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古说今 > 近代历史 > 正文

中塞(尔维亚)两国近代史—我们曾经如此地相似!毛泽东与铁托很伟大!

2016年06月20日 近代历史 ⁄ 共 4752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2,912 views 次
39.6K

  国家主席习近平于6月17日访问有欧洲火药桶之称的巴尔干半岛中的最大的其中一个国家塞尔维亚,在今塞尔维亚托米斯拉夫·尼科利奇总统的陪同下,习大大携彭麻麻来到原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凭吊1999年在北约轰炸事件中不幸殉国的三名中国外交烈士。
  seerweiya
  随后,习近平主席又在塞尔维亚媒体署名发表文章,用热情洋溢的讲话盛赞了中塞两国的友谊,并且深情地回忆了中国与前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的岁月往事,他在文中说到:“50年代初,中国同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正式建交,掀开了中国人民同塞尔维亚人民友谊合作新的一页。中国古代思想家孟子说:‘友也者,友其德也’,60多年来,两国人民始终心手相连,彼此怀有特殊感情,跨越时空的真情厚谊历久弥新”。
  
  在这段讲话里,大大显然是把塞尔维亚直接等同了昔日的南联邦,当然,后者是有这样的资格的,以及他们自己在巴尔干半岛里也确实一向以“正统“而自居,因为今天的塞尔维亚正是原南联邦的主体国家,塞族人也是二战时巴尔干半岛反法西斯战争中的中流砥柱,今天的塞国首都贝尔格莱德也是当年南联邦的首都——这座曾与古巴的哈瓦那、阿尔巴尼亚的地拉那一起被誉为社会主义的三盏明灯的伟大城市,如今红色印记似乎已经完全消失了,变成了全球夜生活最丰富的城市之一,因盛产欧洲人喜欢喝的优质红酒而使得酒吧文化在这里大行其道,据传,贝城的酒吧一般下午三点就开始营业:
  seerweiya1
  这座城市也像大多数中东欧国家一样,盛产美女和帅哥,还有”kafan“,Kafan一词听说没有准确定义,一般认为就是英文中Party的意思,但是塞尔维亚人可能更愿意将它比作中国成语中的“夜夜笙歌”(中国语言与文化在塞尔维亚有不小的影响,一如习大大访塞视频中那个中文流利的小伙子一样,塞国有不少中国通),”kafan“即指一种近乎疯狂的生活状态,也因此,足见今天的贝尔格莱德是一个享乐之城,人们对酒都有一种狂热:
  seerweiya2
  当然,也还有金钱。
  
  以上驴友的见闻与发现,让作为一名大龄80后的笔者看来,很难想象这是当年我们所认识的那个著名的红色国家,一如今天的中国一样与我少年时的中国对比一样,让我感诧异与困惑。
  
  但不管如何,提到南斯拉夫,便不得不提这个人的名字——约瑟普·布罗兹·铁托。
  seerweiya3
  正如提起新中国不能不提毛泽东一样,提到南联邦就必须会想到他,不管是原南联邦共和国的子民还是今天的巴尔干六国与外国的人们。因为南斯拉夫的百年近代史之所以如此为世人所悉知,主要就是因为他,这是一个曾经在共产主义阵营中如雷贯耳的名字,这位帅气而不羁的前南联邦“终身领袖”有着迷人的气质,他与我们熟悉的切.格瓦那还有古巴总统卡斯特罗可并称为共产主义的三大”浪漫骑士“,因为三人身上都散发着西方男性独有的粗犷与豪迈。
  
  然而,铁托却与毛泽东有更多的相似之处——不在于外表与气质,而是经历与境遇,以及历史中的角色。
  
  1、铁托与毛泽东
  
  【相同点】
  
  1、他们同样出身贫苦农民之家,同样投身到反封建反帝国主义的武装革命事业中,同样终身为了共产主义而奋斗;
  
  2、同样凭借着运筹帷幄用兵如神的战绩成为不可替代的军事领袖;
  
  3、同样推崇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以及擅于以少胜多,以弱胜强;
  
  4、同样以个人威望与众人咸服的领导多次挽救了党与军队;
  
  5、在领导抗击法西斯侵略者的战斗中,两人同样都没有背景没有援助,然而却一直坚持独立抗战并百折不挠(其中铁托略幸福一点,因为在1944年他开始获得了盟国三巨头的首肯与援助);
  
  6、两人都同样领导过战略转移的”万里长征“壮举,铁托于1942年为摆脱绝境,率部进行了200英里的”游击长征“,到达北部的波斯尼亚西部解放区,期间也与毛泽东领导红军与国民党追兵作战一样神勇——一边长征一边连续打退敌人的多次进攻,最终实现重生;
  
