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古说今 > 正文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2卷)王朝覆灭的历史宿命1-25应州之战

2015年12月17日 谈古说今 ⁄ 共 4911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424 views 次
39.6K

  体制方面的改革虽然终止,朱厚照还是没有放弃振兴国家军事力量的努力。他再也没有刘瑾能帮他镇住文官集团了,所以只能选择逃避。他在皇宫的旁边营造了一个“豹房”,花了大概24万两白银,跑到里面去处理政务。这样就可以避开宫中的各种繁文缛节,也可以不跟大臣们见面。
  
  朱厚照在豹房里面仍然每天大量的批阅奏章。说他在里面纯粹就是玩乐、荒废朝政的说法是没有依据的。他把镇压农民起义有功的武将江彬视为心腹,在豹房里面跟江彬一起练习武艺、并商量整顿军备的策略。江彬是一个非常勇敢的武将,曾经头上中了一箭还坚持冲锋杀敌,在皇帝面前也无拘无束,想到什么说什么。朱厚照就喜欢这种人,而讨厌成天引经据典对他进行说教的文官士大夫。
  
  根据江彬的建议,朱厚照作了一个重大的军事调整,就是把京城的军队和边防部队进行了对调。这样做是因为京城部队长期不习战阵,战斗力大幅度下降,在镇压刘六刘七起义中表现很糟糕。这种轮换制度就是把内地的军队送到边关去锻炼,提高他们的战斗力。实际上京城的军队都算是精锐,按照高标准来招募的,花大价钱养着这么废掉肯定是不好的。
  
  除了这个重大部署以外,朱厚照的其它措施都没有被官方史料记录下来。这并不奇怪,因为我们在前面讲过,朱元璋为明朝制定了两套相互独立的管理系统——行政系统和军事系统,军事系统是走的“五军督护府——都指挥司——军事卫所”的指挥体系。这个体系的运转是可以不经过文官行政系统的,武将们的报告和皇帝的命令也不会像文官的奏章一样公开刊发,属于军事机密,所以文官们整理的历史里面找不到这些材料。
  
  文官们参与军事决策的方式主要就是跟皇帝讨论,还有就是出征的时候要搞文官统兵。朱厚照进入豹房,拒绝跟文臣们见面,当然就更没有兴趣跟内阁讨论军事问题,也不再让文官统兵,那么这方面的信息文官们就几乎一无所知。所以就他们发挥想象力,硬说朱厚照在豹房里面就是天天淫乐妇女、玩各种珍禽走兽等等,什么正事儿也不干。
  
  要说好色、玩乐这些事,二十岁出头的年轻皇帝肯定没少干。但能不能就说皇帝除了这些事情以外就不干正事了呢?
  
  我们有证据证明,朱厚照在豹房是干了很多正事的。首先是《武宗实录》里面显示他每天都在不断的批阅大臣的奏章,做出各种决定。第二就是他在豹房期间,边镇的军事力量不断增强,孝宗时期那种被动挨打的局面得到了扭转。
  
  在《孝宗实录》中,对蒙古骑兵作战取得斩首一百级以上的战斗,只有王越偷袭贺兰山那一次。除此之外,斩首超过一百的战斗都是镇压农民起义或者在云南、两广或者在辽东对女真取得的——那个时候女真还比较弱。
  
  但是到了朱厚照时期,特别是刘瑾变法之后,边关对蒙古作战斩首一百级以上的战斗则开始频繁出现:
  
  正德五年四月,蒙古骑兵进犯甘肃庄浪,各路明军联合进击,取得胜利,斩首一百五十三级,取得自从王越贺兰山大捷之后对蒙古最大胜利。(《武宗实录》,卷62)
  
  正德六年十月,陕西山丹境守备都指挥张鹏在独峯山湖斩首六十五级,西北副总兵白琮在甘州黑柴沟斩首一百六十三级,并各获马驼牛驴及器械甚众(《武宗实录》,卷80);
  
  正德六年十一月,总兵官王勋在甘肃观音山斩首二百六十六级;都指挥张鹏傅德在甘肃新河北山坡斩首一百八十六级;副总兵苏泰游击将军吴英等在凉州姚家寨斩首二百四十七级(《武宗实录》,卷81);
  
  正德六年十二月,副总兵苏泰等在甘肃大沙窝斩首一百零七级,副指挥同知吕桧在陆坝湖斩首七十三级(《武宗实录》,卷82)
  
  正德七年一月,都指挥董杰在肃州斩首一百零九级;总兵官王勋在甘肃赤斤番城斩首九十九级(《武宗实录》,卷83);
  
  正德九年六月,蒙古鞑靼部落小王子率兵进攻宣府。明军初战不利,后来使用前后夹击的战术,迫使蒙古退兵。这一场战争虽然明军没有占到便宜。但跟之前的的胜利一样,明显的可以看出来:孝宗时期那种被动挨打、龟缩不出的局面已经大为改观。军队敢于出城和蒙古骑兵硬碰硬的打野战了,而且给对方的杀伤有时还比较大。
  
  此外,在《武宗实录》里面还有两次边将探听到蒙古骑兵在某处驻扎,在晚上长途偷袭取胜的记录,更是英勇不凡。
  
  如果说朱厚照就像文官们描写的那样,天天淫乐游玩、不务正业,那边关军队的战斗力和战斗意志怎么可能会有这样巨大的变化呢?
  
