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特色商品 > 正文

毛泽东原专职图书管理员谈主席晚年读书的十个特点

2018年10月09日 特色商品 ⁄ 共 11812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2,671 views 次
39.6K

纵观毛主席晚年的读书生活,感到毛泽东主席读书有很多独特的地方。把它概括为以下十个特点,向各位网友简单地介绍一下。第一大特点是博览群书;第二个特点,毛主席喜爱读的书延续时间长;第三个特点,不动笔墨不看书;第四个特点,密切联系实际;第五个特点,有重点、有选择地读、重点部分反反复复读;第六个特点是读书的视角多;第七个特点,把两种或者两种以上的书放在一起对照着读,对比着读,研究着读,这是毛泽东晚年读书的一大特点;第八个特点,人走到哪里,把要读的、爱读的、正读的书带到哪里;第九个特点,独立思考,不死读书,不尽信书。不是书上怎么说,他就怎么信。这是毛主席读书的第九个特点;第十个特点,挤时间,下苦功,读书“至死方休”。

毛泽东原专职图书管理员谈主席晚年读书的十个特点毛泽东原专职图书管理员谈主席晚年读书的十个特点

2014年1月3日上午10:00,毛泽东主席晚年专职图书服务管理员、中共中央办公厅老干部局原局长徐中远做客人民网党史频道,以“毛泽东晚年读书生活”为主题与广大网友交流。以下为演讲实录:

各位网友,大家上午好!今天我非常高兴和各位网友一起缅怀我们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晚年的读书生活。

我是毛泽东晚年专职的图书服务管理人员。我们知道毛泽东主席终身酷爱读书,读书是毛泽东主席一生最大的嗜好。中南海丰泽园故居、游泳池故居,还有增福堂院子里等地方都存放过毛主席的图书,毛主席每天要读什么书、查什么书、借什么书、买什么书、印什么书等等有关的图书服务工作,都由我们办理。毛主席批注过的图书、圈划、阅读过的图书,都由我们保存起来。

我们知道毛泽东一生读了很多很多的书。在图书服务管理工作中,我们看到毛泽东生前读过的存放在中南海故居里的全部图书。据我们的统计,大约有十万册左右。这近十万册的图书,有的是毛泽东在革命战争年代阅读过保存下来的,当然在战争年代有许多书都丢失了,但保存下来的这些书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大部分是进城之后根据他老人家自己的读书需要,用他自己的稿费购买的。这十来万册的图书当中,大部分书是经、史、子、集古籍线装书。其中有一部1938年8月,鲁迅先生纪念委员会编辑、复社出版精装20卷本的《鲁迅全集》,当时是上海出版的,出版以后,经过辗转,转到了延安,毛主席得到了这部《鲁迅全集》。当时这部书是编号发行的,毛泽东得到是第五十八号。这种《鲁迅全集》做工非常精细,色彩协调,非常好看。毛泽东收到这部《鲁迅全集》以后,十分珍惜,爱不释手,转移、行军、打仗,他都一直带在身边,连同其他保存下来的马恩列斯的著作和一些哲学、历史、文学、自然科学等著作一共有一千多册,一直从延安带到了西柏坡,从西柏坡带进中南海。

毛主席生前很爱读历史书籍,直到晚年,毛主席对历史书籍还是爱不释手。例如:清代乾隆武英殿版的木刻大字线装本《二十四史》,是毛主席晚年读过多遍的一部史书。这部史书是1952年身边的工作人员根据他老人家自己的读书需要从书店购买的,是毛泽东生前很为喜爱的。除了《二十四史》之外,还有很多的历史典籍、名人传记、中国古典文学包括诗词曲赋、外国文学及名家名著、政治学、经济学及自然科学等方面的著作,这些著作毛泽东生前都特别喜爱,每次去外地检查工作,都要带上这些他爱读的图书,走到哪里就把这些书带到哪里。从上世纪的50年代到60年代、70年代,无论在外出的火车上、飞机上,无论在住地的会客厅里、书房里、办公室里,无论是白天、黑夜,我们工作人员随时都可以看到他老人家凝神静气地读书的身影。他一边读,一边用笔在书上圈圈画画,许多书上还写满了批注文字。

