共15年)
  
  高智(机要秘书,1953年初一1962.4,共11年)
  
  林克(国际问题秘书,1954一1966,共12年)
  
  徐业夫(机要秘书,1957—1977)
  
  解放之初,在毛泽东身边除了有许多工作人员之外,有着正式秘书职务的只是四个人,人称“四大秘书”,即陈伯达、胡乔木、田家英、叶子龙。胡乔木不住在中南海。与毛泽东住在一起的是田家英和叶子龙。叶子龙是机要秘书。日常秘书工作由田家英负责。1956年,经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同意,毛泽东的秘书为五位,即增加了江青。江青原是机关协理员,这时成为毛泽东负责国际方面问题的秘书。
  
  于是,陈伯达、胡乔木、田家英、江青、叶子龙,人称毛泽东的“五大秘书”。在1978年前并没有李锐是“毛泽东的秘书”之说。
  
  其次,搞清李锐的地位包括入党及解放后任职情况。(按理说有档案记载)。
  
  李“秘书”他说:……1952上调北京,主管水电。1958年任水利部副部长,兼毛泽东秘书。1959年庐山会议被定为“彭德怀反党集团成员”,撤销职务,开除党藉,下放劳动。“文革”期间被关在秦城监狱。。。著有《大跃进亲历记》、《庐山会议真面目》、《毛泽东的晚年悲剧》三大作。
  
  李正因为以“毛泽东的秘书”的特殊性身份粉墨登场,李“秘书”又是中共的高级干部,党内“秀才”之一,曾任过毛泽东的秘书。所以今人不少是不去辩真伪而信之。对李说的一切都深信不疑了。如“一九五八年“大跃进”时,李“秘书”三次上书毛泽东,提出不同意见。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被定为“彭德怀反党集团”成员,开除出党,下放劳动。“文革”被关入秦城监狱。八十年代,他所写的《庐山会议实录》震动学界,影响深远,至今畅销不衰。李秘书晚年著述甚丰,被公认是中共研究毛泽东的权威学者。---等等。
  
  李锐是毛泽东的秘书吗?李锐以毛泽东的秘书身份参加庐山会议吗?
  
  李锐是毛泽东的秘书身份并参加庐山会议,沒有任何考证的地方,只有从他所著的《庐山会议实录》〔1999年改名为《庐山会议真面目》〕中得到证实:李说:五八、五九两年,我以工作人员的身份(毛泽东的秘书)列席历次中央会议,在小组会上从不发言。鉴于当时形式,七月八日下午,我破例在中南组谈了两点意见。一是“以钢为纲”、“元帅”等口号,不再提为好;二是去年怕提综合平衡,怕提按比例发展。李锐的《庐山会议真面目》、《毛泽东的晚年悲剧》、《大跃进亲历记》三书的内容多是其担任毛泽东秘书(后又说是兼职秘书)一年多的亲历亲闻,所以能畅通无阻的到处招摇撞骗。
  
  其真相如何?这里有李锐被开除党藉的真实时间及原因,也能知道李锐的职务大小。
  
  通过学习资料19583内有《关于开除右派分子李世农杨效椿李锐党纪的决议》等文章,出版社:政协全国委员会学委编印,印刷时间:1958-03-20这线索先查李世农同志,因他居前,结果是:
  
  李世农,1911年10月生于河北省巨鹿县,1930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先后任河北省大名县团中心县委书记,共青团唐山市委书记、组织部长,共青团中央交通员。1934年1月25日在上海被捕,关押在国民党南京陆军监狱。1937年8月经党组织营救出狱。1937年11月任中共皖中工委书记。1945年10月任中共苏皖边区委员会副书记兼中共华中第三军分区政治委员。1946年10月任华中干校校长。1947年7月兼任淮南支队政治委员,1948年5月至1951年12月先后任中共江淮区党委副书记,中共皖北区党委副书记、组织部长,中共蚌埠市委书记、军管会副主任兼市警备司令部政委。1951年12月任中共安徽省委委员、组织部长。1954年4月至1958年1月先后任中共安徽省委副书记、书记处书记、副省长。1958年1月被错划为“右派”,下放劳动。1962年7月彻底平反,任中共安徽省委书记处书记。
  
  杨效椿曾任新四军4支队江北游击纵队新8团政委。1940年新四军2师6旅18团政治处主任,1941年新四军2师6旅淮南独立团政委,1945年新四军2师6旅副政委,1946年华东军区淮南支队司令员,1948年华东军区皖北军区巢湖军分区政委,建国后任安徽省合肥市市委书记兼政协主席,1962年7月彻底平反,任中共安徽省合肥市市委书记。
  
