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网事日志 > 正文

请看贺卫方的诡辩与狡猾!

2016年03月30日 网事日志 ⁄ 共 253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494 views 次
39.6K

  看了贺方卫《答王银川》,首先必须先严肃地指出一点:
  
  这是在恐吓!
  
  在回信的末尾处贺卫方这样说道:“末了,我要诚恳地跟你说,人生的路很长,不过关键处也就是几步,好自珍重吧”。
  
  联系到其大造声势的“取消团中央及类似团体的行政级别”之舆论便不难看出,对于王银川这位年轻的团干部来说,一句“人生路很长,好自珍重”形同恐吓!
  
  总而言之,整个回信老气横秋、阴阳怪气,而且做贼心虚、词穷理屈,又偷换概念及用心险恶。下面,就让本人来一一揭穿他的真面目!
  
  一、做贼心虚
  
  在【质问一:关于“杰出民主人士奖”】里,他抬出了刘少奇、邓小平、习仲勋在文革期间被打倒的事来狡辩,可人家王银川问的是你跟“刘晓波、十四世达赖、王丹、柴玲“等人获得同一个奖项,有何感想。
  
  刘王柴何许人也?
  
  大家都知道:颠覆国家与叛国罪!
  
  这跟反党是一回事吗?刘被关押,王、柴等出逃后长期在海外勾结反华势力支持藏独疆独、台独港独,并身体力行地参与颠覆国家的行动,这些都是公开的事实。当今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贺卫方先生既然自认自己是一名“优秀共产党员”,那为何不拒绝这个奖?还发表答谢辞,你究竟是何态度?
  
  从组织纪律与原则来说,你应该严词拒绝,因为你是一名共产党员。
  
  但如果从公民的角度来讲,你或许有权利接受该奖。然而!你起码应就该奖项授予我国的叛乱分子的举动阐明你的态度,这是一名中国人最基本应该做到的事。
  heweifang
  是不是这个道理啊?请问贺教授。
  
  二、词穷理屈
  
  在【质问二:所谓美国线人问题】里,贺卫方用英语单词“contacts”来“纠正”王银川的“线人说”,说他只是作为一名“联络人”、以学者的身份与美国使馆交流。呵呵~从字面上来讲,你也许对,但是如果非要这样讲,那我就对王文中的第【8】问:
  heweifang1
  上述的“理应外合”与“把中国共产党改成社会民主党”你又怎么解释?
  
  世间万物都是有关联性的,何况人说的话、做的事。你一方面与外国大使与参与颠覆中国国家政权的外国组织过从甚密,被公众质疑为“线人”。另一方面又说过这样的话。既然你是法学专家,那么,请问“改造成社会民主党”出自哪一部律例?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还是《中华人民共国法律法规》?
  
  本人不耻下问,静候贺卫方教授回答。
  
  在【质问三:关于政党登记问题】里,贺先生又巧舌如簧地解释你的“共产党非法制”实为“不在法律之内,或之上”。恕小生愚钝,请问这跟“非法”不是一个意思吗?
  
  人家王银川明明说的是中国共产党经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批准成立并成为执政党的,这是经建国时由中国共产党与其它民主党派的《共同纲领》与后来的《宪法》所确认的,你还要哪家登记处来登记?
  heweifang2
  三、偷换概念
  
  在【质问四:关于我的话“西方对中国近代以来的欺凌,是中国欺负西方人的结果”】里,贺称“建议你读一下著名历史学家蒋廷黻的《中国近代史》,其中略谓在鸦片战争前,西洋人要求平等地位而清廷不给,结果到了战后就反了过来,中国要求平等而西方人拒绝了。其实,当年西方所要求者多在商业贸易上的交往以及现代外交关系的订立,这些方面可以说是平等互利的”。
  
  我又呵呵了,贺卫方先生大抵是法学上的专家,但不是历史与外交上的专家。你是不是没有听过【协定关税】这一个词吗?直到蒋介石1927年入主南京,形式统一中国,1930年前洋人都占有绝对的“最惠待遇国”权利,关税基本上都在洋人手上,中国人只能分到大概15~30%不等。
  
  再加上,王银川所说的显然是与笔者所说的自清末《南京条约》时起的事。贺卫方先生所指的是乾隆时拒绝英国等殖民国家贸易要求的事,但所言之凿凿的“可以说是平等互利”请问出自哪本史籍记载过?哪条合约体现过?
  heweifang3
  死无对证,任由你戏说——但是,彼时东印度公司已经成立,大英帝国在全球建立大量殖民地、疯狂掠夺,这是不争的事实。你怎么知道它就会一心与中国平等互市互利?在请求未果后西方列强迅即以坚船利炮打开中国大门,占我领土,屠我人民!输入毒害我国百余年的鸦片,不就是最好的强盗行经之注脚吗?
  
  恁多废话,纯系强盗逻辑。
  
  在【回6-9】里,贺说:“假如按照毛关于社会主义的标准,邓小平的那一套就是货真价实的资本主义复辟,就是否定了此前的社会主义“。
  
  不好意思,贺老师,小生我的毛病又犯了,请问1981年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哪里有“十年浩劫“三个字?
  
  实际上所谓“十年浩劫”是文学说法,在我所能了解到的中国共产党官方范围里内,从未听说过什么十年浩劫定性的说法。但却有“动乱”的说法,邓小平、华国锋、李先念等人都曾在公开场合说过或相关文献里用过,【动乱】与【浩劫】两字之差,谬之千里!
  
  而且这也不是定性问题。实际上,《决议》只是对过去三十年犯下的错误进行了总结,其目的当然是为了推动改革开放,但是正如邓小平所说“错的要讲清楚,但对的更加要讲清楚”一样,也更如习近平主所说的“两个不能否定”——“不能用后三十年的发展去推导进而否定前三十年“一样。
  
  你作为一名资深共产党员,明确对党的创始人毛泽东的逝世多次发表类似“死得好”的表述,请问这种态度是否合适?
  heweifang4
  对毛泽东时代进行全面批判是否适合?
  heweifang5
  你还希望党分裂成两派,军队国家化,这是在制造党的分裂与否认党领导军队的合法性。
  heweifang6
  这不是与中央精神背道而驰又是什么?
  
  四、用心险恶
  
  贺卫方不愧是一名老党员,对政治规则谙熟于心。全文颇藏机心,多次搬出老一辈领导人为自己的言论垫背,但观其言论,正如本文所分析一样,显系掩盖事实。特别是作为一名所谓的“优秀”党员,在党内、外引起如此轩然大波的质疑,仍然顽固不反思自己,顽固拒绝质疑。竟还大言惭地以“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为格言,以清高者而自居。
  
  若要论党纪国法,那么相信老党员的贺卫方先生应该理该知道什么叫“批评与自我批评”——这是共产党员的天赋党性,既然要讲党内与党外民主,那么多非共产党员都在批评你、质疑你,而你说自己没有错。
  
  那岂不是天下人都错了??(作者:無風即風;源自作者微博)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