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生活随想 > 正文

《爱国论》【每个中国人都要看看】

2017年08月07日 生活随想 ⁄ 共 4117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721 views 次
39.6K

  每当提起爱国的时候,都必然会有人说:这个国家不是我的,是权贵的,我为什么要爱国?或者说这个国家不自由,我在这个国家是奴隶,哪里有自由,哪里才是我的祖国。然后也必然会不可避免地引来关于“爱国是否必须爱政府”的掐架。针对这些话,谈谈什么是爱国,为什么爱国,怎么爱国。
  
  一、什么是爱国?
  
  往大说,爱国是一种情感,是对这个国土、人民的一种认同感,是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看到同一个国家的人过得不好(特别是被外国人欺负时),你也会感到难受;看到同一个国家的人过得好,你也会很开心;为这个国家作为一个整体得到一些成就(比如代表国家的运动员得了世界冠军)感到高兴。这就是从情感上说爱国的表现。
  
  往小说,爱国是一种态度。这个态度就是我要为了这个国家做好我本分的事情。不一定说为国家做多大的牺牲和奉献,但是勤勤恳恳老老实实在这个国家里做好我这一份工作,这其实也是爱国。有时候人对自己的国家并没有那么深的感情,但是至少他有这一个爱国的态度,那么也是一个爱国者。
  
  有的人认为爱国必须是一种深深的情感,如果有的人对这个国家的成就没有由衷感到高兴,就觉得他称不上爱国者。这个想法是对爱国的要求提得太高了。事实上很多人他只要有这个态度,那么他即使不一定有这个情感,也已经满足了爱国的条件。如果全国所有人都有这样一个爱国的态度的话,即使没有那么深厚的情感,这个国家也就已经能够被撑起来了。
  
  二、为什么要爱国?
  
  从国家群体整体的角度来说,国家需要爱国主义,所以国家需要宣传爱国主义。
  
  国家作为一个群体,需要爱国作为一种精神支柱,来把全体成员团结在一个目标之下。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的话,这个国家就难以凝聚它的成员力量,从而难以保障自身生存。“爱国”这种文化现象,是长期历史自然发展后形成的一个“历史遗留问题”。从远古社会直到今天团结在一起的人类群体,越容易在生存竞争中获胜。两个部落,一个拧成一股绳,另一个一盘散沙。部落相争的时候,一盘散沙的部落必败无疑。长此以往,生存下来的部落都是有具备一种团结部落群体的共同精神支柱的。这就逐渐发展出来成了今天的爱国主义。所以说爱国是一个历史遗留下来的现象,它的成因就是这样。尤其是近代以来,几乎所有国家或多或少都会在自己的公民国民臣民当中宣传、灌输、培养爱国思想——虽然这个爱国思想可能以不同的名称、不同的面貌出现,但是他们都会有一个共同点,即要求个人为了作为群体象征的国家而努力,并且鼓励人们在个人利益和国家利益冲突的时候优先考虑国家利益。就像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当中说过的:“在世界上,只有爱国主义或宗教能够使全体公民持久地奔向同一目标前进”。为了强化公民的爱国行为模式,国家还会教育公民养成一些仪式性的习惯,对国家的象征也要表现出足够的尊重。比如当今世界上爱国主义教育最成功的美国,很多中小学每个星期都要进行国旗宣誓。前段时间,奥运会,有得了冠军的美国选手在奏美国国歌的时候,就因为没有右手贴左胸,在网上遭到本国人民猛烈抨击。从这个社会效应可以看出,美国的爱国主义教育有多严格。
  
  那么对于个人来说,为什么要爱国呢?
  
  这也得分两种情况来说,前面已经说了,爱国可能是一种情感,也可能只是一种态度。爱国如果作为一种情感的话,那么它其实就无所谓对错,也不需要理由。有人常常会问:你爱这个国家,但是这个国家爱你吗?这个问题在爱国作为一种情感的条件下是个伪命题。因为这个问题预设的前提是“只有国家爱你(即对你有物质上的回报)你才需要爱这个国家”,即爱国是一种达到其他目的的手段。但是当爱国是一种情感的时候,这个情感本身就是目的,可以脱离物质上的利益而存在。
  
  这就好像球迷喜欢球队一样。自己喜欢的球队赢了就高兴,如果输了就不高兴。但是你说这个球队赢了对我有什么好处吗?并没有啊。这个球队赢了,我的工资也不会涨,我的房价也不会跌。那为什么这个球队赢了,我就那么高兴呢?没道理嘛。说对了,爱国的情感就是这种没道理的东西。每当我国运动员在奥运会上得了冠军,或者我国火箭上天,都有人出来阴阳怪气冷嘲热讽:他得了金牌,你工资又不会涨,你房价又不会跌,你激动啥?没错啊,但我还是觉得高兴啊,这个没有理由,这个就是一种情感。当然话说回来了,当它作为一种情感的时候,他已经无所谓对错了,那么也就无所谓高尚或者卑鄙。就好像我支持皇马,并不是意味着我比支持巴萨的人就要高尚。所以只有这种爱国情怀的人并不一定就比那些没有这种情感的人更加高尚,这个是要说清楚的——虽然任何一个国家为了鼓励公民怀有这种情感,都会将这种情感包装得比较高尚。
  
  以上是把爱国作为一种情感来说的。而如果把爱国视为一种态度的话,情况就不一样了。情感的形成是不由我的意志控制的,但是态度我是可以选择的。如果爱国仅仅是一种态度的话,这就需要给我一个理由,即我为什么必须持有这种态度?
  
