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古说今 > 古代历史 > 正文

又一个千古英雄被黑与《那年的血色睢阳》[但中华英魂不可战胜!]

2016年03月27日 古代历史 ⁄ 共 607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716 views 次
39.6K

  刚刚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一篇文章:
  
  初看之时,以为是一部三观很正的作品,如下面这段话:
  
  倒张派从人性的角度来批判这种吃人的行为,自然很能引起很多人的共鸣,但是他们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只是站在人性的角度发出感慨,却无法回答在那种情况下张巡到底“应该”怎么做。不能不说,这是中国人的一个思维盲点。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而且是在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情况下,我们该怎么办?投降?历史上很多人都这样做过,后果是成为世人唾弃的汉奸;坚持?历史上也有不少人这样做过,后果是遭受世人的非议。
  zhangxunshouzuiyang
  如此看来,这位作者似乎还是认同张巡守睢阳时的“人相食”壮举的。公元757年正月,安史之乱的叛军大将尹子奇率13万(又有一说是18万)大军进攻睢阳(今河南商丘)。原真源县令、起兵于安史之乱中的张巡临危受命,放弃当时他正在镇守的宁陵城,携3000将士赶赴睢阳,与太守许远合兵得6800余人,对战来犯贼军!从1月打到10月9日,睢阳陷落。前后共400余战,战况极为惨烈,虽然唐军一直胜利,始终守住了城池。然而最终因外无援军,内无粮草的绝境下,张巡杀妾享众——这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最为惨烈悲壮的一幕:“巡出爱妾,杀以食士,远亦杀其奴;然后括城中妇人食之;既尽,继以男子老弱。人知必死,莫有叛者,城破,所馀才四百人而已”(《张巡传》)。
  
  战役的过程与最终结果我们都很熟悉,本文亦不再赘述,在此需要指出今天很人少关注到的几点:
  
  1、唐军在9月底开始全面反攻叛军,28日收复都城长安。
  
  2、10月16日收复东京洛阳,安禄山儿子安庆绪出逃。
  
  3、大约是随后几天,尹子奇自睢阳退兵,唐军旋即克复。
  
  再来看看睢阳的地理位置:
  zhangxunshouzuiyang1
  叛军起于北方,而睢阳是经中原南下江淮的必经之路,大运河最重要的南下航道就在睢阳城后。我们省却枯燥、玄乎的兵法战略不谈,但是,打仗就是“烧钱“的道理应该都知道。
  
  毋庸置喙,张巡以6000孤兵抗击10几倍于已的敌军达10月之久,对于大厦将倾的唐朝来说,无异一柱擎天、力挽狂澜!正是睢阳保卫战阻遏了叛军南下的步伐,才使唐朝保住了富庶的江南腹地,才拥有了全面反击的资本。因此,若论平定安史之乱首功,张巡当居功至伟——吃人肯定是不对的,但是当是时也是无可奈何。事实上,他死后,唐廷的确有人弹劾过他的这一“污点“,但是,最终仍被认定功大于过,并追赠扬州大都督与邓国公,唐宣宗大中二年(848年),张巡绘像凌烟阁。
  
  由此可见,张巡的“吃人壮举”得到了唐朝的肯定。
  
  而且,后人对他也一直是盛赞不绝的,最贴切的莫过于韩愈的《张中丞传后叙》中的一段:守一城,捍天下,以千百就尽之卒,战百万日滋之师,蔽遮江淮,沮遏其势。天下之不亡,其谁之功也?
  
  然而,这样的一个民族大英雄、忠烈将军、千古英魂竟然也被卑鄙小人无耻利用,以达其不可告人之目的。
  
  该文作者引用了1836年德克萨斯州独立战争期间的“阿拉莫之战”作为张巡守睢阳的对照例子。
  zhangxunshouzuiyang2
  作者称在该次战役中,德克萨斯军遭遇了与张巡守睢阳同样的困境,以200人对战墨西哥军的7000人,同样是外无援军的情况下坚守了13天,在粮草已用尽的前提下。守军将领大卫·克洛科特要全体士兵以投票的形式表决,愿意投降的就让他投降去,愿意走的就放他一条生路,只有愿意留下来的,才需要继续作战。
  
  然后,作者又称:“在美国“911”事件之后,我听说过一个类似的故事。当时恐怖分子共劫持了四架飞机,前两架分别撞在世贸中心的北楼和南楼,第三架撞在五角大楼,而第四架却在宾夕法尼亚的一个乡间坠毁,这是怎么回事呢?
  
