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网事日志 > 正文

“铁老大”与“油老大”再获科技进步特等奖的启示

2016年01月17日 网事日志 ⁄ 共 5082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969 views 次
39.6K

  1月8日,2015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召开,中国铁总牵头的“京沪高速铁路工程”与中石化牵头的“高效环保芳烃成套技术开发及应用”项目获得了科技进步特等奖。这是2008年以来,两家企业再次获此殊荣。
  
  历年来的科技进步特等奖,全被国企以及国家部委、科研院所斩获。就从2008年说起,看看获奖名单:2008年铁道部与中铁的青藏铁路工程,2010年中石油的大庆油田高含水后期4000万吨以上持续稳产高效勘探开发技术,2011年国土资源部的青藏高原地质理论创新与找矿重大突破,2012年国家电网的特高压交流输电关键技术、成套设备及工程应用以及中石化的特大型超深高含硫气田安全高效开发技术及工业化应用,2013年的两法系杂交水稻,2014年的超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研发。
  
  这次获奖再次证明:重大关键科技领域的突破,目前依旧主要还是靠国企来完成;国企做大做强主要靠的是自身实力,而不是所谓的垄断。
  tielaoda
  铁总(前铁道部)“铁老大”,是名副其实的垄断企业,但是,正是这家中国最大的垄断企业,创造了当代中国毫无争议的、最为耀眼的工业成就——高铁。
  
  高铁的意义,毋庸赘述,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平民百姓都一清二楚。前铁道部牵头,联合北车、南车、中国中铁、中铁建,迅速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并予以消化吸收提高,短时间内就一跃成为全球的行业领先者。2015年6月30日,最新式的中国的标准动车组(CEMU)下线,目前已进入实验运行阶段。未来新的标准动车组将进一步巩固中国在全球高铁领域的领先地位。
  
  其实在高铁跃进出现之前,中国铁路行业就已经具有很高的水平了。中国铁路以较少的运营里程,承载了全球最大的客运量与货运量;中国普通客运,已经将近20年不涨价了。早在1991年,中国就拿下了德黑兰地铁一期工程总承包权,于1996年开工建设。德黑兰地铁一期工程是中国公司在海外承建的第一个地铁项目,也是中国获得的有史以来最大的综合性民用机电产品出口项目,长春客车厂(2015年7月习近平刚去视察过)借此开始享誉海外。
  
  “铁老大”系统拿得出手的,其实不只是高铁,还有重载铁路。高铁是客运,普通民众都能接触得到,所以也广为人知,而重载铁路解决的是货运,了解的人就少了。目前中国的重载货运技术也是世界一流:大秦铁路为中国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国产重载机车正销往全球。
  
  “铁老大”的成功证明:国营的、集中化的铁路系统,完全可以高效运营。与之相对,私有化的、分散的铁路系统运营低效的俯拾皆是,如英国与阿根廷的铁路系统。
  
  目前,中国投资英国高铁建设已几成定局。国有化的集中化的中国铁路,替由撒切尔私有化、拆分了的英国铁路来完成自己的任务,产权“明晰”的完败于产权“模糊”的,这一事实胜过所有的经济学教条。真正的或与现实相符的经济逻辑是:
  
  国有的集中化的铁路部门,在上级政府与市场的双重压力下,集中资源、精密组织,实现了产业的跨越式发展;私营的、分散的铁路部门,其所有者既缺乏上级政府的压力,也不担心市场或消费者的压力,只要盈利,就永远安于价高质低的现状,丧失了技术进步、改善管理、产业升级的动力以及能力。
  
  另外笔者还要强调一下,目前铁总在铁路运营方面的高度垄断地位,并不纯粹是行政性的,也是市场竞争的结果。
  
  铁路建设投资其实早就对民资放开了。2005年6月,铁道部响应“非公36条”,发布了《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参与铁路建设经营的实施意见》,次年,中国出现了第一条私人资本投资建设的铁路,这就是粤桂间的罗岑铁路。粤桂偏远地区想撇开铁道部修建罗岑铁路,可是资金短缺;这时候“财大气粗”的深圳中技白菜价买下当地的国有铁路公司,许诺三年建好铁路;然后深圳中技高价将股权“卖”给了天津国恒铁路;天津国恒打着修铁路的旗号募集了二十多亿巨额资金;资金到手后,铁路没影儿,钱也不知道哪里去了。2014年7月,天津国恒与深圳中技的老板成清波因集资诈骗罪被捕(详见拙文《中国“首条民营铁路”的闹剧落幕》)。
  
