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天说地 > 正文

振兴东北不应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兼论东北的未来使命之再闯“关东”】

2016年08月31日 谈天说地 ⁄ 共 6643字 ⁄ 字号 评论 2 条 ⁄ 阅读 2,784 views 次
39.6K

  一、东北没落真的是”国企原罪“导致的吗?
  
  近期看了两篇文章,不禁百感交集,一是@产业人网的《辽宁九家国企打包“混改”东北新一轮国企改革鸣枪》:
  zhenxindongbei
  另一篇是更早前@察网中国的《嗜血食利者与失血东北——从曲婉婷点赞“英雄母亲”谈起》:
  zhenxindongbei1
  著名爱国网友@平民王小石这样点评:“东北近年发展乏力并非因为国有经济活力不够,而是类似俄罗斯休克疗法的东北下岗私有化瓜分,嗜血的食利官商榨干了国企资源的血肉,然后移民国外、北京上海大连转移资金。留下失血过度的东北自然举步维艰。国家应彻查追责。”
  
  我对此观点非常认同。说实话,虽然出生时国家已经启动了改革开放,因此我本人的童年其实对东北“共和国长子”的盛景是不太了解的,唯一有一件事,却让我留下深刻印象,那就是90年代的下岗潮,当时听长辈们说东北要完了,然后就大批东北人南下,到处都能见到东北“爷”们的身影,以至我出社会的第一份工作,旁边两个宿舍都是来自铁岭与沈宁的人,那时候大家都是刚刚出社会的愣头青,我是根本就不懂什么叫经济,但是与他们闲聊时,我竟然常听他们说东北越来越不行了,回想起来,这么多年来我还是头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听到一个地方的人们对自己的家乡是如此悲观的。
  
  也因此,大约10年前,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因应酬晚了打车回家,在的士的后座电视上我看到一则广告,赫然入目“振兴东北”四个字,当时我整个人犹如醍醐灌顶——毕竟我也看过《松花江上》啊,对那片黑土地总是饱含深情的。
  
  然而…….除了2008年至2012年间,东北三省经济整体增速12.4%的高增长的那几年,再没听说过东北的好消息,因为2012年后又止不住一路下滑,昙花一现的表现令全国一片哗然,于是《东北经济惨不忍睹》、《东北经济到底有多糟糕》、《东北经济到了最危险的边缘》等似“亡国论”般的腔调又层出不穷,进入2016年,连东三省中最好的辽宁不避讳地承认了:
  zhenxindongbei2
  “共和国之子“到底是怎样沦落到今天这地步的?多年来众说纷纭,争议不断,但绝大多数观点基本上都是一个,如下图这些文章:
  zhenxindongbei3
  zhenxindongbei4
  毫无疑问,所有矛头都是“国企原罪论“——”国有企业占比太重,制度的僵化,导致了经济发展效率低下,靠国家‘输血’养着……..”等等毫无新意的陈腔老调,我听得耳朵都腻了,持这种看法的人确实十分多。另外还有一个观点也很普遍,那就是地图炮——曾经跟一个经济学者在微信群里交流过,他说他作为亲历者,在与东北企业和长江中下游的企业接触时,即使是东北的民营企业也好,管理层大多都很懒,办事效率低又目光短浅,充分被国企的”懒癌“症传染了。而与浙江、江苏的营企业接触,哪怕是再小的作坊,小老板们却异常精明积极,而且卓有战略眼光,所以江苏一个小县城的GDP都远超当年一些东北工业重镇如此云云,于是东北的民营也欢逃”厄“运:
  zhenxindongbei5
  首先,关于他们说到的国企办事效率低下,我倒不怀疑,因为确实体制内做事慢是出了名,不管是主观上还是客观他们都没有办法做到民企那样的灵活。但说到人懒嘛~试问这天底下哪里没有懒人?对不对?东北人若真懒得不事生产,那过去计划经济时代下高强度的重工业生活,东三省又是怎么做到傲视全国的呢?
  
  另,如果说“国企原罪论”,那怎么解释这件事——2015年东三省经济增速以低于全国平均增速的7.4%的比率让李克强总理”震怒“,此事估计大家皆有风闻,然而,在这份成绩单里,国有企业贡献的产值却已经从多年前的70%降到了50%。如此情形,你还能简单说是”国企有罪“吗?如果没有这50%,东北早就完蛋了好吗?
  
