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古说今 > 正文

详实数据解读良渚古国文化特征原来它就是中华民族五千年前夏朝等“三皇”之国!

2019年01月11日 谈古说今 ⁄ 共 5288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060 views 次
39.6K

问:良渚文明那么辉煌,为何史书没有记载?

首先,表扬一下题主用“文明”两字,因为良渚遗址绝对算的上“文明”,虽然它缺乏国际公认的几大标准,比如青铜器——良渚文明不是青铜文明,这是可以肯定的,因为没有发现青铜工艺的遗存。更重要的是良渚遗址的玉石文化所占比重太高了,“良渚古国”是一个超级玉石大国,其玉石崇拜已经到了夸张的地步:

大英博物馆藏良渚的“千层玉琮”。

这种崇拜情节与规模远超后世,而且其玉石形制与礼制形式对后世也有决定性的影响。

如果以后没有再发现比良渚古国更大型的玉石古国遗址的话,那么,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良渚文明是中国玉石文化的最大源头。

虽然其玉石文化特征与同时期的北方红山文化,以及更早的兴隆洼文化(8000年)有联系,但是不管是红山还是兴隆洼的规模,都远远无法和良渚古国的规模相比。

这就是为什么说它是“文明”,尽管它不仅没有青铜器也没有成系统的批量文字,但是国家形态该有的东西,它都一应俱全:

特别是超过8平方公里的水坝与配套的水利工程

这是“文明”的如山铁证。

另外,现在很多人以为陕西神木的石峁遗址是中国的史前第一巨城,但其实良渚古城远远大于石峁:

✔都城290万平方米(宫殿区)

✔“王畿”——环太湖的周边同类型遗址、有功能互联的证明,比如粮仓、墓地、交通、村落房址等等,达到恐怖的800万平方米。

良渚古国的核心区域>1200万平方米。

再加上其辐射范围:北上到达了山西(陶寺与石峁)、南下延伸至广东(韶关和广州),西进抵川蜀之地(三星堆),东扩则统计整个东边(山东、江苏)。

“良渚古国”的“文化疆域”相当于2/3个中国版图!

这,也是国家认定“良渚文明”是证明中华文明5000年的最好力证和申遗的根本目的。

好了,说完“文明”,那问题来了:

史书有没有记载了?

答案是:系统性或明确的记载是没有的。

但是,“碎片化”或“模糊化”的记载是有的。主要有几点:

1、良渚古国让人初窥“三皇时代”真容

在司马迁《史记》的上古与远古王朝记载里,夏商周以前是“三皇五帝时代”,又分为“三皇时代”与“五帝时代”,其中“五帝时代文化”以中华民族人文始祖黄帝为开元,估算黄帝时代最远不早于4500年前。而良渚文明则是距今5300-4300年,因此,良渚文明的衰落期显然不适用于黄帝时期或五帝时期的辉煌事业。

目前的所有历史记载,也不支持五帝中的哪一位曾在东南方建立过帝国。

如此一来,只能往上推测,也就是三皇时代:

战国楚奇人“鹖冠子”在他的书中《王鈇》说:"泰上成鸠之道,一族用之万八千岁。"

宋陆佃解:" 成鸠,盖天皇之别号也。"

「成鸠氏之国」的地望锁定在楚过境内,符合良渚遗址的所在。

又:“(成鸠氏)有天下兵强,世不可夺……成鸠所谓得王鈇之传者也……王鈇者,非一世之器也。以死遂生,从中制外之教也。后世成至孙一灵羽理符日循”。

《鹖冠子》明确说道,成鸠氏族是以斧钺(鈇)来代表权力象征的,并且以斧钺作为传国王器(传者也、后世……日循)。

良渚古城内的反山墓地12号大墓主人左手边确实有一件举世无双的玉钺。↓

这就是史书记载与考古发现的相互印证,也就是王国维说的“二重证据法”之实证。

and:虽然良渚并未发现大量兵器,似不符合《鹖冠子》之“世不可夺”的记载,但良渚遗址是被人为放弃的(目前原因尚不明了,有洪水说、战争说),因此,兵器很可能被带走了,这是很有可能的。