  据事后的分析在这极其危险的情况下,飞机上的乘客仍然不忘民主:大家举手决定要不要跟恐怖分子作斗争,支持的人留下,反对的人给他降落伞。结果全体乘客集体支持跟恐怖分子作斗争,才使飞机没有撞向白宫,而机上的45人全部遇难。”
  
  看到这里,就大概明白,作者的中心思想是在说“投票“与西方的民主制度,那么,就让我们先来看看他说的是否属实:
  
  1、所谓的“阿拉莫投票“是子虚乌有的,请看下图:
  zhangxunshouzuiyang3
zhangxunshouzuiyang4
  这是出自2011年12月第1版的《战争史研究(二)》的一段资料,该文引用的都是来自美国官方的史料,实际情况是,一名叫“特拉维斯”的守军将领画了一条线,让人们自行选择是出逃还是留下继续作战,由此可证:投票是不存在的,作者显然篡改了史实!至于说到愿意让守军选择投降,更属荒唐可笑无中生有。
  
  2、所谓的“911投票“也是子虚乌有的
  
  “911事件“中的第4机飞机,即恐怖分子原定撞向美国国会大厦的第93号航班,它的坠毁在美国一直遭到广泛的质疑,疑点主要有5:
  zhangxunshouzuiyang5
  我们都知道,93号航班最终没有一个生还者,所谓“乘客与恐怖分子殊死搏斗“都是美国政府在事后声称根据”黑匣子“解密出来的。包括绘声绘色地说到机上的乘客利用移动电话多次与地面联络的神奇情节,而此事却被美国航空公司打脸——美国航空协会专家称:”根据2001年的移动通讯科技水平,乘客不可能在6000英尺以上的高空打通地面电话“,于是,此事就彻底成为了悬案,至今,它仍是最触动美国民众神经的标志性事件。
  
  最后,从来就没有人说过机上的乘客在决定自救之前,发生过投票。作者此处显然又杜撰了事实,更搞Siao的是,居然杜撰出给不愿意与恐怖分子搏斗的人配给降落伞的情节,这显然是极低级的谎言捏造——被恐怖分子控制下的乘客哪里还有时间、空间去分配降落伞呢?何况民航飞机又哪来的那么多降落伞能给予分配?
  zhangxunshouzuiyang6
  跳伞需要经过极为专业的训练,普通人怎么可能拥有在高空跳伞的技能?何况一般客机失事都是在起飞或降落阶段,跳伞基本上是无济于事的,即便是非常专业的跳伞人员也难逃厄运。
  
  这名作者,显然缺乏最基本的航空常识,可能连飞机都没有坐过。
  
  最后,该作者说到:
  zhangxunshouzuiyang7
  观全文意图,总结有二:
  
  1、中国无民主,所以中国人很丑恶;
  
  2、要想不丑恶,只有民主才是解药。
  
  3、张巡被彻底定性成了灭绝人性。
  
  毫无疑问,这就是一篇标准的号召推墙或暗示中国人要起来推墙的文章。
  
  对此,我倒并不感觉意外,我只是感到痛心。
  
  我痛心的是,该文作者有这样的诉求,不是不可以谈,而是为什么非要污蔑、抹黑那些流芳千古、彪炳史册的大英雄和人物呢?
  
  张巡吃人显然是不对的,但是我们也要把眼光放在当时的历史去看。安史之乱是安禄山与史思明勾结吐蕃与突厥发动的一次大规模叛乱。众所周知,不管是汉之匈奴,还是唐之突厥,甚至是宋明之金、元等,游牧民族在古代的战争中一贯有屠城的传统,而围攻睢阳的尹子奇部就有大量的同罗、突厥、奚等夷兵——显然,即使没有发生“人相食“的惨剧,城中妇孺老幼必然也避免不了被碎剐屠杀的最终下场,包括江淮地带的无数生灵亦必遭涂炭。
  
  尤其是如张巡般,以区区数千人之力杀死、杀伤对方近十万人的这种情况,在中华民族3000年历史里,被屠城无一例外。
  
  而张巡显然是爱国的,要不然他完全可以选择投降,彼时天下早已大乱,他原来不过是一名县令。严格地讲,他并不是一名武将(当然他本人是文武全才的),他是自己召集乡勇起兵参与平乱的,可以说是一名志愿军将领。说实话,在当时国家已陷入四分五裂状的前提下,少了他这样的一个小角色,唐廷根本不会在意。
  
