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网事日志 > 正文

让“不要带血的GDP”“停下来等一等你的人民”见鬼去[西进运动中的美国“速度”]

2016年01月02日 网事日志 ⁄ 共 1421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800 views 次
39.6K

  以下文字摘自[美]丹尼尔·布尔斯廷:《美国人:建国历程》
  
  西部汽船发生事故的纪录也是骇人听闻的。常听人说,在密西西比河上航行,要比横越大西洋的航行危险得多。在一八五二年之前,没有官方的统计数字;但据概略估计,十九世纪中叶之前所建造的所有汽船当中,大约有百分之三十都损失于意外事故。而同时期在西部河流上发生的有案可查的汽船事故中,大约三分之一的财产损失、二分之一的死亡事故以及全部伤亡人数的三分之二,都是由爆炸所引起。横飞的碎片、外溢的蒸汽和滚烫的锅炉水曾令数以千百计的人死亡或者受重伤。普遍要求高速度,不适当地鼓励使用“高温快速发动机”(这种发动机能从已经破旧的锅炉里榨取最后一点能量),都和惊人的事故发生率有很大的关系。土地热者、淘金热者、城镇的投机商、一般商人以及难以给予一个称呼的各种行色匆匆的移民,“都不顾一切地向前闯”。一八四四年,密西西比河上一条汽船的司炉对一位东部来的人冷笑地说,“讲到北方的汽船嘛,驾驶它们并不需要什么勇气,你一连五年也不会搞坏一个锅炉。但是,听我说,陌生人,乘坐这种压力高、活塞不灵、充满隐患的半皱裂的船就得是个男子汉才行,船上六百条性命,随时都有下地狱的危险。”
  
  公众本身也在不小的程度上助长了这类事故的发生,不仅仅是由于报纸的瞎吹捧,还由于相当大多数乘汽船的人不断表明要“高速前进”,并催促一再增加速度。在这种情况下,有些船长为了博得乘客的奖励和喝采,便冒险强使汽船超过安全系数航行。旅客们这种要求“向前闯”的病态心理,很可能是发生事故的最大原因……
  
  汽船爆炸在西部并不少见,这是一种典型的西部现象。在这方面,流传着许许多多不足以完全凭信的故事。这些故事讲到:那些尚未付船费的乘客如何同财物一样,被安排坐在船的尾部,而万一发生爆炸,那里却是最安全的;
  
  这种对速度的狂热追求,使西行者不惜冒着葬身烈火烟硝之中的危险而乘汽船,力争第一个到达目的地——同时也诱使原来乘小马快递邮件的邮递员也不惜冒粉身碎骨之险而乘上了汽船
  
  美国的铁路都是以最快的速度修筑起来,并且很少考虑到安全、舒适或经久耐用等因素,这是毫不足怪的。这还意味眷所修的铁路全都是单轨(只附有为对面开来的火车让路的旁轨),而不是双轨。而铁路的坡度大和拐弯急,也都因为没有时间去削平山坡,开凿隧道,或修筑路堤。美国人还随便使用(有时更是不顾一切地试用)最便宜、最快速的铺轨方法:窄轨距,用栈架结构代替土石路堤,没有铺道渣的路基,用一切办法使用替代材料,或者尽可能抄近道等等。
  
  由于建筑工程质量差,坡度路段的路轨修得非常糟,拐弯又急,路旁又没有任何遮拦,再加上在地形高低不平的地方开快车,于是便导致了大量事故。到十九世纪中叶,特别是在西部,美国铁路事故就象十几二十年以前的汽船爆炸事故一样,层出不穷和臭名远扬了。一八四二年,查尔斯•狄更斯(他是个不大容易震惊的人)也发现到,他第一次乘坐从波士顿到洛维尔一线的火车真是一次令人心惊肉跳的经历。一般说来,外国人在美国乘火车旅行,对铁路事故的频繁都感到震惊;而美国人对此则竟然视为家常便饭,这一点更使他们不胜惊讶。有一个英国人查尔斯•理查德•韦尔德写下了一八五五年他从西弗吉尼亚州坎伯兰乘坐开往华盛顿特区的火车的经历。由于火车从坎伯兰开出的时间已经晚点,所以得拼命加快速度,而列车员对此解释说,非这样做不可,只有如此才能弥补失去的时间。(作者:唐律疏议;源自新浪博客)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