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网事日志 > 正文

陈平:下一步中国怎么超越美国?

2016年08月07日 网事日志 ⁄ 共 1298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2,413 views 次
39.6K

  【本文是陈平教授中信大讲堂中国道路系列讲座第13期演讲的压轴部分。上一讲《中国今天的世界定位相当于1900年的美国》中,陈平教授认为中国目前的世界定位等同于1900年的美国,中国未来的战略目标就是为了占领科技、金融、军事的全球制高点。第三讲,陈平重点谈中国到底该怎么办,思想火花频现。演讲稿经陈平教授审定授权观察者网发布。】
  
  我现在简单的讲讲我们未来怎么办。
  
  警惕空想资本主义理论误导中国的改革发展
  
  未来中国要批判空想资本主义,三个人对国内经济学界的影响太大。
  
  第一是斯密。前面已经讲过,他的“看不见的手”不足以协调国际分工,他鼓动追求的“国富”,不只是经济效益的竞争,而是包括政治、军事、金融等手段争夺的权势。斯密希望政治和经济分离,资本主义可以避免殖民主义,被历史证明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第二是哈耶克,他写的《走向奴役之路》在反对凯恩斯的名义下反对任何社会主义的经济干预。中国现在的经济下行,可以看到哈耶克的影响。国内的媒体经济学在金融危机还未结束之时就大反中国的四万亿财政刺激政策,反对大政府,反对凯恩斯。重新高举哈耶克对凯恩斯的批判,有道理吗?没道理。哈耶克的预言也没有被历史证实。
  
  西方推行凯恩斯政策的结果并不是产生什么可怕的奴隶社会,而是产生骄奢的福利社会。中国现在不少人羡慕福利社会,不愿意做辛苦的工作,但要越来越高的福利,要向欧美靠拢。福利社会最大的后果什么?老百姓不干活了,尤其受过教育的妇女不愿意生孩子,才会人口老化,依靠波外来移民干活。移民反对平等的待遇,加上西方整体竞争力下降,债务危机加重,年青人失业没有希望,才会出现目前的难民危机。
  
  哈耶克预言凯恩斯政策会导致通胀,事实却是西方陷入通缩,说明西方经济增长的前景渺茫,西方高消费高福利加高军备的路是不可持续的。
  
  主张自由化的理论基础是科斯的交易成本理论。科斯认为政府监管,一定增加监管成本。但是他不承认如果放松监管,增加投机空间,更增加了社会成本,也就是实际上的交易成本,造成严重的金融危机。
  
  我们过去几十年传播的西方主流经济学,只讲市场有利的一面,否认市场不利的一面,只是片面的均衡理论。在开放竞争的非均衡世界,本质是空想资本主义。在西方也从来没有实现过。今天应当全面检讨。
  
  如何实现全面小康?
  
  在全球经济社会动荡加剧的形势下中国怎么办?中央提出的建设小康社会,如能实现,就是新的得人心者得天下。如今怎么得人心,最基本最简单的就是让老百姓安居乐业。
  
  我最近听到一个数字,三峡移民130万,中国这么样强的政府,花了十年时间,协调了16个省才安置这130万人。可以想象,现在突然200万难民到了欧盟,他们能吃得消吗?其实现代化造成的问题在全世界都是移民问题。科学技术越发展,旧产业淘汰的越快,再教育和就业就越困难。企业要盈利就裁员,把社会责任推给政府。单靠市场解决不了就业问题。
  
  更大的问题是教育成本高涨。各国都发现教育程度越高的妇女越不愿意生孩子,老龄化更快。养老、医疗、教育、住房都是单靠市场无法解决的问题。中国在西方市场失灵的公共服务上如果强推市场化,就会产生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必须寻找适合中国国情的新路。
  
  我们批评斯密的空想资本主义,要明白一个经济学的道理,就是经济效益不等于社会效益,也不等于生态效益。
  
  中国能否在不久的将来占领国际分工的制高点?
  
  既然工业革命以来的国际分工不是平等的,中国能不能改变鸦片战争以来被动的赶超西方的格局,占领世界制高点呢?我认为可以,但是要以己之长攻彼之短,照抄西方是不可能超越西方的。
  
  中国现在学美国的激励机制,给高薪、给房子,最多能招点海归回来。但是沿海城市的高房价,连海归都吸引不了多少。美国二战后占领科学制高点,不是只靠自己的知识积累,而是靠二战后大规模接纳数以万计和十万计的欧洲的科学家。为什么美国能吸引全世界的人才,而我们还不足以吸引海归?
  
