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天说地 > 正文

所谓的民国大师,不过是殖民奴化统治下的精神鸦片

2016年08月03日 谈天说地 ⁄ 共 3035字 ⁄ 字号 评论 1 条 ⁄ 阅读 3,048 views 次
39.6K

  我上大学的时候,曾经有过作家梦想。因为当时的说法是:民国是一个大师辈出的时代。象林语堂、梁实秋、胡适、徐志摩、傅斯年、张爱玲、郁达夫……到处全都是他们的作品。
  
  我读书习惯快速阅读,当时觉得这些大师的作品,很多文笔优美,特别是散文和人文作品,充满了花前月下诗情画意的情调。背诵部分精华片段下来,谈恋爱或者装B都绰绰有余。
  
  然而很多年过去,回头再翻翻这些大师作品,已经没有了那种情怀感动,反而越发觉得其中充满了无聊、矫情和空洞,还有居高临下的优越感。
  
  从清朝被推翻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期间三十多年的时间,我们80年代改革开放,到现在也是30多年时间。
  
  民国的30多年,整个国家事实上是分裂状态,民生艰难,战乱延绵,前面是各路军阀大战,后面是日寇侵华,再然后是两种命运之争。可谓山河破碎,百姓苦不堪言,整个国家置身悬崖边上,往后一步就是万劫不复的无底深渊。
  
  民国的民生
  
  但在这些大师的作品中,我几乎读不出那个时代的脉搏,没有那个时代的民生疾苦,没有将士们浴血奋战的悲壮,没有国家危难关头的紧迫感,甚至没有多少普通人的人文关怀。我摘录一些大师们的著名词句:
  
  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你不能做我的诗,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胡适
  
  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的风雨,我要去接你。
  
  ——梁实秋《送行》
  
  人生不过如此,且行且珍惜。自己永远是自己的主角,不要总在别人的戏剧里充当着配角。
  
  ——林语堂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林徽因
  
  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张爱玲《爱》
  
  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或得则吾生,不或则吾灭。
  
  ——徐志摩《致梁启超》
  
  人生不过是午后到黄昏的距离,茶凉言尽,月上柳梢
  
  ——徐志摩
  
  ……
  
  这些都是这些文学大师的名句。除了花前月下还有一点情怀鸡汤,有多少历史厚重和那个多少时代的苦难痕迹?
  
  民国时代,教授们的工资待遇都特别高。虽然国家财政极其困难,但对这些高级知识分子,老蒋从没吝啬过。比如赫赫有名的梁实秋先生,当年担任青岛大学图书馆馆长,月薪400大洋,而当时20元大洋已经可供三五口之家一月的吃穿用度。换算到现在,大城市家庭开支一万左右的话,梁先生的工资相当于月薪20万。
  
  民国教授的高工资贵族般生活
  
  这么高的工资过的当然是贵族生活。在那个时代,整个国家社会的识字率不超过20%,这些贵族知识分子,还享有知识上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后来再了解这些民国大师的私生活,可谓温饱思淫欲的典范,三妻四妾还不够,出墙出轨多的是。这些贵族般知识分子的私生活,绯闻不断,名媛围绕,各种红袖添香各种香艳故事。
  
  民国的名媛和知识分子合影
  
  在他们的身后,是列强的肆意横行,是日本帝国的虎视眈眈,是民生的举步维艰,整个国家都没有什么重工业能力,连简单的枪炮都生产不好。
  
  闲情逸致的时候,读读这些散文,品味文字优美,的确是一种享受。然而放在那个时代,这种闲适就像是在废墟中,生长妖艳的罂粟花。美丽,让人沉醉,让人忘记现实痛苦,没有人会想到如何清理这废墟,建设一个新家园。
  
  后来我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样的土壤和环境,会生长出这样的文艺之花。
  
  那是一个半殖民地的时代,地主和买办是社会的精英主角。国外的势力引导,加上买办阶层的需要,共同捧红了这些大师。作为宗主国,对殖民地当然要推行奴化教育,至少要对势力范围内的国民,进行弱化软化的教育,所以就要大力提倡这些卿卿我我的情怀文章。这些“大师”中,很多人都有留学国外名校的经历,自然更容易得到重视。
  
  军阀混战,半殖民地的民国时期
  
  作为资产阶级和地主阶层代表的民国政府,列强想推什么文化,他们自然唯马首是瞻,也舍得花钱去捧红这些大师。反正维护这样的统治秩序,对他们来说是有利的,什么国家兴旺民族自立,对他们来说,都不如守住手里的利益来得实在。
  
  下面这一段诗词,引自印度诗人泰戈尔。这位诗人的词句,经常出现在《读者》、《青年文摘》、《知音》之类的杂志中,西方人对这位印度诗人,也不吝赞赏,给了他诺贝尔文学奖。
  
  在爱人面前,世界将它浩瀚的面具卸下。突然它变得渺小,宛如一首歌,一个永恒的亲吻。
  
  ——罗宾德拉纳特·泰戈尔《漂鸟集》
  
  这是印度这个国家需要的精神文化吗?看看印度今天的状况,是不是几分民国时期的影子?
  