1951年在江苏淮安的青莲岗发现新石器时代遗存,其中出土了大量贝壳,经C14测定为5 600±80,由此可知,江苏、甚至包浙江北部一带,是古海岸线。

总之,无论如何,建造了一个如此大国的文明,没有武器是反常的,显然是不可能的。

2、良渚古国暗示“虞朝”可能真的存在

关于虞朝的史书记载在此不再引述,因为史书中的记载是十分明确而且非常多,特别是《韩非子·玄学》一句:“虞、夏二千余岁,商、周七百余岁”的这句话,竟然和良渚古国不谋而合。

韩非子是战国中后期人,他所生活的年代距商末大概就是700多年,则“虞、夏二千余岁”是指他生活的年代距虞朝有2000年了。

已知商朝大概历510多年,夏朝大概历471年。

则:周700多+商510+夏470=1680多年。

也就是虞朝的起始年代大概是5100-4100年间。

病狗!(Bingo),与良渚文明年代完全重合!

巧合得实在有点阔怕!(史书记载真准)。

好,那么又有新的问题产生了:

良渚文明具备一个王朝的条件吗?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除了前面提到的王城、“王畿”规模和设施,还有水坝、玉器等等。

更有力的实证是:考古专家发现良渚古城的“持续建设时长”长的可怕。。。。

古城城垣、外城以及水坝坝体,再加上古城城内南北400米、东西600米的莫角山高大堆筑台基的土方量,总计约1100万立方米。这是个惊人的数字。若以开采、运输和堆筑1立方米的土石各需要1人/日计, ① 估算所需3300万人/日;若每天出工1000人,每年出工30万人,整个工程需要连续建造110年。

对此,专家总结到:

也许工程施工的实际情况未必如此慢条斯理,而是集中在几个较短的时段里的特定季节完成的。如果是这样,则每天动员的人众数量就更大。发动如此规模的劳工队伍,对其令行禁止地分配调度、为其提供包括工具、饮食等后勤保障和进行有效的工程质量监控,这是一整套系统工程,而其背后一定存在着一个高度权威的社会动员和管理机制。推测它必然具有相当程度的强制性色彩。

也就是说:无论良渚古城是短时间建设的(110年),还是长时间建设的(300年)都已经无可争议的证明良渚是一个高度统一的霸权王国!

而最新的测年证据也实锤了良渚古城建设时间超过300年的推测:

屌!确实屌!!

我们也应当相信,先秦史家的严谨态度是可靠的,因为那时候的史官和懂得文字与知识的士大夫阶层都是世袭的。因此,那么多关于虞朝的大量记载里,先秦史家认为它比西周人尊崇的夏朝还要更久远与享国年限更长、更强盛。

这不得不叫人深思,而考古实证良渚古国的“持久强盛期”(建设时长超几百年,也就意味着强盛期也有三四百年,如此庞大的“史前巨兽”,要衰落,怎么也得有个两三百年,刚好对应良渚古国的“千年国祚”)同时也印证了,在距今5300-4300年间,以环太湖为核心区域的中国东南方,有一个神迹一般存在的“史前巨国”。

至少,这一点是毫无争议的。✔

3、良渚古国(虞朝)并未消失

这也是史书中留下“良渚古国魅影”的一部分,也是作者前面提到的,虽然史书没有明确记载,但是蛛丝马迹却不难查找。

考古发掘告诉了我们,良渚古国是真实存在的。那么,从4300年前开始,曾经辉煌到无以复加的良渚古国又去哪了呢?

前面也说了,良渚古国极有可能就是“虞朝”——而虞的本字,就是吴字。

再次指向东南,再次和良渚古国重合!

