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正文

为什么孙中山卖国总是失败?

2017年01月24日 哇然事件 ⁄ 共 839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982 views 次
39.6K

  曾几何时,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网络呼声甚嚣尘上。2011年辛亥百年,昔日推崇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马甲们忽然把孙中山批得一钱不值。有破口大骂孙中山一党专政的,也有温和摆历史事实的。其中一篇《孙中山卖国实录》,只编辑网上历史资料,不置评论,很有学者严谨风度。只是“卖国”一词毕竟刺眼。我进去一看,原来都是卖国未遂案。连卖国都卖不成,真是名符其实的孙大炮。冠以“卖国”的史事摆在那没有评论,实在是一大憾事。我看到孙中山卖国如此无能,卖来卖去竟然没有一个是卖成功的,忍不住要评论一番。既然敬仰西方民主贬孙中山一党专政是网络时髦,那么我也趟趟浑水赶赶时髦。
  
  孙大炮卖国实录一、在华南境内给法国以大面积的租界1900年6月初,“孙博士会晤了法国公使朱尔斯·哈尔蒙德……希望得到法国军火装备和法国军事参谋的帮助,按照哈尔蒙德先生的报告,作为交换条件,孙中山提出在华南境内给法国人大面积的租界”。
  
  1902年12月底或者1903年1月,孙中山抵河内,与法国总督的私人秘书会谈,孙博士答应,“在华南建立起联邦共和国以后,它将转向法国要求帮助,为了取得法国的支持,并将给以大面积的租界。”
  
  评论一:孙大炮不识时务。1900年6月17日八国联军攻占大沽炮台,8月16日占领北京。这中国是我们民主先进国家唾手可得的囊中之物,轮到你孙大炮卖给我们吗?孙中山1866年11月12日生,1900年6月时不满34岁,是当年羡慕西方民主的民运人士,仰慕法兰西“自由、平等、博爱”的先进资本主义民主法制,恨中国文化黑暗,可能他当时也有让中国殖民三百年之念想,想请民主自由的老师亲临华南示范民主自由,故有割让之意。可惜,先进民主法制的法国可不是好欺骗的,卖国也得有国卖不是?那时中国是满清的中国,孙大炮一介书生手无寸铁,要我们法国民主老师提供军事援助帮中国建立民主自由,那怎么可能?人是平等的,首先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孙大炮要平等和法国做交易,得手中有国才来卖国不是,没有国你卖什么国呀?这有违我们法兰西平等自由的普世价值。你不成说把美国白宫卖给我,到时我钱给了你,我还得和美国打仗才拿得到?
  
  1902年,孙大炮还是不懂法国平等自由的普世原则,还要卖自己没有的国。1902年是什么年头?庚子赔款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八国联军攻下北京后,民主先进国家已经很高尚的要维护中国主权统一了,中国的海关、盐税、酒税、厘金都被民主国家国际共管用于赔偿庚子赔款了。要我们民主法兰西帮你孙大炮搅黄我们的庚子赔款有什么好处?你承诺的华南租界抵得上我庚子赔款和利益均沾的贸易利益吗。这怎么符合我们法兰西平等的普世原则呢?我们民主法制的先进西方国家早就划分好各自在中国的势力范围了,我们法兰西在中国西南的利益是得到其它民主先进国家承认的,不烦你孙大炮来空手套白狼骗我们法兰西的军事援助。西南已经是法兰西势力范围了,你孙大炮凭什么拿我兜里的钱来买我的东西?你孙大炮以为民主国家傻呀?如果西南变成我的租界,我要西南的资源还得我自己掏腰包建铁路,等租界期满还得连铁路一起还给你。如今我们民主国家一致要维持中国主权统一完整、利益均沾,西南铁路由我们贷款给中国修建,贷款条件是路权矿权归我们,如此一来修铁路的成本就从中国盐税厘金中开支,我们在中国的市场资源两个利益都不误。权衡两端,我们民主法兰西觉得还是不要你的租界划算。这是我们普世的自由理念,买卖自由。自打庚子赔款签约以后,中国已经是我们民主自由世界的一部分了,还要租界做什么?你卖国都不会卖,看看老佛爷接受我们铁路贷款卖的才是卖国卖的好价钱。
  