  印度文学大师泰戈尔
  
  1937年的清明节,陕西省黄陵县桥山的黄帝陵,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国民党,同时派代表来祭奠。毛泽东撰写了如下祭文:
  
  赫赫始祖,吾华肇造,
  
  胄衍祀绵,岳峨河浩。
  
  聪明睿智,光被遐荒,
  
  建此伟业,雄立东方。
  
  世变沧桑,中更蹉跌,
  
  越数千年,强邻蔑德。
  
  琉台不守,三韩为墟,
  
  辽海燕冀,汉奸何多!
  
  以地事敌,敌欲岂足,
  
  人执笞绳,我为奴辱。
  
  懿维我祖,命世之英,
  
  涿鹿奋战,区宇以宁。
  
  岂其苗裔,不武如斯,
  
  泱泱大国,让其沦胥。
  
  东等不才,剑屦俱奋,
  
  万里崎岖,为国效命。
  
  频年苦斗,备历险夷,
  
  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各党各界,团结坚固,
  
  不论军民,不分贫富。
  
  民族阵线,救国良方,
  
  四万万众,坚决抵抗。
  
  民主共和,改革内政,
  
  亿兆一心,战则必胜。
  
  还我河山,卫我国权,
  
  此物此志,永矢勿谖。
  
  经武整军,昭告列祖,
  
  实鉴临之,皇天后土。
  
  抗战前夕,毛主席写下的这段祭文,堪称战斗檄文。至今读来,仍然让人热血沸腾。即使以挑剔的眼光来看,这篇雄文也充满了澎湃的美感。
  
  抗战时期的毛主席
  
  文化的基因会写入一个组织,影响整个社会的风气,变成整个群体的思维定势。六十多年过去了,转进台湾的国民党,依然携带者当年软弱的基因。台湾的校园歌曲,琼瑶小说,龙某的心灵鸡汤,无不带着当年的弱者心态。文字优美之中,满腹怨妇凄婉之声。
  
  龙某有一句名言:“我不在乎大国崛起!我只在乎小民尊严!”。但假如没有国家强大实力做后盾,小民何来尊严?然而这种殖民时代满满的奴才腔调,如今竟然大摇大摆地再次登进北大礼堂。
  
  不在乎大国崛起的-龙某人
  
  现在的那些台湾名嘴,在自大和无知中的吹嘘,只不过是这种文化基因的另一个变种,效果都是一样的,用谎言和虚张声势,麻痹整个社会的群体。当然,香港和大陆的网络明显和作为的意见领袖也有差不多的毛病,只是表现形式更加直接,连传统文化的包装都懒得有。
  
  如果全世界还有一群人没有完全跪服美国的话,那就是一群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俄罗斯虽然也不怕美国,但是经济上经常被美国耍弄,只能算匹夫之勇。
  
  回到文学的本身,现在是互联网的时代。互联网上充满各种文化交锋,总有一股势力,在试图引导中国年轻一代,走向颓废、抱怨、沉溺、盲从…….这其中,有情怀作家,有经济学家,有知名学者,还有各种形形色色的大V,华丽文字情怀满满的心灵鸡汤背后,其实是煲了很多麻药的汤。(作者:曙光;来源:网络)

目前有 1 条留言    访客:1 条, 博主:0 条

  1. 巫泰新 2016年08月04日 上午 9:29  @回复  Δ-49楼 回复

    在中国这些年,由于政治理论水平低下,直接造成了理论的混乱,导致了改革开放政策被敌人利用。毛泽东过世以后,由于理论混乱,自然‘’猫论‘’占了上风,相当一部分百姓认可了实用主义,认可了机会主义,认可了改革型的修正主义。当时那些占上风的人认为:中国的经济在二战后跟不上日本和美国的发展速度,开始内急找原因了,找来找去似乎找到了是怪罪社会主义制度不好,怪罪社会主义制度限制了生产力的发展。问题就出在这里,结果得出结论:‘’只有改革开放才能救中国。‘’ 推翻了原来的‘’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往哪改,不清楚,那就摸着石头过河。这时对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开始了糊乱的修正。有人说:‘’过去毛泽东发现用无产阶级世界观鼓舞穷人起来推翻现政权,建立新政权,结果毛泽东成功了。成功之后,就应当及时与时俱进换观念,换世界观。应当换回过去闹革命时被打倒的资产阶级世界观,用资本主义经济学理论来搞中国的经济建设才是对的。理论根据是推翻政权需要用上无产阶级世界观,获得政权后无产阶级世界观就用不着了,要靠边了。只有用资产阶级的世界观改造社会,才能让中国经济腾飞。‘’ 可见,无产阶级世界观是用来夺权的,夺权之后就应该放权,把实权让给有资产阶级世界观的人去搞经济建设,让一部分人绝对地先富起来。有这种理论吗?这种理论能站住脚吗?这种理论正好被敌人所利用,‘’和平演变的计划‘’仍在量变中。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