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古说今 > 正文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2卷)王朝覆灭的历史宿命34清官海瑞

2015年12月31日 谈古说今 ⁄ 共 4442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622 views 次
39.6K

  徐阶扳倒严嵩,当上内阁首辅以后,确实干了很多事,最重要的就是引诱着嘉靖皇帝专心修道,不断的修建各种道家庙宇。
  
  在徐阶掌权的那几年,正是嘉靖修庙宇殿堂最起劲的几年:
  
  “四十三年甲子,重建惠熙、承华等殿,宝月等亭既成,改惠熙为元熙延年殿;
  
  四十四年正月,建金大典於元都殿,又谢天赐丸药於太极殿及紫皇殿,此三殿又先期创者;至四十四年重建万法宝殿,名其中曰寿憩,左曰福舍,右曰禄舍,则工程甚大,各臣俱沾赏;
  
  至四十五年正月,又建真庆殿,四月紫极殿之寿清宫成,在事者俱受赏,则上已不豫矣。
  
  九月,又建乾光殿,闰十月紫宸宫成,百官上表称贺。”[1]
  
  这方面徐阶是专家,他早已经从礼仪专家转型成为了青词专家,然后又进一步转型成为工程专家。嘉靖四十年,永寿宫失火,嘉靖想趁机修个好的宫殿。严嵩不赞成修,认为南方还在打仗,花钱太多,皇帝最好还是将就一下。徐阶却说花不了多少钱就能修好。后来还真是,徐尚书带着自己儿子日夜辛勤工作,亲自画图、亲自监工,只用一年时间,只花了严嵩预计的不到一半的钱就把新的宫殿修起来了。嘉靖对此非常满意,徐阶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遂超过了严嵩。
  
  徐阶当首辅的策略其实很简单,就是让皇帝安心修道,别再搞什么严刑峻法了,让官员们好好过日子。嘉靖也老了,身体又不太好,不想再折腾了,就很舒服的进了徐阶布置的圈套,全心修道,除了关心各种庙堂工程的进展,其它什么事儿都懒得管,一切交给徐阶去处理。
  
  皇帝动不动就把臣下抓起来下狱、廷杖甚至杀头的日子终于过去了。
  
  文官们对徐阶交口称赞,视之为大贤臣。
  
  后世对徐阶的评价,海瑞晚年的说法比较靠谱。他把徐阶称之为“甘草宰相”,治理国家只有一味药,就是甘草。甘草这个东西不治病,最多也就能缓解咳嗽,但吃着甜甜的,能让病人身体舒服一些。徐阶也愿意为国家做点事,但前提是不能损害他的家族以及文官集团的利益,清退一些皇室勋贵的庄田可以干,有优秀的人才他也愿意提拔。除此以外,确实没干过什么改革进取的事儿。
  
  嘉靖在位四十五年后死去,由他的儿子隆庆皇帝继位。
  
  隆庆皇帝在当藩王期间,身边辅佐他的人是高拱。徐阶为了巴结未来的皇帝,在嘉靖病危的时候,把高拱火线提拔进入内阁。几个月后嘉靖就病死了。
  
  几乎同时被提拔入阁的还有翰林院掌事张居正。徐阶认为他是自己的亲信,可以用来制衡高拱。但张居正并不认为自己是徐阶的亲信,反而把高拱当成志同道合的同志。后来徐阶就在这个上面吃了大亏。
  
  徐阶不知道,其实高拱和张居正都是张璁的铁杆粉丝。
  
  高拱是嘉靖二十年的进士,张居正是嘉靖二十六年的进士。张璁改革科举制度以后选拔出来的那一批官员开始进入历史舞台的中心。
  
  高拱对徐阶的贪污和弄权早就非常不满,一上台就组织人马弹劾徐阶。御史齐康上书说:
  
  “徐阶当内阁大学士十多年,对先帝修道、建宫殿庙宇,没说过一句劝诫的话,反而积极支持。先帝去世,他以先帝的名义撰写遗诏,却痛数先帝的过失,把责任都归结到先帝头上,自己一点责任都不愿意承担。他跟严嵩一起工作十多年,没有反对过严嵩的任何决定,还把孙女嫁给严嵩的孙子做妾。严嵩倒台,他就落井下石。这种人事君不忠、对朋友不义,大节有亏。”
  
  这些话说的有些道理,但不是什么实际的罪名。徐阶早已是公认的大贤臣,要靠道德攻击来扳倒他太难。高拱这个事儿干的有点急。六部九卿还有南北两京科道官员几十人轮流上书痛骂高拱,高拱实在无法抵抗,只能辞职走人。
  
