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网事日志 > 正文

“自干五”之殇

2016年06月26日 网事日志 ⁄ 共 269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559 views 次
39.6K

  微博上一位互粉很长时间的朋友很不忿的感慨,公知们发一条微博,其转发量比自干五们的微博要大得多。为此他呼吁朋友们一起转他的微博。
  
  我了解这位朋友,他是个性情中人,不会是用这种方式骗转发、骗粉、骗影响力。之所以做这种事,估计是真的想不通,不服。很正常,我也经历过这个阶段。
  
  曾经有一个时期,我觉得公知们一无是处,不仅不学无术,而且愚蠢到了极点,蠢到连起码的逻辑思维能力都没有。他们的很多言论甚至是自相矛盾的。当然,直到现在,我仍然认为当时的部分认识是不错的。很多公知确实很蠢,但有一件事我却大错特错了:公知们并非一无是处。
  
  公知们之所以能获得成功,本身就说明他们还是有强项的。这种强项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把握社会热点,煽动群众情绪的能力。正因为公知具备这个长处,他们才能引领社会热点话题,引导舆论;才能拥有大量粉丝;他们的文章才能获得大量转发。
  
  二、长于商业实现,或者换句话说是擅长捞钱,懂得如何将自己手中的资源变现。由于有这个优势,公知们普遍过得比较滋润,其优越的生活为众多“屌丝”、“loser”所羡慕,进而把他们当作崇拜的对象。而这又让他们获得了更多关注和更大成功。
  
  然而在当初,我却没能注意到这些,仅仅将眼光盯在公知们的弱项,也就是学识上。我没有发现,公知们虽然无知,但他们并非愚蠢,更不是没有逻辑。很多时候,他们看似毫无逻辑令人齿冷的行为,实际上服务于增加影响力和赚钱这些更加实在的目的。
  
  基于这个错误判断,我变得自以为是。认为愚蠢无知如公知都可以获得成功,那么我为什么不能呢?认为只要驳倒公知们的言论,我就能获得比他们更大的影响力,就能扭转谣言满天飞的局面,就能澄清舆论环境。
  
  结果如何呢?公知造谣,因为触及社会热点,为部分人群宣泄了情绪,一转数万。我费尽千辛万苦查资料、写文章辟谣,转发量能有几百上千就相当了不起了。这还是靠了我会写点儿历史故事、军事小说,攒下了点儿人气,要是没有这点人气,很可能连几十转发都到不了。
  
  是我的文章写得不够好吗?我写的小说能转发过万,按说文笔即便不算好,多少也能过得去,问题不是出在阅读体验上。是我讲的道理不对、资料不过硬吗?没有逻辑的造谣都能成功,我花了时间查资料、梳理逻辑关系,怎么也不该比公知差。问题也不是出在这里。
  
  如果否认自己的错误,难道错在读者,错在群众?我要是真的这么想,那恐怕也就该被社会淘汰了。事实上,不仅是我,整个自干五群体都应该承认,无论多么痛苦、多么不甘心都必须承认,我们的影响力不如公知,是因为我们自己错了。
  
  我们的错误不在于缺乏知识积累,或者没有逻辑。这实际上是我们的强项。但我们错在没有把自己的长处用对地方。
  
  公知把国家、政府和党视为目标,这个目标未必是敌人或者对手,也许仅仅是言论的对象,甚至有可能是金主。他们靠破坏国家形象、瓦解政府公信力、抨击执政党获得影响力,实现自身价值。因此他们就不如国家、政府和党。我们可以观察到,不管群众如何跟着公知骂大街,遇到突发事件,大家还是要先看政府发布的信息。
  
  自干五群体以公知为对手,那么即便我们做到极致,学会公知的全套本事,也不过跟公知等量齐观而已,还不可能追上其中真正重量级的,只能追平一些中等的而已。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某个曾经与我共过事,后来曾享受“握手”待遇的人。他目前基本全套拷贝了公知的手段,甚至包括公知们用来博眼球的,最下三滥的招数。然而其粉丝数仍然远远赶不上假玉榕这样的二流公知,与公知中真正的重量级人物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有人也许会辩称这人不是自干五,但以我对他的了解,最起码在刚开始,他真的是自带干粮做那些事的。
  
  有哪些自干五的朋友想复制他的成功吗?也许还是有的,人数还不少,但绝大多数自干五是不屑于那样做的。那最多是个人的成功,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我们自带干粮做这些事,是为了让社会变得更好,是为了国家能够进步。并不是为了我们自己。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我个人觉得,首先要改变的是心态。不要再自以为是,不要总是“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油然而生”,那样除了招致普通人反感不会有任何其他作用。更不要自恃知识积累丰富,去编段子“钓鱼”,那样形同造谣,会起到公知都起不到的作用。最不可取的是辱骂受骗上当的普通网友,那样除了把他们推到公知怀里不会起到任何其他作用。
  
  我们不应该去破,破了一个谣言,对方能随手再造20个、30个,打倒一个查尔斯薛,能站起多少个冤狱来。仅靠批驳,我们最多能击破对方个体,无法从对手身上拿回任何影响力。
  
  更严重的是,在破对方的过程中,我们向普通网友呈现的形象根本不值得关注。
  
  普通网友们上网是图各乐子,希望能轻松愉快一下,或者宣泄一下自己的某种感情。公知们挨骂就是因为他们总散步负面信息。我们在批驳公知的时候,难道不是以另一种形式扩散他们的负面情绪吗?
  
  别说普通网友,即便我们自己,有几个人愿意关注整天苦大仇深,一副要跟某人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打了鸡血一样的家伙?有那个时间,咱们聊聊美食、看看小说、看看电影电视剧不好吗?咱们自己都不愿意的事,凭什么非得强求别人呢?
  
  跟丑化国家形象,破坏政府公信力的人做斗争,确实是件正经事,可有几个人做就行了,没必要千人一面,整个自干五群体都去做这种事。
  
  真正应该做的是立。就像张载那流传千古的名言一样: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天下开太平。
  
  我们多讲讲中国历史、世界历史到底什么样,公知们对中华民族的丑化不攻自破;我们多聊聊科学技术,公知们造的谣就懵不了人;我们多给大家展现点儿身边的正能量,公知们所说的“劣根性”就会被众人唾弃;我们多说说身边的建设成就,“中必输”的言论自然变成笑话;我们多秀秀自己的日子过得多好,公知们的讽刺挖苦当然站不住脚。
  
  再有余力,就去做点儿文艺作品吧。不要担心自己力量小,千里之行,始于足下。“那兔”等作品,都是作者从一笔一划开始的。我认得一个朋友,他的家国天下情怀绝不比我少,但他从来都不涉及这种争斗,而是埋头当编辑,做作品。他手中的作品,有不少已经接近获得商业成功了。我觉得,他推出一部作品,比我写一百篇文章都强,强得多。就好像我觉得一部《林海雪原》比再来二十人享受“握手”待遇还要实在一样。
  
  如果我们把精力放在骂街上,那我们什么都不是。如果我们把精力放在建设上,我们好歹能做成点事情。大家都觉得官媒是猪队友、战五渣,那么事情很简单,他们干不来的,咱们替国家替民族来做。(作者:张忆安;来源:求实学社)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