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古说今 > 当代历史 > 正文

写在木棉又开时,你是中华的后裔

2016年04月05日 当代历史 ⁄ 共 6827字 ⁄ 字号 评论 2 条 ⁄ 阅读 943 views 次
39.6K

  根据广西网友口述改编而成的真实故事
  
  又是一年木棉花盛开的季节,怒放的红色像一支支燃烧着的火炬,傲立在没有了叶子的枝头上,茁壮的树干像笔直的旗杆,簇拥着布满那条盘山公路——广西的山路总是崎岖蜿蜒的,公路沿着大山而行,如同蟒螈。
  
  记忆里的清明总是湿漉漉的,湿漉漉的天气,湿漉漉的道路,湿漉漉的裤脚,还有大舅湿漉漉的眼眶。我自记事开始,就会走这条路,从家乡一路往南,直至边境龙州。我坐在车里,抱着熟睡的儿子,看着车窗上的滴落的雨滴,记忆开始和幼时重叠……
  mumian
  那时的天气也是这样,少不更事的我无忧无虑,被大舅和妈妈夹在车子后座的中间,嘴巴却怎么也停不下来,像猴山的猴子一样唧唧喳喳,除了特殊地形因雨季而形成的山涧瀑布外,车窗外没有东西能让我安静下来。
  
  那时候我不太懂,为什么妈妈眼眶总是湿的?
  
  也许是因为回南天吧?
  
  为什么大舅的嘴唇抿得那么紧?
  
  似乎在咬着牙,他是在牙疼吗?
  
  还有在前面开车的小舅,我只能透过镜子看他们的表情,压抑的车厢气氛,我真的不懂,这犹如踏春一般的旅程,他们为什么不快乐呢?
  
  外婆告诉我,其实我还有个二舅的,但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外婆说二舅很懂事,从小就会帮她做家务活。大舅说二弟很正直,从小就知道帮哥哥打架。小舅说二哥很义气,从小就知道帮弟弟爬树摘野果吃。妈妈说二哥很善良,从小就会帮妹妹扎头绳。大家和我说,二舅最爱的就是我,可我没有见过他,他没有给过我压岁钱,他没有给过我好吃的大大泡泡糖,他没有给过我变形金刚玩具。我不知道他怎么就最爱我了呢?
  mumian1
  车辆孤独而行,直入龙州,城郊外,烟雨蒙蒙,一座巨大的陵园矗立着——烈士陵园,我呆呆的看着大门上的赤红色大字,太小的我并不明白那里面的含义。门口下,一个年轻的女人拿着祭品,望着里面的墓碑,默默的流泪。
  
  “滚!给老子滚!谁准你来这的!”
  
  只听小舅突然一声恕吼,一反平日的温,他冲了过去,一手打掉女人手中的祭品,指着她的鼻子骂道:“听不懂人话是吗?滚啊!你不滚老子打死你!”
  
  女人不说话,只是流泪、呜咽,转过身去慢慢捡拾地上的东西,再一步一回头地、在小舅的大声呵斥中缓缓消失在雨雾中。
  
  我有些惊慌,于是紧紧的拉着妈妈的手,目光寻求安抚。“没事的,只是不相干的人”。妈妈轻声地说,并爱怜地摸了摸我的头。母亲轻柔的微笑总是能给我带来很大的安全感,她牵着我,大舅小舅拿着祭品,一起去看望那个我从来没见过,却是所有人都告诉我的最爱我的人。
  
  绿茵葱葱,松柏棵棵,白色的墓碑,鲜艳的红五星,还有那一张张年轻脸庞的照片。想来那时候,我踏入烈士陵园的一刹那,似乎能感觉到炮光四起,枪声不息。
  
  我二舅的故事开始了……
  
  ------------------------------------------------------------
  
  七十年代,中越关系急转直下,越南在击败了法军与美军后,竖起了世界第三的旗号,在获得美军遗留物资以及苏联援助的情况下,越南人越发自大轻狂,他们把目标瞄准了整个印度支那半岛,疯狂叫嚣要建立起一个印支那共和国。而矗立在他们边境北方的中国,成了野心雄霸之路上的眼中钉、肉中刺。
  