  因为美国好的大学多数设在乡村和小城市,地价非常低,可以让科技人才专心研究。所以美国战后差不多十年之内就把一个相当落后的科学教育系统变成世界上最好的教育系统。
  
  招才引智化解房地产泡沫
  
  我的建议,各地以前大搞的靠招商引资应该退出了。新的发展方针应当是招(人)才引智(慧)。中国现在钱有的是,才会有大量投机资本炒房地产、炒期货、炒古董。大片的工业区,有世界竞争力的企业不多。为什么不招才引智啊?如果在中国生态良好的内地三线的小城乡村,建设十几个中国的剑桥,吸引全世界的一流人才来工作生活,中国何须发愁科技制高点?
  
  历史上英国剑桥、德国哥廷根大学都在小城市,但是出了多少科学家?剑桥旁边就是牧场,生态和学术环境比中国现在的北大、清华、人大好的多。如果在小地方设好大学,中国的学生是世界上最好的,中国的中医养生又是比西方医疗更好的保健,足可以在一代人的时间内,把全世界最好的科学家都吸引到中国工作,还不能掌握世界科技制高点?
  
  剑桥大学校园。陈平认为,调整大学地理布局,吸引全球科学家到中国高校,中国有望成为世界科学中心
  
  现在西方的经济危机让世界一流大学都养不起科学家了,所以全世界的科学家都愿意到中国访问,开辟第二战场。可惜中国好大学都在大城市被高房价套牢,只能请科学家吃顿饭,做个讲座就回去,没钱把他们留下来长期合作带中国学生。如果中国政府能全面规划,选几个点建新的大学,十到二十年之内,中国有望成为世界科学中心。
  
  调整大学布局,可以带动中国的结构调整。中国把好大学往小城市和县城移动,北京上海的高房价就会自然缓解。因为所有的高房价都是学区房,全世界都一样的。好学校都往乡下移,好医院跟着移,干休所也跟着移,中国就能成为和谐社会,沿海和内地共同发展。这样大的结构调整,不可能靠市场的价格机制调整,只能靠政府的长期远见规划调整。
  
  分迁行政首都调整产业的生态布局
  
  现在大家的思路是有共识的,只是目前的任期制规划的力度比不上当年的十二年科学发展规划。最长远的好办法是迁都,只把北京迁到通县去,格局太小。华北缺水,南水北调,不如北都南移。把首都北京分为政治文化首都和行政管理首都。政治首都留北京,行政中心迁到湖北有水有山的地方去。政治和行政首都分离,邓小平党政分开的梦想也可以实现。中国经济建设和思想建设才能两手硬。中国道路才能走向世界。
  
  组建十几个综合性的大学基金会,占领科技-产业-营销的制高点
  
  占领工业制高点也不难。中国国企的主要任务就是占领世界制高点,次要任务才是保障民生工业的稳定。中国的制度优势在整合能力比西方高得多。产权理论夸大包产到户的激励机制,看不到包产到户只能解决温饱问题,不能解决产业升级问题。
  
  多年前复旦大学史正富有个很好的建议,可以把国资委属下的几百个国有企业划分为十几个大学基金会。把中国特色的“国有”改变为“国际接轨”的“社会所有”,可以在现有国际规则下突破西方用不给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加给中国国企进军西方市场的障碍。
  
  现在西方人拿中国国企的红帽子说事,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用国家安全的名义封杀中国国企对外的企业兼并,不但不许买铁矿,也不许并购有核心技术的企业。
  
  中国呢,反而欢迎西方大资本作为战略投资者投资中国的核心企业。
  
  这样的开放对等吗?目前国资委的管理体制,目标是内向而非外向。要占领产业制高点,必须调整为外向为主的竞争体制。一个可操作的办法,就是组建十几个竞争性的大学基金会,北大、清华、科大分别主导几个产业的整合。大学基金会搞竞争不搞垄断。
  
  清华搞汽车,交大也可搞汽车。我在美国念书的德克萨斯大学为什么搞新科技那么厉害,就是德克萨斯大学的大学基金会,资产规模州立大学第一。
  
  德州政府办学划拨给学校大片土地作为资产经营,校产土地上发现石油,租给石油公司经营,学校用租金支持科研。德克萨斯大学所在的奥斯汀号称“硅丘”,超过加州的“硅谷”成为美国高科技新的中心,恰恰因为政府赠与大学的土地租金,不是拿来炒房地产,而是养科学家从全世界买人才,我们家旁边就是星际大战的实验室。
  
  哈佛的大学基金会在私立大学第一大,才能买全世界的人才。中国政府是世界最富的政府,就因为中国的土地在中国政府手上,可以划拨三分之一给大学基金,三分之一给社保,三分之一留给政府,占领科学制高点和保障全面小康不就两不误了,不比搞什么金融自由化强得多?
  
