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生活随想 > 正文

那些古松与散居在长安岭上的人

2013年07月18日 生活随想 ⁄ 共 939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734 views 次
39.6K

  长安岭上让人留恋的不单是外长城和消失的凤凰城,还有两棵古松也十分的引人注目。在山下就可以望到这两棵古松,上了山走到树前,不禁让人感叹!古松因年代长久,树身裂了很长的两道口子,人们为了保护它便在树身上捆绑了几道盘条,盘条勒进了树身之内像是用刀刻下的伤痕一样。古松的周围已被铁栏杆围起来了,在栏外置一块石碑。
  
  碑上的文字说的是一个带有传奇色彩的故事:古松又名凤凰冠,树径1米,高15米,冠径30米,居怀来之最。此树栽于建城之初,距今已有六百年历史,相传此树为守城一大将,在东西城尖上各有一小松,为大将的长子和次子。
  
  后因城内西侧又筑有内城墙一道,取代了西城尖的防守之能,次子自觉其作用贻无,心情郁闷,不久仙逝。看来人要想长寿就得有愉快的心情,无论遇到什么不利于自己的环境时,调整心态最为重要了。
  
  向东遥望果见山峰上一棵古松威武的耸于山顶。虽说天气有些阴蒙,但仍能感觉得到大将长子的威风与他开阔的心襟。古松旁边是一座烽火台的基础,石岩条石砌成,基础上还殘留了一角青砖垒砌的墩台。我走过几处外长城,印象中只有尚义县桂沟山上的哨楼保存的最好。
  
  其他地方的都已被人为的破坏。在山顶上有几家饭店。我走进了一家叫长安岭的饭店,与老板闲聊了一会。说起山上的烽火台,他说是八路军给拆的。原来在抗日战争时期,日本鬼子把烽火台改为炮楼了,因为这个炮楼最高,对八路军的危害也最大,端了几次炮楼,日本鬼子也建了几次,直到抗战胜利,被八路彻底的端掉后就一直也没有人修建了。
  
  他还问我知道不知道董存瑞,我说知道的,可他还要和我说董存瑞就出在长安岭山下南山堡。问起老板是哪里人,他告诉我说就是长安岭村的人,现在这个村子只留下十几户人家了,大部分的搬走了,有的搬到了县城里,有的搬到王家楼,但搬到王家楼的人们还回来种地,因为山下的地是属于王家楼的,搬出去的人没有土地耕种,只好再回到山上种地。没有土地可以耕种的农民,无法想像他们内心是怎么的一种慌恐。
  
  走下长安岭时,看到了铁道部十九工程局的一个施工处。这些远离家乡的建设者为修筑长安岭隧道在这荒山上一呆就是两年,或许我下次再来的时候,就不用在翻山越岭。也许那时的长安岭古道就真的荒弃了。越过长安岭再走上几十公里就到赤城县了。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