  孙大炮卖国实录二、割让满洲矿藏租借地给美国支持者1910年3月,孙文与美国人荷默·利和布思会谈,这三个人建立了一个“辛迪加”……孙博士任命布思为辛迪加和同盟会两者的“驻国外的唯一财务代表”,并且授他以处理贷款、收款和购买所有陆海军装备的代理人的全权。辛迪加保留其权利,以负责掌握铁路建设的借款,割让满洲矿藏租借地给美国支持者,在临时政府建立以后,将借款转用于中国的经济建设。“美国人同意在十七个月之内筹足三百五十万元,分为四期摊付给孙博士。”
  
  评论二:孙大炮借花献佛诈盲吃鸡腿
  
  孙大炮呀孙大炮,你凭什么拿日本势力范围的满洲铁路和矿藏卖给我们民主美利坚共和国呢?1900年八国联军占领北京,日本皇军出兵最多,满洲利益却给了沙俄。日本好歹为我们民主国家在中国利益均沾立下汗马功劳。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日本偷袭旅顺港,全歼沙俄太平洋舰队,后来又全歼来援的沙俄波罗的海舰队,搞得沙俄仅剩黑海舰队,这对英美日海洋列强制衡欧洲大陆列强功不可没。满洲利益俄日易手,还是我们美利坚总统罗斯福出面调停出来的,罗斯福因此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你现在要我们民主国家美国去拿民主国家日本的满洲利益,让我们罗斯福的诺贝尔和平奖老脸往那里搁?再有了,日俄战争时期我们美利坚投资了日本战争债券,正指望日本经营满洲以保障我们的投资回报,日本盘了满洲利益后一样接受我们美国的出口贸易,和我们美利坚利益均沾,要不是日本1941年偷袭珍珠港,我还不想和日本翻脸呢。日本占有满洲利益,是全球势力均衡的一部分,你孙大炮凭什么要进来利益均沾?中国军队在北洋政府手中,北洋政府好歹也是西方民主政治政府,它也没敢要求和列强利益均沾,你孙大炮算那根葱也敢建议你那没影的政权加入利益均沾?你知道我们国际银团早就对中国铁路贷款商议好了,北洋政府同意也得接受,不同意也得接受。要知道,有两类民主国家,一类有强权,可以在中国划分势力范围。另一类就是北洋军阀这种虽然和西方议会选举一模一样的民主政权中国,但那是列强划分势力范围的对象。你孙大炮这一党专政的没影的政权也敢和我美国商量划分满洲势力范围是不是有点不自量力呀?我知道你孙大炮是要学习我们美利坚“人是生而平等”的民主社会,但是,我们的平等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不承认我们国际社会在中国制定的利益均沾法律,怎么建设你的三民主义呀?要学就得学2011年利比亚反动派,民主革命前先认了利比亚资源由民主国际社会瓜分的命,不要异想天开加入利益均沾。要学就学北洋军阀政府和埃及2011年军政府,民主国家要负起大国责任,帮助先进民主国家维护国际秩序。你孙大炮没有一点意愿维护我们国际社会在中国利益均沾的一系列条约组成的国际法,怎么能学会我们美利坚的普世民主呢?如此卖国,不失败才怪。
  
  孙大炮卖国实录三、答应给英国和美国享有超过所有其他国家的优惠待遇。武昌起义后,孙文到了伦敦,寻求英国政府的帮助。“孙博士答应在英国政府的建议下活动……他答应给英国和美国享有超过所有其他国家的优惠待遇。他将把中国的海军置于服从他个人命令的英国军官指挥之下,对于日本的态度,他将根据英国的建议办事。”由于英国政府寄希望于袁世凯,没有理睬这些建议。
  
