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天说地 > 正文

张宏良:论一般人并不适合学佛修道的三重境界(毛泽东思想的佛道元素)

2017年06月24日 谈天说地 ⁄ 共 151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488 views 次
39.6K

  近年来,随着西方文化的衰落,特别是西方哲学对世界本质解释的错误,人们越来越把目光转向东方文化,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学佛修道。可是许多人并不明白,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讲,只适合于学佛不适合于修道。这是由修道的三个阶段决定的,这三个阶段一般人进去很难出来。
  
  第一个阶段是入道之前,见山是山,见水是水;第二个阶段是入道之后,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第三个阶段是出道之后,见山复是山,见水复是水。虽然很多人都知道这三个阶段,却很少有人知道这三个阶段对修道者和社会的影响。
  
  入道之前之所以见山是山见水是水,是用世俗的人性观点看世界,看到的是事物的表象而非本质,但至少所看到的事物表象是真实的,所以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而出道之后,用佛性的智慧看世界,既能够看到事物的现象,又能够看到事物的本质,虽然看到的山仍然是山,看到的水仍然是水,但已经不仅是山水等事物的一般现象,而是能够反映本质的现象。所以入道之前的人和出道之后的人,都是真实的。只是前者是现象的真实,后者是本质的真实。
  
  关键是第二阶段特别可怕,入道之后又没有出道之前,这个阶段的修道者,既失去了人性又没有得到佛性。一方面对世俗的善恶不屑一顾,以得道者自居而否定世俗的一切约束;另一方面又没有得道高人的慈悲为怀和如炬慧眼,能够视死如归地站在普度众生的人类解放事业一边。结果只能是既害自己又害社会。所以古往今来,佛家慈悲为怀,把修道的和尚放到远离尘世的森山老林里,避免殃及社会,修到悟性大开、得道之后,再下山入世,普度众生。
  
  说修道的第二阶段会殃及社会,主要还不是指他们的主观行为会殃及社会,更多的是指他们的价值观会殃及社会。比如在因果报应问题上,大家稍微注意一下就会发现,绝大多修道者,都把因果报应看作是在人之外独立存在的一种客观联系,如同电闪必然引起雷鸣一样,同样的行为必然引起同样的结果,无论你心里是怎么想的,都不能改变客观的因果报应。统治集团特别是其中的罪恶精英,恰恰是利用这一点,把佛教和其他宗教变成了麻醉人民的精神鸦片,让人只能接受现实的安排,无论是个人的反抗还是阶级的反抗,都是必定会遭受报应的罪孽。所以凡是自称学佛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反对革命者,打击反抗者,甚至连鸣不平者都要加以讽刺挖苦,总是打着所谓平常心的旗号与强者站在一起。他们完全忘记了佛家无欲则钢的目的,是为了扬善除恶,而不是既不扬善更不除恶。
  
  其实,佛家的因缘合和、因果报应,完全是建立在心物一元的基础上,因缘和合是善是恶,因果报应是有是无,完全系于一心,心念众生做什么都是善,心念私利做什么都是恶,所谓万法由心,既是如此。在这个问题上马克思主义与佛家是相通的,马克思把私有制看作是万恶之源,毛主席晚年发动文革斗私批修,都是看到了只有解决私字,个人才能回归人类的类本质,人类才能实现大同。在此还需要指出的是,佛教不仅看到了私心对人类社会的破坏作用,更进一步地看到了私心对自然的破坏作用。佛家那句被人们误解最深的箴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就是讲天地是借助人心来正常运转的,人只有自为自强、祟高祟善,天地才能不断完善。这一点与我们马克思主义者也是相通的,我们马克思主义者认为,只有能够实现人与自然双向发展的社会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才是合理的美好社会。我们批判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也是因为资本主义在把富人变成野兽,把穷人变成牲口,把自然变成荒漠。所以我们才搞社会主义,才为人类的终极幸福探索道路。
  
  正是鉴于以上原因,鉴于修道进去人容易出来难,所以,马克思主义者从来不提倡人们信仰宗教。毛主席本身就是一代大佛,却从不提倡人民学佛修道,道理就在于此。(作者:张宏良;来源:网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