毛主席到了耄耋之年在病魔缠身的岁月里,每天仍然日以继夜地、非常勤奋地刻苦读书。进入上世纪70年代,特别是从1971年9月13日林彪叛逃事件之后,毛泽东的体质愈来愈差,各种疾病接连不断。在病魔缠身的最后几年,他一直喜爱的散步、游泳等运动几乎全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他老人家真的是年老了,体弱了,病多了。两腿肿得不能站立,两脚重得不能走路了,眼睛也患老年性白内障看不清东西了,听力也逐步下降了,说话也越来越让人难以听清了。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他老人家还日日夜夜一册一册地看,一页一页地读,一笔一笔地圈画,一字一字地写批注。眼睛看不见了,就让身边工作人员读。手拿不动了,就让身边工作人员举着。白天读,夜里读,常常是通宵达旦地读,是白天还是黑夜,他老人家是不关注的。吃饭、睡觉、工作、批阅文件、看书,天天如此。吃饭时他也常常要看书,他平时爱说吃饭是用嘴巴,看书要用眼睛。理发的时候也要看书,他常爱说的一句话,对理发人说,你办你的公,我看我的书。他有时看书忘记了吃饭,一天吃几顿饭,他老人家并不关注。有时吃一顿饭,凉了热,热了凉,大师傅热来热去,服务人员端来端去,反复好几次,他老人家才能吃上一点。吃饭的时候,常常也是大口大口,吃得很快,吃完把碗筷往旁边一推,又全神贯注地看起书来。吃饭吃什么,每天吃几顿吃饭他老人家都不重视。肚子饿了,想吃了,就找东西吃。当时做好的饭菜,做什么,他就吃什么,他老人家看起书来常常忘记吃饭,他经常对身边工作人员说,饭可以少吃,觉可以少睡,书可不能少看呀!

他老人家看书,没有固定的时间,也不分什么时间,有空就看,想看就看。吃饭前看,会客前看,开会前看,睡觉前看,睡不着觉时也看。他老人家睡觉不好,有时失眠,睡觉要吃安眠药。吃完药,入睡前,总是习惯看书。常常是看着看着睡着了,睡着睡着又醒了,醒来接着看。他老人家看书,也没有固定的地方,会议室里、办公桌旁及会客的沙发上、卧室的床上、游泳池旁、吃饭桌旁,卫生间里,到处都放着书,随手可以翻看。

说到这里,我很高兴向各位网友介绍一个小故事。1957年仲夏,一个著名的历史学家,也是他的老同学叫周谷城老先生,应毛泽东之邀,来到中南海游泳池和毛泽东一起游泳。一上岸,还没有来得及穿衣服,毛主席就披上一件睡衣和周谷城先生谈起读《汉书》的事,毛主席拿起一本线装本的《汉书》,是《汉书》列传第三十九,指着赵充国主张在西北屯田的一段对周说:“这个人很能坚持真理,坚持正确的主张。他的主张,在开始时,赞成的人不过十分之一二,反对的人达十分之八九。但后来,逐渐被人接受了,赞成的人达到十分之八九,反对的人却只有十分之一二。真理要人接受,总要有一个过程,无论在过去的历史上和现在。”毛泽东常常是这样,用具体的历史事实来启发教育人们。这册《汉书》,毛主席先后看过多次,他还用黑铅笔在本册封面上写了“赵充国”三个字。赵充国这一段共19页,他从头至尾用黑铅笔圈画过,有的地方还写了批注文字。

晚年毛泽东主席在游泳池住地看书,或者去外地住地看书,他也没有固定的姿势,有时坐着,有时站着,有时躺着,有时是半坐半躺着。从1972年到1976年初,他老人家除了读《二十四史》外,还先后看了《鲁迅全集》、《古代社会》、《中国近代史》上册,还看了《藏书》、《续藏书》、《焚书》、《继焚书》、《随园诗话》、《中国文明史》、《中国发展史》、《唐、宋、元、明五朝诗别裁集》等等129种新印的大字线装书,晚年都是他反复看的。