  显然,显著的占比下降证实了东北的”改革“步伐其实并不算慢,相反,这速度已算快了,而且这种所谓的改革很多时候,正如本文开头所推荐的两篇文章那样,不仅没有肥了政府与民众,反而致使大量国有资产流失,肥了资本家,最终损害的是党和政府的声誉,寒的是人民的心,这些我们都历历在目。
  
  所以:别再动辄拿国企做摭羞布或叫嚣”市场万能“,东北绝对不可以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我以为一个客观事实绝对不能忽视——东北的自然资源居全国之冠,它的工业底子也是全国最好最强,所以这是东北国有企业保有较大比重的必要性与科学性,这一点决定了他在全国的独一无二与不可替代的地位。特别是现在全球经济如履薄冰,政治危机重重以及外交矛盾越来越多之时,中国要好好地调控与利用好自己的战略资源与基础资源是非常重要的事,这个任务显然还是东北最适合。因此,东北绝对不能本末倒置——改革与振兴老工业不能互相颠倒!解决东北经济问题的正确方法愚以为是:在保有国企这只“看不见的手”(权力与体制)的同时运用好“看得见的那只手(市场化改革),而不是非得砍掉其中一只。
  
  以下简单谈几点业余的见解,供专业人士一笑。
  
  二、东北应该是“一带一路“的保险丝
  
  在“一带一路“的规划中,东北的定位于2015年3月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作出定调:“完善黑龙江对俄铁路通道和区域铁路网,以及黑龙江、吉林、辽宁与俄远东地区陆海联运合作,推进构建北京-莫斯科欧亚高速运输走廊,建设向北开放的重要窗口。”
  
  当然了,全国那么多年省市里,对外开放的窗口不止东三省,但是我有一个“不是道理的道理“,即:我认为目前对中国最”安全“的位置应该是西、北方向——俄罗斯与东欧。而不是东、南——东南亚、欧美,什么意思呢?
  
  (一)改革开放30多年以来的利润型经济的成功,主要是靠欧美创造,但我们现在也看到了,欧美泥足深陷并制造了全球性的经济倒退,消费能力的显著下降导致商品需求锐减,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出口不可避免下滑,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不但从未拖累过欧美,反而可以说为其付出与贡献更多,若没有中国一直稳定的表现,今天的全球经济怕早已不敢想像,然而西方却并不想在自己身上找问题,反而纷纷举起”量化宽松“的大旗,加入剪中国羊毛的洪流中;
  
  (二)当此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集团看来并不真诚欢迎中国崛起,他们一边要求中国必须要为恢复全球经济作出担当,另一边却又渲染“中国威胁论“伙同打压中国,简直吃尽中国的豆腐!所以我们无论是在南美、还是东南亚这些美国传统势力范围的多次投资都遇阻,尽管目前我们在西欧的投资达到了数百亿美元,然而基于北约与美国的关系,保不准会在将来的某场不可预测的政治危机或外交冲突中使这些钱打了水漂,说到这里,前段时间英国退欧,不少中国人欢呼称”欧洲解体“,说这是中国前所未有的战略机遇,我不否认这是个时机,但我认为这对于美国来说也是个时机,既然都要”解体(经济上)“了,那美国自然也不会死抱欧盟一棵大树,它也会加入分化欧洲夺利肥已的行列的,因此西欧方面的风险有不可抗力的因素;
  zhenxindongbei6
  (三)非洲,得益于毛泽东时代的经略,中国的政治影响力在非洲是杠杠的,然而近年来,西方却不断制造莫须有的”中国殖民主义“,甚至连非洲大象的数量减少都要怪到中国人头上(众所周知,西方人才是象牙工艺品与皮草的狂热使用者)。对于中国的唯一的一块洲际基本面,美国、日本、印度等都一直如鲠在喉。当然了,非洲目前还不具备各大国为它撕破脸面的地步,皆因非洲还是太落后了,争一时之长短并不能带来太多现实利益。
  
  基于以上分析,目前全球经济带中,只有俄罗斯与东欧可能是最“友好“的——尽管因“沙俄“帝国留下的历史伤疤的影响,使不少国人对俄罗斯相当反感且始终抱有警惕,但你不得不承认,天下大势就是这样: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仇敌。事实就是1949年后新中国无论是与前苏联还是今天的俄罗斯都是战略上最重要的盟友,中俄的民间交流在后三十年似乎远不像中/美,中/日这样的”假想敌国“间亲密,但却丝毫不影响双方高层的紧密合作,特别是今天,因收复克里米亚遭到欧盟制裁而沦为三流国家的俄罗斯的”高冷“已难再坚持——去年9月,俄罗斯苏玛集团总裁维诺库洛夫在长春透露,俄罗斯将在距离中国东北吉林珲春口岸60公里的扎鲁比诺开展新建港口项目。作为俄罗斯远东开发战略重要内容之一,项目建设将与吉林省合作,总投资约30亿美元,港口年吞吐能力将达到6000万吨,且有望成为自由港。
  
  这可是一个谈了有十年的项目!!终于落地了!!加上朝鲜的罗先港,中国终于实现”借港出海“!东北振兴的机遇终于来了!
  
