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天说地 > 正文

李零:我为革命说几句话

2016年05月03日 谈天说地 ⁄ 共 287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504 views 次
39.6K

  (一)革命是逼出来的,不是想出来的。
  
  “革命”曾经是个神圣的字眼儿,不仅是20世纪,也是17--19世纪。
  
  回首20世纪,前后两半,对比很强烈:上一半,世界只发生过两件大事,两次大战逼出两次革命:俄国革命和中国革命,左翼风靡世界;下一半,是冷战改变世界,世界告别革命,右翼卷土重来。
  
  有人说,革命不合法。我很奇怪,革命还有什么合法?
  
  谭嗣同说:“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有之,请自嗣同始。”
  
  (二)战争与革命有不解之缘。
  
  阿伦特说:“迄今为止,战争与革命决定了二十世纪的面貌。”革命与战争有不解之缘,她说对了。尽管,她关注的是两者都使用暴力,暴力给人类造成太多灾难,让她感受不自由,莫大痛苦。
  
  战争是资本主义的DNA。西方的军事传统,不但有500年的一贯逻辑,还保留了古典时代的野蛮(穷兵黩武,奴隶比例最高)。这是他们的祖坟。
  woweigemin
  革命是战争的解毒剂——虽然革命也有毒,它们都沾血带污。
  
  抗日战争,国际国内各种政治势力在中国斗法,缠绕纠结,纷纷纭纭,绝非书生所能解,但抗日战争成就了中国革命,这点毫无问题。
  
  (三)要骂革命,先骂战争。
  
  近五百年的西方战争史,绝对是一部罪恶史。原罪可以原到最初的殖民战争,基本方式不变,基本逻辑不变,特点就是霸道。
  
  战后的美国,打仗成瘾,不打仗不能活。1990年到现在,这18年里,美国一口气打过四场仗: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不到最后一步,大家想不起越南战争(当年,无论左右,谁都反)。
  
  人类的两次世界大战,很多“文明人”都投票支持过本国的帝国主义战争,就像希腊公民,以为战争是民主的延伸,正像奥威尔说的,“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西方人的傲慢和自私,几乎毁掉了这个世界。
  
  这四次战争,没有一个干净。反战是唯一的正义。
  
  (四)中国革命,前仆后继,反专制是一面大旗。
  
  中国历史,专制主义很发达,梦被西方打破,乃有革命。辛亥革命,推翻清朝,走向共和,是反专制;北伐战争,打倒军阀,统一南北,是反专制;抗战胜利,共产党用武力赶走国民党,是反专制;现在提倡民主化,也是反专制。一切都顺理成章。虽然,反和被反,经常具有对称性,我们的反专制,老是用一种专制反对另一种专制,仿佛交叉感染。这是由残酷的环境所决定。
  
  (五)专制是革命的对立面,但革命也会造成专制。
  
  卢梭的《社会契约论》要特别声明,人民有推翻暴君的权利。欧洲革命后,这样的问题依然存在。因为当时,还有很多复辟活动发生,保守势力也有长期的延续。专制主义,即使在革命成功后,也有很多变种,包括革命的专制主义。
  
  辛亥革命后,中国南北对抗,北方是前清帝制的复辟势力和武夫当国的北洋政府,代表保守势力;南方是国共两党,代表革命势力。由于新旧势力找不到妥协的办法,所有政治势力,全都诉诸武力和强权,被人称为“武化革命”。谁都无法否认,正是因为反专制,不能没有集权,特别是过渡时期。孙中山看得很清楚,中国革命,不能一步到位。在他看来,起码要分三阶段(军政、训政和宪政),头一段就是专制。
  
  革命也会造成专制,有什么奇怪?
  
  (六)革命是为了什么?
  
  西方革命,有个深入人心的概念,革命是为了自由。阿伦特说,自由才是衡量革命的唯一标准。她说的革命,太干净,一不能沾暴力,二不能沾专制,这样的革命哪儿找?
  