  李锐,曾长期在淮南、皖东地区坚持游击斗争。无别的资料。
  
  打成右派原由;
  
  李世农案发生于1958年1月。当时的中共安徽省委认为:省委书记处书记、副省长、分管全省政法工作的李世农,省委委员、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杨效椿,省委委员、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李锐等人在全省政法部门执行一整套“右倾”政策,散布“阶级斗争熄灭论”,“取消无产阶级专政”,“包庇反革命分子”,“从事反党阴谋活动”,形成了一个以李世农为首的“反党集团”。1957年11月21日至24日,省委召开一届四次全体会议,12月15日,省委召开一届六次扩大的全会,专门对李世农等人展开批判,以解决省委领导层内部的“右派”问题。12月25日,省委在报经中央同意后,决定延长会议时间,并将会议规模扩大为省、地(市)、县三级干部会议。出席会议的不仅有省委委员和候补委员,各地(市)、县委书记和部分委员及各级政法部门负责人,还有省直属机关处以上党员干部,共1524人。此外,还有1834人列席会议。会议也一改前几次的做法,采用“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形式,据统计,这次会议共有261人作口头发言和书面发言(其中一部分是联名发言)。
  
  1958年1月27日,省委一届六次扩大全会结束。省委一届六次扩大的全会会议通过《关于开除右派分子李世农、杨效椿、李锐党籍的决议》,并把李世农、杨效椿、李锐等人定性为“李世农反党集团”。“开除右派分子李世农、杨效椿、李锐的党籍,撤销他们党内外担任的一切职务”。
  
  两个月后,中央批准了安徽省委一届六次扩大的全会作出的决议。3月10日,省委向全省人民公布这次会议的消息及所作出的决议,并称“这是安徽政治思想战线上的一次巨大胜利,是安徽反右派斗争的最重大的成果”。同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对敌人必须专政到底》的社论,指出:“安徽省委这次扩大会议在揭发李世农反党集团的时候,还特别着重通过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的形式……对当前的思想斗争作了重要的贡献”。
  
  其时中共安徽省委书记曾希圣亦有专文发表。
  
  1962年,中央批准中共安徽省委第一书记曾希圣调离安徽的请求,任命李葆华为安徽省委第一书记。并对安徽省委领导班子进行改组。6月18日,改组后的安徽省委召开地市监委书记会议,贯彻执行中央《关于加速进行党员、干部甄别工作的通知》。
  
  7月20日,中共安徽省委印发关于李世农问题的甄别平反结论和中央监委的批复,决定撤销省委一届六次扩大的全会作出的《关于开除右派分子李世农、杨效椿、李锐党籍的决议》,恢复他们的党籍、职务和原级别。
  
  不久,李世农复任省委书记处书记,
  
  杨效椿被任命为中共合肥市委书记,
  
  李锐被任命为合肥师范学院党委书记。
  
  在这里,我们知道下列几要点:1;李锐只是一个厅级干部,不是他说的是水利部付部长。2;李锐没去延安,不是从延安来的干部。3;李锐并没有他所说的在延安被关。4:他一个管政法的省付检查长,根本无资格参加南宁会议。5:1958年1月27日李锐已被开除党藉并撤消了党内外一切职务,按他说被关牢房,按他那种地厅级职务,确有可能被关入牢房的。怎能有他说的“南宁会议”会议后期,他李锐奉命到会,与力主“三峡工程”上马的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林一山一起,向毛汇报有关三峡的不同意见的可能性?
  
  “南宁会议”指1958年l月11日至22日,中共中央在南宁召开了部份中央领导人和部分地方领导人参加的总结第一个五年计划,讨论第二个五年计划和长远规划会议。李锐不撤职也沒资格去。
  
  而中共安徽省委一届六次扩大全会时达40余天于27日才结束,曾希圣会让李锐不参加省委会吗?(如李锐有资格去南宁开会也去不了),李无资格去南宁,也就说明毛主席要他当秘书是不成立的。
  
  李锐还说:1月18日上午到达南宁,晚饭后李、林即向一个由毛主持的会议汇报,林讲了两个多小时,李只用不到半小时(优势已经向李倾斜,因为毛不喜欢长篇报告,他自己的长篇大论除外)。会后,他要李、林各写一文陈述自己的观点。当林的长文已经交出、李的文章差不多完成时,胡乔木来了,他看了一下我的开篇,就说,主席在这次会上提出文章要有三性:准确、鲜明、生动,你这个开头还不够鲜明。于是,我又加修饰,匆匆交出付印。于是,第三天晚上开会时:仍是毛先讲,说我的文章写得好,大加表扬;意思清楚,内容具体,论点可以服人……毛最后还指着我说:“我们需要这样的秀才”。就在这次会议上,毛指定李做他的兼职秘书。(李锐,1999C:29)。
  