在他老人家生病的最后几年,他好象知道自己活的时间不是很多了。所以,每天还手不释卷,不分昼夜,无休止地读书。无论在中南海游泳池住地,或者在外出的列车上,走到哪里,他都要求把他爱读的书带到哪里。来到哪里,哪里的办公室里、会客室里、卧室床上,甚至卫生间里,都要与中南海游泳池住地一样,到处放着书。无论在北京中南海游泳池住地、无论去杭州、武汉、长沙等外地,毛泽东日常生活的住地几乎与北京住地一样,到处都放着书。他睡觉的床上大部分放着书,只留下一个人睡觉的地方。有一次他的病情加重,发烧到39度,他还要看书。医务人员曾给他规定每天只能看15-30分钟的文件或者书,而实际上他每天看书的时间远远超过了这个规定。病重期间,医生建议他少读书,或者不读书,可是他天天带病坚持读书。腿不能站立、不能走路了。坐在沙发上、躺在床上也要读书。因患老年性白内障,两只眼睛全不能看书了,每天还要让身边的工作人员给他读书。直到他的心脏停止跳动的前几个小时,已经无力说话了,还示意工作人员给他读书。真是感人至深,让人心疼,令人敬佩。

我们知道,毛泽东一生最大的爱好就是读书。读书是毛泽东一生当中的一项重要的日常生活和人生实践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他老人家几十年如一日,不懈地追求,不懈地读书,不懈地奋斗,不懈地为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服务。特别是生命最后几年,在他老人家在身患多种疾病的情况下还天天不分昼夜、无休止地读《二十四史》,读鲁迅著作,读政治、读经济、读文学、读各种自然科学著作等等,读书、看书、谈书、评书,这是毛泽东晚年岁月中不可缺少的。读书充实了毛泽东晚年的生活,丰富了毛泽东的头脑,读书给毛主席消除了寂寞和孤独,带来了生活的乐趣,带来了精神的快乐,带来了安宁和睡眠。

翻开毛泽东阅读、批画过的上万册图书,笔者感想很多,感慨很多。无论从读书的勤奋和刻苦,无论从读书的深度和广度,无论从读书的批注和圈画,无论从读书的习惯和具体的方法,无论从读书的精神和毅力,等等。毛主席都是独树一帜的,都有他的独到之处,都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纵观毛主席晚年的读书生活,我感到毛泽东主席读书有很多独特的地方。这里我把它概括为以下十个特点,向我们各位网友简单地介绍一下。

第一大特点是博览群书。

博览群书是毛泽东主席一贯的主张,也是毛泽东晚年读书的一大特点。毛主席晚年除了爱读《二十四史》、《资治通鉴》等历史书籍之外,还爱读《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西游记》、《聊斋志异》等著名的历史小说。毛主席对中国文学古籍也读了很多。《诗经》、《楚辞》、汉魏六朝的文章、唐、宋、元、明、清诗别裁集、《词综》、《曲选》,《韩昌黎全集》、《昭明文集》、《唐诗三百首》、《唐宋名家词选》等书都是毛主席爱读的。《唐宋名家词选》读过的本子就有几种,一九七四年八月二十五他已重病在身,还亲手写了“唐宋名家词选”的书名,让我帮他找这本书,他还要读这书。

毛主席晚年读书的范围十分广泛,从内容上来说,马列主义著作、哲学著作、鲁迅著作、历史著作、经济学著作、军事著作、文学著作、自然科学著作、技术科学著作等,他都终身爱读。从时间上来说,古代的、现代的、当代的,从社会科学到自然科学,他老人家都有兴趣。