  评论三:孙大炮与虎谋皮
  
  老佛爷拿庚子赔款还没赔完呢,你孙大炮就来武昌起义,搞得庚子赔款信用危机。我们英美先进民主国家还不知道你孙大炮一党专制的祸心吗?武昌起义导火索就是收复路权运动导致的,就是破坏我们民主国家在中国法制社会下的自由。你明火执仗要推翻满清帝制,难道你不知道庚子赔款以来满清政权是在中国是维护我们先进民主国家国际秩序的走狗吗?打狗也不看看主人的脸。你凭什么给我们优惠待遇?我们炮舰在黄浦江在汉口本来就有治外法权,我们西方先进文明国家为中国制定的一系列国际条约本来就有领事裁判权,我们的炮舰本来就强制中国法制社会,你孙大炮凭什么要给英美优惠待遇来破坏我们利益均沾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普世原则?你这个民运分子学习西方民主建立民主议会也要尊重我们民主前辈的法制吧?竟敢用优惠待遇特权腐蚀我们纯洁的利益均沾民主自由国际社会,居心何在?今天全世界的历史学家都被共党洗脑了,竟然把推翻中国帝制的功劳给了你孙大炮。我们西方民主先进国家1900年就实质上帮助你们中国推翻帝制了,1911年的满清只是专制的壳,实际上是我们为我们先进民主国家维护自由世界在中国秩序的代理人。你就算不承认中国专制实际上1900年被我们西方先进国家无私地帮中国人推翻吧,形式上也是傅仪圣旨退位有尧舜禅让之德,怎么轮到你孙大炮一党专制贪天功为己有呢?凭什么你要夺我们长江上炮舰的军权,要让我们的炮舰由你一人指挥?你要用我们的炮舰,破坏我们在中国利益均沾的法治社会,我们站在道德制高点的民主先进国家能那么傻吗?我们和满清签订的一系列国际条约是西方赐予中国现代文明最先进的法制体系,就是你这个孙大炮始作俑者开了中国一党专政的先河,把中国自绝于现代先进文明,把中国从西方现代文明中拉到一党专政的历史最黑暗的时期。袁世凯和北洋军阀政权才是民主政权,维护我们先进民主国家与满清签订的法制体系,让中国海关、盐税、酒税、茶税和厘金都成为我们西方民主社会的财源,都以甲午赔款的贷款,庚子赔款的贷款,铁路贷款的形式源源不断经久不息地流出中国,难道你孙大炮就看不出我们西方民主制度的这个优越性?我们为中国制定的现代西方民主法制保障中国这些主权债务的信用,保护我们债权人的利益。你要拿我们长江炮舰的兵权来破坏我们在中国的法制建设,有你这么样卖国的吗?你这是与虎谋皮。
  
  孙大炮卖国实录四、出卖满蒙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后,身为临时大总统的孙文,偕同秘书长胡汉民同三井财团代表森恪及宫崎滔天、山田纯三郎会谈。会谈前,森恪等曾得到先后出任首相的日本政界元老桂太郎、山县有朋等授意,冀图与孙文等革命党人订立密约,使东三省归日本所有。会谈中,孙文表示:“当此次举事之初,余等即拟将满洲委之于日本,以此希求日本援助中国革命。”日本政府如能“火速提供资金援助”,“余或黄兴中之一人可赴日本会见桂公,就满洲问题与革命政府之前途,共商大计。”森恪在会谈当天下午6时还发出一封经过孙文、胡汉民修改的致日本有关人士的特急电报,内称:“关于租借满洲,孙文已表应允……如能在汉冶萍公司五百万元借款之外再借与一千万元,则孙等与袁世凯之和议即可中止,而孙文或黄兴即可赴日订立关于满州之密约。”此事一波三折,最后因日本陆军大臣石本新六的反对没有办成。原因是:“按照日本军部的扩张主义分子的观点,在中日、日俄两次战争中,满洲是日本人为之抛洒珍贵的鲜血的地方,理应享有一切权益,而无须以金钱收买。”据与孙文有密切交往的内田良平说,从1905甚至更早时开始,孙就曾在游说日本朝野人士时一再声称:“满蒙可任日本取之,中国革命的目的在灭满兴汉”,“日本如能援助中国革命,将以满蒙让渡与日本。”从1898年起至1923年止,包括与森恪的谈话在内,类似的记录共10条,交涉对象包括首相、陆军参谋总长、政坛元老、财阀等等。
  
