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正文

敌人的敌人是敌人?–评公知对半岛问题的高级忽悠

2017年03月14日 哇然事件 ⁄ 共 5467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482 views 次
39.6K

  半岛问题处理成现在这样的被动局面,根本原因就是听太多郑永年、张琏瑰等人的话,忽忽悠悠就把中美捆绑成夫妻,朝鲜就成敌人了。而韩国日本实际一为仆从,一为走狗,有人从地缘靠近的角度忽悠中日韩合作,问题在于韩日是主权国家吗?把仆从和走狗当潜在朋友,一定会自食苦果。
  
  隔壁商店门口有个电动玩具马,小朋友骑上就会放这个歌:“妈妈的爸爸是姥爷,妈妈的弟弟是舅舅……”。如果小朋友跟着唱说“妈妈的弟弟是叔叔”,旁边的家长一定纠正说:妈妈的弟弟叫舅舅,爸爸的弟弟才是叔叔。
  
  看到《联合早报》一篇新加坡国立大学郑永年教授的文章,文中说“在美国看来,比起朝鲜,古巴还是一个比较文明一些的政权。今天的朝鲜在西方看来俨然是一个血腥政权,没有任何道德的存在基础。”意思是朝鲜是美国和西方必除之而后快的敌人。如果“美、韩……‘先发制人’……摧毁朝鲜的核设施,甚至是一些重要的军事设施。”建议中国“持比较中立甚至支持的立场”。文章读起来让人糊里糊涂的,搞不清楚里面谁和谁的关系。一会儿感觉中国和朝鲜是朋友,美国和朝鲜是敌人;一会感觉美国和中国是朋友,中国和朝鲜是敌人。舅舅叔叔妈妈弟弟乱成一窝麻了。
  
  以贫道看,半岛问题处理成现在这样的被动局面,根本原因就是听太多郑永年、张琏瑰等人的话,分不清哪里是娘家哪里是婆家了。分不清谁是谁,谁会怎么做,自然判断会出问题。要摆脱目前困境,首先要厘清目前中俄朝美日韩6国在半岛问题上的利害关系,由此判断中国与其他5国之间是什么关系,摆脱困境重新主动。
  
  中国在半岛问题上陷入被动,根本问题是中国与朝鲜关系从生死之交变成冷眼相见的敌人。可以设想,如果中朝一直保持良好关系,就不会有今天的半岛问题。
  
  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于国际问题的时髦说法是“丘吉尔说的好,没有永恒的朋友,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认为这才是处理国际问题的原则。“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反对”过时了,不用了,扔到脑后边了。
  
  这句话不是丘吉尔说的,而是曾积极参与鸦片战争的英国首相帕麦斯顿在国会辩论时说的。原话没有说“没有永恒的敌人”("Acountrydoesnothavepermanentfriends,onlypermanentinterests."一个国家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道理很简单——说“没有永恒的敌人”容易在辩论中被攻击有出卖国家利益之嫌。
  
  其实,很多人引用这句话是从机会主义出发的,强调的是敌人-朋友之间转换而非利益所在,不去分辨是一时之利还是长远之利。帕爵的利益肯定说的是核心利益和长远利益。贫道看,半岛问题上,我们主要的问题就是犯了从非核心利益和眼前利益出发来判断“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或者是潜在的朋友或者敌人。
  
  从利益角度处理敌友关系是要谨慎的。“外交无小事”,总理这句话应该很多人都记得。一旦为了眼前利益甚至细节不注意把朋友变成敌人,早晚会变成炸弹,损害更大利益。这二十多年处理对朝关系就有可检讨的地方。
  
  八十年代后期,为了中国有意与韩国改善关系甚至建立外交关系。邓小平1989年指示成立“南朝鲜领导小组”。这件事的重要障碍是朝鲜。中苏表示参加1988年汉城奥运会,朝鲜就很生气。卢泰愚上台宣布和解的“北方政策”,90年亚运会朝韩两国运动员在北京热泪拥抱让人唏嘘。此后几年金日成和卢泰愚为南北和平统一做了很多工作。贫道去年在朝鲜听导游讲起这一段南北关系还很感慨。对中国来说,尽快与韩国建交有很大利益,不仅关系经济,而且关系政治(亚洲只有韩国与台湾“建交”)。当时工作不能说马虎,1991年中国为了促进朝韩一起参加联合国,李鹏还专门到了朝鲜。
  
  1992年7月,中国在利用亚太经社理事会机会与韩国秘密接触达成建交协议后,派外长向金日成转达总书记口信:“根据朝鲜半岛和国际形势的变化,中国与韩国建交时机已成熟,现特向您通报我们的考虑和决定,相信能得到您的理解和支持,中国还将一如既往发展中朝友好关系,支持朝鲜社会主义建设和自主和平统一”。据说,金日成沉思片刻说:“中国既然已经决定,那么就按你们的决定办吧,我们会继续进行社会主义建设,遇到什么困难,我们将自己去克服”。说完就离开了。自此中朝友谊有了裂痕。
  