  7、更有意思的是,两人的生命中都曾经有过一个”蒋公介石“:
  seerweiya4
  原南斯拉夫第二集团军副参谋长切特尼克,米哈伊洛维奇克领导的「切特尼克」抗德武装因理念不同而走向叛变——1943年以陆军大臣(流亡政府任命)的身份公然投敌,率部与昔日死敌意大利军及纳粹德军开始联合进攻铁托率领的”第1无产阶级“,当然,就像蒋介石遇到毛泽东、周瑜碰到诸葛亮注定只有悲剧一样,米哈伊洛维奇克每一次都被军神铁托打得丢盔卸甲,但这家伙的运气可比蒋介石差多了!1946年7月米哈伊洛维奇克被南斯拉夫人民法庭处死——遭报应了;
  
  8、不世之功——同样把一盘散沙四分五裂的国家与民族成功统一,并建立了强有力的新政权。
  
  这是他们的”前半生“,而后半生也惊人地相似:
  
  1、同样成为建国元勋,并且坚持国家的独立自主性及实施了政治协商制;
  
  2、同样地”反苏“——铁托作为”不结盟运动“的发起人自不用讲,毛泽东与新中国虽然在名义上是自1949年后就一面倒地倒向苏联,但是实际上我们都知道,毛泽东本人一生都可以说基本上是不受苏联待见的,这一点与和他同一个时代的老一辈领导人如张闻天、刘少奇,甚至是军事领袖方面的彭德怀与林彪等人的待遇形成鲜明对比,1950年毛泽东第一次访苏时就已经和斯大林留下矛盾;此后1957年二次访苏又因主张共产主义阵营不怕与资本主义阵营开大打而与赫鲁晓夫发生龃龉(是次也引发了铁托的不满);1958年因中苏”联合舰队“的事,毛泽东叼着烟严厉斥责苏联大使尤金“为什么你们什么都想着要和我们合营呢“(大意,意指苏联粗暴插手中国国防事务)为起点,标志着”中苏交恶“的开始;这种”反苏“的思维直接导致了60年代由毛泽东亲自发起并影响了整个前三十年的”防修反修“系列政治运动的发生;
  
  作为至高无上的精神领袖,不得不说这些”反苏“的历史多少都带有较强烈的毛泽东的个人色彩,然而不管如何,正如铁托深知小国与大国为邻不选择靠边站就得与其它同样的小国结盟抱团取暖一样,毛泽东的”反苏“主要都是站在维护国家的合法权益与民族自强自立的立场上的,这是无庸置疑的。
  
  总而言之:两人都是一生孜孜不倦的当之无愧的”反苏“斗士。
  
  【不同点】
  
  1、铁托的新南斯拉夫在建国后没有遭受像朝鲜战争那样严重威胁国家安全的外部威胁,因此他得以发动了不结盟运动,有能力有条件向苏联说”不“;
  
  2、也因此他利用苏美博弈混得风生水起,在冷战刚刚开始时,西、北欧(美国)与中、东欧(苏联)的势力范围还没有完全划清时,铁托成功”忽悠“到了美国的1亿多美元以及颇为可观的贸易援助,同时又在斯大林死后成功使赫鲁晓夫帮助南斯拉夫建立了轻工业体系与实现了农业现代化,为后来成为社会主义阵营中最富有的国家之一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铁托终其一生都颇为轻松地在两个超级大国中”跳舞“。相比之下,毛泽东就”惨“多了,建国前夕就被蒋介石偷走属于5亿人民的850吨黄金,一贫如洗,建国后又被迫卷入一场堪比二战规模的大规模战争,在抗美援朝中中国人民志愿军挫败了美国,但也因此而遭到西方阵营长达30多年的经济封锁与贸易禁运;
  
  一言以蔽之:毛泽东比铁托更不容易!
  
  3、铁托虽出身贫苦,可是建立基业后却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他的下半生活奢侈,一身荣华富贵,爱抽超贵的雪茄,喜喝顶级的红酒,甚至生活作风还颇为浮浪。而相比较之,毛泽东则完全保留着农民领袖的作风:他是中南海中唯一一个在自家后院开辟了菜园地的国家领导人;他一力主张共产党干部工资不要太高,并给自己与国家主席设定了工资上限;无论什么政策什么方针他都以”要到群众去劳动“为第一原则;作为堂堂最高领袖,带领各领导人开夜会请吃宵夜还是涮面;他甚至还要求把滴水洞中的空调与马桶都拆卸…….
  seerweiya5
  在他死后把那些别人“硬塞“给的千万稿费他全部上交国家,没有留下一分存款,他的子孙儿女至今过得还不如一些普通人家。而铁托的后代则闹出了后代的百万美金遗产被告上法庭并最终勒令上缴国家的糗事…….
  seerweiya6
  还是那句:毛泽东比铁托更不容易。
  