  没错,这就是我想倡议的——
  
  1、东北不仅肩负着打造新型中俄合作经济的任务,且兼具维系好中俄的战略互惠关系——俄罗期绝对不会接受一个没有好处给自己的中国。讨厌毛子的网友也别再吵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你看看当前的风头火势:美国在南海和中国周边搅屎棍的样子,连导弹都摆到我们家后园了,好汉当然不能吃眼前亏,中国需要俄罗斯,俄罗斯也需要中国,作为超级人口大国与国防科技突飞猛进的我们,面对资源匮乏的天然短板,俄罗斯的资源是我们谋取的最佳对象。利益捆绑确实缺乏互信基础这没错,但却也是最稳固的结盟办法之一。
  zhenxindongbei7
  2、把中东欧带入“中华经济圈“也是东北肩负的重任,这是地理优势决定了的。也因此,东北必须要拓宽与增加新的出海口,皆因美国在南海的围堵与封锁,一时半会间中美海上对抗已注定是常态,而东海又有日本这条美国的恶犬,所以除了东北方向,我们再没有更好的选择了,这也是东三省不可回避的责任。否则,南海、东海一旦发生战事,那我们的海路就完全陷入被动了!
  
  三、因此,黑、吉也需要港口,图们江虽非优质,但仍值得倾力打造
  zhenxindongbei8
  随手罗列一下中国的主要经济圈/板块,有天然港口的区域经济优势十分明显,归根结底是因为改革开放以来外向型经济主导的,而东北因为开放的时间最晚又因国企主导了经济发展模式,以致整开放程度不够,所以一直找不到方法,现在“一带一路“既然带来了机会,那么,只靠辽宁的大连港显然是不行的。这一点,其实国家也已经看到了:
  zhenxindongbei9
  这就是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建议我国重点推进的国际合作项目《中国图们江地区开发规划》中的《长吉图开发开放先导区》,根据此方案:“珲春为开放窗口、延(吉)龙(井)图(们)为开放前沿,以长春、吉林市为主要依托,实施边境地区与腹地联动开发开放“,这个理念仍可视为沿袭了”振兴东北“计划中的”区域经济支持“的思路,然而方向显然已经有所调整,那就向边境“互市”的方向走了,对此。我有几点不成熟的建议:
  
  (一)一辖市一特区
  zhenxindongbei10
  1、为更好的吸引俄、朝、韩加入投资发展,尤其是富裕的韩国,有必要将延边自治州的首府延吉市升级为直辖市,这样可以迅速升级区域的扩容能力,延吉东直距中俄边境仅60公里,直距日本海80公里,南直距中朝边境10余公里,内陆经济的地位优势无比突出,值得一搏;
  
  2、珲春应该尽快成立特区,东三省不像广东,有香港这样一个强大的经济体作为依托,因此,国家应重点倾斜珲春特区的建立与发展,将它打造成东北亚的深圳,别无选择。当然,这个国家也已经有预案了:
  zhenxindongbei11
  但似乎还没有升级为特区的打算,窃以为名正言顺比较好放开手脚。
  
  (二)两“互市“镇
  
  参照1992年国务院批准设立的“中俄互市贸易区“,在珲春的敬信镇与防川村开设”中-俄-朝-韩四国互市贸易区“:
  zhenxindongbei12
  1、敬信镇——升级为县,作为内陆经济的互市示范区;
  
  2、防川村——升级为县,作为海路经济的互市示范区;
  
  这其中要重点讲到的是防川,传说中的一眼望三国的地方:
  zhenxindongbei13
  防川位于中朝和朝俄界河图们江的日本海入海口,人称“东方第一村”,地处中朝俄交界的鼎足地带,登高远眺,三国风光尽在咫尺,是位于长吉图开发开放先导区最东端的景区。总面积20平方公里,足够做一个小县城了,听说那里目前只有43户约100多名村民,这数字委实苍凉且叫人悲哀。因为它是一名爱国英雄留给我们黑龙江与吉林仅存的“海洋遗产“:
  zhenxindongbei14
  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的1886年,在天时地利人和一个不占的谈判桌上,爱国将领吴大澂据理力争,迫使沙俄在珲春重立中俄边界土字碑、并对中国的出海权进行妥协,这就是网上经常出现的“最后15公里“的忧伤的故事——虽然最后的河段在俄国与朝鲜手上,但人们为了纪念他的功绩,在图们江的出海口立有他的雕像:
  zhenxindongbei15
  据传,吴大澄当年于谈判期间曾多次书写“龙”、“虎”二字,抒发其“龙骧虎视”的大无畏的爱国精神,如今作远眺状的英雄像,估计仍不能瞑目,因为他的夙愿还是没有实现。
  
