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古说今 > 正文

从《蒋介石日记》说起,客观与主观治史的辩证法则【求实学社第2讲】

2016年06月15日 谈古说今 ⁄ 共 2358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120 views 次
39.6K

  当需要较主观判断的时候,我们是可以有正确的结果作为依据的。那么不正确的结果时呢?  
  求实学社第2讲:从《蒋介石日记》说起,客观与主观治史的辩证法则。
  
  讲师:无风即风
  
  在第二讲开始之前,先针对第一讲来回顾一下与优化相关知识点,上一讲中提到的“片面解读法”与“主观解读法”,我思考了一下,这样的定义还是略有欠缺,为免产生歧义故特更正为:
  
  1、片面解读法更正为:片面客观法
  
  2、主观解读法更正为:片面主观法
  
  什么意思呢?
  
  即既不能一味地客观,也不能一味地主观。两者孰重孰轻?理论上来讲,应该是尽量客观,但同时不能完全忽略主观因素,如此则为最合适的治史法则。而先主观后客观显然是不符合理性、科学的分析逻辑的。
  
  如果说有些情况必须要从主观角度入手,那么我想就应该是“当真理在少数人手上的时候”,比如建国前的毛泽东,第五次反围剿中坚决反对与国军正面决战,遵义会议期间的“四渡赤水”,抗日战争初期坚决反对以八路军孱弱之力量过早开展平原游击战等,以及最典型的抗美援朝出兵决议——从头到尾只有他一人主张出兵,彭德怀元帅最后附议也是经过他做思想工作的,其“一意孤行”的结果我们都看到了,是正确的。
  
  也就是说:当需要较主观判断的时候,我们是可以有正确的结果作为依据的
  
  那么不正确的结果时,我们该客观还是主观呢?
  
  举一个例子——国民党粉丝一直推崇的来自蒋介石《日记》里的所谓“十年抗战计划”:从历史的结果来看,蒋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内”显然是极端错误的,不仅一次又一次地丧权辱国壮大了日本的狼子野心,更因拱手相让了大片领土,使得资源丰富的东三省与广袤的华北平原为日军的战争机器提供了充足的给养与创造了强大的后盾,最终导致了日本的全面侵华,因此,其“十年生息”之功之谋略可说已功过抵消。况蒋介石的错误政策还不止于此,例如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寄希望于国际调停的蒋介石在上海主动发起反击,放任烽火正旺的华北战场不顾,人为地制造了两个战场,使日本被迫增兵并扩大了侵略。淞沪会战溃败后,日军从北、南两个方向迅速夹击中国军队更是使抗战陷入万劫不复之深渊,为了挽救最后的有生力量,蒋介石不得不下令炸开花园口,致使89万无辜人民葬身鱼腹,这种错误的结果,以当事人的主观角度为依据显然只能得出错误的理论与结论。
  
  也所以:主观与客观孰优孰劣不惧争论,因为真理越辩越明。说到这里,当今相当盛行的一种“惟《蒋介石日记》论”显然就是历史虚无主义。
  
  举例说明,国内某号称“研究蒋介石第一人”的专家有句口头禅:“蒋介石的《日记》不是为了给别人看而写的”。他的理由是蒋在日记里毫无避忌,连极其龌龊的事(如嫖娼,手淫)也写了进去。但是这种理论站不住脚,因为蒋介石作为当事人就有过两次著名的举动,证明了他的《日记》还真的有写给别人看的用意:
  
  1、1936年的“西安事变”,他为了让张学良相信他是有心抗日的,他主动向张学良展示了他的《日记》,此事经当时的旁观者,原张学良的洋人顾问与当时的蒋介石的洋人顾问,澳大利亚记者——端纳著有的《我在孙中山,张学良,蒋介石身边的日子》为证。而并非如蒋介石自西安返回南京后出版的《西安半月记》中所说,是张学良偷偷翻了他的随身日记。结合《半月记》里明显的褒扬自己而丑化张学良的情节,如“威武不地训斥张学良,良不敢顾盼”(大意),又“哭谏”、“跪谏”等不可思议的反常记载,显然端纳的回忆要更靠谱。同时,同行的宋子文也从未提过张学良有如此不堪的表现,而且,更重要的是端纳没有撒谎的必要,作为调解人,蒋给张看,还是张偷看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最终,蒋的《日记》发挥了他想要我的作用——张学良与杨虎城,以及共产党都同意释放了口头应承“8项抗日主张”的蒋介石。
  
  2、1974年8月15日,病重中的蒋介石,得知日本即将与台湾断交,与对岸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后,他命令蒋经国将自己的《日记》连同《中华民国档案》一股脑儿打包给了日本《产经新闻》的记者古屋奎二,意图用《日记》与大量机密档案向日本剖白他的真实内心,挽回这个他视之为“第二故乡”(蒋语)与“中日必须亲如兄弟”(蒋语)的国家与亲密的反共盟友。此后,这些资料在《产经新闻》里以“中日建交80年”为题连载达两年之久,直到蒋介石死后还连载了差不多一年时间,后来,古屋奎二根据这个系列连载编写出一本研究蒋介石必不可少的史籍——《蒋总秘录》。
  
  由此可见,蒋介石的《日记》不仅有可能想在必要时给别人看,还有流传后世的打算,正如台湾著名学者汪荣祖所说:“他临死之前都没有烧毁,那么说明他就有让后人看的考虑”。这种可能性最有力的证据是,《民国十五年以前之蒋介石先生》一书,是蒋本人于30年代陆续交给他的老乡兼老师毛思诚根据他的《日记》所抄录而成书的,蒋败退台湾时,虽其时毛已病逝,但他并未带走如此重要与珍贵的资料。
  
  而且,说句有点阴谋论的话,从上述蒋的主观意愿与行动来看,今天在大陆那么多人因看了他的《日记》以后就成为了他的粉丝,这种情况蒋生前显然是不可能预见的,但是与他的初衷是极有可能一样的。
  
  好了,最后作一点总结,以为“蒋就是想把他的《日记》与相关资料流传后世”作一个总结:
  
  蒋的偶像是曾国藩,世人皆知。
  
  而曾国藩就将自己一生写的日记做成《曾文正公日记类抄》并流传后世,上文所提到的《民国十五年以前的蒋介石》的前身就叫《蒋介石日记类抄》,正是蒋指示毛思诚。
  
  有趣的是,这段史实之经过的考证就是那位号称“研究蒋介石第一人”与口头禅“蒋不是为了给别人看而写的”的专家所考证的。
  
  第二讲讲完,请各位学员记住了,但凡见到片面强调蒋介石第一人角度的,大多都是虚无主义无疑。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