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特色商品 > 热门事件 > 社会百态 > 正文

齐小平:由“郭松民评陈纳德文”引发的一段对话

2017年11月02日 特色商品, 社会百态 ⁄ 共 169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465 views 次
39.6K

  齐小平:陈纳德和飞虎队是雇佣军,并拿钱是事实吧?
  
  ​​【郭松民按】齐小平老师是一位热心网友,我和她从未谋面,但经常在网上交流,我也知道她是一位红二代。我的那篇《民国人物论之:“雇佣兵”陈纳德》在公号上发出之后,引起一些争论。
  
  齐小平老师把她在微信里与一位朋友的辩论记录下来,并整理成一篇文章,我觉得很有代表性。现发在这里,供大家参考,也欢迎大家发表意见。
  
  最近,郭松民老师写了一篇题民国人物论之:“雇佣兵”陈纳德(上)的文章。
  
  一如既往,郭老师用大量的历史资料,包括毛主席的亲笔文章;当年《人民日报》的据实报道;当时蒋介石政府对陈纳德本人及其飞虎队的财政发放和生活特殊照顾,及当时美国政府的真实意图和态度,等等,还原了陈纳德来华前后和飞虎队成立的真实且详细的来龙去脉及相关实况。
  
  在此基础上,郭老师鞭辟入里,犀利并客观公正地挑明了这些年,国内一些公知母知,掩盖事实、篡改虚无历史、为消积抗日,却积极剿共的蒋介石和支持其的美囯政府大唱赞歌的同时,竭力贬低共产党的实质。
  chennade

chennade1
  可以想像,此文必会引起一些崇拜陈纳德及其飞虎队之人的非议。我的身边就出现了这样的人。我们虽是私交不错的朋友,但对郭老师的文章却出现了分歧。
  
  我深知他对陈纳德及其飞虎队的崇敬。为此,他专门写了小说,还在洛杉矶组织过颇有影响大型活动。我特将郭老师的文章转发给他,原意是希望他能从中思考些什么。可他却有些生气,甚至愤怒。
  
  于是,我俩之间便出现了以下的微信对话:
  
  他说:“齐小平,胡扯的文章。”
  
  我回答:“最好别随意说别人胡扯,你若不同意,又有充分的论据事实,可写文批驳他。否则就各自表述,各持己见。”
  
  他:“齐小平,好!发给你一篇。请转给那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我引用郭老师的话回答他,意在劝其泠静,能根据史实,客观地看待此事。
  
  他回复:“这些人欠日本人揍。”
  
  我感到了他的愤怒,于是这样回复他:“用不着那么愤怒吧!陈纳德和飞虎队是雇佣军,并拿钱是事实吧?这与史诺、马海德、白求恩等义务帮助中国的抗日确有区别。郭认为,没必要过份道德化高尚化不无道理。关键是:这几年对国民党的过度高评,对在共产党阵营中帮助抗曰的外籍友人过分贬低,必须要纠正。不是直到今天,陈香梅还在矫情,不肯承认共产党吗?我很理解郭松民的观点。谁也不欠日本人揍,最欠揍的应该是西安事变前不抗日,后又不积极抗日,整日剿共,制造皖南事变的蒋介石!”
  
  他回复:“标新立异反潮流。要记住:陈纳德到中国来的时候,中国空军已经全军覆没。”
  
  我:“这点不是你们分岐的主因与论据。你们的分岐在:陈纳德和飞虎队的确帮助了中国的抗日,但他们并非像白求恩们那样,义务而来。他们是蒋政府花钱雇请来的。所以,对他们实在不必过份道德化高尚化。真正高尚的是,毛主席笔下,义务为中国抗日奉献的白求恩们。郭松民文不存在任何标新立异反潮流。真正这样做的,都是那些篡改虚无历史,拔高国民党,贬低共产党的公知母知们。他们多年来一直撑控着话语权,肆无忌惮地歪曲历史事实,误导年轻人。是到了该以正视听,还原历史真相的时候了。”
  
  对话到此结束。几段对话虽简短,却让我感到了:这些年对历史的虚无多么深入人心!想让实事说话,客观公正地评价一件事,真得太难太难了!
  
  就在前几日,我在朋友圈转发了一篇有关新中国建立后,毛主席决定三战(抗美援朝、中印自卫反击战,珍宝岛之战)强我中华,定乾坤的文章。结果,一个曾与我关系挺好的富三代竟在写不出任何理由的情况下,直接跟贴骂我脑废。更邪乎的是,他竟顺带着把生养他,至今仍全年每日为他操劳的亲妈也一并骂成与我沆瀣一气的脑残。
  
  我毫不犹豫地将其拉黑了,决定永不再搭理他。
  
  一个人,只因观点不同,就能在微信群里公然辱骂他的亲妈和我这个长辈是脑残,他自己的脑袋会很健全吗?与此种脑残的疯子打交道,岂不是无意间抜高了他?
  
  我还真没本事和耐性教化这种自以为是,天下唯他正确的脑残!
  附:郭松民的文章:
  对陈纳德偶像化折射中国精英的贱民心态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