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正文

一个内部讲座,观点犀利惊人!

2016年01月28日 哇然事件 ⁄ 共 240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1,266 views 次
39.6K

  一篇题为《一个内部讲座,观点犀利惊人》的文章在微信圈里热传。据传演讲者是国务院国家新文化研究院院士、顾问、人民大学教授赵海宁。此内部讲座是关于对中国经济形势的深层思考,以下内容为19条观点中的部分节选。
  
  关于经济形势——前十年是经济上的激进和政治上的保守。典型的邓小平思维:打左转向灯向右转。今后十年,将反其道而行之,即政治上强力改革,经济上维稳,以经济上的稳定来保证政治上的改革。经济上的保守对我们所有企业而言,只有一个信号:勒紧裤带过紧日子!
  
  前三十年,当局是构建以竞争为基础的效率社会,突出发展主题。所以机会多于能力。不管有没有真本事,只要你敢,就能发财,闭着眼睛朝天上放枪,就会有鸟儿掉下来。但是从2013年11月以后,变了。商业机会为主导的窗口期逐渐关闭,大约到2016年底彻底关死。中国经济从“找机会发财”的“科兹纳型套利经济”转为以发明创造为主导的“熊比特型创新经济”。所谓转型,转的就是这个型:从找商机,到创新业。德鲁克所说企业的根本使命就是创造顾客,指的就是这个。这个时候冒出来的企业和企业家,才是真正的企业和企业家。以前的房地产商和高利贷者,更多的是投机商。
  
  创新,前提是毁灭。不破不立。比如马化腾的微信,直接毁灭和颠覆了自己的QQ,不自己颠覆,早晚会有人颠覆,还不如自己来。颠覆的本质,就是创造需求,而不是跟风性的满足已有的需求。这种颠覆式创新,在微信和苹果手机上表现得最典型。这才是真正的创新。现在,这样的发明创造、这样的产品,正越来越多地出现。未来的世界,属于这些企业和企业家。
  
  为什么说2013年11月以后这个时间概念,就是那个月,国投宣布不再给商业银行放贷了。这是中央信号。证明当局已经认定整个国民经济产能过剩、银行短期趋利不可救药:经济不行了。那个时候聪明的企业家立即转型了。比如李嘉诚。记住:是转型,不是转行。在本行业转型为新型公司,而不是放弃本行业去做别人的行业——别人的行业也在痛苦地转型啊。你想跨界,得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
  
  按经济规律考量,世界上所有国家,其所采取的经济政策,90%都是错误的,违背经济规律的。
  
  欧美经济界对中国近三十年经济模式的批评,就是指违背经济规律的、不可持续的,近乎疯狂的手段。30年的狂飙突进,埋下了后人难以解困的祸根。所以霍金先生判断说:中国的经济模式不可持续,强行推进,200年必然毁灭地球。为什么?因为已经毁灭了中国的生存环境,接下来就是毁灭全世界。你看,这几年,中国努力把自己赖以发展的经济邪教推向全世界。所以世界为之恐慌。
  
  “十三五”要想良性循环、良性发展,必须重新定义国家能力。重新定义为:“按照市场经济规律和标准驾驭社会”,具体内容呢,要包括以下三方面内容,一是私有财产保护机制,二是自由、各方面的自由,首先是经济的自由;第三,企业家精神,就是做企业的人必须认识到我们是给别人满足、让别人有所得,自己才获其利,而不是依靠审批权、靠卡别人而致富。
  
  看吧,从现在开始计算,谁能活到2018年底,谁才是真正的胜利者。
  
  关于房地产,现在,国民资产70%体现为房地产资源,老百姓不傻,“十七”大中央说“允许公民拥有资产性收入”,好嘛,买房子的买房子。放高利贷的放高利贷,百姓有了所谓资产性收入了,三十年终于有所积累了。行,老百姓手里有钱不是?财富流动性过剩了不是?到2017年底,那时候再看你的房产,全部归零,因为找不到买主了。于是,你百分之七十的资产,就被剥夺了,你也一下回到了“解放前”。这么说你会疑问:当局和老百姓有仇吗?不,全世界各个国家都是这样,老百姓手里有钱了,就是国家债务多了,国家就会受制于百姓,这怎么行。所以,国家是一定要消解百姓手里强大的资金流动性。你看,到了2018年,当局把百姓手里的资金流动性的70%直接干掉,因为这三十年,你的财富70%就是房产嘛,一个政策,归零。到时候,居者有其屋,你的资产,多是无法变现了,你卖给谁?没人买,就是废物,就是归零。
  
  关于股市,怎么看?股市是百姓流动性资产的大约20%,这部分资产流动性,也是当局要干掉的。事实上已经基本干掉了。凡是炒股的,平均资产掉价超过20%是很正常的,其中一部分人归零了。为什么?股市,就是当局开设的赌场。赌场的逻辑是反人性、反公理的。牛市的时候,人人赚钱,赚的钱是谁的?没人操心。这不科学呀,没人出货,但却人人进货,哪儿来的?其实,你们赚的钱,都是“后人”的,就是未来接盘亏钱的那些人的钱。这个逻辑是荒谬的,一点财富都没有创造,却有人发了财,显然是掏别人的腰包嘛。房地产也做成股市了,因为也在炒作、也是赚取将来亏钱的那批人(接盘侠)的钱。
  
  如果你是做金融的,记住三个字:跑得快;如果你是做实业的,记住三个字:坚持住。
  
  文化产业,在中国是不存在的。所有的文化产业,其实都是政治产业。
  
  20万亿的地方债对当局来说不是问题,可以忽略。地方债一定会通过地方政府摆平的,谁不能摆平谁下台。就这么简单。当局真正关心的是国有企业的76万亿债务。这才是头疼的事。怎么办呢?我们研究了一个对策:转嫁到私营企业。怎么转嫁呢?PPP嘛。用混合经济的方式,吸引私企来混合。成了固然皆大欢喜;亏了,政府的政府担着,被PPP进来的私企,就成了最后的买单者。所以地方政府这么喜欢PPP,这是为地方政府的债务延期了啊。
  
  重温福山先生在去年说的一段话:“有很多理由表明,中国模式是难以持续的。它依赖于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然而,随着中国设法从中等收入国家向高收入国家转型,这样一种高速增长不会再出现。中国因土地污染和空气污染而积累了大量的隐性负担,虽然政府仍比绝大多数威权体制更具有回应性,但是,一旦日子变得艰难,中国日益增多的中产阶级不可能会接受现行的家长主义体制。”(来源:宋胜利的专栏)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