  6;庐山会议,庐山会议包括两次重要会议:1959年7月2日至8月1日党中央在江西庐山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和8月2日至16日举行的党的八届八中全会。1959年7月2日—8月1日,党中央在江西庐山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各省、市、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中央、国家机关一些部门的负责同志参加了会议。出席会议的有中央委员75人,候补中央委员74人。中央有关部门和各省、市、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14人列席了会议。这样的中央会议,就是李锐还是安徽省的付检查长,也无资格参加会议,更没资格见毛主席!公安部长也会阻止他去见主席!现在的厅级干部,那怕付省级能见中央主席吗?政治局委员也见不着。即使按李说的是兼职秘书,也不能去参加庐山会议,李去,主席的政治秘书去干什么?这合符组织程序吗?
  
  这岂不活见鬼了耶!
  
  从上面的1958年3月原件看,只要了解李那时的政治地位,就能知道李所说的全是谎言和捏造。
  
  所以,李锐的中共高级干部(水利部付部长)、毛泽东的秘书、兼职秘书、历经南宁会议和参加庐山会议全是假的。由此也断定李锐在牢房20余年也是假的。如他坐牢20年,是不可能经历大跃进、人民公社,也不知庐山真相,更不知庐山会议后的政局和文化大革命。1962年已给他彻底平反并任合肥师范学院党委书记一职了,也无资格去庐山。也不是他说的1979年才给他平反。
  
  李锐的《庐山会议真面目》、《毛泽东的晚年悲剧》、《大跃进亲历记》均是以自己被党小组及省委开除党藉的怨恨,迎合某人的反毛泽东主席的政治需要而捏造出来的。李为何不敢去找告发自己地当时的工作同事呢?
  
  李锐在哈佛大学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举办的毛泽东诞辰110周年学术讨论会的发言稿里称;----“暴力即有死人的问题。毛是决不怕死人的,死多少也无所谓。内战时期的肃反,从打AB团起,自己杀自己人死了十万。不总结教训,延安继续搞抢救运动,总算提出“一个不杀”的方针。不怕打核大战,说中国死了几亿,还有几亿。“大跃进”饿死四千万人。历次政治运动伤害了几千万人,被迫致死几百万人。叶剑英说过,“文化大革命”死了二千万人,整了一亿人。这些数字难道不可怕吗?这些数字意味着什么,我们弄清楚了吗?“将希特勒、斯大林与毛泽东相提并论,称为二十世纪三大独裁者,还有干脆名为“混世魔王”的。李锐攻击大跃进造成了国民经济的大破坏,饿死了几千万人,比希特勒还坏。他说:“大跃进造成国民经济大破坏。”他在国内外的演讲中蛊惑人心说什么“当时(指大跃进——引者注)我听说过,父亲饿得把儿子杀了吃。全国饿死两千万人、三千万人、还有说四千万人的。就是希特勒德国也不曾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也是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转引自《中流》2000年第5期《某公受窘目击记》)。
  
  我们这里要问的是:
  
  李锐如此喪心病狂反毛,为什么还留在毛泽东創立的党内?为什么不自己創建一个党?
  
  李锐为什么胆敢如此肆无忌惮地发表恶毒的反毛言论?
  
  李锐那个假冒毛泽东秘书招摇撞骗的奸贼为什么能畅通无阻的到处招摇撞骗?
  
  李锐为何敢假冒毛泽东秘书?
  
  毛泽东是希特勒,那共产党是什么?
  
  毛泽东作为中国的领袖,尤其是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缔造者,难道不是中国政权之父吗?毛泽东不仅是一大代表,而且是唯一走到解放的一大代表,没有毛主席能有共产党?没有毛主席,4.12后在上海的共产党中央局往那里跑?没有毛主席红军能存活下来吗?能有中国人民解放军吗?没有中国人民解放军能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吗?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能有什么几代几代,能有现在掌权享福发财的人?如是蒋时代下来,会是你现在掌权享福发财?我就不信!
  
  但是,这样一位伟大的无私的党、国、军的缔造者去世后,却遭受享他福的人的恶毒攻击咒骂。这是任何别的国家里不可能发生的事却在毛泽东自己的国土上发生了,而且30年了还在继续!这不令人费解?网上也是只能对毛泽东任意评判而不能一视同仁,这是民主化?进步?
  