  每个大学基金会建一个综合性的科学中心,产业政策和战略资本相结合,立马就有十几个有国际竞争力的集团军,每个集团挂的都是国际认可的大学基金会的旗号,把科研-产业-营销-金融整合成世界一流的集团军,要发展飞机还是生物制药,都不用发愁融资的困难,银行贷款还是发债发股票都好操作。
  
  做大做强不成问题,可以放手在世界各国投资兼并,和任何跨国公司竞争。如果西方想封杀中国的大学基金会,好嘛,我们对等封杀哈佛、耶鲁的基金会,看谁承受得起。
  
  十年之内搞十几个大学基金会,不难占领把全世界主要的研发、产业和营销的制高点。也许有人舍不得“国有”这顶中国特色的红帽子。想想当年江西苏区叫“中华苏维埃”和“红军”,被国民党封锁很难发展。
  
  抗日统一战线改名叫“边区”和“八路军”,获得大发展。打败了国民党再改名“解放军”好了。与其用经济让步来换取西方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不如自己改变国企的体制形式,利用已有的国际机遇。同时解决国内科研和生产脱节,金融和实体分离的痼疾,何乐而不为?
  
  军事建设以逸待劳掌握主动权
  
  军事上美国只有局部的技术优势但是长远的经济颓势。美国航母在中国南海炫耀只是虚张声势,航空母舰每天开动要烧多少钱,日本出动飞机军舰到钓鱼岛海域也是在烧钱。美国日本在中国近海耀武扬威有什么了不起,正好帮中国海军空军练兵。
  
  我时不时派几艘军舰几架飞机去争议地区绕几圈,引得你大批飞机军舰出动烧钱,我则以逸待劳,看谁耗得起?你把钱花在巡航上越多,花在军事科技和基础建设上的资金就越少。在我的近海惹是生非,主导权在我们手里。慢打散打,还是谈谈打打,得我们说了算。军事战、经济战、金融战、信息战要协同作战。
  
  请注意,日本政府三分之一的预算靠发债。美国搞量化宽松,如果中国和中东产油国不买美国的国债,美国的金融系统就要出危机。中国和美日的海洋冲突的胜负,不取决于军事技术,而取决于经济和金融。这次美国大选,美国两党都明白美国经济和中国经济的竞争输在基础设施上。美国缺钱,钱烧不起,美国经济给世界警察的角色拖垮了,早晚会同中国、俄国求和谈判。
  
  中国占领金融制高点的三个“阳谋”
  
  中国这些年的产业竞争非常成功,但是国际金融消极防御,非常被动。原因是处理国际金融竞争的方法,只搞“国际接轨”的本本主义,忘记了毛主席的战略方针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西方最希望中国上钩的打法是学西方拳击,你打我一拳,我回击你一拳。西方人个子大,当然占便宜。当年中国武师对付西方拳师的办法是打太极,你一拳打来,我侧身让过叫你扑空,然后抓住你的胳膊一拽,借你的力把你摔出去。中国人学西方经济学学傻了,把中国看家的战略思维给忘了。
  
  我今天讨论的事情都是公开讲的“阳谋”,不是“阴谋”。我多次在西方智库的研讨会讲,美中欧合作才能走出金融危机,拯救全球化。要搞对抗,全世界的市场一定“三家分晋”,中国主导的东亚经济区会超过欧盟和北美,因为东欧、非洲、拉美,甚至美国西部都愿意和中国经济合作。美国的军火工业集团没办法阻挡中国大市场对各国资本的诱惑,因为美国和日本的跨国公司在中国的利润超过了在美国本土的利润。
  
  如果中央能考虑我们的建议,我认为五到十年左右中国就可把世界金融制高点给占了,主导世界资本的流向。如果听西方的华盛顿共识搞金融自由化,则中国30年积累的资产,可能在几年内败光。为什么?因为国内的金融界不明白金融竞争是不流血的战争,是争夺市场份额和控制资本流向的战争,他们以为金融是钱生钱的游戏,天真地欢迎跨国资本进来,却不知道美国金融怎么赚钱?
  