  中越之间的冲突从1974年起就发生过一百多起,1975年增加到四百多起,1976年剧增到九百多起。1977年又连续发生越南公安人员开枪射击我边民的事件。1979年越南反华全面升级,在边境的挑衅活动有增无减。仅从七八年8月25日日到12月15日,越南当局就侵入我广西境内近百处地段,大量蚕食我国领土。出动武装人员2000多人次,挑起200多次边境事件,造成我边境群众数十人伤亡。
  
  “凡是木棉花开的地方,就是越南的领土!”越南的高官狂呼,而整个中国华南都有木棉花开放。越南人不顾中国政府的警告,一再制造矛盾,导致双方边境摩擦不断。“打下凭祥吃早饭,打到南宁过春节!”越南的王牌军团军官说道。广西人记忆里最愤怒的一幕被唤醒了——北宋时,越南人李常杰带蛮夷十二万攻陷了南宁城,将整城人屠戮殆尽。
  
  是可忍孰不可忍!广西民众开始拿起枪自卫。
  
  勿谓言之不预也!中华铁骑二十万云集桂滇。
  mumian2
  ---------------------------------------------------------------------------------------------------------------------------
  
  1979年2月17日,愤怒的炮声打响了,为了边境安定,为了边民安全,为了华南的安宁,铁骑扬蹄,万马千军,中国军队分东西两路如同猛虎般扑向越南!
  
  在同登,外围某高地。炮火震撼大地,把整个夜空都映亮,山脚下等待冲锋的解放军看着被轰成火海的高地,默默的各自准备着,越南人如同蟑螂,巨量的火炮攻击不足以兵不血刃就拿下此据点,大家都知道,上面的地堡和藏兵洞可多的是敌人,因为这是中国人教会越南人的。
  
  “陆哥,小陆哥,你们抽烟,我刚找新兵拿的。”一个矮个子士兵从后排挤到队伍的最前方,把一盒拆好的香烟弹出两根递给排头蹲着的两人。
  
  陆庭忠看了一眼那白花花的烟壳:“又是特供?喊你去抢都抢不来一包红塔山吗”?
  
  陆庭义点着烟:“有烟就不错了。”
  
  陆庭忠边抽烟,边把身上的弹夹都摸了出来,扔给陆庭义:“我用不着,太重,呆会打准点,你哥这条命,就看你的水平了。”
  
  陆庭义点点头,把弹夹都收好。又把自己的刺刀递给他,“小陈,新兵有没有怂的?”带烟来的兵笑了笑:“有几个哭了,胆子小得很,呆会枪声一响包他们尿都出来。”“呆会你带他们打枪,能响就行了,吸引点火力。”陆庭义又点了一支烟,争取在冲锋号响起前,多抽几支。“好,小陆哥放心。”小陈稚气未脱的笑着。
  mumian3
  炮击停歇,冲锋号响起,解放军开始进攻山岗,山上的火光依旧熊熊,空气中弥漫着烧焦的气息与呛鼻的硝烟。越军阵地亦响起尖锐的哨声,还活着的越南人进入了战壕。
  
  “找地方躲好,随我开枪!”小陈对十几个刚补充进来的新兵喊到。这里距离山顶敌方阵地约200多米,对于新兵来说相对安全。其余的老兵随着陆庭忠陆庭义两兄弟一路向上。枪声大作,双方交火接触上了,夜光中闪烁起无数的火星。
  
  一个越南人在战壕里,对着黑漆漆的山坡盲目的射击着,哪里有枪火闪起,他就往哪里打。眼角间,人影一闪,一个身影快速的翻入战壕。好家伙!那越南人还没开始喊叫,刀光一闪就感觉喉间一热,顿时软了下去。
  
  陆庭忠闪进敌人的战壕,手那两把刺刀,一路往山顶杀去。快刀、封喉、穿心、血光,竟无一合之将。
  
  三棱刺剑莽光起,血溅军盔洗敌衣。
  
  虎啸敌营疾风影,八桂孤狼刃蛮夷。
  
  越南人开始反应过来有人只身来犯,于是几支枪口纷纷对准这名解放军。
  
  “啪!”一声枪响,最先拨转枪口的越南人脑袋一震,率先倒地。“啪,啪,啪!”山坡下枪声连响,瞄准战壕里那位解放军的越南人纷纷随着飞溅的血色而倒下。陆庭义放下步枪,眼光四顾,脚步前移。
  mumian4
  兄长近身杀敌,弟弟长枪随你。
  
  五星红旗在飘扬,齐心若死谁可当?
  