  谈完了情怀就来谈实际问题:一是防川地势并不优越,它其实相当于是中国在朝俄边界的“飞地”:
  zhenxindongbei16
  飞地从来都是双刃剑,用不好就形同死地,用得好则等于楔子般插入对方的国土,如利用防川成功打开中俄的出海封锁与获得扩充河道的权利,则可如《孙子兵法军争篇》说的那样:“其疾如风,其须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镇,掠乡分众。郭地分利,悬权而动“。就像美国控制我们的台湾一样,把你玩弄于股掌之间而你却毫无办法。
  
  因此,防川是值得好好利用一番的。图们江虽为5级航道,经过疏浚后也是只能通过500吨重的船只,而且听说个别河段的水深才只有2-3米,又加有俄朝大桥阻拦,桥高仅20米,这些确实都够呛的,但我相信依中国今日傲视全球的基建能力,是有办法解决的。退一步讲,哪怕是暂时只能用来做内河航运,那么作为连接大连与珲春的航路也是可以存在的,因为国家最新的规划中,珲春将建成超大口岸,多一个“帮手”何乐而不为,最重要的是,我们最终的目的是要彻底夺回我们曾的出海口——日本海!但是!它原来的名字叫:古!中!国!海!
  zhenxindongbei17
  ​(三)最后一个建议:一条无限延长的航线:
  
  1、俄扎鲁比诺万能海港/朝鲜罗先港→库页岛→堪察加半岛。
  
  2、堪察加半岛→白令海峡→北欧——这回终于可以直接越过西欧!
  zhenxindongbei18
  不用我说,大家都知道库页岛曾经是什么地方,它曾经是祖国最大的岛屿,南扼日本本岛,北指俄罗斯堪察加半岛——最近在重读《尼布楚条约》签订的历史,原来清朝第一次与沙俄帝国谈判时,是以“勒拿河为界”的,如此则含今天俄罗斯的堪察加半岛与东西伯利亚约40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都应该是大清朝的:
  zhenxindongbei19
  难怪1964年中苏交恶时,毛泽东曾在与日本代表讲话中提到:“外蒙古的领土,比你们千岛的面积要大得多。我们曾经提过把外蒙古归还中国是不是可以,他们说不可以……有人说,他们还要把中国的新疆、黑龙江划过去。一百多年以前,(沙俄)把贝加尔湖以东,包括伯力、海参崴、勘察加半岛都划过去了。那个账是算不清的。我们还没有跟他们算这个账。所以你们那个千岛群岛,对我来说,是不成问题的,应当还给你们的。”
  
  尽管大清王朝似从未认领过勒拿河以东的那片广袤土地,但巧的是沙俄却也认为它是“未定界之地“,更重要的是,当时在那里生活着的主要是蒙古族的布里亚特人,”尼布楚谈判“期间,布里亚特人曾多次试图穿越防线,到中、俄两国代表间去请愿要求归附中国,两相对比之下,显然是中国的主权更加彰显——毛主席不愧是通读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大家,对历史竟然如此熟悉。
  
  总之,今日中俄之形势,用一句广东谚语来形容就是:“趁你病要你‘命’”——拿北极熊的命还不至于,但这却是千载难逢的逆转机会,俄罗斯在军事方面仍然力压中国毫无疑问,但一个国家的“国本”不是武器与军事,而是民生与经济。就发展力而言,强如普京也没有资格和中国叫板,而普京的任期已去日无多,届时资历更深的习大大将有可能完全领导中俄同盟。因此,未来两年我们应好好利用俄罗斯与西方越闹越僵之机,去驾驭他、统驭他,也许,我们将可以用另类的方式“光复故土”,以习总书记之雄才大略,我相信这是早晚的事。
  
  毋庸置喙:一带一路资源倾斜东北,驱动东北亚经济圈,其前瞻性是相当可观的,而且回报也很大。除俄罗斯外,只要我们把边境互市搞好,则还有机会促使朝鲜“柔性开放“——如此则可避免其金氏统治不稳带来我们不可逆转的地缘政治危机,朝鲜若能柔性开放也会动摇美韩同盟,政客不认亲戚,但人民理该不会如此不智,且看韩国民众强烈反对部署萨德即可知之,所以东北亚的战略附加值是相当明显的,就看我们能不能把握住了。
  
  结论:东北不仅要振兴经济,而且还要再次拿出”闯关东“的精神,去再创历史——所以东北绝对不能走向另一个极端。因为,我不相信逐利的资本会为国是而谋!!(作者:無風即風;来源:网络)

目前有 2 条留言    访客:2 条, 博主:0 条

  1. 匿名 2016年08月31日 上午 10:34  @回复  Δ-49楼 回复

    你的“混改革”完全是还在继续在邓小平改革开放路上走,走着走着走丢了。

  2. 匿名 2016年09月01日 下午 5:44  @回复  Δ-48楼 回复

    邓小平理论把中国带向死亡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