  像四川正在筹资兴建的川南铁路,四川政府呼吁私人资本来投资,可是因为没有暴利,愣是没有私人资本投资,四川政府只好再请求铁总来投资。有媒体、专家就此放话称,只有政府提高客货运价格并允许进行“多种开发”(如将铁路周边地段给投资者进行地产开发),即只有靠经营铁路能获取暴利,私人资本才会参与投资。可见,目前铁路这种高投资、高门槛、低利润的行业现状只要不发生重大改变,那么即使完全放开让私人资本来投资,它们也未必投资。
  
  与铁老大一样,对中石化以及中石油、中海油、延长油矿等石油石化大型国企,舆论也一面夸大了其垄断程度一面又低估了其技术水平。
  
  石油石化行业,拥有上下游有多个环节,除了上游探矿权之外,真正具有政策性限制门槛的环节,其实并不多。至于炼油与化工环节,几乎没有任何门槛,谁干都行,私营炼油厂与化工厂在国内早已是遍地开花。油气销售环节,也早就放开了,像加油站,中石油与中石化的数量其实只占全国数量的百分之四十左右,另外一半多由其他国企、私企、外企的加油站构成。管网方面,主干管道多数由中石油掌握,非主干管道有多种类型的企业参与。这种局面大致是自然形成的,像西气东输等管线,投资大,技术门槛高,当初就是让私人资本去干,他们也未必愿意。
  
  就技术而言,石油石化行业其实是中国工业的传统强项,改革开放之前,就已经具备了较强的实力,其中在勘探、开采、炼油这三个环节,达到了较高水平。大致说来,当时的石油行业做到了在别人找不到油的地方找到了油,在别人不愿采的情况下采出了油,在原油品质差的情况下完善了炼油工艺。从毛泽东时代的著名口号“工业学大庆”中,不难看出石油石化行业当时在整个中国工业体系当中的地位。如前所述,2010年中石油的大庆油田高含水后期4000万吨以上持续稳产高效勘探开发技术,2012年中石化的特大型超深高含硫气田安全高效开发技术及工业化应用,分别获得了国家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像高含硫油气田开采,一直是全球解决不了的行业难题,这一问题解决不了,储量巨大的高含硫油气资源就成了废物。中石化在四川普光气田开发中,在全球率先攻克了这一难关,变废为宝,其意义可想而知。
  
  化工方面,尼克松访华后,中国立即开始引进西方的化工技术,此后中国化工开始了快速发展。化工最重要的两种基础原料是乙烯与芳烃。乙烯方面,中国进步很快,目前已达到了世界一流水平,成为极少数能同时掌握百万吨乙烯生产技术与相关的装备制造的国家。芳烃(最重要的部分就是PX即对二甲苯)领域,进步则相对缓慢。之前,全球仅美国环球石油公司(UOP)公司和法国法国石油研究院(IFP公司)掌握芳烃成套技术,形成了高度垄断,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各地的芳烃厂家,都要向上述两家公司缴纳高额专利费。
  
  2011年,中石化在扬子石化建成3万吨/年的首套工业示范装置,攻克了自主芳烃生产技术的最后一座堡垒——吸附分离技术。2013年,中石化海南炼化60万吨/年对二甲苯项目,即第一个大型芳烃生产装置投产,标志着中国石化成为全球第三家拥有芳烃成套生产技术的专利商和工程EPC承包商。
  
  尽管笔者技术上是外行,不过值得欣慰的是,早在2013年就已经感受到了这一进步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当时笔者留意到,人民日报头版报道了中石化掌握全新的芳烃制造技术这一消息(很惭愧,笔者记不清具体哪一期了),众所周知,除非是巨大技术进步,否则不会登上人民日报头版的。
  
  除了技术水平,中石化等企业的管理水平也很高。像中石化镇海炼化公司,属于全球最高效的化工厂之一,该厂职工目前只有六千人,可是一年纳税竟然超过两百亿元(同在浙江的阿里巴巴集团,2013与2014年合在一起,纳税尚不足二百亿)。
  
  中国的油企在国外也是吃得开的,不管是安哥拉、苏丹,还是沙特、伊拉克,还是土库曼、乌兹别克,还是委内瑞拉,不管是勘探开采,还是承建成套项目,表现得都不错。像中石化与沙特国家石油公司合资建立的沙特延布炼油厂,就是投资近百亿美元的超大型现代化炼油厂。几大油企在国外照样吃得开,这说明它们是具备国际竞争优势的。
  