  一名越南军官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一个人,两把刀的这名解放军刀客的后面,还有一个弹无虚发的狙击手,军官心想:“我这支要打到南宁过年的百战军队竟无法抵挡?解放军难道不是传闻里那些懦弱的羔羊吗?他们经历了十年的动荡,一听闻要上战场,就只会坐在开往前线的火车里哭泣!这样的军队里怎么可能存在着猛虎呢”?
  
  他不信!于是军官抽出手枪,对准正在和自己手下肉搏的那个身影,“啪!”手枪跌落,军官额头上血洞潺潺,脸上露出惊恐狞怖的表情往后倒下了。
  mumian5
  这一夜,越南人在哀嚎中与仓皇的脚步声中渡过了……
  
  ------------------------------------------------------------
  mumian6
  “大陆哥、小陆哥,你们啷子怎那么猛?”小陈爬上车,拆开一包红塔山,递给坐在军车上休息的陆庭忠和陆庭义。又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小陆哥,后勤带上来的,让我给你。”信封上落款娟秀。
  
  “有好烟你收着,干嘛打仗前不拿出来?”陆庭忠一巴掌打在小陈头上。
  
  小陈憨笑:“我刚在连长口袋拿的!我们排立大功了嘛”。
  
  陆庭忠点着烟,“还是这个好东西抽着顺,你小子手艺见长啊,居然抢到连长头上去了。”
  
  小陈给陆庭义也点上了烟。“两位哥硬是要得,我当然得搞到,整个军就我们排最先拿下阵地,太厉害咯。你们说,越南那帮子龟孙,还有没得和你们一战的人啊”?
  
  陆庭忠猛吸一口香烟:“近战之内,就算是越南特工,也挡不过我五招;二百米内,我老弟要哪个死,哪个就要死”。说着他便轻拍了一下陆庭义的背部,冲着小陈摆出一个洋洋自得的表情。
  
  小陈笑道:“那你们硬上天咯,咋练出这一身好本领”?
  
  陆庭忠摆摆手说道:“这就是孩子没娘,说来话长啦,哎……我说阿义,信是她写的吧”?
  
  正在看信的陆庭义抬起头笑答:“是啊”。
  
  “我就说她最会撒娇,上个战场也要黏黏糊糊的,又哭了吧?从小就数她马尿最多”。
  
  “闭嘴”!陆庭义踢了陆庭忠一脚。
  
  就在此时,突然“嘭——”的前方一声巨响,伴随着一阵强烈震感忽然袭至,三人第一时间便跳下军车。
  mumian7
  浓烟滚滚,前面一辆停放着的军车正燃起着炙热的火,旁边赫然有几个解放军按着一个越南传统打扮的女人,一身白素。
  
  “怎么回事”??连长带着全副武装跑了过来。
  
  “报告连长,这个女人把伪装成婴儿的炸弹扔车上了”!按着女人的解放军接着说道:“三班……三班都在车上……”
  
  连长的眼睛瞬间就红了:“抓她干什么!把她毙了”!
  