1974年、1975年,他还读过《化学》、《动物学》杂志,还读过李约瑟著的《中国科学技术史》,还读杨振宁著的《基本粒子发现简史》、李政道学术理论刊物《不平常的核态》等等自然科学著作。晚年,他对生命科学、天文学、物理学、土壤学等著作都有兴趣。他不仅对中外文学名著读了又读,爱不释手,对中国的古今的笑话书、小人书等也爱读。从1974年1月1日到6月30日整整半年的时间,他老人家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读笑话书。例如:《古代笑话选》、《历代笑话选》、《笑话新选》、《笑话新谈》、《笑林广记》、《新笑林一千种》、《哈哈笑》、《笑话三千篇》、《幽默笑话集》、《时代笑话五百首》等数十种笑话书,他都看过。70年代,《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西游记》等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小人书,他老人家也常在茶余饭后翻阅。还有历代的字帖、名人墨迹、名家书画作品、《楹联丛话》等等,他也是爱不释手,可了又看,读了又读。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各位网友,毛泽东晚年是博览群书的。

第二个特点,毛主席喜爱读的书延续时间长。

他爱读一数是长时间的手不释卷。我们服务工作过程当中知道,毛主席爱读《共产党宣言》,这本《共产党宣言》从1920年他第一次读了《共产党宣言》以后,一直到1976年,在后来的56年里他不知道反复读过多少次,一直到晚年还在读大字本的《共产党宣言》。他在逝世的时候,1976年9月9号去世的时候,他身边就放有好几本《共产党宣言》,一本是大字线装本的《共产党宣言》,还有小字本,是延安时期出版的小字本的《共产党宣言》,还有外文版的《共产党宣言》。除了《共产党宣言》,还有《鲁迅全集》,也是毛主席爱读的。1938年上海出的《鲁迅全集》送到了延安之后,毛主席读到,一直到1975年,毛主席还手不释卷地读这本《鲁迅全集》。后来大字本印出来以后,他还反复地看大字本《鲁迅全集》。一本《鲁迅全集》他读了近40年左右的时间。还有《二十四史》,就是清代乾隆武英殿版的大字线装本《二十四史》,毛主席从1952年得到这本书之后,一直读到1976年,前后24年读,手不释卷。许多《二十四史》的人物传记部分,是他老人家最爱读的,许多的传记,他在阅读中还十分用心作了标点、断句,划了着重线和作了多种不同的标记,许多地方都写有批注文字。其中的《史记》、《前汉书》、《后汉书》《三国志》等都读过多遍。直到他老人家生命的最后两年,还读《晋书》,用颤抖的手在《晋书》好几册的封面上用红笔写上:“一九七五年、八月再阅”、“一九七五,九月再阅”。1975年,已经是82岁的高龄了,他老人家还手不释卷地读《晋书》。他不仅自己读,还把自己觉得内容比较有意义的送给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彭真、彭德怀等中央领导同志阅读。胡耀邦同志曾翻看毛主席批划阅读过的《二十四史》时,他充满深情地说:“毛主席啊,毛主席,谁也没有你老人家读中国历史读得多啊!”这是胡耀邦同志对毛主席读《二十四史》的一个很有感触的话。

毛主席除了读《二十四史》,其他的各种稗官野史、历史小说,他也爱读。从1952年到1976年9月9日他老人家逝世至,前后系统延续读了二十四年,手不释卷。还有《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聊斋志异》等中国古典小说,毛主席在年轻的时候就很爱读古典小说,到了晚年生命里,还一次一次反反复复读这些古典小说,他自己讲,《红楼梦》至少读五遍才有发言权。实际上像《红楼梦》等这些中国古典历史小说,他老人家不知读了多少遍,在上面做了很多的圈划,还做了很多的批注。

这是毛主席读书的第二个特点,他喜爱的书,连续时间长。

第三个特点,不动笔墨不看书。

不动笔墨不看书,是源自毛主席的老师徐特立老先生的教诲。徐老师曾经跟他们讲的他自己一个实际做法,徐特立老师强调过“好脑筋不如乱笔头”,这是不动笔墨不看书。

在新中国成立后,随着党的工作重心的转移,毛泽东在百孔千疮、百废待兴、日理万机的繁忙工作之余,仍然挤时间努力研读马列著作,写了不少批注。在1958年的“大跃进”中,曾经出现了一种否定商品生产的极“左”观点,为了从理论上提高对这一重大问题的认识,说服持这种观点的人,毛主席下功夫钻研了斯大林的《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这本书。这本书,毛主席读了多遍,经他批注的就有4个本子。毛泽东的批注,都是结合当时中国的实际情况,对否定商品经济的观点进行了批评,对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理论作了较深入的探讨。