  从道理上讲,与韩国建交对中国很重要,但中朝关系同样很重要。事先不做沟通而用通牒方式告诉朝鲜已经决定与其敌国建交,有点“不惜”关系破裂的味道。起码忘记了周总理“外交无小事”的教诲。
  
  贫道以为,这个小组对半岛问题基本判断是:与韩国搞好关系利益巨大,对朝关系已经无足轻重,即使破裂了也没啥大事儿。
  
  贫道产生这样看法是因为此后发生的事。
  
  1992年开始,朝鲜半岛连续4年严重水旱灾害(1993韩国也两位数减产),加上朝鲜从一个配套产业体系变成完全独立产业体系后几乎无法运行,工业生产急剧下降,经济基本崩溃。尤其化肥、燃料猛然减少(1995年内人均能耗仅为10年前的三分之二),造成粮食产量急剧下降(1992年产量只有1990年的三分之一,至今也不到八十年代后期的一半)。当时因饥饿死亡人口每年应该以十万计。
  
  这实际为中国提供一个恢复中朝关系并重新具备深刻影响朝鲜政策的一个机会,而且是成本最小,收获最大。贫道这样说是基于以下情况。
  
  朝鲜人均耕地低于中国,而且山地多天气冷,是个必须进口粮食的国家。虽然九十年代前能够自给有余(曾经在韩国受灾时援助韩国粮食),但随着人口增加肯定难以自给。(不要提韩国,韩国粮食从来都没自给过,现在70%粮食进口)朝鲜2500万人口,产粮400-500万吨左右(现在。当时400万吨,人均170公斤左右)人均不足200公斤,不足温饱。达到不因饥饿死亡(人均250公斤以上。印度人均200-220公斤每年有数百万死于饥饿)需要增加150-200万吨(650万吨)。这是明摆着的数字。
  
  很多人都说朝鲜是靠中国活着的,却还说朝鲜饿死人。中国在九十年代卖粮难的时候随便扫扫仓库底就能让朝鲜人吃不完(当时中国粮食总产5亿吨左右,200万吨占0.4%),怎么会让朝鲜人饿死?
  
  中朝经贸合作网《中朝经贸合作情况简介》有中国在这一时期具体援助数据:“1996年中国无偿支援朝鲜12万吨粮食,1997年中国无偿支援朝鲜20.7万吨粮食,1998年中国无偿支援朝鲜10万吨粮食和2万吨化肥,1999年中国无偿支援朝鲜15万吨粮食和40万吨焦炭。”4年总计58万吨,每年平均15万吨。(世界粮农组织网站给出的数字,同期美韩援助约100万吨,平均每年25万吨。)新世纪以后粮食都是买卖关系。
  
  可以设想,即使1992年一直亲苏的金日成对中国有点看法,但朝鲜掉下悬崖的时候你把他捞出来,他还能怎样?(当时苏联完蛋了,美国正要制裁他)就算老金记仇,两年后他也死了,金正日的工作就不能做?而且有什么难做的?
  
  有关部门肯定很清楚朝鲜当时发生的事情(大多数中国人现在也不清楚),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们没有在朝鲜人民和政府最困难的时候拉一把,而是象征性一点施舍,甚至比美韩做得还差。
  
  是给了朝鲜不要?没听说有这回事。朝鲜不向中国求援而转向美韩有可能,中国给了不要不可能,因为“国际社会”也是象征性地。
  
  是“斗气儿”?——有传说朝鲜投反对票中国才没能举办2000年奥运会。要真是这样,也太孩子气了吧。
  
  是不在乎——随他折腾?那现在该知道这个讨厌鬼能给你折腾出个啥名堂。
  
  没有卖后悔药的。但是假如中国从1993年开始连续10年每年支援朝鲜150万吨粮食(占总产0.3%),总计不过1500万吨。按现在芝加哥的价格不过30亿美元。这样做肯定能与朝鲜保持“兄弟关系”,那么所谓朝核问题就不会存在——美国不敢用宁边核电站挑出个什么“半岛核问题”。有了中国做新靠山,朝鲜也没必要造什么原子弹。中国在半岛问题上依旧游刃有余掌握主动。
  
  现在想在半岛恢复主动?不花个几千亿美元恐怕没戏。
  
  所以,国际关系中interests确实是核心,但这个interests究竟是眼前的、暂时的还是长远的根本的,要想清楚。
  
  那么与韩国搞好关系不也很重要么?韩国不基本上成为中国的新朋友了吗?中国从与韩国交好得到的实惠(包括韩台断交)还少吗?
  