  这时候就终于引出了我们文章开头就提到过的问题:这个国家不是我的,是权贵的,我为什么要爱国?我在这个国家不自由,我在这个国家是奴隶,哪里有自由,哪里才是我的祖国,所以我不需要爱国,对不对?
  
  那我现在就告诉你:你越不是权贵,你越是地位低微,这个国家对你来说反而才越重要。那些权贵,他们有资本、有条件、有机会可以不管这个国家的死活,因为国家完蛋时他可以安全地逃离。越无权无势的人,在这个国家出了问题的时候,越逃不掉。所以对屁民、屌丝来说,这个国家的繁荣稳定才更加重要。这个国家对于权贵来说只是个敛财的工具,而对草根来说才是身家性命所系。所以越是低贱的你,越有必须持有爱国的态度,来保护自己的切身利益。
  
  历史上是有过类似的教训的。有人觉得这个国家不是自己的,觉得自己在这个国家是受压迫的,所以不需要爱国,结果如何呢?第一次鸦片战争的时候,英国军队进攻镇江,抵抗最激烈的是当地的满族军人,而汉族人显然认为这个国家不是我的,这个战争不是我的,都是满洲人的。镇江的八旗军有30%阵亡,但是汉族军队这个比例只有1.6%。([英]蓝诗玲:《鸦片战争》,新星出版社2015年7月版,299页)而英军攻占乍浦时,汉族平民则趁乱抢劫满族人。(同上书同页)然而镇江沦陷了以后,对汉族人发生了什么事呢?“夷鬼城内外捉人割辫,充卒伍也……连日城内妇女遭淫掠者甚众。”(同上书,300页)英国军队奸淫掳掠的对象区分汉族人还是满族人了吗?事实上因为汉族人的比例更高,所以主要的受害者还是汉族人。同样的,第一次鸦片战争结束的时候,谁为这场战争的失败买单呢?赔偿的两千多万银元是从谁来交税支出呢?难道不是汉族人吗?你以为这个国家不是你的,这场战争不是你的,但是当这场战争打输了的时候,遭殃的是谁?是满清贵族吗?满清贵族仍然有他们的“铁杆儿庄稼”,一分钱都不会少。付钱的都是你这个贱如蝼蚁的小民。
  
  早在上世纪20年代,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里面就提到,“在农会威力之下,土豪劣绅们头等的跑到上海,二等的跑到汉口,三等的跑到长沙,四等的跑到县城,五等以下土豪劣绅崽子则在乡里向农会投降”。这是一个典型的阶梯分布,你看出它们的含义了吗?也就是说,当这个国家出事的时候,越有权越有钱的人,越可以逃得远远的。越无权无势的人越逃不掉,只能留在当地承受一切。不仅是上世纪20年代是这样,现在难道不是这样吗?你们看看那些有能力把自己送出国或把孩子送出国的,是你们这些草根平民还是那些高官巨富?有朝一日,中国经济崩溃了,中国搞不好了,中国烂掉了,你觉得谁会留下来承担这个不利后果?是你还是他们?是草根还是权贵?事实摆在这里:你无处可去,所以只有这个国家好了,你才能好。你以为这个国家不是你的,但是你哪来的本钱说自己不需要爱国?你有什么本钱不爱国?
  
  三、怎么爱国?
  
  现在肯定有人会问了,那我就是一介屁民,我就是一个屌丝,我什么都没有。如果这个国家要完蛋,我拦得住吗?我能怎么爱国?难道天天对着政府三叩九拜?歌功颂德?
  
  这就引出了我们前文说到的最后一个问题,爱国等不等于爱政府?
  
  这个问题可以非常直截了当地回答:爱国当然不等于爱政府。
  
  首先,政府只有支持与不支持,谈不上爱不爱。其次,爱国也确实不等于支持政府。现实中政府存在卖国的可能。当政府卖国的时候,爱国就跟支持政府产生了矛盾,那么这个时候爱国肯定不等于支持政府。就比如说918事变,东北军不抵抗,放任日军占领蹂躏剥削东北的资源和人民。这个时候东北爱国人民会起来反抗日本侵略军,而不会支持政府的这种不抵抗的决定。在那之后的六年,国民党中央政府搞“攘外必先安内”,将主要资源和兵力用于内战,放任日本占领、控制、掠夺东北并且镇压东北人民的抗日运动,甚至直接出兵打击抗日力量,比如共产党员吉鸿昌领导的察哈尔抗日同盟军事实上就是被国民党军给消灭的。在这种时候,因为政府做出了卖国的决定,作为一个爱国者,是不能够支持政府的这种决定的。
  
  所以答案非常简单,当政府爱国的时候,爱国的态度就是支持政府的决定,如果政府卖国的话,那么爱国的态度就是反对政府的决定。
  
  那么究竟应该怎么做才是爱国?
  
  真正的爱国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好。这种行为最简单来说就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遵守这个国家的法律,维护这个国家的秩序——当然反过来也一样,当这个国家丧失了法律和秩序的时候,努力重建这个法律和秩序,同时反对一切危害这个国家的行为——哪怕这个行为来自这个国家的政府。并不是说只有三叩九拜,山呼万岁才是爱国。有的时候严厉的批评才是真正的爱国。二战后初期,日本共产党在日本势力很大,就是因为他们始终坚决反对日本对外发动侵略战争,所以战后人们意识到“日共才是真爱国”。但是,这个对政府的批评有个界限,那就是不能造谣。诽谤一个人是违法的,诽谤一个政府同理也不应得到支持。观点是可以商榷的,不同观点之间是可以互相讨论的,但是如果编造谎话污蔑国家或政府,那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说这是为了国家好。这种诽谤行为哪怕真的是出于为国家好的动机,也不能说是爱国的行为。(作者:唐律疏议V;来源:网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