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特色商品 > 正文

司马南:给资本戴上“马嚼子”

2017年07月20日 特色商品 ⁄ 共 817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725 views 次
39.6K

  ​​纪念《资本论》德文第一卷出版150周年了。
  
  (1)只要创造财富的劳动者没有得到相应的富裕生活,《资本论》就永远不会过时。
  
  (2)依然把《资本论》为代表的理论和主义作为指导思想的理论基础,所谓不忘初心,以人民之心为心,才可能是真实的。
  
  (3)当今世界,金融帝国主义横行,流氓资本肆虐,动荡、战争、劳动者收入比例下降、贫富差距拉大,无不昭示资本之原罪与新恶。
  
  (4)改开发展社会主义的同时,也养大了资本怪兽,欣欣然把他物关进笼子,而不给资本戴上嚼子(马嚼子之喻也),就没有社会公正与进步的空间,就不能满足大多数人对有尊严生活的严肃期待。
  
  (5)当解决农民工讨薪问题,还写在政府未来某年工作纲要之上的时候,当资本出逃,还被温婉地解释为“投资缺乏理性与真实性”的时候,人们分明看到了大胡子马克思眼角闪过狡黠的笑。
  
  (6)社初阶段并不完美,但有无限成长的未来,对社会主义的残酷打击和道德羞辱,惯常见于资本势力豢养文化团队颠倒黑白的政治围剿。
  
  (7)对生产资料占有不平等,人剥削人,人压迫人,人损害人基础之上的经济政治制度,无法支撑普世价值庞大乐队的恢弘演奏,西服领带再绅士再得体,也无法与不穿裤子的指挥家形象相适应。
  
  (8)人类命运共同体概念揭示出一个简单道理:无视劳动者个体利益合成的共同利益,共同价值就是骗人的。一个脆弱的地球无法满足资本的贪婪,对剩余价值的过度索取,破坏环境的同时,制造大量贫困人口,正在毁灭这个地球。
  
  贪婪正是贪婪者的陷阱。
  
  (9)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克服资本主义周期性经济危机,在资本主义强敌环伺的情况下生存下来,进而实现共同富裕。
  
  (10)“背离共富的先富”与“先富进而共富”的理论差异,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分水岭,解决此类问题,《资本论》没有现成结论,发展马克思主义正当其时。
  
  (2017年7月19日,写于北京南锣鼓巷8号)​​​​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