  更加重要的是,张巡显然是爱民如子的。睢阳保卫战中的大将南霁云“出而又归”便是最好的不二证明。
  zhangxunshouzuiyang8
  张巡曾在守睢阳的最后时刻,派遣南霁云冒死突出重围,向附近的唐将贺兰进明部求救,贺兰进明却因惧于贼军势众与妒忌张巡之功,而拒绝,但他同时又怜惜南霁云的勇武,于是特意设下了丰盛的宴席,未料南霁云即席慷慨而语:“云来时,睢阳之人,不食月余日矣!云虽欲独食,义不忍;虽食,且不下咽!”因拔所佩刀,断一指,血淋漓,以示贺兰。一座大惊,皆感激为云泣下。云知贺兰终无为云出师意,即驰去;将出城,抽矢射佛寺浮图,矢着其上砖半箭,曰:“吾归破贼,必灭贺兰!此矢所以志也。”
  
  此处或有史笔美化之嫌,然而南霁云最后还是回到了睢阳城,与张巡等将领并肩作战到最后,最终慷慨就义却是不争的史实。
  
  所以,张巡的赤胆忠心是毋庸置疑的——同样地,城中妇孺老幼的忠贞不渝也是不容置疑的!否则,张巡以6800孤军坚守10月之久,绝对无此可能!!
  
  也所以,若我说当时睢阳城的百姓,他们是愿意被张巡与他的军队吃掉的,你会相信吗?
  
  让我们回到那一年的血色睢阳吧……
  zhangxunshouzuiyang9
  《那年的血色睢阳》
  
  文/无风即风
  
  城墙下,堆积的尸体已经有三米高了,沿着睢阳城的前门与左城门,绕了一个大圈。约百来人的叛军正在清理尸体,他们用骡马一车一车地往回拉,试图清理出一条路,以便后续部队继续攻城。
  
  叛军身上的铠甲,破了。头盔,掉了。但是脸上的表情,此刻却显得有点轻松与淡定。因为,守军的箭支已告罄尽。叛军不时还抬起头冲着城楼咧开嘴笑,一边指手划脚地说着听不懂的胡语,一边抬起那些尸身像扔垃圾一样,随手扔上马车,包括他们自己战友的尸身…….有些原就已残缺的尸体,撞在马车上,不时会掉下一两块肢体,有手、有脚,有头…….还有不知名状的内脏,几声狗吠声自远而近。
  
  就在不远处,敌军的帐篷中,传来阵阵吆喝声,似乎有人在饮酒,偶尔还能听到几声娇俏的嗔骂声。他们,似乎在提前庆祝胜利。城墙下几株数月前未被挖掉的树木长出了新枝,树梢上扎着几只乌鸦,发出连串刺耳的嘶鸣——“哇——哇——哇”的声音划破了黄昏的天空,与烈火燃烧时的“噼哩啵啰”的声音,合奏出一支幽怨的催魂曲,准备迎接黑夜,准备迎接死神…….
  
  残阳如血西风烈,火光冲天山影斜。
  zhangxunshouzuiyang10
  将军站在城头,望着城下发生的一切,脸上满洒男儿泪水,那些他曾生死与共的战友,如今他再也无能为力为他们保全尸身,他知道他的身后也不会再有一个援兵一粒粮草。站在旁边的“南八”(南霁云)拖着一瘸一拐的左腿挪到将军的身旁,他左手仍握着弓弦,右手按住剑柄,那里有血,一滴一滴地望下跌,虽然形容枯憔,却不失凛凛威仪。
  
  将军背对着南八,伸手在脸上来回擦拭了几下,然后便回过头,问道:
  
  “饿吗”?
  
  “回将军,不饿”,他气若游丝。
  
  将军伸出那只大手,爱怜地在南八微微颤抖着的肩膀上轻轻拍了几下,随即脸色一变,“你怎么不止血”?将军一边怒骂道,一边撕下身上被鲜血染红的一块战袍给南八的手包扎起来。
  
  南八想说点什么,却忽然眼前一黑,在倒下去、却又被将军搀扶住之前,他隐约听到将军淡淡地说了一句:“放心吧,好兄弟,我不会让你们捱饿的…..”
  zhangxunshouzuiyang11
  是夜,城中静如死域。
  
  太守府中的一间房子,烛火一闪一闪地,屋里溢出几缕旃檀香味,一阵沉重又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随后是“咔哧”的一声关门声。
  
