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特色商品 > 正文

卢麒元:人民资本、国有资本与社会资本

2016年10月23日 特色商品 ⁄ 共 2172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859 views 次
39.6K

  维基百科给出的资本定义比较全面:“资本(英文:Capital),在经济学意义上,指的是用于生产的基本生产要素,即资金、厂房、设备、材料等物质资源,用来生产其他商品或产生收入的累积物力与财务资源。在金融学和会计领域,资本通常用来代表金融财富,特别是用于经商、兴办企业的金融资产。广义上,资本也可作为人类创造物质和精神财富的各种社会经济资源的总称。”
  
  人民资本是指全体人民持有的全部资本。人民资本本质上也就是广义的社会资本。
  
  国有资本是指政府代表人民持有的一部分社会资本。国有资本本质上是待分配的国民福利。
  
  社会资本这个概念是非常复杂的。侠义社会资本,是指个人的社会关系所形成的资本。广义社会资本,就是指人民拥有的全部资本。很遗憾,有人偷换了社会资本概念,他们用私人掌控的资本替代社会资本概念。当下所谓的“社会资本”,也就是今天准备混合国有资本的那部分资本,是单指一部分拥有金融特权的人(包括外国人)所掌握的资本,这当中也包括了他们所控制甚至垄断的一部分社会资本(也就是他们合法地占用的一部分人民资本)。这部分所谓的“社会资本”正在获得私有化国有资本(待分配的国民福利)的特权。
  
  老百姓很难理解复杂的金融概念,老百姓完全无法分辨各类资本收益的性质。“先富起来”,不排除劳动致富的可能性。但是,靠劳动确实是很难“先富起来”的。道理非常简单,普通劳动的差别,是算数级的差别,绝对不可能是几何级的差别,劳动积累财富必须要经过数代人的不懈努力,绝不可能是在短短的数年间翻云覆雨。唯一能将算数增长变成几何增长的方法,就是通过财政手段直接占有财富并且通过金融杠杆不断放大财富。简而言之,就是少数人占据一部分社会资本(将之装扮成私人资本),通过某种合法的交易方式(例如混合),将占据的社会资本变成私人资本。金融理论具有极强的欺骗性,往往通过华丽的概念掩盖剥削的本质。
  
  现代资本主义是反对个人对社会资本(也就是人民资本)进行侵占的。一百年前,美国总统威尔逊颁布了克莱顿反托拉斯法案(ClaytonAnti-trustAct),美国工会领袖萨缪尔·龚帕斯认为这一法案堪称劳工们的大宪章。以此为起点,劳工们开始拥有更多的社会资本而成为中产阶级。现代资本主义,是劳动者混合垄断资本。而社会主义的本意就是资本的社会拥有,无论是社会共有还是社会公有都反对少数人垄断资本。允许少数人控制和垄断社会资本,进而通过混合转变成私人资本,这种逻辑是违背自然伦理和社会伦理的封建思想。当然,这也与现代的自由民主理念背道而驰。
  
  懵懂的国人一定要醒来。市场化的前提,首先是资本的充分社会化,也就是更多的劳工拥有私人财富成为中产,而绝对不是急剧私有化下的资本超级垄断。自由主义的前提,首先是社会人(就是人民)开始摆脱贫困,而绝不是急剧资本化下变成资本的奴隶。如果,前三十年的国家主义有错;那么,后三十年的自由主义有误。我们的工作,不是将错的说成革命,也不是将误的说成改革,我们的使命是要彻底改正他们犯下的错误。能够改正错误,革命和改革才具有真正的社会意义。老百姓懵懂的原因是迷信,反对迷信的方法就是独立思考。独立思考的意思,就是反对一切强加给我们的权威,以及拆穿权威们编造的形形色色的谎言。在西方读书的中国孩子们,对中国主流学者反社会的倾向感到困惑。中国的主流知识分子到底是怎么了?
  
  请大家注意两个经济学概念:超级地租;超级利得。懂得了这两个概念,利益集团就无法利用财政政策和金融工具剥削了。超级地租,主要是指藏在高房价和高租金中的类税性剥削;超级利得,主要是指藏在恶性通货膨胀(人民币购买力快速贬值)中的类税性剥削。顺便说一句,超级地租和超级利得属于制度性和政策性剥削。超级地租+超级利得=改革红利。老百姓为什么坚决支持反腐败,因为老百姓也想分享改革红利。当然,反腐败不是目的,我们的目的是建立现代化的财政金融制度,人民应该通过现代立法保护人民的既得利益。如果,还有人莫名其妙地使用“社会资本”概念,那么也好,我们就彻底地社会主义他们。别忘了,土改也是一种混合,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也是一种混合。到底应该如何混合,当然是由人民说了算。
  
  魔鬼往往就藏在被偷换的概念中,特别是会藏在一些貌似美丽的概念中。试问:为什么不敢说让“国际资本”来混合国有资本?试问:为什么不敢说让“私人资本”来混合国有资本?“社会资本”根本就是一个经不起推敲的美丽概念。为什么要将私人资本包装成“社会资本”呢?难道,国有资本不是人民资本吗?难道,人民资本不是社会资本吗?既然已经是社会资本了,为什么非要混合呢?难道,“先富”们真的已经拥有数十万亿的“社会资本”了吗?请设想,他们不通过国有商业银行的慷慨“扶持”,就能够完成一系列的蛇吞象式的“并购”了吗?难道,就没有人介意,“社会资本”可能就是赤裸裸的外国金融资本吗?难道,就没有人介意,“社会资本”背后的国家经济主权和国家经济安全吗?撕碎这些虚伪的概念,魔鬼还会微笑吗!
  
  就哲学意义而言,我们并不反对混合。我们希望给人民一些混合垄断资本的机会,我们希望让人民在混合中成为中产阶级。最低限度,让人民知道,卖掉他们拥有的国有资产后,他们的待分配国民福利由谁来补偿。(作者:卢麒元;2014-08-25;来源:网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