  高拱走后,剧本又按照传统套路展开:隆庆皇帝不管干什么,文官们都要管着。皇帝想去自己当藩王时候的府邸看看怀一下旧,不行;想去京郊散心游玩,不行;想去泰山祭拜,当然更不行;想给后妃买点珠宝,想都别想。总之,一切要按照文官们的安排,老老实实窝在皇宫里,每天上朝听取大臣们的汇报,定期举办经筵,听儒家学者讲授儒家经典,在内阁草拟的政策建议上面批示同意。除此以外其它什么事儿也别想干。一旦皇帝想表示不同意见,内阁就集体闹辞职,同时言官上书开骂无道昏君。
  
  然后下一步就是皇帝实在受不了啦,跟内阁起冲突。就像朱厚照和嘉靖初年一样,把剧本再演一次。
  
  但徐阶并不想历史重演,他不具备杨廷和或者刘健、谢迁那样的道德力量。杨廷和等人虽然迂腐,但还是很有理想的,要为儒家道统的伟大事业而奋斗终身。徐阶并没有这样的政治理想,他不想冒险。家里有良田数十万亩,豪宅无数,还有几十间黄金位置的商铺,雇工上千人的纺织工厂。钱也捞够了,权势也享受够了,不如见好就收吧。
  
  在隆庆皇帝多次不听劝告自作主张之后,一些言官看出了动向,又开始弹劾徐阶的不法行径。虽然这些事情还远远不足以动摇徐阶的地位,但他已经看到了危险,于隆庆二年七月,反复请求辞职,获得批准。
  
  徐阶退休之后的第二年六月,朝廷下令,南京通政司右通政海瑞调任应天巡抚,管辖中国最富裕的地区:应天(南京)、苏州、松江(上海)、常州、镇江、徽州(徽商老家)、太平、宁国、安庆、池州,还兼管浙江杭州、嘉兴、湖州三府税粮。全天下最肥的官,可能就是这个了。
  
  徐阶的老家松江府就在应天巡抚的管辖范围内。徐家是当地首富和最大的权势家族。海瑞清廉正直的名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对腐败分子的杀伤力就相当于核弹,扔到哪里那里就寸草不生。徐阶下台不到一年,就把挂正四品虚衔的海瑞,授予正二品[2]的实权肥缺,去巡抚应天十府。如此不合常理的安排背后,很有可能是有人想故意收拾徐阶。
  
  这个天才的人事调令是谁搞出来的,无法查证。应天巡抚是正二品大员,选任必须通过内阁。当时内阁首辅是李春芳,这是个好好先生。这么大胆的事儿他干不出来。接下来就是张居正,再接下来是陈以勤。
  
  隆庆皇帝、李春芳、张居正、陈以勤,这四个人里面应该是有人想要收拾徐阶,也许还不止一个。具体是谁,不知道。隆庆和张居正嫌疑最大。
  
  海瑞当官,一向以敢于跟上级对着干出名。当了十几年官下来,顶头上司被他折腾了个遍。他在淳安当七品知县,胡宗宪是总督,是海瑞的上级和上级的上级的上级的上级(五个上级),对五品以下官员可以不用奏请直接处置。胡宗宪的儿子出游,沿途索要贿赂,到了淳安的驿站吃拿卡要,殴打驿站人员。海瑞直接就把胡公子吊起来打了一顿,打完之后还干了一票抢劫,把胡公子随身携带的金银珠宝全部没收充公。消息传出,震惊整个浙江官场。不过胡宗宪这个人还不错,竟然没找海瑞麻烦。
  
  后来海瑞又得罪了巡视盐政的鄢懋卿,主要就是拒绝高规格接待。鄢懋卿本人倒没说什么,但陪同他出行的御史袁淳看不过去,就上奏参了海瑞一本。这下海瑞就吃亏了。本来已经内定他升级为嘉兴通判,被袁御史这么一参,只能平级调动到江西兴国县,换了一个更穷的地方继续当知县。
  
  严嵩倒台以后,胡宗宪和鄢懋卿都被视为严嵩的亲信,遭到清算。而海瑞因为得罪过这两位,当然被认定为忠臣。这是中国官场政治斗争的一贯原则,历来如此的。于是他奇迹般的被提拔为户部云南司主事,从地方七品官变成了中央六品官。
  