  2、新中国与前南联邦的不同之处
  
  之所以要花那么长的篇幅来阐述毛泽东与铁托的相同与不同之处,因为今天的中塞两国的关系就是昔日中南两国关系的延伸,原因无非就是因为两国都曾经有过一个无法磨灭的并且非常相似的开国领袖与国家历史。
  
  今日的新中国已经告别了毛泽东时代的经划经济时代,由邓小平开启了改革开放,以混合经济的经济模式发展至今,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昔日国小却具有巨大影响力的南联邦却在铁托死后”洪水滔天“——1980年铁托去世,南斯拉夫多民族的问题开始集中爆发,科索沃自治省率先要求获得联邦国体地位,并组织了所谓的”解放军“反抗中央政府,进行了血腥的武装斗争,此后南联邦便内乱频生……1990年7月,犯浑的南联邦政府为了加入欧盟(当时叫欧共体),竟然答应了那个今天看起来完全是笑话的理由——”前提必须是一个自由民主的南斯拉夫“,于是他们通过了《政治结社法》,正式允许联邦实行多党制,跟1948年的朝鲜南半岛一样,一个弹丸之地一下子竟然出现了200多个政党,接下来的“剧本“大家都很熟悉了,那么多政党,真的都有治国理政的能力、都有理想吗?
  
  形形色色的”自由“旗帜此起彼伏,为谋求自私自立的极端民族主义疯狂叫嚣公投独立,政客走马观花地用选票登上了历史舞台,一个政客的上台就意味全体斯拉夫族人的时间与精力都赔在了上面,损害最大的总是绝大多数普通人的利益,因此南联邦各民族间开始不断互相攻讦,直至演变成全面内战不可收拾的局面,南联邦正式解体进入倒计时…….
  
  可悲的是谁都没有想到,这场灾难竟然持续了整整十年!!
  
  战火一直烧到1999年,时任南联邦总统的米洛舍维奇于6月11日允许了联合国维和部队进驻科索沃后,南联邦吞下了屈辱的苦果。然而,恶梦并未终结,直到2008年这家个多灾多难的民族的分裂运动仍未停止——2月17日,在由美国主导的联合国科索沃临时行政当局特派团的监督之下,科索沃通过公投宣布独立至此,南联邦原来的6个加盟国全部脱离联邦,那个曾经强大到可以“震慑”苏联的南斯拉夫正式宣告死亡。
  
  四个字:可耻,可悲!
  
  与南联邦在铁托死后专事”政治“而不事”生产“不同,新中国刚刚好倒过来——专事”经济“而远离”政治“(韬光养晦)。毛泽东去世前成功打开了西方的大门,他做到了与铁托建国初时一样,尽管在前二十年艰苦曲折,但是他最终笑到了最后——1972年尼克松访华,这个过去二十几年一心想将新生的中国扼杀在摇篮中的不可一世的霸主,竟然主动向新中国示好,那时的前苏联领导人不管是勃列日涅夫还是后来的戈尔巴乔夫也罢,他们都开始不情愿地重新与新中国修复关系,就像当年赫鲁晓夫为了拉住铁托一样,前苏联为了对抗美国也要拉住这个共产主义阵营的”老二“,随即日本旋即与台湾断交并风风火火地追随美国的步伐,至此,毛泽东成功实现了在两个超级大国间跳舞。在这个基础上,邓小平同志才得启动改革开放,新中国迎来了建国史上的第二次大启航…….
  
  因此,毛泽东与铁托不同的一点是,除了同样是“反苏”的斗士以外,毛泽东更加上是“反美”的斗士,过去的新中国也一样。
  seerweiya7
  前三十年,我们不如南联邦;后三十年,“南联邦”(泛指原南联邦国)不如我们。
  seerweiya8
  也因此,继承了南联邦衣钵的塞尔维亚特别“懂”我们,也特别“珍惜”中塞友谊:
  
  今天的塞尔维亚人依然十分怀念他们“神赐的领袖”,一如今天的新中国,纯朴善良的人们也依旧无限怀念人民领袖毛泽东,希望中塞两国都能不忘初心,一如那对站在庄严肃穆的纪念碑前默哀的那对夫妇。
  
  友谊万岁!(作者:無風即風;来源:微博)
  更多关于塞尔维亚的评论[点此]下图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