  “不行,要优待俘虏”!一个指导员模样的人说道。
  
  “优待个屁!我的兵都死了!这女人也得死!给我毙了她”!连长嚷嚷着抽出手枪,猛地朝地上的解放军战士踹过去,一旁的陆庭忠赶紧上前抱住连长,还有那个指导员,最终,那越南女人幸得一命,连长只得骂骂咧咧又哭哭啼啼地走回去了……
  
  ------------------------------------------------------------
  
  又是一个火光烛天的时刻,越南谅山,奇穷河大桥。
  
  “快,快,快抽两口,。大陆哥小陆哥。敌人又要上来咯”!小陈拿着枪,对着远处从市区里密密麻麻匍匐前进的越南人。
  
  谅山合围已成,只要守住大桥,就能全歼谅山市区北岸全部守敌。越南人当然会尽全力攻击这个只有解放军一个连防守的阵地。
  
  “莫急,放近点,这里楼房太多,远了不好打”。陆庭义叼着烟,背靠在一堵断墙后,摸着身上的弹夹。
  mumian8
  陆庭忠拉起裤链:“老子想撒尿都不行!越南人疯了?10分钟冲一次”?
  
  “这次好多人,估计是友军打破市区防线了,他们都往大桥这边逃命!据情报说,敌人大约有三百左右,不可见的还未知了”。小陈用颇为凝重的声音说道。
  
  “我们一定要守住阵地,全歼敌军!卫我西南安宁”!陆庭忠大喊。
  
  “誓死守住阵地,全歼敌军!卫我西南”!大伙喊了起来。又“全体都有,人在阵地在”!
  mumian9
  近了,脚步声啪啦啪啦地响;
  
  近了,子弹上膛的声都听得到了;
  
  近了,越南人的说话声都听到了。
  
  “打——”!陆庭义转身离开隐蔽的断墙,“啪”!一枪正中正在指挥的越南军官头上,头盔瞬即翻飞。
  
  枪声密集如狂风骤雨,手雷爆破声如震天雷霆。
  mumian10
  杀我边民,欺我妇孺!
  
  拆我界碑,吞我河山!
  
  袭我边军,弑我将士!
  
  觊我西南,觎我华南,
  
  夜郎自大!中华岂无男儿乎?
  
  “去死吧”!陆庭忠大喝一声,刺刀从敌人心口拔出,然后一脚踢飞,电光火间一个翻身跳入废墟,敌人越聚越多,脚步声越来越急,阵地已被敌人成功包围,陆庭忠只剩下一把刀了……
  
  “叮!”陆庭义最后一个弹夹弹出。
  
  远处,越南人架起了高射机枪。
  
  陆庭义一把扯住小陈的衣领,用力一甩将他扔出了断墙。
  
  “跑啊!阿义”!!躲在掩体里的陆庭忠再不顾得隐藏,站起身来大喊到,此时整个时空仿佛静了下来,他眼中再也没有了敌人,只有自己的弟弟。
  
  “哒哒哒”、“哒哒哒”、一连串越南人高射机枪的响声过后,“轰隆隆”一声,断墙坍塌了。
  
  “小陆哥”!小陈眼睁睁的看着狂暴的弹雨将最后一块断墙打烂。
  
  血雾飞腾破尘烟,傲骨忠魂永戍边。
  
  南疆雨落孤雁飞,手足青梅再无缘。
  mumian11
  “阿义——”!!正欲跳将而出的陆庭忠被旁边的战友一把抱住,翻身倒下。
  
  就在这生死一瞬间,“给我杀”!!!阵阵喊声震天,解放军援军来到,于是,陆庭忠再次跳了出来,抄起刺刀冲向敌阵……
  
  “嘭!”一声炮响,高射机枪与人都被炸抛上了天空,两辆59式坦克冲入战场。鲜红闪耀的红五星。
  
  中华铁蹄杀到!!!
  mumian12
  我们,最终还是赢了。但是陆庭义却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mumian13
  mumian14
  ------------------------------------------------------------
  
  遥远的故乡,安静的早晨,母亲照例起得最早,她打开家门,只见大舅跪在家门前,手里捧着一套崭新的军装,满身朝露。
  mumian15
  外公沉默着,拿着一块上好香樟刻着一块牌位。外婆和母亲的呜咽声,若有似无地在里屋回荡。大舅依旧跪着,在堂屋里,在列祖列宗的牌位下。小舅站在门口,定定的望着镇外那条公路,一动不动。
  
  二舅战死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小镇,下午时分,一袭嫁裳,一片红盖,一个婉约而恬静的女子,站在了家门前,她没有生气的眼睛望着外公和外婆,“扑通”一声重重跪了下来,凄厉地娇喊:“爸!妈”!
  
