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天说地 > 正文

莫言悼念二月河貌似英雄相惜实是两人从不同角度亲证毛主席说的知识越多越反动!

2018年12月17日 谈天说地 ⁄ 共 2488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485 views 次
39.6K

当前怪事:莫言悼念二月河,还写了个对联,很是郑重其事的样子。然而,这两个人走的是不同的套路,请注意辨别。请看其详:20181215日,作家二月河去世了,享年73岁,稍低于目前中国人均的76.34岁、但和中国男性73.64岁人均相当——评价一个人生存状况最关键的指标就是寿命,其余什么雾霾、饮水、食品、肥胖指标之类都是很次要的。

不过作为著名作家,二月河的生活保障肯定高于我国人均,因此他是有点早逝的,我想这跟他写作辛劳不无关系,夺去他生命的是心脏病。

 

 

是的,写作很耗神,我开公众号三年半以来,一天一篇原创,仅仅是几千字的随笔而已,都觉得辛苦。终于有好心人看不下去了,奖励给我一个封号的光荣待遇,我现在的号是之后重开的——没辙、劳碌命啊!

直到现在还有好心人频繁地删我的文章以打击我写文章的积极性、提醒我注意休息,我谢谢他八辈祖宗——

二月河本名凌解放,1945年出生于山西昔阳、长期在河南南阳生活。他的父母都是八路军,所以给他起了这个颇具时代特色的名字——字面的意思很简单,其实内在含义很传神:希望黄河特有的凌汛早日解开,凌灾解除、安居乐业,他的笔名二月河就是这一意境的体现。

电影《大决战》中,毛主席的第一个镜头就是登高俯瞰黄河流凌解冻——

二月河从小喜欢看书,1968年入伍到太原当工程兵后这个习惯还是保留了下来——

部队首长惜才,把他调到团里办板报、当上了全团的新闻报道员,二月河的写作生涯从此开始,他的一篇关于塌方事故中英雄战士的通讯还登上了《解放军报》,二月河一下子名声大振。后来团里办了图书馆,二月河更是如饥似渴,团长甚至给了他特权、免了出操让他专心读书。

就这样他在军营的十年几乎都是在读书、写作中渡过,毫不夸张地说,他成为作家归功于部队的培养!

他自己也老老实实地向记者表示:军营生涯意外地成为他的黄金岁月,对他的世界观形成和创作积累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没有部队的培养,就没有今天的二月河。军队是个大学校,是锻炼青年人的熔炉,对各种各样的人才进行淬火,走进军营是一生的荣幸。

1978年二月河转业回到南阳市委宣传部当了一名干事,延续了他的写作爱好,从研究红学入手、开始深入接触清史,这是他后来赖以成名的康雍乾三部曲的基础。

这套书始于1982年,前后耗时大约二十年,总字数超过520万。二月河为此穷经皓首、自不必说,更厉害的是重新打造了三位帝王的形象。

比如康雍乾三代中承前启后的雍正,时间最短但最后看头,我们之七零后了解雍正是通过血滴子、吕四娘,而我们的孩子了解雍正很可能通过二月河笔下的“雍正书记”——是的,二月河笔下的清帝高屋建瓴、睿智能干、英明果断、勤政爱民,甚至是先锋模范、道德楷模。

这肯定不是真实的历史、二月河对此也不避讳。

我曾经试着阅读这三部小说,说实话很费劲,文笔不如四大名著、甚至不如当代的金庸。事实上我们对这三部小说的了解来自改编出色的电视剧、来自陈道明焦晃唐国强等演员的精彩表演——

显然,清朝的皇帝肯定没有二月河描述得那么优秀,否则无法解释中国在清朝渐渐从世界之巅跌落的事实。

所以,二月河的小说仅仅是小说而已,严格讲甚至在翻案。

那么,主要责任在二月河本人吗?我认为不是,他已经很勤勉了,他几乎和他笔下勤勉的清帝一样操劳,为此患心脑疾病而去世。

主要责任不在个人、那必然在时代了。

其一:小说的生命周期已到末路

秦歌、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每种文艺形式都有其黄金时代、自然也有衰亡阶段。

比如戏曲发端于元朝,在明清衰落,如果没有解放后的双百方针、古为今用,戏曲早就消亡了!事实上现代革命京剧是京剧的又一个高峰,因为扬弃的原则、因为继承中有创新,因为不再是才子佳人、帝王将相、老人死人。而现在的年轻人哪里有可能去听冗长华美的昆曲,他们在抖音、快手上不亦乐乎。

同理,大部头的小说如果不是《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作为指导方针,也不可能续命几十年,饶是如此,还是出现了“利用小说反党、是一大发明”。现在的年轻人看的更多是短文、段子。

在这样的历史潮流下,一个小说家即便再努力、能有什么用呢?

其二:改开后的创作潮流的改变

改开以来,传统的革命文艺急剧退潮,中国人精神领域也在剧变,在这个时期,伤痕文学、武侠小说、红高粱文学相继出台,杨子荣、韩英、李铁梅们离场了,余占鳌、郭靖、萧峰、韦小宝们开始占领舞台了!

在这些作品中,要么是对过去造谣污蔑的累累伤痕、要么脱离实际的飞天侠客、要么是刻意编造的中国愚昧,总之作家们纷纷痛心疾首地反思前三十年,借此博得洋人的嘉奖!

在这个大背景下,二月河的康雍乾系列虽然脱离历史的真实,但已经非常不易了,毕竟整体方向还是积极向上的。所以他不可能得到西方的嘉奖!

所以说,二月河做了他力所能及的事情,高于当时的时代但低于之前的时代。

作为一位小说家,他已经做得很好了。

所以他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任河南省文联副主席、南阳市文联主席、党代会代表、人大代表。

那么,西方褒奖谁呢?

莫言这样的人!

莫言1955年生于孔孟之乡的山东,和二月河的河南是邻省,1976年参军从此走上作家之路、和二月河一样也是部队培养出来的。

其主要作品有《红高粱家族》《檀香刑》《丰乳肥臀》《生死疲劳》《蛙》,档次如何我就不说了,看过的都知道、没看过的就不必看了。

莫言现在是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在国内的成就高于二月河。更重要的是,莫言201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是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籍作家,在洋人眼里也高于二月河。

当年的颁奖上莫言身着燕尾服的场面相当滑稽,因为这种服装不适合中国人、不适合他的体型、更不符合他中国作家的身份——

获奖后的莫言到处演讲、满嘴放炮,比如在香港当着诸多外国媒体说“自己小时候穷得整天光着身子、象小狗一样到处跑,饿得会把一切能吃的东西塞进嘴里,十岁之前不知道啥叫照相”。

然后网友很快贴出他八岁时和堂姐的合影,两人胖乎乎的,衣服整洁合体!

还需要我说更多吗?

不需要了吧!

……

凌解放老师,您一个人孤独吗?
……

你们瞎想什么啊,我的意思是凌老师孤独的话我就写文章纪念他,仅此而已。

当然,你们自己想什么是你们的自由。(作者:师伟;来源:网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