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天说地 > 正文

变态的文学理论正颠覆意识形态——中国文坛“三大怪”(下篇)

2016年04月03日 谈天说地 ⁄ 共 3239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390 views 次
39.6K

    文学理论、文学批评、文学创作,这是文学主体活动过程密不可分的三要素。对于中国这样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指导性的文学理论若发生扭曲,不仅误导文学创作,还会扭曲文艺路线、方针、政策,甚至颠覆意识形态。所以,要高度重视文艺和文艺工作,“举精神之旗、立精神支柱、建精神家园”,就必须让“人民文学”的理论登堂。
  
      一、两篇“文谈会讲话”是人民文学的理论巅峰
  
  理论是人们对事物和社会各方面知识的认知及论述,理论体系是指某方面理论知识的一个整合,任何理论都是一种客观上的规划。中国共产党的文艺理论是什么?这个文艺理论又规划了什么?
  
  1942年5月23日,毛泽东同志发表《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具体实际相结合,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阐明了党对文艺工作的基本方针,论述了文艺与人民、文艺与政治、文艺与生活、文艺与时代、内容与形式、继承与创新、普及与提高、世界观与文艺创作等一系列重要问题。讲话中特别指出:“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
  
    《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不仅是毛泽东文艺思想的核心文献,也是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史上重要经典之一。加之,以后在《中共中央宣传工作会议的讲话》等,构成了完整的毛泽东文艺思想。因而,用正确的文学理论引导文学创作,也成为中共的光荣传统。
  
  而2014年10月14日习总在北京文谈会上的讲话,这也是“一鸣惊人”,它与《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文脉血脉相通,其全面阐述的“人民文学理论”,其意义极为重大,更事关举旗走路和拨乱反正。
  
     二、否定《讲话》精神打开了“潘多拉”
  
     可自“唯一标准”出台后,一些蟑螂跳蚤做不出毛泽东那样巅峰性的理论建树,却绝不乏诋毁中伤伟人之能事,尤千方百计地抹黑《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以致卖国文学,全盘西化的文学,历史虚无主义的文学四处泛滥。
  
  1、文学理论都颠覆了什么。文学理论的颠覆,绝不仅仅是文学艺术的颠覆,它是以形象化的审美方式,用直观和艺术的形象,直接颠覆历史,颠覆领袖,颠覆政治,颠覆社会价值,颠覆人民的地位。颠覆文艺路线。自“伤痕文学”以来大行其道的意淫文学,实际是出自一些号称是知识分子的专家学者教授之手,所编造的充斥粗糙低劣的政治谎言和政治谣言,对毛泽东文艺理论的颠覆。以致“当代文学主体理论建设却严重滞后,对一些重要的文学原点问题的认识模糊,文学批评缺乏针对性和实效性,导致去思想化、去价值化、去历史化、去中国化、去主流化等现象滋生蔓延,对于文学创作和受众鉴赏水平的提高产生消极影响(人民日报2014年1月17日)。”
  
  2、文学与历史是分不开的。文学以自己的方式参与历史建构和传承,文学不能“虚无”历史,历史也不允许文学的“虚无”。可自《苦恋》发表以来,36年间,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几乎渗透到文艺创作的一切方面。陈众议:“历史虚无主义的‘艺术’表征,简而言之,一谓‘戏说’,二谓‘割裂’,三谓‘颠覆’,”,外加一个以“传奇”为名的胡编乱造。由此,造成整个文坛上乱象丛生,那些八十年代的“伤痕文学”作家,曾经亢奋的嚎叫“社会主义文化事业的春天来了”!可快过去40年了,社会主义文艺的春天怎么还没出现?
  
  3、光明才追求光明。晋代陆机的《文赋》,是中国文学理论史上第一篇系统论述创作的文章,其核心就是对物、情、文三者的探索。鲁迅谈文学创作“必须是‘为人生’,而且要改良这人生”。巴金总结自己的创作道路:“‘我是从探索人生出发走上文学道路的。’五十多年中,我也有放弃探索的时候;停止探索我就写不出作品。……我的每篇作品都是我追求光明的呼声。”文艺理论不引领追求光明,那文艺理论引领什么?
  
  三、文学主体理论咋成了“玄学”
  
  公知精英把持社会话语权,对《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反复进行抹黑的误导下,中国简直太像美国了,中国的文学理论太像西方了!
  