  外公颤抖着说道:“我们家庭义没有福气,我们……也没有这个福气。你走吧,我们耽搁不起你的一生”。说着,外公艰难地弯下腰搀扶那女子。
  
  小舅转过身来,一把扯下她的盖头,狰狞的把放声痛哭的女子赶跑了。
  
  女子走后,小舅立即泪如泉涌,他说:“对不起你啊,娟秀,我们真的不能欠你太多。恶语相向,想让你忘掉青梅竹马与刻骨铭心。二哥他既已许国,无奈不能许你,也是天意吧……”。
  
  是啊,一个逝去的征魂,如何能牵绊你的一生呵?
  
  “庭义出征前已告诉过你,如牺牲,勿等”,小舅依然抽泣不止.......
  
  一十七画尽相思,书做无缘只两字。
  mumian16
  ------------------------------------------------------------
  
  “爸爸,为什么要去那么远拜二舅公”?年幼的儿子睡醒了,趴在我身上问我。
  
  “因为他是最爱我们的人”,我亲了一下他的额头。
  
  “你见过二舅公吗”?儿子问。
  
  “没有”,我笑了笑。
  
  “那你怎么知道他最爱我们?”儿子不解地问,眼睛水灵灵的,那表情叫人心碎肠断。
  mumian17
  我顿了顿,再看看他还是那个表情,只好喟叹一声,说道:“
  
  因为……他保护了我们,你没有听过炮声隆隆,没有被枪声惊醒,没有见过刺刀的寒光,没有被血淋淋的画面惊吓过。所以他的魂魄,就是你的平安,是你的尊严,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他告诉所有的人,你是中华的后裔。必须受到尊重!受到保护,而他就是你的守护神。
  
  同时,你还是他的期望,我们不能辜负他!
  
  如果谁伤害你,那就要踏过,如同他那样的万千忠骨”。
  
  儿子愣住了:“我不懂,爸爸”。的确,他太小。
  
  “没有关系,你记住就好,他们也叫《最可爱的人》,有一首歌是写他们的,爸爸给你唱好不好”?
  
  “好啊好啊”,儿子两手情不自禁地拍了起来,并且黏得我更紧了,于是我轻声唱了起来:
  mumian18
  对越自卫反击战战斗英雄史光柱,在双目失明的情况下仍带领全排夺回阵地对越自卫反击战战斗英雄史光柱,在双目失明的情况下仍带领全排夺回阵地
  mumian19
  无名烈士,在为战友取水时不幸牺牲,手仍紧紧抓紧水壶无名烈士,在为战友取水时不幸牺牲,手仍紧紧抓紧水壶
  mumian20
  这个大家都熟知,何天华,万幸老英雄仍健在这个大家都熟知,何天华,万幸老英雄仍健在
  
  铁血老山,英魄可安!
  
  长歌当哭,史载书丹!
  
  一曲唱罢,前面的小舅的双肩在我的歌声中微微颤抖,大舅却一言不发,仍然一动不动。
  
  陵园依旧宁静翠绿,我带着孩子走向二舅的墓碑。墓碑前,有三根燃尽的红塔山香烟,矗立着。旁边还有一封未燃尽的信纸,可能是因为下雨的原因吧。我蹲下去看,上书:
  
  绣花针针恨,细缝鸳鸯枕。娟秀。
  mumian21
  军魂永驻!
  
  我和孩子,会永远记住你们给予我们那最深沉的爱,因为,我们是——
  
  中华的后裔!
  mumian22
  (作者:无风即风;来源:求实学社)

目前有 2 条留言    访客:2 条, 博主:0 条

  1. themebetter 2016年04月05日 下午 5:20  @回复  Δ-49楼 回复

    我们获得安宁的生活,是中国军人用生命换来的,他们才是最可爱的人。

    • ther 2016年04月06日 下午 2:33  @回复  ∇地下1层 回复

      说得非常对呀。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