此外,毛泽东还读了《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这本书,做了很多批注。此外,毛主席还挤出很多时间读哲学书籍,写了不少批语。1963年读任继愈主编的《中国哲学史》(第三册)时,对该书关于华严宗思想的分析写了近百字批注。该书认为,华严宗承认个别与一般的内在联系,总算有一点辩证法观点。但华严宗又唯心地夸大、吹胀了个别与一般的联系,把这种联系绝对化,甚至抹煞个别的存在。毛泽东在读这段话的时候,在这段话旁边写了一批注:“何其正确”,就是很赞赏这句话,他还写了批注:“相对中有绝对,绝对只存在于相对之中,普遍只存在于个别之中,永恒只存在于暂时之中,离开这些来谈什么客观辩证法,岂非自相矛盾”。还有李达主编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大纲——唯物辩证法》,毛泽东在这本书写了近300字的批语,表达了他对唯物辩证法体系的看法。

刚才前面说到的《二十四史》,毛主席生前不知反复读过多少遍,许多册的封面和其他的一些地方都磨破了,许多页上还有毛主席当年看书时留下的种种痕迹。50年代毛泽东读这部史书,60年代还不停地翻阅。1969年6月,毛泽东出差到了武昌,深夜里还不倦地再读《南士》书中的“陈庆之传”,到了1975年8月、1975年9月还继续读《二十四史》当中的《晋书》,刚才前面已经介绍过了。

几十年里,毛泽东每阅读一本书、一篇文章,都要在重要的地方用笔在书上画上竖线、横路线曲线、斜线、三角、方框、问号和圈、点勾、叉等各种符号,在书眉和空白的地方写上了许多批语。许多书,反复读了很多遍,勾画了很多很多,这些笔记、批注、批画是毛泽东读书时头脑的一种活动,思考的真实记录,也是他和作者思想认识、观点、想法、看法、感情的互动与交流。毛主席读书的时候,身边、手边不能没有笔,年轻时、延安时、新中国成立初期,大多用的是毛笔,后来逐渐地改用铅笔,包括黑铅笔、红铅笔、蓝铅笔、粗黑铅笔、粗红铅笔等等。最后几年大部分用的都是粗的黑铅笔或者红铅笔,在书上圈圈画画,或者写上批注文字。

在毛主席身边服务工作过的同志都知道,他卧室床头桌上、办公桌上、卧室外间会客室的茶几上到处总是习惯放着由服务工作人员削好的铅笔,各种各样颜色的铅笔。

我们从图书服务工作当中感到,《二十四史》是毛泽东晚年读的辫数最多、批注最多的一部史书。一共有15种史,一共做了198条,3583个批注,批注的文字,一条最少的是2个字,最多的一条写了914个字,大部分批注一条都是十来个字到三四十个字左右。三是批画、圈点,各种符号很多,各种各样的符号,有时候布满了全书,比比皆是,这是毛主席晚年读书的第三个特点。

第四个特点,密切联系实际。

毛主席读书都是密切联系实际读书,他在读书过程当中,将所读书上的内容与中国人民革命斗争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实际,与党的建设的实际,与中国社会前进发展的政治、经济、历史、文化、教育实际,自然科学实际等等,与读书人自己的工作实际、思想实际、理想信念实际、情感实际等等紧密地联系起来。把读书时读书人自己头脑里所想、所思、所动等等都写下来,记下来,表达出来。这种所思、所想、所写、所记、所表达的,仿佛是读书人在与书的作者或书上的人物包括历史人物、现代人物、死人、活人等面对面的交流、交谈、讨论。对作者的话、书上人物的话及其政治主张和思想、认识、观点、过去的事、书上的记载等全部文字,毛主席都是用心用脑,用心思考,有感即发,有想就批,有话即写。对伤的话赞成就表示赞成,不赞成就表示不赞成,有疑问就提出疑问,有反对就提出反对。总之,随读随想,随想随记,实想实记,怎么想就怎么批、怎么注就怎么记。

