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太监汪直
  把武器问题分析完了,我们还是来说汪直。      仗打完以后,汪直和王越就留在大同负责大同守卫了。这对两人来说都是一件很开心的事:王越本来就只喜欢带兵打仗,汪直也厌倦了京城的政治斗争。过了一年,小王子带着大军到大同来复仇,被击败;第二年又来了,又被击败,而且这次损失惨重,因为余子俊的长城修好了。这段长城修在了传统的长城外边,进来的时候没人防守,出去的时候就有人了,被搞了一个关门打狗。第三年,...
阅读全文

  讲到这里,我们对历朝历代中原王朝与北方蛮族交战的“成绩”做一个对比和分析。      汪直和王越取得了震动朝野的空前胜利,但实际也就斩首四百三十余级。之前的红盐池之战,还要少一点。此外其它时间对蒙古骑兵作战,能够斩首一百以上,就算是大功了。虽然说杀敌数一般会比斩首数要多一些,但即使翻个三四倍,也不过几百一千的,不算太多。      如果我们看一看汉朝,每一次重大胜利都是斩首一万多甚至好几万,动不...
阅读全文
  朱见深大加封赏三位统兵将领。回到北京后,朱见深又让他掌管十二团营,也就是京城戍卫部队。这是明朝最重要的精锐,原来一直是亲信武将掌握,再派亲信太监监督,皇帝才能放心的。但朱见深竟然直接让太监掌管,可见其对汪直信任之深。更何况此时的汪直,还掌握着西厂和锦衣卫,朱见深简直就是把身家性命交给了汪直保卫。      不过,对这样的荣耀和责任,汪直好像并不怎么放在心上。出去征战了一回之后,他就彻底的迷上...
阅读全文
  建州女真是消灭北宋的金人后裔。他们居住在中国和朝鲜边境夹角的一块地方,大致在吉林省西部。建州女真是女真族中最靠近明朝边境的一部,也是文明程度最高的一部,已经进入了农耕社会。北边还有什么海西女真、野人女真那就是纯粹游牧民族了。      明朝在朱棣的时候征服了这一地区,设立建州卫,任用女真人来管理。后来又采用“分而治之”的办法,分出来了建州右卫和建州左卫,与原来的建州卫并称“建州三卫”。到了朱祁镇...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14日 谈古说今 ⁄ 共 2398字 暂无评论 ⁄ 阅读 779 views 次
  尽管朱见深有心治吏,但作为一个在深宫中长大的皇帝,对腐败危害的痛恨程度和反腐败的魄力跟朱元璋比起来还是差的很远。其成绩比起来他的“治乱”和“治民”来说,也就要差一点。      对杨晔父子这种跟他没什么直接联系的官员,他下手相对来说要重一些。虽然免除了死刑,但抄了家,杨家基本就败落了。还有几个被判充军,也算是比较重。到了自己的亲信太监覃包这里,同样是腐败加人命案件,只作革职处理,没有抄家或者充军...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13日 谈古说今 ⁄ 共 3690字 暂无评论 ⁄ 阅读 688 views 次
  汪直复出,火力更猛。      第一个开刀的,就是南京镇守太监覃包。      南京镇守太监是代表皇帝镇守南京的,在太监排名里面仅次于司礼监掌印太监和御马监太监,一定是皇帝非常信任的人物。这个覃包也是朱见深当皇太子期间就伺候过他的。因为这一点,才负责镇守南京。本来汪直没去查他,而是派亲信韦瓒(韦瑛的弟弟)去福建继续查杨晔案涉及到的地方官员。韦瓒走到南京附近,就听说了覃包最近闹出了人命案,仔细一...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11日 谈古说今 ⁄ 共 2612字 暂无评论 ⁄ 阅读 679 views 次
  汪直感到非常委屈,就跑来跟朱见深哭诉,说:“这个事儿不是内阁的意思,司礼监太监黄赐、陈祖生是福建人,收过杨晔的钱,我怀疑是他们在背后唆使的。”      朱见深一看:哎呀,心肝宝贝受委屈了。别伤心别伤心,看皇帝叔叔怎么帮你收拾坏人。随即就下令把这两个倒霉的家伙贬到南京去了。      朱见深根本就没有去调查黄、陈二人是否参与此事,完全是为了哄小汪直开心才把他们贬走的。这个旨意甚至比撤西厂的命令还...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11日 谈古说今 ⁄ 共 3577字 暂无评论 ⁄ 阅读 685 views 次
  内阁的弹劾文章把西厂的各种“罪恶”都列了一遍,但大部分都说的比较虚,主要说西厂到处抓人捕人,闹得各级官吏惶恐不安,严重干扰了政府和军队的正常运转等等。但抓的人到底是不是有问题,则避而不谈。      比如,里面说了这么一件事:      “西厂官校分布沿河一带,遇有船到即加盘问。间有公差官员被其搜捡,以致往来客商军民人等闻风惊疑。”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西厂办事人员在通往北京和南京的运河要道...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10日 谈古说今 ⁄ 共 3807字 暂无评论 ⁄ 阅读 539 views 次
  如果朱见深在成化十三年(1477年)去世,那么他的功绩一定会在正史上被大力歌颂,被誉为一代明君。      除了两广、荆襄和宁夏外,赵辅于成化三年在东北血洗建州女真,王越于成化九年在河套大破蒙古。四面八方的征讨均获得重大胜利,荆襄、两广地区纳入常态化治理,一扫土木堡之变以来的危局、乱局,重拾天下升平之势。      但是,从成化十三年起,朱见深的形象就迅速黯淡了下来,在文官们记录的历史中变成了标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