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正文

从杨恒均微信为什么封了到被查出当间谍被捕的惊人内幕!

2019年01月28日 哇然事件 ⁄ 共 9409字 ⁄ 字号 评论 3 条 ⁄ 阅读 3,791 views 次
39.6K

真逗,大家关心的杨恒均这位公知,比如最新博客评论为什么没更新,之前他的微博微信为什么封了等,都激起人要探究 杨恒均到底是什么人。其实,这里有个文章说得很透彻,从公知到汉奸到间谍出卖祖国只是一步之遥:昨天在网络上看到新闻《澳籍人员杨军因涉嫌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犯罪活动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的时候,并没有太在意,因为澳大利亚跟加拿大一样,给美国佬当小跟班,同时会有某些澳大利亚人在中国利用所谓的“非政府组织”从事颠覆活动,被抓不奇怪。

而今天再详细看报道,吓我一跳,原来是老熟人,舆论场上的老对手。本人还荣幸地得到过他在微信中回复我的文章内容。

据澳媒报道,澳大利亚政府正在调查一名澳籍华裔作家和学者被中国逮捕的事件。澳媒称,这名华裔学者名叫杨恒均,此前曾在中国外交部工作,目前澳方正在寻求与此人取得联系。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4日表示,澳大利亚籍人员杨军因涉嫌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犯罪活动,近期被北京市国家安全局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并进行审查。

下面这张脸,相信各位网民并不陌生——

千钧棒:杨恒均——一个从公知到危害安全国家罪犯的典型

由于他经常在网络上发表意见,应该属于著名的公知大V了,根据网络上介绍,他的博客于2014年12月31日被百度封杀。

微博被封杀以后,他继续通过微信进行煽风点火。

千钧棒:杨恒均——一个从公知到危害安全国家罪犯的典型

甚至在被抓前8天,这位自称为“民主小贩”的公知还在自己的微信公号上发文。

千钧棒:杨恒均——一个从公知到危害安全国家罪犯的典型

根据我对这个人的了解,再通过对他的一些言行的回顾,追寻他是怎么样从一个著名公知大V变成一个危害中国安全国家的罪犯的轨迹,是很有意思的。

一、一个主张为谣言正名的人。

我在网络上了解到这个人,是从他给谣言下的一个“新定义”开始的,当年,国内一小撮人为了把谣言作为煽风点火的工具,大造了一系列为谣言正名的舆论。

《杨恒均2009年言论自由系列》之二,里面有这么一段话:谣言是什么?谣言是利用各种渠道传播的对公众感兴趣的事物、事件或问题的未经证实的阐述或诠释。根据上述定义,谣言没有真假之分,因为是未经证实的信息;谣言是个中性词,不是负面词。

和他一起为谣言正名的还有如下各位——

某报元老程某中曾经有个“谣言倒逼真相”论:谣言是存于人心深处的真相,是群体表达意愿的方式,是大众对抗官方宣传和谎言的武器。它不是事实,但比事实更真;它经不起推敲,但比真理令人信服;它漏洞百出,但大众深信不疑。自封为“青年导师”的李某复称谣言就是遥遥领先的预言

朱某勤借《旧制度与大革命》读后感称谣言是革命最大的动员者。一个社会什么时候谣言四起,就说明革命已经在收集乌云。”

后来,执法机关破获了“秦火火”、“立二拆四”、周禄宝、傅学胜等系列网络造谣传谣案,再后来,两高出台网络谣言司法解释:毁谤信息被转500次即可判刑。

两高司法解释的出台对当时一小撮人企图通过造谣惑众在中国推动“颜色革命”起到了抑制作用。

二、杨恒均是个两面人,这一点让他比较其他公知更加有欺骗性。

这个杨恒均一直活跃在网络上,而且很有欺骗性。

他的欺骗性在于他的两面性,跟法律界的“陈大状”一样,他有时候也说一些“公道话”,这与某些赤裸裸进行煽动的公知有所不同,例如,茅某轼公开称汉奸是“英雄”,贺某方称“西方国家欺负中国是因为中国首先欺负西方”,章某和称“共军在抗战中只是打死851名日军”,这些言论只能是起到站队的作用,只能是表明这些人自己的反动立场,而杨恒均也许是因为曾经在中国外交部呆过的原因吧,有时候说话貌似公正,这种表面上的客观公正让他的某些说法比其他公知更加容易忽悠民众。

“毕姥爷”视频曝光以后受到了相应的处罚,自由派公知一片哀嚎,有人移花接木,把那一年一月份《人民日报》的针对其他事情的文章硬搬到视频曝光以后,误导网民以为《人民日报》和他们一起谴责所谓的对“毕姥爷”的“告密”。