  1、变态的文学理论恣意汹涌。一个层面是纯文学的要能超人性、超党派、超政治、超现实,一个层面是新笔法的要是魔幻的、荒诞的、做梦的、呓语的、意识流的、朦胧的,伤痕的,一个层面是方向性的虚无的、西化的、普世的、中美化的、复古的、封建国粹的、阿Q的等。与插着各种标签的变态文学理论恣意汹涌,造成上世纪九十年代文学创作的断裂。“生命美学的过度张扬、个人化写作走向极端、意识形态遭到消解、西方文论话语盲从照搬,则是其深刻的理论思想根源”,作家陆天明说:“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中国的文学出现了一些问题,在一些文学理论的误导下,一些作家和文人游离于现实之外,有意无意地回避社会矛盾,无视底层民众的心声和审美需求,使当代文学艺术日趋苍白。”
  
  2、“玄学”的文学理论坑蒙拐骗。文学理论,特别是社会主义文学理论,明明有自己特定的研究范畴,可看看现在一些教人写小说,搞创作的文坛名流,他们都讲了些啥理论,什么宗教、意识流、混沌、潜伏、第三感觉等等。一方面他们置文学理论研究的根本和重要原则与不顾,尤其对社会主义文学理论的特殊属性更不管;一方面故弄玄虚的神化文学创作,似乎将文学创作讲的越云山雾罩,讲的越神乎其神,讲得越玄妙玄乎,就越显得有水平。
  
  抛弃了广大人民群众仍然坚持的崇高理想和共产主义信念,从封建故纸堆里翻腾出的糟粕,从追崇西方潮流的拾人牙慧,弄出一些奇谈怪论的文学理论四处兜售。反正怎么能给你讲“忘本了”,让你忘记从哪里来了,又把你讲糊涂了,那就是讲成功了,就是讲“神圣”了!可正如鲁迅老先生所言:往往都是那些不会写小说的人,整天教人写小说。为证明这些文学理论的正确性,还以什么收视率为杠杆撬动央视节目的制作方向。可美资已在多年前就打入了央视,还特别把持了对收视率的操控。
  
  3、变态的文学理论都违背自然而然。作为文学大家创作作品,真正进入文学创作状态,文学理论的指导就成为顺其自然,就像母鸡下蛋,就像母猪产仔,就像老娘们生孩子,一切都很自然。“鸟在林中歌唱,并没有学过鸟类学。”蜈蚣走路,并没学过先迈那条腿。这母鸡憋不住了,蛋就生出来了,这就是作品!甭说母鸡怀蛋,就是女人怀孕,若受孕时还想什么宗教、美学、潜伏、混沌,那纯粹是精神不正常了。若受孕时如此的“分神”,那也肯定就怀不上了!
  
  文学创作就像母鸡下蛋,只要鸡生出了蛋,这鸡蛋就不属于作家了。这蛋被拿到集市,让买主买走,爱咋吃咋吃,爱怎么理解,就怎么理解,作家就管不着了!一部“红楼”,能整出这么大动静,全世界的红学研究令人瞠目,曹雪芹恐怕做梦都没想到!对比那些变态的文学理论,一个核心的要害就是拔苗助长的违背自然而然。
  
  4、文学理论咋不研讨如何出大作。古往今来,哪一位大作家、大诗人,没有经典作品怀中抱月。作家应靠作品说话,作家应靠作品立人,而不是靠参加那级作协,用作协的牌子吓人!雨果、巴尔扎克、李敖、林语堂等中外文坛巨星,参加过什么作协,却都有名作传世。唐代有数名诗人遭遇无赖强梁,当即自报曾写出何种诗作,不仅立马化险为夷,还能被请上山寨饮酒赋诗。所以,现在给读者介绍某某是那级作协会员,读者就像买猪肉,看看猪皮上,卡没卡“检验合格”的红戳般可笑!对作家最给力的介绍,就应介绍一下,他有那部惊世之作!
  
  当今作为文学创作的理论研讨,核心应是探讨如何出大作,出佳作,出惊世之作!离开这一条,讲的天花乱坠,讲的再花里胡哨,那都是风马牛的瞎扯!
  
  一个作品要有更多的受众,就要有启发性,有共鸣区,有相关性。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的讲话》,习总在“文谈会”的讲话,不能说句句是真理,但至少将千百年来文学艺术创作的规律总结出来了,那就是人民需要艺术,而艺术更需要人民。很长一个时期,作家脱离人民,作品脱离现实,脱离时代,作品主题大多是无病呻吟,那不是作家的颓废,也是作家的自我阉割。(作者:辽宁王忠新;来源:作者投稿)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