  到了中央以后,他发现官场之腐败黑暗比地方更严重。观察过来观察过去,终于找到了问题的根子——嘉靖皇帝。冒死写下《直言天下第一事疏》,上奏嘉靖皇帝。
  
  这份奏疏的内容大概就是说:
  
  皇帝陛下你天天修道有什么用?你以为修道就能长生吗?那带着你修道的那几个老道士咋都死了呢?你动辄打杀大臣,有违君之道;不见自己的儿女,有违父之道;不跟皇后住在一起,有违夫之道。你就是个三位一体的无道昏君。对此全天下的臣民早就已经达成共识了。现在天下官吏腐败,军队羸弱,盗贼四起,民不聊生。大家都说:嘉靖嘉靖,就是家家皆净的意思。
  
  陛下您刚刚登基的那几年,可不是这样啊,每天励精图治。天下虽然还没有大治,也算是钱粮满仓、人民安居乐业的好时光了。但没过多久,您就开始沉溺于修道,荒废了国家大事。二十余年不上朝,国家纲纪废弛。后来虽然罢黜了奸臣严嵩,无非也就恢复到严嵩当宰相之前的局面罢了,也不是什么清明世界。
  
  陛下你的过错那是举不胜举,但主要问题还是修道。您觉得只要严刑峻法,就不怕无人办事,天下就可以治好,修道便没有什么害处了吗?这是大错特错啊。这样只会培养出一批阿谀奉承,当面说一套、背后做一套的臣子出来。坏人还是贪得无厌,一般人也只是得过且过。即使是好人,也不过是奉旨做事、亦步亦趋罢了。而那种清正廉明,慨然以天下为己任,能够除旧布新、振兴国运的人,却一个也没有发现。
  
  陛下天资英明,就算是汉文帝、唐太宗也有所不及,只要能够幡然悔悟,放弃玄修,重新振作,找回当年的干劲,那么治理好国家对您来说绝不是什么难事。这是目前天下第一重要的事,所以我冒死进谏,恳请陛下醒悟。
  
  嘉靖皇帝读完这封奏疏之后勃然大怒,把奏疏扔在地上,下令把海瑞抓起来,不要让他跑了。
  
  皇帝身边的宦官好像也比较同情海瑞,就说:“这个人一直就有愚直的名声,我们听说他上奏前把棺材都买好了。陛下不用着急抓他,他不会跑的。”
  
  嘉靖听完这个话,又把奏章捡起来重新读了一遍,然后说:“这个人就是传说中的比干吧,但我不是桀纣。”
  
  后来海瑞虽然被下狱,但嘉靖皇帝一直没说要怎么办。嘉靖其实心里明白海瑞说的是对的,只是自己不想改。但又不能把海瑞放出来,那就等于公开承认错误了。所以既不杀,也不放,也没有审讯,没有廷杖,没不罢官。就这么关着吃牢饭。这对海瑞来说倒没啥,他自家吃的说不定还没有牢里的饭菜好。
  
  嘉靖有时候想起来生气了,又要把海瑞杀掉,总会有人想办法劝解。
  
  在劝解的人当中,就有徐阶。徐阶这么做并不是他很欣赏海瑞。这是内阁首辅的责任。对这种骂皇帝的官员,内阁一定要拦着不让打、不让杀,这是文官集团的基本政治规矩。海瑞这封奏章名气太大了,如果在他的首辅任期内让海瑞被皇帝杀掉,那他这个贤臣的名声可就要毁了。
  
  嘉靖死后,海瑞当然立刻被放了出来,而且不断升官。这也是文官集团政治规矩的一部分——如果骂完皇帝不给升官,那以后谁还骂?
  
  但徐阶没有重用海瑞,而是把他派到南京去当一个通政司右通政,正四品官。品级还可以,但南京那个留守中央政府就是养老的,中央官员去南京任职就相当于贬谪或者退休。到南京通政司当一个副职,这个人的前途就废了。对徐阶来说,海瑞就是一个政治上必须要提拔,但是又很不好打发的人。放到南京去当一个没实权的高官是最佳选择。
  
  [1]《万历野获篇》卷二·列朝·斋宫
  
  [2]明朝知府的品级是正四品。应天府的最高行政长官府尹是正四品。但应天巡抚权力范围大大超过了应天府的范围,是正二品高官。
  
  =========================
  
  【作者:李晓鹏(前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Ash中心研究员);转自新浪微博】
  
  附:《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1卷)中华帝国的治乱得失》【全集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