  美国经济危机的深层原因是实体经济失去国际竞争力,政府没钱做长期投资,只能拿钱救金融搞短期投机,把股票市场炒高。股票市场炒高以后,最恨的是谁?德国人。因为德国的企业技术比美国企业好很多,因为德国人赚了钱就做研发,保持世界领先地位,但是不把利润拿来分红炒高股票。
  
  日本、韩国拿利润干嘛呢?也比中国聪明。中国只会卖苦力给人家加工,利润大头被西方营销商拿走。所以日本、韩国发奋建立自己的营销网络。
  
  比如日本丰田和韩国现代卖汽车,都是下了血本在美国欧洲布局。哪怕前十年赔钱,也要把市场份额占了。一点点蚕食美国和欧洲的市场。中国的国有或民营企业如果采取短视的方针,只顾眼前的资产保值增值,不干放长线钓大鱼的买卖,才有今日制造业的低利润。
  
  美国人呢?他们拿到利润后,不搞研发,也不搞营销,市场输给德国、日本、韩国,那美国人干什么?美国不是保护产权吗?产权在投机的股东手里,不在创业者手里。想多分红,就CEO签期权,你任期到的时候,如果股票价格翻倍,你就得个大红包,比你干20年的工资钱多。
  
  那样一来,美国高管哪里会关心企业未来的命运。美国的高管期权是让美国企业早死的激励机制。但是美国公司炒高股价也有好处,就是美国股票升值的时候,可以利用美国企业的金融优势吞并德国和日韩企业。即使企业实力相当,但是美国的金融杠杆可以使美国公司的股市价值是德国企业的几倍,把德国企业吞并。
  
  德国日本经济的起飞期,都想尽办法抗拒美国资本对他的兼并,但是德国成功,日本失败了。
  
  因为日本的广场协议和东亚金融危机后被迫打开金融市场,所以日本实体经济走下坡路。中国自己傻,欢迎美国资本投资核心企业,作为战略投资者,控制中国核心企业股份的巨大份额。
  
  幸好西方金融资本没有战略头脑,只为赚快钱。金融危机后院着火,看中国股票市值高就赶快抛出去套现,没有像当年搞死苏联东欧重工业那样,搞垮中国的核心企业。但是不等于将来不会。
  
  我们打什么牌呢?很简单,绝对不能像现在中国金融那样搞什么“人有我有”照搬西方。西方金融危机的量化宽松,输出投机资本在全世界转嫁金融危机,中国却加快资本账户的金融自由化,开放期货市场,放开股市投资额度,搞得咱们股市一塌糊涂,期货市场又把中国急需的进口原材料价格炒高,你不是在出卖国家利益吗?
  
  我建议中国对付美元霸权的办法有三招。
  
  第一招,就是前面建议的大学基金会,用科研-产业-营销-金融的整合体制占领制高点,不受国资委目前保值增值短期目标的限制,就能破解美国金融兼并德日核心企业的旧招。
  
  第二,用领子期权破解美国石油美元在大宗商品交易中的金融垄断地位。
  
  大家要想一个很简单的问题:美国现在称霸世界的经济实力从1971年开始就动摇了,凭什么继续掌握金融的制高点?因为他掌握着石油美元的定价权。中国人要买石油,石油交易拿美元交易,他就掌握石油美元和大宗商品的定价权。各国相信美国国债不会赖账,用美国国债来保值增值。美联储加息减息,就能控制国际资本的流向。
  
  美联储选准时机减息,美元贬值,就把中国借给美国的外债蒸发掉一部分。人民币升值10%,就蒸发掉10%美国的国债,代价是美国资本外流。然后美国再选择国内时机加息使美元升值,引发国际资本回流,打压中国的股市。美国资本借机把中国的股市抄底,又赚了中国和新兴国家一大把。
  
  美国玩什么游戏?控制国际资本的流向。如果美国经济持续不振,美元动摇怎么办?金融资本流动有两个规律:要么流向高回报的经济增长区,要么流向低风险的经济安全区。美国经济竞争不过对手,就在对手周边敏感地区发动战争打击对手的信用。如果竞争对手是欧元,就发动中东战争、巴尔干战争、东欧战争。如果竞争对手是中国,就在在朝鲜半岛、东海、南海制造矛盾,打击人民币,马上国际国内资本就逃离去了美国。
  