在夏朝建立前:东南并非虚无。

据史书记载,尧舜禹都是发迹于中原(晋南和驭西北地区),但非常奇怪的是,尧舜禹三代,竟然和东南都有很大的交集:

■尧时代

尧的儿子——丹朱,《竹书纪年》说尧让丹朱避舜于“房”、《史记》则说是在“南河之南”。

房,一般被认为是湖北房龄。

而“南河之南”——我们知道,唐以前“河”特指黄河,也就是说“南河之南”的最保守估计,都是黄河下游,也就是淮河流域、长江上游都有可能,总之都在良渚古国范围内。

最有意思的是,丹朱避让舜以后竟然叫“虞宾”——这又跟虞朝对应上了!

■舜时代

舜,大家都知道他叫有虞氏,名重华。

他所在的部落或封地,就叫“虞国”!

《古本竹书纪年·帝舜有虞氏》:“十四年,卿云见,命禹代虞事”。

■禹时代

最有名的莫过于“大会诸侯”的“涂山之会”——在今安徽蚌埠。

大禹王朝与夏朝的建立就是因为这场大会,但既然大禹是在中原发迹的,又背靠尧舜王朝,那他建国却南下淮河去召集诸侯,这是哪门子的原因呢?

这桩历史谜案——与考古发现的良渚古国及失落的虞朝如此多巧合,不得不怀疑他们的联系。

而且,这次大会大禹的一个特别举动让“虞朝”呼之欲出——杀「放风氏」,然后“执玉帛亦有万国”。

毫无疑问,大禹到涂山大会诸侯,是为了确立他的地位、以及杀防风氏以立威——显然,这个东南地区的原住民防风氏不是个一般的人物,其他东南氏族也应该不一般。

有意思的是:防风氏也善治水,会不会集体良渚古国的后人?

■到了夏朝时,“虞”仍然举足轻重

少康自有仍奔虞。 伯靡自鬲帅斟鄩、斟灌之师以伐浞。 世子少康使汝艾伐过杀浇。 伯子杼帅师灭戈。 伯靡杀寒浞。 少康自纶归于夏邑——《古本竹书纪年·帝相》

夏朝复国(驱东夷)就是在“有虞氏”的帮助下才完成的——这就坐实了大禹召集的诸侯不是一般人的猜想。而且大禹本人是出生在东南的(尧放鲧于羽山,江苏山东交界),他应该是早就和东南的诸侯们建立了亲密关系。也所以,东南成为了大禹的最坚强后盾。

在此,答主有个不成熟的大胆推测:

从尧放丹朱于“房”做“虞宾”,而舜又放子义均于“商”(商丘),舜又放杀鲧于“羽山”——鲧之死,有尧杀和舜杀的说法,个人更倾向于是舜)。

这样一来一往,所谓“禅让”其实更像是南北政权的交易——“放子”实为“质子”。

而尧也罢、舜也罢,放逐/诛杀鲧,更像是为了中断南北政权的“禅让机制”。

只不过虽然杀了鲧,但却留下禹,未料到大禹能够借助东南的“良渚后裔”——也就是“虞朝”的残余势力而生存了下来。

至此,我们稍微理一下逻辑,就会发现“真相”很容易浮出水面:

尧是北朝的帝王,舜是北上发展的南朝虞之末代王子。

✔禹的身份暂且存疑。

那么,如何得出良渚后裔曾经北上了?

目前关于“良渚古国”灭亡的原因,尚无定论,但是一部分北上,另一部分南下,少量西进却是大概可以肯定的↓

其中:北上的对推动尧舜禹三代的建立起了很大的作用——“尧都”,即晋南,古称又叫“虞”,因尧的原因而改为“唐”,后来春秋时又叫回“虞”,此可备为又一力证。

而南下良渚人则参与了夏商之吴、越国的建立。西进的则参与了三星堆古国的建立(玉器影响非常大)。

那么,大禹或可能是原东南方分裂后的虞朝“影子政权”(原虞朝王公贵族等)的代言人?