  记得世纪初学界很热的一个话题是“东北亚经济一体化”,分析说中日韩GDP超过欧盟形成共同体对中国多大好处,还煞有介事地建议“中韩应携手推动东北亚经济一体化”,说的好像只要再努一把力真能实现一样。就是日本宣布钓鱼岛国有化后这个话题依旧是热门话题,今天还有人以“干扰东北亚经济一体化”来反对制裁韩国。
  
  说清楚韩国问题,必须先说美国。
  
  今天的美国是中国的朋友吗?有什么共同利益吗?如果说1990年前中美在此对苏问题上有共同利益,那么苏联解体以后,中国与美国在大的问题上基本没什么共同利益,在各个国际问题和地缘政治的方面都是博弈关系。现在的中美关系是:建立和维护全球霸权是美国的基本国策,中国为了实现民族复兴必须与之斗争和周旋。这是分析当前国际问题的出发点。中国的崛起无论如何是美国不愿意看到的(即使有美国人说也不是心里话),难道有人能从逻辑上和事实上推演出在1990年后美国乐意中国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吗?或者举出个例子也成?!(包括反恐,有共同利益吗?说有也是外交辞令)只要美国精英依旧爱国,都会努力避免中国挑战美国霸权的可能。
  
  如果说“敌人”刺激的话,那么起码说在美国放弃霸权主张之前,中美在地缘政治上是“对手”。叫对手总可以吧,总不至于叫朋友,叫夫妻吧!
  
  确定中美关系,中国与日韩关系才好说。
  
  确实,单从资源、技术匹配角度看,中日韩建立一个东北亚经济共同体对三方都有好处。但前提是中日韩都是正常国家。不少专家在分析日本和韩国时都按正常国家的逻辑来分析,这就使后面的推演驴头不对马嘴。
  
  日本和韩国是正常国家吗?不是。日本自己都说自己不是正常国家,起码在外交和军事上必须听美国的。哪个首相对美国有点二心,那是忘记东京警视厅实际是美国人办的,没几天就让他不算了!在外交和军事问题上,美国说东日本不会往西。而韩国基本属于主权残缺的国家,这不是说美国驻军,而是韩国军队作战权力是美国人的,美国还给它它都不敢要。就国家主权完整性来讲,日本和韩国远不如亚洲其他国家,甚至不如菲律宾。日韩与美国连朋友都不是,一个走狗,一个仆从。每当电视上看到两国领导费尽心力听美国人说声“盟友”后那得意的样子,就觉得像狗狗对着主人摇头摆尾后啣着块骨头回狗窝里啃的劲儿。
  
  美国与中国在地缘政治上是敌对关系,怂恿中国与美国的一个走狗一个仆从合伙动摇美国的经济霸权地位。这不是使坏是什么?!只要把韩国和日本当做潜在朋友来安排事情,肯定最后掉底子!
  
  有人会讲,别说二十年前,现在呢?现在朝鲜有了核武器还有能打到北京的导弹,最危险吧。郑永年教授这篇文章就讲:“这些年的经验则表明,当美国和中国等大国不能从最优转向次优或者其他选择的时候,往往促成朝鲜国家的利益最大化;而朝鲜国家利益的最大化则是美国、中国等大国的国家利益最小化”。忽忽悠悠就把中美捆绑成夫妻,朝鲜就成敌人了。
  
  朝鲜拥有核武器就成为中国的敌人了,是这个理儿吗?那么巴基斯坦呢?早就有了核武器而且比朝鲜可靠的多,中国有人觉得是问题吗?贫道第一篇开头就讲,朝核问题是美国制造出来让中国上当的,我们确实被套进去了,被美国卖了。但是,如果今天还从“让朝鲜弃核”作为半岛问题的目标,还以拥核没拥核划线,等于被美国卖了还帮着数钱!
  
  前提潘维老师看了贫道文章回文说:“我曾对一美国前高管说,中国为朝鲜事这么努力,美国该回报了。对方笑着说: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是你们要解决的麻烦,不关美国的事。”美国人很清楚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其实郑永年也清楚,是装糊涂):
  
  1987年宁边核电站就建成了,美国不说事儿。偏偏苏联解体了,中国与朝鲜闹掰了,美国在任何证据都没有情况下说朝鲜要拥核?克林顿就宁边核电站与朝鲜达成协议,小布什一上台就撕毁。朝鲜要与美国再谈,美国从此不搭理。等中国出面了(六方会谈,俄罗斯是凑热闹的。美国人就不认为这是“俄罗斯的麻烦”),“朝核问题”从双边问题变成国际问题了,美国就同意谈了。而且会议一开,朝鲜自然坐实搞核武嫌疑,“朝核问题”自此从无到有产生了。上一篇分析了,美国的态度明摆着就是逼着朝鲜退出会谈,而且回去肯定玩儿真的(有米哈伊洛维奇和萨达姆两只血淋淋的鸡子)。只要朝鲜回去玩儿真的,中国人就坐上萝卜了。于是才有美国前高官得意地对潘老师说“是你们要解决的麻烦,不关美国的事”了。
  
  如果今天还迷在“朝核”两字,注意力放在让朝鲜放弃核武器上,是打算表演一下什么叫“撞到南墙也不回头”吗?
  
  朝核问题不是半岛问题的核心,朝鲜拥核不是最大问题,不能因为朝鲜有了原子弹就变成邪恶国家,就像我们依旧把巴基斯坦叫“巴铁”一样。
  
  ——核问题不是中国的责任,中国想咋办咋办。
  
  ——半岛无核能过,有核也能过。
  
  把这个想通了,是不是开朗一些?
  
  朝鲜早晚还是朋友,还是老道理:妈妈的弟弟是舅舅,敌人的敌人是朋友。
  
  【作者:邋遢道人,察网专栏学者,北京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邋遢道人”】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