  国内金融界的本本主义者只会跟着美国的指挥棒跳舞,美国说中国消费不够,国内的媒体经济学就呼吁拉动消费。美国说人民币该升值,媒体经济学家就心虚地承认人民币低估,最多辩解说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得慢慢升值。
  
  我觉得,中国完全可以破美国的招。问题很简单,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大宗商品进口国,但是没有定价权,定价权在美国伦敦的金融寡头手里。为什么中国不直接和资源出口国交易?因为中国不知道直接交易如何讨价还价。卖方永远希望出口价格抬高,巴西铁矿炒高当时看来合算,等中国经济放缓,铁矿价格跌下来,他才知道他也大亏。
  
  真正长远的合作共赢之道,中国要跟资源出口国建立长期互利的一个分利也分损的合作关系。怎么分?金融有现成的工具,金融衍生工具可以拿来投机,也可以拿来协作,叫影子期权。你们知道如何操作?石油国愿意卖,中国愿意买,但是价格谈不拢。
  
  买俄国石油天然气也有类似的价格博弈问题。原因是什么?双方都想博弈捞利。咱们既然是长期交易,不如合作分利。比如我们按过去十年的历史价格平均得到的油价50美元一桶,双方协商一个合理利润浮动空间,比如在均价基础上浮动10%。如果涨10%,卖家赚,跌10%,买家赚。超过10%的部分我们分。赢家把超额部分回吐一半给输家,反过来我损失时,赢家倒贴他损失的一半。
  
  你要是巴西或俄国总统,你干不干?当然干。但是你不能跟期货的散户谈判,要跟国家垄断出口商谈判,因为国家才有经济合同的连续性。如果中国和一个个资源输出国建立直接交易的长期合同,绕过美国的金融中介,不需要石油美元,美国的金融霸权就削弱了一半。
  
  第三,建立中国主导的人民币国债市场,破解美国国债的霸权地位。现在西方国家最大的经济问题是什么?就是荣国府欠债太多,要问刘姥姥借钱。怎么可能呢?因为刘姥姥他们家勤奋,存钱。荣国府花没了,就发债,中国手上拿的都是美国的白条。美国一旦还不起债,中国人的积蓄就灰飞烟灭。
  
  你们看世界银行加冕的高收入国家,希腊、西班牙、意大利这些富国家都负债累累,国债发不出去只能高息借款,将来换不起,国家也会破产。而日本欧洲的富国增长无望,国债的利率从零到负,美联储也在考虑负利率来刺激经济,因为量化宽松不起作用。资本市场为什么还买?因为投资股市的钱将来赔的比负利率的国债可能还多。
  
  现在的怪事是欧洲日本发债利率是负的,美国差不多是零,中国民间融资却是高利率,导致经济下行。中国在国际上可以发低利的债,1%的利息就比美国国债高,为什么中国国内还有融资难,融资还要10-20%的利率,不是糊涂吗?当然,过去国内企业借美元日元债,人民币贬值就增加融资风险。为什么不发人民币的债卷融资?
  
  中国金融的大机遇在哪里?我们可以把中国长期的建设基本建设,比如说西水东调、高铁、电站的投资变成人民币的长期债卷,开放国债市场,让谁买?不让投机人买,让世界各国的养老基金买。
  
  美国的大公司,什么通用汽车公司、通用电力公司,已经没有核心股东了,保护产权是空的,因为散户不关心企业的长远利益,只是追涨杀跌。谁是西方大公司最大的股东?退休基金会、养老基金会。美国2008的金融危机,股票市场蒸发一半。
  
  通常养老基金为了保值,还有一半资产会投在美国的国债和地方政府债券市场。现在国债收益率几乎是零,还走向负值。所以西方福利社会的金融基础岌岌可危,处在破产边缘。
  
  现在西方政客鼓动蓝领工人工会反中国,理由就是中国出口的廉价产品把西方的制造业和福利社会打垮了,所以西方的工人阶级非常恼火,现在特朗普得的是蓝领工人票。
  
  习总说中国要提供一个国际社会的中国方案,中国方案是什么?我现在给大家建议一个。我们中国发行的人民币国债,可以当世界各国福利底线的救世主。
  
  你买我的长期建设国债,利息低、价不贵、好处是没有风险。因为中国政府不会破产,中国老百姓最勤奋,中国土地都归中国政府,中国政府是世界上最有钱的,中国政府公信力世界第一,说到就能做到,中国开工项目绝对如期建设,别的国家修高铁,私有制征地就征不下来,基础建设项目会撕裂两极分化的资本主义社会。
  