  评论四:
  
  评论二中有交待,满洲就是日本是势力范围,卖国把满洲卖给美国已经碰了一鼻子灰,现在再卖给日本,就和评论一中把华南卖给法国一样,用日本兜里的钱买日本的援助,能不失败吗?孙中山留洋学医,是中国留学生。学成以后还到澳门行医,是海归专业人士。出国长见识了,看到中国专制腐败,仰慕日本君主立宪制的西方民主制度。想想那时候专业人士到日本,一定是看到日本民主国家国民素质高,鄙视中国封建专制,只是孙中山还没有崇洋媚外到殖民三百年的程度。孙中山加入反清复明的洪门会,得到洪门会鼎力支持起革命,所以,这革命当然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驱除鞑虏,往那里驱赶呀?当然是把他们赶回满洲老家了。用鞑虏老家换日本国民素质高的有普世价值的民主国家支持,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吗?学习日本君主立宪日本还不支持吗?今天民运不也是支持第七舰队划峡建立台湾民主吗?当年孙中山想让一部分中国人先民主自由起来不好吗?特别是慈禧派袁世凯来到长江边剿灭革命党的时候,虽然袁世凯持兵自重引而不发,毕竟南北是和是战前途未卜。没有钱这仗怎么打?感情孙中山研究西方民主看得到都是书本冠冕堂皇的民主普世原则,没看到西方民主国家的帝国主义本性,无怪乎卖国而不自知,还以为是为了中国民主建设,卖国还不成功。明朝晚期满蒙都是鞑虏的地盘。想想孙中山还是很狡猾的,用鞑虏的地盘去忽悠日本,只是日本已经把满洲揣到自己兜里了。孙大炮卖国成为放大炮了。
  
  孙大炮卖国实录五、把设立国家中央银行的权利让给日本人。1912年1月10日,南京临时政府刚刚成立,孙文便致信曾任大藏大臣的阪谷芳郎,委托他建立中国的中央银行。同日,又电告阪谷:“设立中央银行事,应即迅速进行。”十天后,阪谷便复函孙文说“接到贵电及中华民国元年一月初十日贵翰,委托阪谷以贵国中央银行设立之事”,因此他草拟了《中华国立中央银行设立特许札》,要求孙文盖章批准。其中规定“该特许札之有效期限,自交付特许札之日起算,以五十年为限。”“该银行有发行纸币之特权。”其他职能包括“国库之岁入及岁出”、“内外国债之整理及新招集国债之时,可使该银行办理”、“货币之整理及改造”、“管理印花纸出入贩卖等事”、“政府设定监督银行之业务”等等。重要人事之“任免全权”,也交给阪谷,虽然规定“政府自该银行开业年满五年之后,于一年内以付价,得收买外国人所有股份”,但又规定“政府于本条期限之间不能收买,则本条买收权为消灭。”此事曾于1913年5月19日被著名记者黄远庸公诸报端,这是国内报刊第一次揭露孙文在对外关系中损害国家利益。
  
  评论五:
  
