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网事日志 > 正文

基因编辑婴儿事件背后折射出来的是“超级人类”还是“超级噩梦”?

2018年12月05日 网事日志 ⁄ 共 2481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88 views 次
39.6K

制造‘超级人类’不仅是一种技术行为,更是一种政治行为。

01

这两天,因为贺建奎和转基因婴儿事件,已故英国理论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曾经预言过的“超级人类”话题,再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霍金的遗作《大问题的简答》今年10月16日出版,其中做了这样的预言——

未来的基因工程会被应用到人体的基因改造当中,有钱人将来会率先将基因改造技术应用到自己的子女里,从而创造出更强大的超级人类,超级人类将显著提高寿命、智力和抵抗力。

霍金在遗作中也提到了他的顾虑:

一旦“超级人类”普遍存在,没有改善基因的普通人将被淘汰。

对于大家所关心的伦理问题,霍金曾经表示,法律能够禁止人类进行基因编辑,但是,人性却无法抵抗来自基因编辑的种种诱惑。

 

02

十九世纪以来,无论是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类历史发展的论述还是自由主义对未来的展望,都是进步主义的,也就是说都是乐观的。都认为人类未来尽管还会遇到艰难险阻,但终究会进入一个更平等、更自由、更丰裕的美丽新世界。

霍金的预言让不少人的心为之一沉。

如果霍金的预言成真,那么大部分人(“有钱人”在任何时候、任何国家都是少数)或者其后代,将有可能成为无力反抗(因为和“超级人类”的智商差距过大)的奴隶,或者干脆因为失去存在的意义而被“销毁”。

这真是太可怕了。

03

无论霍金发出这番预言的真实想法和依据是什么,关于“超级人类”话题的大热,其实折射了精英阶层内心深处隐秘的恐惧和梦想——一劳永逸地摆脱革命的威胁,永远免于被推翻并且沦为平民的噩梦!

这也是对两千多年前陈胜、吴广发出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天问”的终极回答。

“超级人类”真的会出现,并且建立起不可能被推翻的统治吗?

我看不见得。

04

首先,尝试设计、制造“超级人类”,很可能会遇到无法逾越的技术障碍,这是因为“上帝”的心思是不可捉摸的,人类不可能掌握只有“上帝”才能掌握的全部信息。

这里使用“上帝”一词,只是一个方便性的说法,并不是指一个人格化的神祇,而是指孕育、产生了人类,但外在于人类,不依赖于人的意志而存在的客观物质世界。

物质是运动的,物质的运动是有规律的,人类的出现是物质世界规律性运动的产物。人类可以认识规律,但不可能改变规律。

制造“超级人类”,相当于要把人类的意志强加给物质世界,逆转客观规律,从哲学的角度看,这是完全不可能的,勉强要做,势必会受到客观规律的无情报复。

客观物质世界是极其丰富的,人类作为物质世界的产物,本身也具有无限的丰富性。

从认识论的角度看,人类可以接近这种丰富性,但永远不可能完全掌握这种丰富性,更谈不上完全驾驭这种丰富性了。

人类既然不可能成为物质世界本身,也就不可能像物质世界去制造人类那样去制造“超级人类”,用人类自身做原材料也不行。

如果“有钱人”以为有了钱就可以坐上“上帝”的位置,强行把下一代设计、改造成“超级人类”,那么这种“超级人类”有极大可能会是白痴、怪物、畸形儿,或者患有加速衰老、缺乏免疫力等无法治愈的毛病,甚至会成为反噬他们自己的冷血动物。

 

05

另外,从人类科技发展的历史来看,每次技术进步,都会同时产生负面的、甚至更加麻烦的后果。正如列宁的一名言:“历史喜欢作弄人,喜欢同人们开玩笑。本来要到这个房间,结果却走进了另一个房间。”

举个例子。

能够抗除草剂的转基因作物,曾经被认为是一个巨大的技术进步,因为这可以大大降低劳动强度,农民不再需要在烈日之下用手工或者机械的方式除草,只需要用飞机喷洒除草剂就可以了。

在美国,这种“先进的”抗除草剂作物种植了几年之后,结果出现了“刀枪不入”的超级杂草。

这种“超级杂草”叫长芒苋,生的极其坚韧,美国超级割草机的钢锯齿轮都被打断了,杀绝所有天然植物的除草剂草甘膦也对它无可奈何!

长芒苋生长速度奇快,一天就长2-3英寸。那些“优良的”转基因玉米和大豆,无论是在水分、养分和阳光等方面,都根本竞争不过长芒苋,减产率竟达70~80%。

对那些没有钱的普通人来说,这是一个令人鼓舞的例子。

如果“有钱人”未来胆敢变成“优良”的“超级人类”,穷人也会自然变成长芒苋式的“野蛮”的“超级人类”,大家竞争就是,谁怕谁?

 

06

其次,还有一个问题也必须严重指出。

制造“超级人类”本身不仅是一种技术行为,更是一种政治行为。这种政治行为的旗帜上写着三个大字:“反人类!”

为什么呢?

假如(我是说“假如”)霍金构想的“超级人类”变成现实,这些“超级人类”要做永远的统治阶级,则意味着普通人类沦为彻底的奴隶,甚至被彻底灭绝。

这就是说,任何制造“超级人类”的尝试,都是与人类为敌,“超级人类”将成为人类公敌。

21世纪的人类,经历了启蒙运动和社会主义革命运动的双重洗礼,智商和历史经验都已经足够丰富。可以设想,没有人愿意做“超级人类”的奴隶,更没有人愿意被“超级人类”人道“销毁”,所以,在“超级人类”上升为统治阶级之前,人类势必会对“超级人类”为自己勾画的黑暗前景进行殊死抵抗!

 

07

事实上,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已经有过一次制造“超级人类”的尝试了。

纳粹党卫军头目希姆莱成立了一个秘密机构“生命之泉”,以便按照纳粹的“优生学”理论繁育出源源不断的“纯雅利安人”,即“超级人类”,希特勒幻想他们能够成为未来人类的主宰者。

随着纳粹德国的失败,纳粹繁育“超级人类”的实验也彻底失败。那些已经出生“超级人类”孩子,一夜之间就从承载人类未来的“德意志之光”,沦为很少有人愿意收养的“人类之耻”。他们颠沛流离,饱尝人间冷暖,在未来的岁月里,也没有显示出任何“超级”特性。

08

制造“超级人类”,并且使“超级人类”成为永恒的统治阶级的构想是荒诞的,尽管不可能实现,但也是人类永远的噩梦。

而尝试这一构想,则会给人类带来巨大灾难。

这一噩梦出现在地平线上,表明资本主义——由少数人掌握财富和技术——的社会组织形式,已经彻底走到了人类的对立面,对人类已经变得极其危险。

今天,人类取得的技术进步,已经提出了这样的要求:人类比任何时候都需要社会主义——由社会来统一掌握技术和财富。

只有社会主义,技术和财富才会不断地造福人类,而不会成为反对人类,甚至毁灭人类的力量!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