  中国修高铁,修电站,都行,因为全民分利,当然拥护。发低息的人民币长期债权,人民币自然国际化,不需要全面开放资本账户,挡住西方的投机资本。美国、欧洲、日本的养老基金和退休基金不受政府地缘政治控制,自己独立操作的资本都会买中国的国债,因为没有更好的竞争者。
  
  如果西方老龄社会的稳定绑在大中华经济区的战车上,一小撮军工寡头还跟我中国打什么仗?你不是傻到要掘自己的金融坟墓?要不了多长时间,中国就是金融世界的老大,你们觉得能做到吗?
  
  (结论)
  
  我就讲到这里。我的结论是,要看清中国和世界的未来,我们必须要站在斯密的肩上,打破斯密的幻想,占领科技工业军事和金融的制高点,尤其重要的是科技和金融的制高点,中国的工业就能超越资源限制,往全国世界发展。
  
  我相信快的话,5-10年,晚的话10-20年,中国可以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统一,走出太平洋。如果美国要跟中国对抗,你建你的北美经济区,我建我的大中华经济区,世界三大经济中心,欧盟在缩小,早晚欧洲会向亚洲靠拢,北美的经济区在分裂,拉美国家心向中国,美国的太平洋西岸也拼命发展中美贸易。不但南美,中美州是中国的伙伴,我相信美国西部和南部,包括加州、德州都愿意跟中国当伙伴。
  
  想和中国搞新冷战的只有美国东部那几个反共老州,让他们试试看,有没有办法跟中国对抗。这次连纽约出身的特朗普都声言准备跟中国做经济交易了。我等着美国的共和党有朝一日会提议废除美台条约,换取中国钩消几千亿美国国债。这点钱对中国是小意思,比玩金融自由化的游戏代价小得多。可以考虑考虑。
  
  谢谢大家。
  
  【问题与互动】
  
  【提问】:传统经济学的均衡和您的复杂经济学的复杂是两个非常核心的概念。传统经济学通过均衡和最优有应用的抓手,您的复杂经济学是不是也具有这样的抓手。比如天气预报长期预测是不可能的,但并不妨碍天气预报三五天的科学性,使它可以成为我们每天必看的东西。
  
  【陈平】:这个问题非常好。可惜你漏过我上一次人大的讲座。计量经济学没法做天气预报,但我们可以做天气预报,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非均衡的观察办法可以追踪金融市场的走向。目前金融经济学只看两阶距,就是均值和方差。因为他们假设高斯分布永远成立,才会保证均值存在和方差有限。这样的条件下没有发生金融危机的可能性,所以他们吹牛什么有效市场,其实不是永远稳定。
  
  我们观察到市场动荡的时候,比如羊群行为,追涨杀跌的时候,高阶矩,就是三阶到五阶矩会爆涨上千倍,而且在危机前一个季度就发生。如此一来,我们可以做金融的飓风预报,飓风快来了,告诉政府立刻改变游戏规则,例如降低杠杆率,我就可以预防和控制金融危机。
  
  我们采用的非均衡物理学的时间序列分析方法,是两个美籍华裔中国工程师研发的。美国军方用来探测核潜艇、核爆炸,原理是从量子力学的测不准关系构造的。我借过来分析美国的股票市场,得到的结论是否定有效市场是噪声驱动的假设,证实经济周期是熊彼特预言的“生物钟”,复杂科学的名字是“色混沌”。
  
  医生看心脏跳动心率范围可以诊断你有病没病。我们实时观察股市指数可以给金融市场把脉,辩证治疗。复杂思维和中医整体论的思维相似,这是中国人的长处。
  
  【提问】:谢谢老师给我们带来这么深刻的演讲。老师今天提了很多精彩的观点,观点的证据非常重要,我想知道老师是怎么观察到证据的?做观察的内容是什么?您刚刚提到启蒙运动的理性主义是不可持续的,可否分享一下你是怎么观察到的?
  