  孙中山当年的这种思想和今天民运分子思想不相上下呀。中央银行要独立于政府,政府不得干预,日本资本雄厚,就让日本来办有什么不行?今天美联储的股东也有很多外国银行呀,这是私有制的市场经济普世价值。而且,中国那时候确实需要发行自己的货币,让民主国家的央行来代为建设有什么不放心的呢?如今中国不是有许多民主人士批评中国政府金融管制吗?美国还批评中国操作汇率呢。孙中山是资产阶级革命家,自然放心资本家来华开银行。而且有收买外国人所有股份的条文,这是BOT模式建立中国市场经济基础设施,看来孙中山还是挺前卫的。吸引外商BOT模式建设基础设施是改革开放以来的新生事物,想不到孙中山百年前就设想到了,真是难能可贵。
  
  孙大炮卖国实录六、与袁世凯竞相向日本政府争宠宋案发生以后,孙文认为“日助我则我胜,日助袁则袁胜。”根据这个指导思想,孙文与袁世凯都不惜代价,争取日本的支持。早在30年代初,后来任《大公报》总编辑的著名报人王芸生就在其名著《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中,全文公布了孙文1914年5月11日给日本首相大隈重信的信。这封信有四个要点:1,中国对日本,可以起到比印度之于英国更大的作用。孙文说:"英国之区区三岛,非甚广大,然人莫不知其国力膨胀日加者,以其得印度之大陆,为母国之大市场,世界列强始莫能与争。日本之发展已尽,殆无回旋之余地,中国则地大物博,尚未开发。今日本如英国之于印度,无设兵置守之劳费,而得中国之大市场,利且倍之,所谓一跃而为世界之首雄者此也。"也就是说,中国可以提供给日本比印度这块殖民地之于英国更廉价和利益更大的作用。具体说来是内政、外交、军事、实业、司法等等均靠日本帮助,且"可开放中国全国之市场,以惠日本之工商,日本不啻独占贸易上之利益……日本制造品销入中国者免税,中国原料输入日本者亦免税。"2,袁世凯政府实际上是反日的。袁氏及其政府"佯与日本周旋,而阴事排斥……或政府依违其间,而嗾使民间反对,或其权利已许日本,而翻授之他国。彼之力未足以自固,又惮民党与日本亲善,故表面犹买日本之欢心……设其地位之巩固过于今日,其对待日本必更甚于今日。"3,国民党掌握政权之目的未达到之前,中国不可能安定。信中的原话是:"夫惟民党握中国之政柄,而后中国始有治安可言也。"民党"抱有主义,为求其之必达,生死以之……民党之志一日不伸,即中国一日不能安"。4,"日本能助革命党,则有大利",所以要敢于超越常规,帮助国民党。孙文坦言"中国革命党事前无一强国以为助,其希望亦难达到",但"助一国之民党,而颠覆其政府,非国际上之常例。然古今惟非常之人,乃能为非常之事,成非常之功,窃意阁下乃非常之人物,今遇非常之机会,正阁下大焕其经纶之日也。"如此大利,没有打动日本首相。在日本政府首脑看来,依靠已经统治着全国的袁世凯,比起指望形单势孤的孙文一伙显然更加实惠。孙文暗通款曲,唯一的作用是日本在压袁世凯就范时多了一个筹码。此外,孙文的这封信很快就被泄露出去,中外报刊广为登载,还说是黄兴揭露的。此事不但进一步损害了国民党人的形象,也加深了国民党人之间的分裂。从黄兴当时的一封信,可见一斑:"近得各处党员通告,并读中外各报登载弟所宣布中山先生之函,此事从何说起,党德败坏,竟至此极,殊可叹也!此事之有无,弟不必加辩,请足下函询中山先生,即知其真相。中山先生是否有此函件与日本当道,尚属疑问,袁贼阴险,派侦离间吾辈,亦时时有之,即令有此函件,中山先生从未与兴阅过,兴又何从宣泄?此种卑鄙手段,稍有人格者不为。"内外疑谤丛集,真伪莫辨,亲痛仇快,而祸根却在孙文的作为。
  