从新中国成立之后,毛泽东是密切联系实际,一直到晚年的时候,毛泽东读《二十四史》都是密切联系实际。密切联系实际是毛主席读书的一个最重要的特点,也是他最重要的一个读书方法。

我在《毛泽东读书十法》新书里面介绍了毛泽东读书的十种方法,其中第一条方法就是毛泽东密切联系群众读书。

第五个特点,有重点、有选择地读、重点部分反反复复读。

从毛泽东晚年读书实践的具体来看,“选择”的书,一般都是他有兴趣、爱读的”对自己有启发和教育作用的书。”“选择”的书,不一定是“重点”的书,“重点”的书一般都寓于“选择”的数只中。选择”的书肯定是要读的,“重点”的书是反反复复读的,有的一读就是十几年、几十年。一般作为重点的书,毛泽东读得多、下功夫多,批注的多,圈画的多。“选择”的环节是不能缺少的。“选择”这个方法,可以读更多的书,可以拓宽思路,可以拓宽读书的范围,在这个选择的过程当中,寻求大多数的重点,“选择”是读书的开始,“重点”是读书的延续。没有“选择”就没有“重点”,有“选择”地读书是重要的,“重点”读书更重要。如果说选择的读书是一般的层次,重点的读书,对毛主席来说就是更高的层次。

我们知道,毛泽东在几十年的读书长河中,有选择地读书,有重点的读书,重点的书反反复复地读,这是毛泽东一直是这样做的。

关于选择的读书和重点读书的事例是很多的,毛泽东生前读选择的书和重点的书,往往是交错进行的。读读选择的书,又读读重点的书,重点的书读久了、读累了,又读读选择的书,选择的书读多了,读累了,读倦了,又读读重点的书。正如他曾经对身边工作人员说的一段话,人的脑子这么大,功能就这么复杂,感觉、思维、视听一定也是各有分工的,我看文件累了换换纸笔,政治累了看看文艺小说,看诗词累了看看自然科学,看文字累了看看小人书,这样达到调节大脑的目的。

上面说到的毛主席晚年读武英殿板的大字现状本《二十四史》,毛泽东是通读过的,他读得多、批注得多、批画得多,许多人物传记的书,读了五六个以上,还有《南史》、《新唐书》、《后汉书》等等,这里面的人物传记,都是他晚年读书的重点部分。

第六个特点是读书的视角多。

读书的视角多,“多视角”的读书,就是从多个不同的视角读同一部书、同一种书、同一本书的读书方法,我们在服务过程当中知道,毛主席读书,有一些书一读就是几十年,例如《共产党宣言》、《二十四史》、鲁迅著作,里面很多哲学方面的书,还有各种《红楼梦》等中国古典小说等等,这些书是从不同视角读,几十年读而不厌,因为每次的读书他有不同的视角读,视角多,不同的视角,不同的收获,不同的目的,不同的收获,读起来就一读就愿意读。

就拿《二十四史》这部书来说,《二十四史》是史书,从历史角度去读,这是毫无疑义的,毛泽东在读的过程中,还能从政治的视角去读《二十四史》,从政策和策略的视角去读《二十四史》,从战略和战术的视角去读《二十四史》,从外交的视角去读《二十四史》,从组织工作选人用人的视角去读,从生产生活的视角去读,从民族统一和民族团结的视角去读,等等,这是不同的视角,他会有不同的收获。所以,他在读这些书的时候,读而不累、读而不倦,越读越爱读。

我们在服务工作实践中感觉到,书是同一部书,人是同一个人,从不同的视角去读,就会有不同的认识,不同的理解,不同的目的,不同的思维,不同的效果。在读书过程中,常常变换变换视角,变换变换方法,这样读起来新颖,读起来有新意,读起来有兴趣,读起来有新的成效,有新的爱读,所以就会越读越爱读,越读越有兴趣,越读越有劲头,越读越有成效,这是毛泽东晚年读书给我们留下了一个重要启示。