  【陈平】:我的观察很简单,就是观察几个典型案例。
  
  前面讲的第一个案例,是去过希腊的观察。我发现希腊的民族传统让老百姓根本没有国家观念,只有个人和家族利益。国家危机的时候,中国的民族性和西方的民族性相反。我年轻的时候在文化大革命时期非常崇拜鲁迅,鲁迅和柏杨骂中国的民族性落后,什么丑陋的中国人,说得很惨。出国后我发现中国民族性的特点有利有弊,不见得就是天生的落后。
  
  我的观察,中国人的特点,危机的时候就抱团,富了就要分家,就要吵架,中国人可以共苦,但难于同甘。西方人相反,一看别人富了,就一拥而上全抱大腿,一说败了就四散而走。拿坡仑也好,欧盟也好,都这样。
  
  希腊这么点大的危机,不但引发希腊分裂,还引发北欧和南欧的对抗。看看韩国的金融危机,老百姓和国家抱团,捐出自己的金银首饰来帮助国家还债,度过金融危机后韩国产业还比日本上了一层楼。欧盟经济本来欣欣向荣,欧元一度比美元强势。一旦发生很小的希腊危机,欧盟就摇摇欲坠。这是第一个观察。
  
  第二个观察,我多次去东欧比较转型经济的效果,发现世界银行编造的人均GDP数据造假。说什么休克疗法以后,东欧进入高收入国家,他们故意把高收入国家的下限划在波兰、俄国,而非早就是北约和富国俱乐部(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土耳其。
  
  我看结论相反,东欧不仅比中国差得多,也比转型前的社会主义经济差得多。我问波兰经济学家,尤其问了年轻人,你们到底怎么对比转型前和转型后的经济,是好还是坏了?我得到的答案,是一半一半。40岁以上的人都认为过去社会主义好,但是现在回不去了。40岁以下的年轻人又分一半一半,一半人认为过去好,一半人认为现在好。
  
  如果是受教育程度高可以到西方或跨国公司工作,生活待遇提高会认为比过去机会多,但是还有一半的年青人人上不了这个船,失业比以前还严重。加起来3/4的人说不好,1/4人说好,西方编造的人均GDP数据我能相信吗?还说中国的人均GDP在土耳其、马来西亚、伊朗、和墨西哥之下,你们去看看吧?
  
  第三个案例就是今天我讲的希腊神庙的前因后果,为什么大理石建筑要建在地震带上?我是定量和定性的观察,还加上历史典型案例的研究,三者互补。你就知道文艺复兴的理想主义是反自然的,是难以持续的。西方模式的科学技术确实开发了大量资源,但是也足以毁灭地球几千次。当代许多现代病都是西方模式用现代科技为少数人谋利益,维护帝国霸权的结果。
  
  中国崛起不能只是模仿或接替西方的霸权,或者只是模仿西方的高收入高消费,而是要创造新的中国道路,中国方案,给世界一个更好的希望。
  
  谢谢。
  
  【主持人】:希腊造假历史,你举个例子。
  
  【陈平】:一个重要文献是俄国科学院院士伏门科编辑的在2007年出版的英文书:Formenko,Anatoly,History:FictionorScience?DelamereResourcesLLC;(2007).书出了六卷,俄国十几个科学院士的论文集。他们利用大数据,把全世界的历史文献输进去,做数学的统计关联分析。书名字叫《History,fictionorscience?》(历史,是虚构还是科学)。
  
  他们分析得到的结论,西方的历史是编造的,大量的自相矛盾,西方宣传的罗马帝国的历史,好多实际上是拜占庭帝国的历史,好些希腊罗马的历史传说没有可靠的历史文献,连基督什么时候诞生,圣经何时编写都有问题。大家可以去查维基百科对历史上毁灭文献的世界纪录。
  
  中国动不动讲秦始皇焚书坑儒,好像只有中国是文化专制。其实中国是历史上大规模毁灭文献的行动,在世界主要文明里是相对频率少规模也小的国家。秦始皇焚书坑儒,中国主要经典文献至今留存,西方的希腊罗马文献在基督教成为国教之后,大部分都不存在了。因为一神教都要毁灭异端文献。
  
  中东和西方的每个宗教战争就把前面异教的图书馆烧毁,包括烧毁历史上伟大的波斯帝国图书馆,烧得河水都是黑的。然后埃及的亚历山大的图书馆也烧了。早期基督教圣经有多种版本,因为考古发掘出很多的版本,发现基督教的新约在哪儿写?保罗、约翰,都是土耳其人,在土耳其西岸写的,不是在巴勒斯坦写的,因为游牧民族到处跑。
  