  评论六:民主人士向西方民主国家争宠是古今中外常态
  
  袁世凯要搞君主立宪向先进民主国家争宠。孙中山要高共和也向先进民主国家争宠。2011年利比亚各路反动派只要是搞西方民主的,无一不向西方民主国家争宠。看来卖国和搞西方民主就是一个硬币的两面。
  
  孙大炮卖国实录七、签署《中日盟约》
  
  (原文太长,请读者网上搜索查阅)
  
  评论七:
  
  结论和评论六一样,古今中外民运都一样。台湾民主不是还有《美台防御条约》吗?如今主张西方民主制度推翻现政权的有几个不和西方先进民主国家签署盟约?特别是借助西方民主国家军事援助的,能没有盟约吗?
  
  总评:
  
  今年辛亥百年海外民主人士忽然掀起一股非孙中山的风,《孙中山卖国实录》就是其中一篇。这很好,以史为鉴吗。孙中山要在中国实行民主政治,何以每每要卖国?因为他要依靠西方民主国家的支持。西方民主国家当然要以国家利益讨价还价。民主国家纳税人的钱不是随便的布施,而是为了国家利益服务的。孙中山为什么卖国失败?因为自己手中没有筹码,西方民主国家要价高。一个人是会变化的,孙中山也不例外。孙中山屡屡碰壁得不到西方民主老师支持以后,发现中国民主不能依靠外国势力,因此有了扶助工农的政策,孙中山要依靠中国工农民众来进行中国民主革命。所以,孙中山遗嘱中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依靠外国势力搞中国民主是死路两条,一条是碌碌无为一事无成,另一条是成为帝国主义重新主导中国资源和市场的带路党,沦为卖国贼。
  
  从孙中山卖国未遂可以看到中国现代化的复杂性。海外民主人士今年把孙中山蒋介石都骂完了,就是捧卖国最成功的北洋军阀政府为中国有史以来最民主的政府。今天海外人士中有没有如孙中山当年那样卖国未遂的呢?当网民指责南方系汉奸的时候,南方系不是也辩解汉奸的复杂性吗?这个复杂性就在于我们接受现代文明,但是现代文明只接受我们成为他们的附庸。所以,中国现代化不能只接受西方现代文明,西方现代文明来摧毁中国农业文明的过程是血腥的,这造成学习西方文明先锋的复杂性,造成汉奸和买办的复杂性。国人对西方文明必须有清醒认识,西方现代文明是建立在非洲奴隶贸易和对华鸦片贸易这两桶金之上的,西方现代文明有其内在的邪恶性。中国改革开放的时候,农民工为外资来料加工,如果这个三来一补成为中国贫困农民变成苦难劳工的工业化过程,那么改革开放就成了卖国买办行为。中国加入WTO,谈了15年得到荷刻条件,加入后中国制造业上去了,加入西方现代文明了,如果加入WTO后中国工业破产了,那么加入WTO就成为卖国行径了。卡扎菲即想加入西方文明,又不想让西方宰割,结果被一帮卖国民运分子推翻了。为什么?腐败。海外民主人士今年骂孙中山卖国了,孙中山就是当年的海外激进民主人士。孙中山经过多年与西方先进民主国家打交道,得出的结论是不能依靠西方先进民主国家建设中国民主。孙中山的经验教训使得中国放弃了经典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走了一条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道路。这个经验教训对今天处在十字路口的中国依然有现实意义。所谓买办和汉奸在最初的时候都是中国学习西方先进文明的前卫先锋,只是后来屁股做歪了,把自己变成西方宰割中国的爪牙了。孙中山卖国不成功,所以屁股没做歪,所以成为中国现代化过程中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英雄。中国现代化不能指望西方舒舒服服地接纳中国进入西方文明社会,中国当权者必须与民众同甘共苦死命拼搏才能加入现代化,一旦当权者想成为特权阶层舒适加入世界文明,脱离了底层民众,就自然堕落为卖国贼了。中国必须以自己的方式加入和改造人类现代文明。(来源:网络;作者:唵啊吽的博客)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