  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不会容忍对共和国创始人的造谣和污蔑。世界上无论哪一个国家,都不会允许有人如此放肆的天天骂自己国家的创始人。这些人真正的目的决不仅仅是否定一个毛泽东,他们不过是企图从毛泽东身上打开一个缺口,进而全盘否,你想,如果从建党时就担任党的领导,几十年作为党的领袖的毛泽东被打倒了,还有什么不能打倒!?
  
  还有,反毛的人不知想过没有,这个党政军从那里来?如毛泽东是你祖上,你会允许别人无耻无辜的受恶毒攻击吗?这是普世价值?这是感恩??!
  
  毛泽东一生的最大历史功绩,是把原本产生在西方的马克思主义,创造性地运用到东方的中国,创立了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即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把一生献给了中国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献给了社会主义,献给了中国人民。他才真正是中国人民的儿子。随着历史的推移,中国人民,特别是工农群众越来越怀念毛主席。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那些以反对毛泽东为职业的小丑们,活着的毛泽东你们没能打倒,你们以为死后的毛泽东,就可以任由你们丑化,你们就可以随心所欲,为所欲为,但你们错了,毛泽东的事业早已经深入人心,毛泽东的名字早已经和人民连成一体,毛泽东的思想已经成为人民群众的精神武器,你们的行为,用毛泽东的诗句来说,就是“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到头来,只能是落个“几声凄厉,几声抽泣”。而毛泽东的英名和事业,将与日月同辉,万古不朽。
  
  李锐对中共第一代的领袖毛泽东恨之入骨。但是就是这个李锐,在毛泽东威信最高的时候,写了一本《青年毛泽东的故事》的书,在上个世纪50年代广为发行。那本书写毛泽东从小就觉悟高,极尽赞颂之能事。如今,毛泽东不在了,同一个李锐又恨不得把毛泽东踩到脚下,说毛“罪恶滔天”。我不懂历史,但是坚定地认为,对毛泽东这样一位在中国历史上有杰出贡献的人,生前热捧死后谩骂者,绝对不是什么好鸟。
  
  最可笑的是李锐在狂骂毛泽东的时候,还要拉大旗做虎皮,声称自己是毛的秘书,一是借伟人的光环来抬高自己身价,二是向世人证明毛是多么不得人心,连他的秘书都不认同他。
  
  李锐有一天做过毛泽东的秘书吗?从来没有!他只不过是在水利部工作的时候,到国务院总理办公室做过几天联络员。后来,毛主席要了解三峡的一些事情,李锐就被“联络”到中南海那里,身份仍然是联络员。这和毛的秘书,风马牛不相及。
  
  而李锐担任这个联络员的过程,恰恰可以证明毛泽东对不同意见的态度:当时正是1958年,大跃进带来的狂热,让很多人忘乎所以。三峡上马的呼声甚高。长江办的林一山是坚决主张三峡上马的代表。而李锐则持不同意见。毛泽东此时已经在1957年就写过《水调歌头•长沙》,中间写到三峡:“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可是听说有不同意见,还是把林一山和李锐找来,在政治局的会议上听他们各抒己见。结果,三峡工程就此搁下。
  
  顺便说一说,三峡重新上马,是在1992年。在毛泽东早已被打下神坛,他的很多话已经不被当回事的时候,主张三峡上马的人偏偏又拿出他那首《水调歌头》词来说事,说修三峡是他老人家的愿望。这才是真正的无耻。
  
  即便李锐是秘书,他也不是个称职的秘书。这一点从他自己写的回忆录里就能看出来。在庐山会议上,他和毛的几个秘书成天嘀嘀咕咕,议论毛和其他领导人的是非。——不论哪个党,做秘书也该有点职业道德吧?哪有秘书背地里对自己的领导说三道四的?
  
  这些背地里的议论,让毛知道了。任何人在这样的时候,都会叫这个秘书走人,这是无可非议的。但是毛还是爱才啊,他留下了自己真正的秘书,只是叫勾引这个秘书的不是他秘书的那个人——李锐,走人。
  
  说实在的,读史读到这里,每每会为田家英不值:好好一个才子,坏在李锐这个小人手里。因为李锐喜欢打听小道消息并且私下嘀嘀咕咕,是由来已久的。一位延安时代的老人就曾经说过,李锐是个很奇怪的人。在延安,大家成天忙工作忙学习,只有李锐,却成天注意谁谁吃中灶了,谁谁吃大灶了。
  
  如此小肚鸡肠,还要充“老革命”,李锐的脸皮真是够厚。(作者:唐秀峰;来源:网络)

目前有 1 条留言    访客:1 条, 博主:0 条

  1. 匿名 2016年11月18日 上午 7:58  @回复  Δ-49楼 回复

    他能搞清楚早期毛泽东思想和晚年毛泽东的理论的区别吗?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