✔这样解释似颇合理。

总而言之,在尧舜禹时代,东南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具有左右天下大势的影响力,这是可以肯定的事。

如此一来,从考古与史书中寻找对应的,不是“良渚王国”与“虞朝”又能是何人呢??

最后还有一个偶然的惊人发现:力证良渚大墓就是天王成鸠氏

颛顼、重黎、昆吾、力牧、鬼臾、於则、玄寿、仓颉、诛夔、俞栿、仰延、夷牟、殳斨、大挠、竖亥、车区、奚仲、淫梁、番禺这些人名。

以及“良渚、盱眙、无锡、姑苏、余杭、余姚、诸暨、上虞、句章”这些地方名。

他们都是已经“绝种”了的称谓——都是传统或正统汉语系统里的“不通顺”词汇,自秦汉起,这些“词例”不再常见于史册。

这说明它极度古老,而且是另一个系统的。

根据古音韵学家的考据,这些词汇属于「古吴越语」,如:

绍兴古称“会稽”、苏州古称“姑胥”、金华古称“姑蔑”、吴国也称“句(gou)吴”。

又《越人歌》:“州焉乎秦胥胥,缦予乎昭澶秦踰渗惿随河湖”——胥即苏。为古吴越语“满意”之意;杭,为古吴越“搁浅”之意。故,“苏杭”的意思就是指搁浅在一个好玩、快心的地方。

而《越人歌》的主角是楚国王子。楚王熊渠的儿子鄂王「句亶」——这分明又是一个古吴越语。

《楚辞》特有的“兮”也是春秋战国期间,东南土著特有的语气助词——这是个极强的证据。

由从中原被分封到南方的楚人深受古吴越语影响的例子,可侧面看出:

在商周之时,东南方有一个分布广泛的文化圈。

这说明它由来已久——就是前面笔者提到的,夏商吴越古国,有良渚后裔的参与。

那么,这个“文化圈”当然只能是“虞朝”,也就是“良渚古国”的保留。

同时:越,又通“钺”——出土越王勾践剑上就的“鸟虫书”铭文就是这样写着的:

(越王勾践,自作用剑)

毫无疑问,如同“越”同“钺”一样,“句(gou)”也通“鸠”:

也就是天王「成鸠氏」实为「成句氏」。而吴国,的确又可称为「句吴」。

✔这就又和“古吴越语”对上了。

✔而且,这是一例“二重证据法”的考古与历史相印证的发现。

那么,“句”作何意也?(在古吴越语中)

《山海经·海外东经》:“东方句芒,鸟身人面,乘两龙。”郭璞注:“木神也,方面素服”——这就是芒神为人首鸟身、骑龙的形象。

根据古音韵专家的研究,“句”为古吴越语的冠首词,无具体意义,但是却拥有「神性」——因此,既然“句”就是“鸠”,那就是良渚古国(虞朝)与吴越古国都是信仰鸟的对不对?

而实际上,哪怕是良渚玉琮上那个著名的、被认为极有可能就是良渚古国王者艺术形象的那个人面,也是有鸟纹组成的。

后来发展成夏商周青铜器的「凤鸟纹」:

同样的道理,为何以楚国为首的夏商周东南诸侯国都通用“鸟书文”(笔法飘逸、挥洒)呢?

因此,这个中华文明的第一个“国徽”不是“句(鸠)芒”和成鸠氏还能是谁了?


最后,用证实了陶寺遗址为“尧都”的何弩老师的一句“强音”总结本文,在他遭到屡屡质疑的时候,他说道:

单独拎出来(一个证据),都是可以质疑的。但是,所有的证据链拿出来,并且都能连在一起,你是很难反驳的——何弩。

毫无疑问:良渚文明就是虞朝,也就是天王成鸠氏的古国——中华5000年不容否认。

(作者:无风即风;来源:网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