  正德十二年八月,朱厚照得到消息,蒙古骑兵可能有一次大规模的进犯。他偷偷换上便服,带上江彬等少数几个心腹,瞒着文官,溜出了北京德胜门,直奔昌平。但是出乎他的意料,居庸关巡关御史张钦竟然拒绝开关,并写奏疏劝皇帝返回。朱厚照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在关外傻等了一晚上,只好于次日返回了北京城。
  
  回到北京之后,立即就被大臣催促着上朝,还有他出去这几天积压的奏折,需要他去处理,搞的他不胜其烦。半个月之后,朱厚照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打探到了张钦出巡,不在居庸关,再次半夜偷偷跑出北京城,神不知鬼不觉的出了关。为了防止那些大臣们又跑来把自己拉回去,朱厚照留下谷大用镇守居庸关,不准任何官员出关。
  
  朱厚照最终如愿以偿来到了边关重镇宣府。江彬和朱厚照俩人经常穿着便装,和平民一样在宣府游玩。这里没有宫廷的拘束,没有文官们的絮絮叨叨,朱厚照可以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参加这里各种娱乐活动和集市,他太喜欢这个地方了,称宣府为他的“家里”。
  
  正德十二年九月,也就是朱厚照刚到宣府的那个月,蒙古五万骑兵开始在玉林卫周围进行集结,意图大规模的进犯明朝边境,统帅是蒙古小王子。朱厚照闻讯大喜,集结明军边境最有战斗力的军队准备与蒙古骑兵进行一场大战。
  
  朱厚照召集大同一带的守军,开始做出军事部署,大致的部署结果是:以大同为防守的核心,命令总兵官王勋驻守。同时,在大同的四周布下重兵,大同外围的聚落城由辽东参将萧滓驻守,大同东北的天成卫由宣府游击时春驻守,大同北边的阳和卫由副总兵陶杰驻守,镇虏卫由副总兵朱銮驻守,威远卫由游击周政驻守。朱厚照集结了六万明军,严阵以待五万蒙古骑兵的到来。
  
  十月,朱厚照亲自率军来到顺圣川,这里在宣府和大同之间,可以遥相呼应,便于他指挥。但是十月十五日,蒙古骑兵并未进攻大同,而是分道南下。朱厚照考虑到镇虏卫和威远卫的兵力薄弱,立即命令驻扎在大同周围的时春和萧滓带兵驰援。同时,要求大同参将麻循等人带兵尾随到蒙古骑兵背后,牵制其南下,并调集宣府各处的军队来到战场,准备迎战。
  
  十月十八日,在应州城西北的绣女村,明军王勋部和蒙古骑兵遭遇,双方展开激战。
  
  第二天,明军其他部队和王勋会合,在应州城北的五里寨再次和蒙古军队激战到黄昏,蒙古骑兵无法取得优势,只好暂时退却。王勋率军退入应州城休整,准备明日再战,明军朱銮部等人也在当天晚上赶到会合。
  
  十月二十日,王勋带并出城主动攻击蒙古骑兵,双方在应州城附近的涧子村遭遇,展开激战。蒙古方面人数略占优势,朱厚照立即派萧滓,时春、周政等人前往援助,但是小王子派人对援兵进行阻截,使得两边的明军不能会合,情况十分危急。
  
  在后方指挥的朱厚照得到消息,和江彬、张永等人亲自率军从阳和赶到战场支援。正在作战的明军见援兵赶到,而带兵来到阵前的居然是皇帝陛下,都受到强烈鼓舞,士气大盛,无不拼死作战,将蒙古人逼退。朱厚照命令明军就地扎营,等待明日的决战。
  
  十月二十一日,蒙古人主动进攻明军,昨天已经上过战阵的朱厚照带着内心的激动,亲自率军冲向战场。六万明军士气高昂,奋勇杀敌,甚至连朱厚照都在阵前亲斩一名敌人。双方战斗激烈,规模空前,都是一次又一次的试图冲击对方阵地,来回拉锯。这场战斗从早上的7点多,一直打到晚上六点多。
  
  到了夜里,蒙古人不得不撤退。到了第二天,基本全部西去。朱厚照试图集结大军准备对蒙古人再进行追击,但是不幸遇到天气问题,黑沙风暴对作战不利,只好也就此作罢。[1]
  
