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天说地 > 正文

为什么马克思会认定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2017年07月21日 谈天说地 ⁄ 共 183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313 views 次
39.6K

  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个论断本身其实还是一个信仰,而不是一个科学推理。尽管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都能够通过经济基础来成功地解释甚至预测上层建筑的出现与改变,但是不可否认现实中仍然存在一些我们难以用经济基础来解释的上层建筑现象。比如说为什么全世界的古代民族当中只有日耳曼人坚持一对一的配偶制度。但我们仍然相信,那些我们现在暂时无法用经济基础来解释的上层建筑现象,也有它背后一些我们尚未发现的经济基础。在没有得到确切证据证明的情况下,我们仍然相信这个结论的正确,这就是信仰。
  
  我们为什么会相信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我们之所以有这个信仰,包括两方面原因。
  
  第一方面原因是确实世界上有很多很多的上层建筑现象,我们都成功地通过经济基础来解释了它们的成因。
  
  第二方面原因是基于公理的推理。我们默认一个公理:对于一个社区的人来说总体而言,他们会有很多不同的需求,但是最根本、最主要、首先要得到满足但同时有可以说是没有止境的愿望与需求,就是优化自身的物质生活条件(或者说得更加通俗一点,就是财富最大化)。所以整个社区形成的文化、制度等精神层面的生活方式(即上层建筑),都会围绕着这个“优化物质生活条件”的目标来塑造。凡是有利于优化该社区人群物质生活条件的上层建筑就容易被保留下来,不然则容易被摒弃、淘汰并逐渐消失或至少推出主流文化圈。而不同的生产力条件(这里所说的生产力条件不仅仅包括生产技术和生产工具,还包括社区的地理环境、人口数量等所有与生产力有关的客观物质条件)下,优化物质生活条件对上层建筑的要求是有所不同的,所以不同的生产力条件下,会出现不同的上层建筑。这都是我们所说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这时候有人可能就不同意了:你的意思是说人总是会选择有利于自身财富最大化的上层建筑吗?那为什么古代有这么多的文化鼓励人们轻财重义?甚至有不少古代文化认为财富能够腐蚀人的精神,本身就是一个坏东西?比如印度不就有些教派提倡苦修苦行?又比如圣经新约里耶稣不就说富人进天国比骆驼穿过针眼还难吗?按照你的理论解释,这些上层建筑是不可能生存下来的。那为什么他们不但生存下来了,而且生存到今天,并且始终有那么多拥护者?所以你说的那个公理本身就不成立!
  
  对此要做以下几点解释。
  
  第一,提倡贫穷反对富有的上层建筑,确实存在过,并且有些还存在到了今天。它们能够生存到今天,主要原因在于人们的“自控力崇拜”现象。那些提倡贫穷的训条是违背人的生物本能的。换句话说就是,要达到这种境界是需要很强的自控力的。自控力对于人类个人乃至社会的发展都是一种很可贵的品质。从古至今,凡是办成了很了不起的事的人,大都是自控力很强的人。所以人们倾向于尊敬自控力很强的人,也会对那些对自控力要求很高的生活方式存有一分敬畏和欣赏。但是敬畏、欣赏,不等于模仿和跟随。所以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那些提倡贫穷反对富有的上层建筑虽然存在时间很长,但却从未占据主流地位。比如印度的苦行僧从来只占人口比例的一小部分。人们尊敬他们的修行,佩服他们的精神,但显然不怎么愿意过他们那样的日子。又比如虽然耶稣明确说了富人进天国难上加难,但是即使在天主教占绝对统治地位的中世纪欧洲,也没有什么能阻止普通信徒去追求更多的财富——别说普通信徒了,天主教甚至都没能阻止教会本身去聚敛更多的财富。
  
  第二,提倡个体社区成员的安贫乐道,和优化社区整体物质生活条件并不矛盾。在生产力非常低下的原始社会,整个部落的人必须团结一心,通力合作,整个部落的个体才能共同生存下来。所以这时候部落一定要尽最大可能阻止部落成员之间发生矛盾。所以原始部落的财产制度通常都是财富是不分你我,大家共同享有(只有非常少的特殊物品才有个人专门使用,比如说弓箭之类的武器,因为自己的武器自己用得趁手,换另一个人的话就不能发挥武器最大的效果),要求每一个个体能够克制自己对物质生活的渴望,为了其他部落成员,要包容、忍耐,获得的食物大家一起分,而不是自己独吞。这种部落就不会因为成员的不团结而瓦解。部落不瓦解,就不会导致独立个人生存不下去。因此,这种提倡清心寡欲的上层建筑,在要求各个个体自身放弃对财富的追求的同时,却保证了群体的安全,当然也就保障了群体乃至每个个体的物质生活条件。所以从根本上说,这种反对个人追求财富最大化的上层建筑,事实上还是为了追求财富最大化而存在的。
  
  解释完毕。(作者:唐律疏议;来源:网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