  除了乙烯、芳烃等领域,能证明中石化等企业的生存无需靠“垄断”的例子,再一个就是近期的中国页岩气技术大跃进。
  
  中国页岩气开发大致于2009年大规模展开。开发启动后,舆论一致呼吁放开页岩气探矿权,让四大油企之外的国企、私企参与进来。中国政府顺应了这种呼吁,2011年,四大油企之外的国有企业开始获得页岩气的探矿权。2012年起,私企也开始获得页岩气探矿权。市场放开了,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结果如何呢?出乎舆论所料,结果是传统油企继续在页岩气开发中处在行业领先地位,尤其是中石化,更是一马当先。
  
  目前,美国赖以实现“页岩气革命”的水力压裂与水平钻井这两项关键技术,中石化等都已经掌握,页岩气开采设备,包括从地表的压裂车到地下的桥塞等重大或核心设备,也全都实现了国产化。2014年11月5日在美国达拉斯举行的第五届世界页岩油气峰会,授予中国石化“页岩油气国际先锋奖”,以表彰中石化完成了北美以外世界首个页岩气重大商业开采。大致说来,美国通过几十年在“页岩气革命”领域所积累的技术优势,中石化等已经大都赶上了。
  
  2012年第二轮页岩气区块招标公告,19个区块排名第一的中标者中,没有传统四大油气企业身影,非油央企和地方国企与私企大获全胜。中标结果揭晓后,当时舆论反响很强烈:“公平竞争点燃页岩气之‘火’”,“通过页岩气区块的招标,大批非油气企业、特别是民企可以凭借自己的实力堂堂正正的进入油气领域了”,“此次招标已经翻开了中国能源历史新的一页,它注定会被载入史册的。新的变革已经开始了”。类似的感慨充斥着媒体。
  
  这个所谓的“被载入史册的新变革”有何具体的进展呢?
  
  结果,页岩气勘探技术门槛高,资金投入大,且地质储藏条件差(相对于美国),中标企业没人愿意或有能力进行大规模投入。
  
  2014年4月,21世纪经济报道刊文《页岩气迷局:中标后的尴尬》,该文指出,与舆论的预判相反,最后出现了这样的局面:“一边是民企面临的进退不得与开发窘境,一边是以中石化为代表的央企已实现的大规模开发场景,冰火两重天的格局,正在中国的页岩气市场上演。”(上述内容部分引用了拙文《谁是中国页岩气事业真正的创新者——中国页岩气开发的实践效应》,经济导刊2015.02期))
  
  2015年11月14日,在“2015年中国气体清洁能源发展与能源大转型高层论坛”上,中国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院长金之钧表示:
  
  “国土资源部在进行了两轮页岩气区块招标之后,大量的民营企业和地方政府平台企业进入,三年来,这些企业通虽然存在投入力量不等的情况,但目前基本上还没有太大的收益。尤其是一些资本金不足、规模不够大的、主业不是油气勘探业务的民营企业。中国不能完全照搬美国通过中小页岩气公司发展页岩气的模式。”
  
  其实,绝大多数国企都跟“垄断”不沾边,其市场生存纯粹靠自己的实力。如生产高铁轮对的太重集团,生产百万吨乙烯装备的一重、沈阳鼓风机集团等,无不如此。
  
  一方面,铁老大、油老大们埋头苦干,取得了一个接一个的领先世界的进步,另一方面,舆论却总是对此视而不见,甚至反过来横加贬斥。这种局面还将持续多久?
  
  前第一财经日报总编秦朔2015年12月在《反思中国富豪十大错》一文中,总算对国企讲了几句公道话:
  
  “动不动就嘲笑国有企业没有企业家。真心说,我也认为传统国企模式没有未来,但再说三遍,企业家精神(entrepreneurship)是一种精神特征,不是身份特征和身家特征。不要再说国企没有企业家。充分竞争的国企、能够自主决策自担风险的国企、不断创新提升效率的国企,必定涌动企业家精神,否则我们不会有蜚声世界的高铁、核电、国家电网、中国建筑、航天科技,不会有华润、中粮、招商局、青啤这样非常国际化的集团,不会有宝钢、中集这样高效的企业。也不要简单地说,国企领导都是“A4干部”,所以不可能有长远打算。从中国汽车工业的奠基人饶斌、石油工业的奠基人康世恩开始,国有企业的领导人实际上是性价比超高的“事业家”,没有什么物质激励仍然创新进取。我交流的国企领导不多,但从上世纪90年代的孙文杰到今天的宁高宁,每有所听,都收获满满,并不亚于最出名的那些民企富豪。”(作者:杜建国;源自产业人网)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