  现在的世界,革命革伤了,革命革怕了。
  
  阿伦特说,革命不是造反叛乱、以暴易暴,而是秩序的重建:法国革命,无法无天,革命革到不自由,不如美国;美国学英国,光荣革命不流血,先为自由立规矩(与保守势力妥协),所以没有混乱,没有导致新专制。这是先自由,再解放。她甚至从语源上考证,革命的本义就是复辟。一句话,革命不如不革命,不革命才是真革命。
  
  有趣的是,中国的革命之父孙中山说,中国革命是因为自由太多。庄士敦(溥仪的英国老师)闻之,大惑不解。他为什么不解?就是因为有上面的定义。
  
  孙中山说的自由,是清室逊位后,中国面临的权力真空和无政府状态。在他看来,没有权威,不能结束这种混乱局面。我国的革命,用阿伦特的标准衡量,肯定最糟。但即使这样的革命,也是追求新秩序。
  
  (七)中国革命是为了救亡图存。
  
  革命,求自由而得专制,是很多人害怕革命、远离革命的原因。但真正的革命和战争类似。没有高度集权(哪怕是由议会授权),就没有战争。没有高度集权,也没有革命。不流血的革命,就像不流血的战争,好是好,就是太少(认真讲,是根本没有)。
  
  权力集中就一定不好吗?答案似乎很肯定。其实,资本主义国家的战时体制,福利国家的计划体制,社会主义国家的镇压敌对势力,不发达国家的民族主义和权威主义,大部分都与战争和革命有关。它们各自有各自的理由。我们不能脱离当时的环境,把所有的集权都搅成一锅粥,统称为极权主义,特别是等同于法西斯主义。
  
  中国革命,是为了救亡图存(西方统称为“民族主义”)。虽然在欧洲革命的谱系中,这种革命没有位置,流血太多,代价太大,但统而观之,通而观之,仍然很伟大。这不是国共两党哪一个人的功过问题,而是这个民族的功过问题,整个上一代人的功过问题(功过往往在一块儿,人不是蛋糕,没法拿刀切)。
  
  (八)中国革命,不容诋毁。
  
  当年,参加中国革命的人有个共同体会,让他们刻骨铭心:西方列强一向操纵落后国家的政变和内战(今天也如此,特别是美国)。它们支持的都是“弱国中的强者”,认定强者才能代表利益和秩序。这是西方列强的游戏规则。强者经常换,但几乎毫无例外,全是各国的保守势力。
  
  革命的老师并不支持中国革命。
  
  中国革命为什么会“一边倒”,道理很简单:北伐,只有苏联支持;抗日,最初也只有苏联支持。1937--1941年,长达4年,英、美都在看热闹。
  
  早在抗战胜利前,美国就已看出国民党的腐败(他们考察过延安,有对比)。战后,机会均等,命运的天平更倾向国民党,但国民党兵败如山倒,自己丢了天下,为什么?
  
  1950年,自由主义作家林语堂曾抱怨,“为什么苏俄在亚洲有能干而有效的工具为他们服务,而美国却只有像蒋(介石)、李承晚和菲律宾总统这类s.o.b(狗崽子sonofbitch的缩写)合作?这是本世纪最大的谜团”。
  
  其实,这不是什么谜团。中国的历史告诉我们,“自由世界”的代理人,他们代表的并不是本国的民主,而是强国在海外的利益。从巴蒂斯塔、吴庭艳到萨达姆,向来如此。我们还没有发现过另一种解读。
  
  21世纪,时光逆转,历史倒读,好像什么都可以翻案,但中国革命的案不能翻。
  
  中国革命,不管是谁,不管他们的意识形态如何,所有人的愿望有共同指向,一是摆脱列强瓜分,二是结束四分五裂。先解决挨打,再解决挨饿,其他问题慢慢来。
  
  人民英雄纪念碑还巍然耸立在天安门广场。一百年来,所有为中国革命捐躯的烈士(从秋瑾到江姐)永垂不朽!(作者:李零;来源:微博)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