  应州战役是明朝中后期对蒙古作战最大的一次胜利。它比宪宗时期王越和汪直偷袭蒙古王庭更重要,因为那一次是趁其不备进行的偷袭,威慑作用大于对敌军的杀伤。而这一次是两军主力的正面野战,最终以明军胜利而告终。蒙古军队退兵以后,在此后十年间再也没有发起过较大规模的入侵。其原因是蒙古内部发生了分裂。但这并不是朱厚照的幸运,而是应州之战取得胜利的结果。
  
  根据蒙古方面的史料记载,小王子巴克蒙图就是在这一年去世的。如果应州之战发生了他去世之前,此时距离年底也就两个月,巴克蒙图之死就有可能是受应州之战失败的打击或者受伤造成的;如果巴克蒙图在这之前就去世了,那么新继位的就是他年轻的儿子。这个新的小王子刚刚继位就带大军南下,就是为了树立威望,但想不到被朱厚照亲自带兵迎头痛击,无功而返,这对他的威望必然是很大的打击,这在促成蒙古鞑靼部落的再次分裂上必然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从应州之战的过程来看,朱厚照表现出了很好的军事素养。
  
  首先,情报工作很到位,他偷偷跑出居庸关之后一个月,蒙古骑兵就发动了大规模的入侵;
  
  其次,刚开始策划以大同为中心,守城待援,拖住蒙古骑兵寻求决战,发现蒙古骑兵进军方向有变之后,又及时调整策略,派遣先头部队火速拖住蒙古军队主力,再逐步派遣援军,最后亲自带兵与之决战。这个过程军队调度有方。
  
  第三,各路明军进退有序、训练有素,以六万人击败五万蒙古骑兵,战斗力也相当强。
  
  第四,他自己也勇于上阵厮杀,亲手斩杀蒙古骑兵一名。
  
  所有这些东西加起来,我们还能相信文官们记录的历史里面所说的:朱厚照从小就光知道飞鹰走狗、宠信奸佞、不务正业吗?
  
  按照文官们的说法,朱厚照的父亲朱佑樘是千古明君,每天都在勤政,使用的人全都是贤臣,又没有太监乱政,什么都好。但不知道为什么,军队战斗力越来越糟糕,屡战屡败。而朱厚照是古今罕见的荒唐皇帝,特别是重用太监刘瑾,更是祸国殃民、颠倒乾坤,但明军却在皇帝长期不务正业和刘瑾不断贪污腐败、陷害忠臣的情况下,突然就变勇敢了,敢主动出城和蒙古骑兵野战了,还能打得赢;朱厚照远离贤臣,每天都在宠信奸佞,他们在一起尽干坏事。但这些奸佞却跟他一起带兵上阵跟蒙古骑兵对砍。
  
  这样的历史记录,我们能够相信吗?
  
  我认为,这样的历史,是不能相信的。历史是文官们记录的,关于内政事务他们怎么编都可以,但是对外战争,他们编不出来,或者说至少编不了太离谱。这就给了我们一面比较客观的镜子,可以从中看出哪些是真正的奸邪、那些是真正的英雄。
  
  根据我们能够看得到的史料,我认为以下的解释才是更符合历史事实的:
  
  朱厚照是一个从被儒家理学思想教育长大的皇帝,原本很尊重文官士大夫。但他也看到了他父亲执政时期国力衰落,屡屡被蒙古欺凌的现实,下定决心加以改变。结果他一上台,文官们就千方百计架空他的权力,阻止他任何想要改革现状的努力。最后他终于下定决心和他父亲留下来的文官集团决裂,重用太监刘瑾进行大力的整顿,严格吏治、清理财政、丈量军屯土地等等。但是太监刘瑾贪污腐败严重,令他十分失望,加上文官们的诬告,刘瑾被凌迟处死。他的改革期望落空了。
  
  此后,朱厚照不再寻求全面改革,但他对文官集团还是没有任何好感,拒绝他们试图给他订立的任何规矩。于是,他选择了抛弃文官集团,躲进豹房,任用江彬等行伍出身的武将,利用朱元璋设计的军事指挥系统来对军队进行改革。同时自己带着太监们努力练习骑射,为亲自上阵作战做准备。而这些都被文官们视为荒唐、不务正业的行动。
  
  这种努力的成果,就是明军战斗力和战斗意志都得到了提高,对蒙古作战不断取得胜利,在应州之战中更是击败了蒙古五万骑兵,并间接促成了蒙古鞑靼部落的分裂,使得在朱厚照执政的后期,中国北方边境相对安宁。这不是朱厚照运气好,而是他拼命努力工作干出来的成果。
  
  [1]《武宗实录》,卷154。过程描述转引自《明武宗正德皇帝朱厚照》,慈询。
  
  ========
  
  【作者:李晓鹏(前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Ash中心研究员);转自新浪微博】
  
  附:《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1卷)中华帝国的治乱得失》【全集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