还有人搬出“言论自由”的“灯塔国”美国,称毕某剑受到处理是“因言获罪”,这时候杨恒均发声了,第一,他认为不存在“因言获罪”问题,因为毕某剑没有被判刑;第二,员工的言行违反了用人单位的规定,被炒鱿鱼是正常的。因为这番话,他还曾经挨过自己人的一顿板砖。

还有一件事就是曾经有人以龙应台的名义,写了一封《龙应台給周小平的公开信》,借龙应台的口肆意攻击中国大陆,这封信粗俗不堪,硬伤很多,产生了相反的效果,这时候杨恒均出来救火了,当然他不会反驳这封假公开信的内容,但是他称假龙应台名义写信的人比这封信要攻击的人更加可恶。这件事让他又受到了自由派的拍砖,同时也在很多网民那里收获了好感。

杨一直采取各种伪装策略,试图打入体制内,利用体制内资源从事推墙活动,扩大反共人士的影响力。杨恒均的实际工作是把一些爱国的普通民众洗脑成了推墙分子。2014年以后,杨恒均“一反常态”,摆出批评美国、拥护邓小平、拥护习近平的假象——《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一文,该文表面上批评美国移民局,其实是继续在鼓吹“美国是个法治国家”;《习总对媒体和智库说了什么?》打着支持习总的旗号,却在攻击社科院院长王伟光,为反共大V辩护;《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借歌颂邓小平同志妖魔化毛泽东,进而妖魔化社会主义制度,为“八的平方”动乱翻案,鼓吹自由化的政治体制改革。20141023日,杨恒均发表的《为周小平辩护》一文,堪称其“转型”的重要标志,文章发表在光明网,随后人民网、央视网、国际在线等多家官方网站以及各地方网站,凤凰网、新浪网、中华网等多家门户网站迅速予以转载,杨恒均从体制外敌对势力摇身一变成为被体制认可的友好人士2015年8月11日,杨恒均发表《习总哪几条指示还没被落实?》一文,其中还强调自己是“自干五”:

作为犯罪团队骨干“梅雪飘香”的精神导师与带路人,杨恒均是一个在互联网上多年活跃的反共推墙领袖,自称“民主小贩”,十几年来在网络上散播反共反毛言论,鼓吹普世价值和宪政思潮。然而据网友揭露,杨恒均实际上是澳大利亚国籍,早已经被澳洲情报机构收买。2011年,“维基解密”提供的一份被美国人认为是“秘密特工”的部分中国名人名单,杨恒均亦赫然在列。

下面的就是作为犯罪团队骨干“梅雪飘香”博客上的一段话,阐述了她被杨恒均的《家国天下》洗脑的感受。

千钧棒:杨恒均——一个从公知到危害安全国家罪犯的典型

照片的右二就是网名为“梅雪飘香”的田某。

2016年11月11日晚上新闻,“空中堡垒”、“梅雪飘香”这个组织被上海警方打掉。

在自由派内部,杨恒均、梅雪飘香等人主张利用体制内发展壮大自身实力,时机合适时推fan共产党;而另外一些人则主张现在已经到了“推墙”时机,体制内自由派不可信。因此这些分歧只是方式方法与斗争策略的分歧,没有政治目的的分歧。梅等人始终宣称,贺某方、于某嵘、蔡某都在体制内,因此体制内有强大的推fan共产党的力量,应当坚持利用这些人及其体制内后台的力量发展壮大自身,走内外勾结的路子进行推墙,对中共进行和平演变。

其实,网络舆论的作用很大程度上不是或者不仅仅是一种政治立场的宣示,而是通过对这种政治立场的宣示过程中摆事实讲道理的立论和驳论影响那些吃瓜群众,从而影响大多数人的走向,正义力量懂得这一点,邪恶势力中某些人也懂得这一点,曾经作为体制内人士的杨恒均也许是因此而比那些赤膊上阵公开叫嚣要推翻现行社会制度的公知高明。

三、伪装是为了更好地进行推墙,杨恒均一方面用貌似公正的言论伪装自己,一方面积极配合美国的和平演变战略,不断通过大造舆论忽悠人。

他有一个表面上的身份,叫“代购”。

这也许是境外敌对势力给他的一个“合法”身份,一方面方便他与方方面面的人进行联系,一方面也方便于给他发放报酬。而从另外一种意义上说,他正是通过这个身份,向国人推销他想推销的东西。