第七个特点,把两种或者两种以上的书放在一起对照着读,对比着读,研究着读,这是毛泽东晚年读书的一大特点。

所谓对照着读、对比着读、研究着读,就是在读书过程中常常将同一个内容的不同作者、不同版本、不同体裁、不同注释、不同评说的书,或者将同一类文体的书,如历史和小说等等,不同作者的书两种或两种以上的书放在一起、在身边,对照着看,对比着读,研究着读。看看这一种,又读读那一中,用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主义的思想、观点、方法、立场进行分析,进行研究,得出自己的见解,形成自己的看法。

我们在服务工作中知道,毛主席晚年读《二十四史》的时候,常常把《前汉书》和《后汉书》放在一起读。看了《前汉书》,又看了《后汉书》,读读《前汉书》,又读《后汉书》,把这两种书对照看,对比着读。对《前汉书》中记载的西汉一朝的史籍、史实、人物、评价等等内容文化,在阅读中进行比较,他反复读了这两种书之后,他写来这样一种批注:“《后汉书》写的不坏,许多篇章,胜于《前汉书》。”

在晚年读书当中,他有时候还把《二十四史》当中的《南史》和《北史》对照看,对比着读。他说:“《南史士》和《北史》的作者是倾向统一的,他的父亲李大师也是搞历史的,也是这种观点。这父子俩的观点,在李延寿写的《序传》中也说得十分明白。他还说:“《南士》、《北史》的作者李延寿有倾向统一的思想,比《旧唐书》更好些。

第八个特点,人走到哪里,把要读的、爱读的、正读的书带到哪里。

在火车上,在飞机上,去外地视察工作,参加会议,去杭州、去长沙、去武汉、去庐山等等这些地方,都要把自己身边重要的书、正在读的书,统统都要带上,带上就是十几个木箱,带到外地去以后,还要和北京摆放的形式一样,床上摆什么书,会客室摆什么书,茶几上摆什么书等等,他看过的书,基本上北京能看,在外地还接着看,这是他走到哪里都是把这些书带到那里,和北京一样的看书。

第九个特点,独立思考,不死读书,不尽信书。不是书上怎么说,他就怎么信。这是毛主席读书的第九个特点。

毛泽东在读书过程当中,对书上所写的、所说的人和事、人物这些言论和阐述的道理和阐述的道理、所记述的史实、史迹、史例、史故、史论、史评,等等,都要用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分析方法去对待、去研究,用自己的大脑去辩证地思考,从不人云亦云,从不书上怎么写、怎么说,他自己就怎么信、怎么说。他做到实事求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毛泽东常引用孟子的一句话:“尽信书,则不如无书”。这里说的书,是指《书经》。毛泽东把它推而广之,及于其他,就是说,不要迷信书本,读书不要盲从,要独立思考。毛泽东认为,读书既要有大胆怀疑和寻根究底的勇气和意志,又要保护一切正确的东西,同做其他的事情一样,既要勇敢,也要谨慎。

第十个特点,挤时间,下苦功,读书“至死方休”。

毛主席在1938年8月22日,在延安中央党校的讲话中说过这样一段话,说你学到一百水,人家替你做寿,你还是不可能说:“我已经学完了”。因为你再活一天,就能再学一天。你死了,你还是没有学完,而由你的儿子、孙子、孙子的儿子、孙子的孙子再继续学下去。

1939年5月20日,毛泽东在延安在职干部教育动员大会上的讲话中就说过:“共产党员不学习理论是不行的,要想一个法子,叫“挤”,用挤来对付忙。又好比木匠师傅钉一个钉子到木头上,就可以挂衣服了,这就是木匠师傅向木头一挤,木头就让了步,才成功的。自从木头让步以来,多少木头顶上钉子、把看不见的纤维细孔,挤出这样的大的窟窿来,可见挤是一个好办法。我们现在工作忙得很,也可以让它让让步,就用“挤”的法子,在每天工作、吃饭、休息中间、挤出两个小时来学习,把工作向两方面挤一挤,一个往上一个往下,一定可以挤出两个小时来学习。