  何新讲《希腊伪史考》,有一个理由是有道理的。别的考古细节我不知道。但是我们做科学的非常重视书写的材料。咱们都知道文言文非常简练,对不对?为什么文言文非常简练?因为古代文字写在竹简或者丝帛上。竹简很重,丝帛非常贵,所以惜字如金。等到纸可以大量生产的时候,宋元小说才得以把文学细节描写出来。
  
  何新说,当年古希腊的文献是写在羊皮纸或者埃及纸草上。我去埃及,看到纸草是一种植物,压出来的,不是像中国的纸是各种各样便宜材料合成的。纸草非常少,今天的纸草画也比纸贵的多。柏拉图、亚里斯多德不可能在希腊时代写出上百万字的著作,那得用多少纸草或羊皮?哪里能保存?只可能是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银行家雇人编造的。历史只有希腊哲人的片段观点,不可能有系统著作。我认为何新的观点非常有道理。
  
  第二,现在所有学者都接受文艺复兴的说法,所谓的希腊、罗马文献是从阿拉伯文翻译过来的。问题是到现在为止,没有看见任何阿拉伯的文本,文艺复兴自称的翻译家也没有留下任何阿拉伯文的原本,显然是美第奇家族泡制的文献。
  
  美国主流的公共电视台PDS出版过一个帝国系列的纪录片,网上可以买到DVD版本。我多次建议过出版社去购买版权,翻译出版,PDS的帝国系列,专门有一集《美第奇家族》,告诉你美第奇家族和文艺复兴是什么故事?文艺复兴是一个权钱交易、腐败合法化的成功故事,和今天的美国金钱政治一脉相承。
  
  佛罗伦萨有几个银行家族,大银行家家争霸,美第奇家族不是大家族,他怎么扩张市场份额?老美蒂奇想了一个好主意,就是投机在一个红衣主教身上,帮他竞选教皇成功。教皇当选回报美蒂奇,就指定美第奇的家族银行成为教皇收支的金融代理,一下子美蒂奇银行就成名了,然后各国王公贵族都来存钱借钱,美蒂奇银行就往全欧洲扩张,成了最大的垄断银行。
  
  美蒂奇招来其它家族的愤恨,先暗杀他们家的接班人,然后把他们全家赶出佛罗伦萨。买通的教皇死了以后失去依靠。美第奇家族的人发现,单单贿赂一个教皇不行,得他们家自己人当教皇。
  
  所以美第奇靠自己的财产贿选,制造了两任教皇当选,有一任教皇还是私生子,有钱不合法也可以变为合法。这个私生子是个花花公子。要知道早期基督教的画都非常简朴,因为原始基督教就是社会主义宗教,要照顾穷人,要实行破产法,要节俭禁欲。这个花花公子上台干脆把腐烂的生活方式带到教会,合法化纵欲的生活方式,教皇出马赞助裸体雕塑、美女画、和裸体表演。
  
  制造文艺复兴的艺术要花很多钱,他把罗马教会多年积累的财富花光,只好跟美国现在一样发债。教皇发赎罪券,引起马丁路德造反,新教革命,宗教分裂,战争死了欧洲相当大一部分人口远远超过一次大战。有人批评中国的困难时期,却不懂要算人口比例。
  
  中国现代化的代价是百分之几,西方东欧是百分之几十。美国独立,消灭了印第安人口的多数,目前人口不到美国的1%。究竟是中国的革命代价大,还是西方的腐败代价大?
  
  现在西方社会分裂的源头就在美第奇家族金钱贿赂教皇,不是官商合一,是教商合一,也就是斯密承认的,财富变成权势,制造了文艺复兴,既创造了一个辉煌的文艺复兴时代,也开创了资本主义的腐败政治。美蒂奇家族的兴衰是非常好的历史故事。
  
  西方没有什么宪法,没什么三权分立的议会制度能够约束腐败,美国的民主就是腐败合法化的产物。原来竞选是私下送红包,现在变成公开的政治捐款,美其名为“透明”,你拿这种赤裸裸的透明金钱政治有什么办法?这是以合法的程序来维持少数富人不平等的统治,这是我多年观察到的西方体制的本质,这个本质从希腊到佛罗伦萨到现在的美国一脉相承。比中国体制优越?让时间和历史来检验吧。
  
  【主持人】:这个结尾不错,谢谢陈平教授,讲得比较生动,也比较深刻。再次感谢陈平教授的精彩演讲。谢谢感谢各位嘉宾、各位老师、各位同学的光临,谢谢大家。(来源:网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