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网事日志 > 正文

驳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2016年05月27日 网事日志 ⁄ 共 1255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255 views 次
39.6K

  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研究经济与政治的关系和相互影响,推理出社会进化五论(奴隶,封建,资本,社会,共产),按照占有生产资料的多少划分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还有几个重要观点。
  
  1.什么水平的经济决定什么样的政治体制
  
  2.剥削社会所剥削的经济利益被政治统治阶级获得,国家为政治统治阶级服务
  
  3.经济越发达,社会政治体制越先进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可以用来研究阶级矛盾,不明确阶级矛盾,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但是中国教条的照搬了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理论,中国有些地方不符合他的理论,例如中国没有经历成熟的资本主义。更不同的是,中国照搬了马克思主义,把秦朝以后成为封建社会,其实至秦朝以后中国就不是封建制社会,或者半封建制社会,到明朝日趋完善,是一套中央集权制度而不是分封建制制度,不需要大地主阶级和大资产阶级的存在,国家也可以运转,长此以往国家可以长治久安,顺利过度到资本主义。
  
  可是明朝存在一个离不开又腐败的官僚集团,在明朝后期足以架空皇帝,他们是实际的国家控制者,皇帝成为虚权统治者。民间创造的财富被官僚地主集团和官僚资产阶级获得,官僚集团不占有生产资料也可以剥削,而剥削的钱大部分没有流入到皇帝的口袋里面,国家机器也不能正常运转,带领国家朝这正确的方向发展。
  
  本来随着明朝的发展,经济越来越发达,理论上迎来更加先进的资本主义,反而迎来了腐朽的官僚主义,这是一步大倒退。明朝的历史违反了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理论,明朝不是地主阶级专政的封建社会,而是帝制社会和官制社会,主要阶级矛盾也不是封建社会中所说的地主阶级与农民阶级的矛盾,而是皇权和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与官僚地主阶级和官僚资本阶级的矛盾。
  
  明朝亡于官僚集团,而不是地主阶级,以后的中国中央集权社会主要阶级矛盾都带有官僚这顶关键的帽子,不摘,不限制这顶帽子国家很难发展,但是官僚又是国家运转必须的机器零件,权利掌握在他们手中,国家可以离开王公贵族,大地主阶级和大资产阶级,就是离不开官僚阶级(毕竟很多官员还是好的,也是为人民服务的),前者可以暴力镇压甚至肉体消灭,后者却很难这么干脆,这是很矛盾的,官方才不会把这个问题分析给人民看,只会说贪腐的问题,腐败官僚不仅仅是党内问题,法律问题,社会问题,而是阶级斗争根本问题,法制解决不了官僚集团腐败问题,不是投进监狱这么简单,很多贪官也不怕,他们的剥削更有隐蔽性和合法性。官僚集团而不会说这是阶级矛盾,天然对立又必须存在的矛盾。
  
  中国共产党不明白这一点,总有一天会被官僚集团拖垮,黑锅还得自己扛。处理官僚阶级这个矛盾虽然看起来很棘手,但是人民是可以找到斗争办法的,但官僚才不会让人民找到对付他们的办法,这是把自己拿在火上烤,他们可以把问题简单化,也可以复杂化,就是不正确化。
  
  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有他的漏洞,注重资本的决定性作用,而现在官僚可以通过中央政策决定经济走向,马克思没有注意到未来官僚的决定性作用,这是需要改进完善的地方。(作者:半世高人;来源:微博)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