看不懂也有一个办法,叫钻,如木匠师傅钻木头一样的钻进去,看不懂的东西我们就不要怕,就用钻来对付。毛泽东还说,工作忙,就要挤,看不懂就要钻,用这两个法子对付它,学习是一定可以获胜的,毛泽东是这样讲的,实际上是毛泽东自己读书的一种实践的体会,他读书的实践,绝大部分都是自己挤出来的、钻出来的。

1957年10月9日,毛泽东同志在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扩大的第三次全体会议上讲话中强调指出:“我们要振作精神,下苦功夫学习。下苦功,三个字,一个叫下,一个叫苦,一个叫功,一定要振作精神,下苦功。应当把工作以外的剩余精力主要放在学习上,样品学习的习惯。

毛泽东看书的时间,饭余茶后,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他都用来看书,所以,毛泽东看书的时间是挤出来的,下苦功的,一直到最后都是下苦功读书的。

1959年1月,一位外宾问毛泽东学习英语的情况时,他说:“我现在正在一字一字地学。若问我问题,我勉强答得上几个字。我要订五年计划,再学五年英文,那时可以看点政治、经济、哲学方面的文章。现在学了一半,看书不容易,好象走路一样,到处碰石头,很麻烦。他还对他的秘书,当时任国际问题的秘书林克同志说过,我决心学习,致死方休。他还诙谐地说:“我活一天就要学习一天,尽可能多学一点,不然,见马克思的时候怎么办?”。

毛泽东是这样说的,他自己也是这样做的。直到1956年病危的时候,他也没有中止读书。毛泽东最后读书的时间,根据当年有关的记录是1976年9月8日早晨,也就是在他老人家临终前一天的5时50分,是在全身布满多种监护抢救器械的情况下读的,读了7分钟。毛泽东辞世离开人间的那一刻,也就是他老人家读书学习生活结束的时刻。毛泽东同志这种活到老、读书到老、学习到老、生命不戏,读书学习不止的精神是值得我们永远学习的。

各位网友,我深深地感到,毛泽东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也是读书学习的一生。从1976年9月8日晨,也就是在他老人家临终前一天的5时50分,在他全身布满了多种抢救器械的情况下,还读了7分钟的书,可见毛泽东是至死方休。

毛泽东终身酷爱读书,毛主席身边从来没有离开过书。胡耀邦同志曾听了我介绍毛主席晚年以惊人的毅力顽强读书的情况后说:“像毛主席这样活到老,学到老,生命不戏,读书不止的精神是永远值得我们共产党人学习的!”。

毛主席就是一个活到老、学到老的一个共产党的代表。

如今,毛泽东已经离开了我们,但是他读过的这些书还在,见书思故人,见书念故人,故人读书时的神态笑貌、顽强毅力、勤奋刻苦的精神等至今犹在我们的心中。

各位网友,关于毛主席晚年读书的情况是十分丰富的,我根据毛主席晚年读书的情况写过一,1972年的时候我写过一书,书名叫《毛泽东晚年读书纪实》,比较全面地介绍了毛泽东晚年读书的有关实际情况,刚才十种晚年读书的情况向广大读者进行了实况转播,如果各位网友有兴趣的话,请您看这本书,比较详细。还有一本是《毛泽东怎么读二十四》的,也是在毛泽东晚年读书纪实》的基础上,把专门对《二十四史》的,配合各级领导干部学习史,按照习近平同志的要求,领导干部多读历史这个号召,为了配合这个,我自己写了《毛泽东怎么读二十四史》这本书,也全面介绍了毛泽东怎么读《二十四史》,为什么读《二十四史》,读《二十四史》有什么批注等等,我写得比较详细,大家有兴趣的话,也可以翻阅。

各位网友,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今天只介绍到这里,谢谢大家。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