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生活随想 > 正文

我为什么不读《货币战争》

2015年12月19日 生活随想 ⁄ 共 2611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853 views 次
39.6K

  《货币战争》包含着一个惊世的阴谋,这个阴谋直接由美联储担当总导演。
  
  我一直不敢捅这个事情,因为我的实力不够。
  
  第一次听到《货币战争》这本书,是新华社的朋友向我推荐的。我把《抵御美国经济侵略》一文寄给新华社内参部,受到朋友的高度重视。她马上向我推荐了《货币战争》这本书,并且把电子版寄给了我。
  
  我大致浏览了书的内容,说“美联储”是一个私人机构,我置之一笑。天下之大,什么人都有。美联储明明是美国竞争力的核心,怎么可能是一个私人机构?但既然是朋友推荐,我就无需在非原则问题上发出争论,能忍则忍。看这本书的精华,不计较其糟粕。
  
  精华是什么?
  
  中国人把外汇储备放到美国投资,结果,房利美、房贷美把“金融毒垃圾”打包卖给中国!
  
  还有这么回事!宋鸿兵揭露这个事实,我当时就向新华社的朋友表态,“宋是一个爱国的人”.
  
  这是2007年8月份的事情。
  
  3个月后,2007年的11月份,“次贷危机”被中央电视台整晚整晚地报道,我开始认真关注,并且发现了“次贷”是美国侵略中国的一个战略环节。这个观点被我阐述在《用废纸换财富——美元贬值的奥秘》一文中,并且寄给了中投公司。
  
  又是5个月的时间过去,2008年4月,拉萨暴乱,股市暴跌,“次贷”甚嚣尘上,无限放大,我突然受到启示,抓起电话就对新华社的朋友说,“一架飞机撞击世贸大厦,可能是事故;三架飞机先后撞击,肯定是恐怖袭击;任何人不需要任何证据,都可以作出这样的判断。同理,一家银行发生次贷,可能是经营不善,N家银行同时次贷,就是分钱,绝对不是经营不善!假账一做,就说中国的钱没了!任何人不需要任何证据,都可以作出这样的判断”.
  
  但是,整整一年的时间,我的声音都被活埋。新浪、腾讯、21世纪,都不发我的声音。给领导人写信,也再也没有回音。时间到了2008年11月,我差不多疯了!我给李铁映、陈昊苏、陈元、毛新宇这些共和国创立者的后人写信,也都没有回音,真的是山穷水尽!
  
  无意中有人给我发一封电子杂志,我从上面看到余永定在乌有之乡发表文章。余永定我熟悉,跟我的老师曾经同事。他能在乌有之乡发文章,我为什么不可以试试?
  
  就这样,《购买美国国债是危险的》一文,在被删节之后,终于在乌有之乡发表,我的思想得以重见天日。
  
  很快,09年的前三个月,我连续写了十多篇文章,陆续在乌有之乡发表,引起巨大反响!
  
  也是在这个时候,我从乌有之乡看到了宋鸿兵的文集,“金融海啸”(已经不是“次贷危机”了)第一波登陆,第二波登陆。我没有进去看文章的内容,虽然我对于这个事情并不认同,但也不想和人争执。何况宋的名望在那个时候如日中天,我也没怀疑宋有问题。
  
  但是突然有一天!
  
  傍晚!
  
  我抓起电话,对电话那边的张宏良老师狂吼!
  
  宋鸿兵有问题!!!
  
  张老师莫名其妙,问“什么问题?”
  
  “宋鸿兵是美国人的一颗棋子,他为次贷造舆论,造多少舆论,美国人开多大的帐单!”
  
  张老师没回过神来,于是我说,“我写一个书面的材料给您。”
  
  他说,你写,写好了给我看。
  
  于是,09年5月8日,我写了《次贷危机下的挣扎与呐喊》,再次向人们呼吁,次贷是一个阴谋,美国人用上兵伐了我们的“谋”,我们中了美国人的奸计!
  
  这篇文章还不够直白,还有人不懂,于是,09年5月13日,我再写了一篇《次贷是美国人最恶毒的阴谋》,这一次张老师终于明白了,把我的文章贴在了他的博客上。也是在这篇文章中,我提出了“不看《货币战争》”的态度,并且对宋鸿兵作出了如下结论:
  
  宋说中国的投资造成“损失”,能拿多少证据?3763亿美元的次贷损失,把那些会计帐目看一遍,一天看一亿美元(而且假定这一亿美元的单据全部是烂帐,烂得一分不剩),要花上十年的时间!宋花了多少时间去审计这些原始凭据?如果没有审计这些原始凭据,宋怎么能道听途说,就信誓旦旦肯定“损失”,而且是因为中国的无知而造成“损失”?经过宋的忽悠,很多中国人也在没有查阅原始会计凭证的情况下就承认损失,这就好比打麻将,搞到凌晨三点钟,大家都困了,美国人抓一手牌,一起手就说“胡了”,然后把牌往桌子中间一推,中国看也不看,马上数钱!
  
  迄今为止,给中国造成最致命打击的,就是这个“次贷逻辑”!
  
  我对宋鸿兵的顿悟,不是凭空的,是有积累的。
  
  在乌有之乡看到宋的“学者专辑”,金融海啸第一波登陆第二波登陆,我还没有怀疑他。但是我有一天突然发现向松祚,蒙代尔的徒弟,跟他在一起。所谓的“环球经济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而院长居然是宋鸿兵!我纳闷,宋怎么能跟向松祚搞到一块去?向的文章《应该勇于承认人民币升值是错误的政策》,明显是美国人所授意,用心险恶,我为此写了一篇《驳向松祚:蒙代尔只配来中国提夜壶》狠狠羞辱了他,这个人肯定对我恨之入骨……为什么宋鸿兵和他在一起?
  
  ……
  
  宋鸿兵有问题!!
  
  我的判断就是这样来的。
  
  我后来核实,“环球经济研究院”在香港办公,运作资金的来源非常可疑,与蒙代尔、美联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我的《次贷是美国人最恶毒的阴谋》发表之后,有人为宋鸿兵鸣不平,有朋友对我说,“宋鸿兵毕竟将一屋子熟睡的人喊醒了,才有了这帮主流卖国经济学家的恐慌。我觉得你可能对宋和向有些误解。不知对否?”
  
  我一直没有公开答复这位朋友,因为我感到我吃不定宋鸿兵,怕惹火烧身。但现在,我可以把我当时写好了却没有寄出的信,出示给大家:
  
  房利美,烧了一把火,把中国到美国的投资都“烧”掉了,其中有少部分是真的烧掉了,有大部分没有烧掉,被房利美趁火打劫藏起来了。
  
  起火啦,起火啦!……
  
  叫醒了一屋子的人,
  
  这个人是谁?
  
  这个人就是宋鸿宾。
  
  他叫醒了大家,大家都把他当成民族英雄!
  
  宋鸿宾来自房利美,和纵火者是一路人。
  
  但没有人想到他和纵火者是一路人。
  
  也没有人想到,纵火之后,美国人趁火打劫,说中国的投资全部被烧掉了。但其实没有烧掉。
  
  宋鸿宾发表一通高论,说中国人呀,真傻,为什么把钱都放在美国的火炉旁,这肯定是要着火的!
  
  这个次贷就是必然的!
  
  中国人都说,是呀,是呀,周小川,真傻,都是周小川惹的祸,导致国家有那么多财产都被烧掉了。(来源:吴辉博客)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