  少顷,一声“呀”!的凄厉女声打破了穹夜的寂静。
  
  “不是吧”?女人的声音惊恐地颤抖着。
  
  “是的”,男人干脆利索地答道。
  
  女人呼吸开始急促、瞳孔放大、心跳加速,她的一对酥胸起伏不定,朱唇开始打战,寂静的房间里,她的呼吸声与心跳声如擂鼓般清晰。未几,那水剪般的双眸开始涟涟、梨花带雨。眼前的男人,这个平时只要她稍有点不快就会坐立不安的男人,此刻却没有像往常那样将她一拥入杯,而是冷冷地杵在那里,犹如一尊冰冷的石像,面如死灰,显得极端冷漠无情,只有那布满血丝的双眼里,似乎泛着一点点、仅仅只是一点点可察的涟漪……
  
  “你爱我吗”?男人的声音同样止不住抖动。
  
  她微启朱唇,旋又合上,眼泪便开始吧嗒吧嗒地流…..忽然,她双手掩面,身子一软、“扑嗵”一声跪在地上,“哇”的一声,她开始大哭嚎啕!她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哭到无力支撑自己的身体,只得斜靠在床边,但是不管她如何放声、甚至用那纤纤十指乱抓着自己娇嫩的脸庞,眼前的男人依旧纹丝不动、一动不动、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时间像静止了似的,房间仅有的一支红烛行将熄灭,屋外传来一声惨叫,有人倒下了,之后便是一个男人痛苦的低吟…….此时,女人突然停止了哭泣,她单手扶床,几次想站起来,却又颓然坐下。男人依旧站着一动不动,于是,她缓了缓气,然后艰难地抬起了头,使劲力气地喊了一句——“爱”!“我爱你”!
  
  在她还没来得及喊第三句的时候,一个巨大的黑影已经压了过来…..
  
  惊魂未定之时,一股温暖贴身而来,油然全身…..
  
  那个男人,纹丝不动的男人,也跪下了。他抱着她,紧紧地、紧紧地抱住了她,抱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他,哭了。
  
  这个女人,是那个男人最爱的小妾。
  zhangxunshouzuiyang12
  风罢枝寒,火光凄厉,四方呵斥不绝,马蹄踏碎落叶。此时已是入秋,又是一个血色的黄昏。
  
  “好酒”!“哈哈哈哈”!将军仰天狂笑,他举起将酒杯,又重重地砸在地上,然后抬起整个坛子,走到城楼边沿,往下倾泄。
  
  他沿着城楼来回地走着,嘴里念念有词:“
  
  大唐的忠勇将士们,
  
  朝廷会记得你们的牺牲!
  
  历史会感恩你们的英勇!
  
  泱泱大国,岂容贼众欺凌!
  
  堂堂王朝,岂容乱臣祸害!
  
  今日誓要取那贼首,给儿郎们当下酒菜…….
  
  他身后的将士们已就食完毕,但是所有人都静静地流着泪,包括英武俊疏的南霁云,他右手依旧按住刀柄,左手没有了弓,但却握紧拳头。
  
  只见将军将酒坛抛向空中,一声怒吼,“锵”地拔出宝剑,指向云天,转过身来说道:“男儿当建功立业,战死沙场是为荣!忠君报国,乃我平生夙愿”!“我自真源起兵,便早已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雍丘一役,鏊战一年,击杀令狐潮数万贼军,后又经宁陵急赴此地,皆因形势万分危急,睢阳若失,江淮民众必遭灭顶,故我已退无可退。今又将近一年,十万余贼军已作刀下鬼,依我等之力,你们说,值不值”?
  
  “值”!众将高呼!
  
  “听闻皇上銮驾已回长安,洛阳业已光复,安贼败走河朔,大好河山重光,指日可待,今日,你等尚有何憾否”?
  
  “否”!众将高呼!
  
  将军降低声调,颤抖地说道:“功过由人评说,我张巡今日不得已而戕害百姓,使之果腹,他日必留骂名……”说着,将军放下高举的利剑,转过身去,黯然无语。
  
  “将军”,众人悲凄地喊到,又哭声一片.......
  
  良久,“嗖”地一声,将军又高举宝剑,并冷冷地说道:“今日有敌无我,有我无敌,听我号令,全军出战”。
  
  “咚”!城门大开,数百人喊杀奔出,无一匹马,却人人健勇,飞快地向着惊愕的敌阵冲去…….
  zhangxunshouzuiyang13
  此时,城门楼上爬上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他怀里抱着一个婴儿,那婴儿已奄奄一息,但是表情却很安详,像睡着了一样,那老头有气无力地说道:
  
  “大人啊~老朽与亡孙,今日亦请报国”。
  zhangxunshouzuiyang14
  这个情景,我相信是存在的——“人知必死,莫有叛者”。
  
  中华英魂,不可战胜!!!(作者:无风即风;来源:求实学社微博)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