这些年来,他不遗余力地美化西方和西方的政治体制,攻击中国的社会制度,有时候比较含蓄隐晦,有时候比较赤裸裸,对于他的“事迹”,相信众多网民已经了如指掌,下面仅仅是选择一些本人曾经写文章评论过的他的观点的事件,从一个侧面帮助不了解这个人的真面目的网民看清楚他的嘴脸。

1、他在杨舒平事件上曲解外交部发言人陆慷的答记者问,误导网民认为外交部支持杨舒平。

中国留学生杨舒平在美国马里兰大学发表了一篇有争议的演讲,在中国国内引发愤怒情绪。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就此问题回答了记者问的问题。

“事实上,你的问题不是一个外交问题,但既然你问到了,网上也有很多评论,我可以说两句。我想可能很多网民都认为,任何国家都有自己值得骄傲的一面,同时每个国家在发展过程中也都存在一些发展中的问题,一个公民在评论自己国家时是在什么样的场合、以什么样的方式作评论,相信所有人都不难从中感受出他/她对祖国是什么样的感情”

于是他以《外交部这次为啥做对了?》为题发表议论,其中有这么一段话:

【但外交部发言人一句“任何国家也可能在发展过程中遇到一些情况”无疑表露这女子说的并不是谎言,而接下来一句“以什么样的方式在什么样的场合做出这样的评论”就更加表明了态度,你也许有权说出自认为是真实的话,但还是要注意场合与表达方式——宽容之中还有对自己海外游子的警醒和“责怪”。如果加上最后那句“只要最终他们还是从心底热爱祖国,愿意为自己的祖国做出贡献,我相信中国是鼓励支持和欢迎的”,让我真要为这次外交部发言人的表现点个赞了】。

杨跟其他公知的不同之处是,其他人破口大骂,而杨首先歪曲中国政府的立场,然后加以赞扬。这次对陆慷的答记者问也是玩这一招。对于陆慷的要表达的意思和杨要歪曲成为什么意思,相信各位非常清楚,我就不啰嗦了。

2、他掩盖辽宁省贿选事件的错误实质,同时美化西方的选举制度。

450余名辽宁省人大代表辞去职务涉拉票贿选案的事件发生后,他发表题为《拜托,这不叫贿选,好吗?》的文章美化西方的选举制度,同时掩盖贿选事件的错误实质。

首先,别说是他以西方的评价标准评论中国的事情本身就很荒谬,而且美国前总统卡特的一番讲话狠抽了他的耳光:

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在接受美国著名主持人汤姆·哈特曼的采访时:汤姆·哈特曼在节目的最后向前总统先生抛出了一个巨大的问题,即如何看待最高法院2010年对“联合公民诉联邦选举委员会案”以及2014年对“麦卡钦诉联邦选举委员会案”的判决,两起诉讼案都得到了最高法院五名共和党法官的支持才形成判决。这两起判决历史性地允许美国政治和司法活动无限制地接受秘密资金(包括境外资金)。卡特是这样回答的:“美国的伟大来自其政治制度,而这两起判决违反了政治制度的本意。现在,我们不过是个寡头国家,无论是得到候选提名,还是当选总统,本质都是不受限制的政治贿赂。州长、参议员和国会议员选举也没什么两样。现在我们已经见证了我国政治制度受到颠覆,获益者是大金主们,他们出了钱,选举之后自然想得到、预期得到、有时候也确实能得到政策照顾......目前在职的政府官员,不管是民主党人还是共和党人,都把上不封顶的政治献金看作巨大的私人利益。已经跻身国会的议员们则有更多可以待价而沽的东西。”

3、龙应台对港大学生洗脑,被全场集体歌唱《我的祖国》碾压,杨恒均歪曲历史事实为龙应台解围。

“资深美女”龙应台在香港“蒙难”——本来想去对港大的学生进行洗脑的,没想到倒把自己弄成了落汤鸡——被全场集体歌唱《我的祖国》碾压。

杨迫不及待写文章哪首歌儿启蒙了你?为龙应台解围,里面有这么一段话:

“在我成长的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全国就是‘八个样板戏’,歌曲除了歌颂毛主席的,就是歌颂共产党的,少数像《我的祖国》是歌颂在毛主席和党的领导下的祖国的,总体加起来也就是二十多首(流行的),由于红色音乐家、歌唱家很多,这些红歌都是精雕细琢的,达到了极高的艺术水平,加上几个亿的人民日日夜夜地唱,我从牙牙学语到身上开始长毛,就是在这些歌曲一遍、十遍、上万遍的旋律中变大的。”

而实际情况是,在他所说的那个年代,国务院文化组革命歌曲征集小组编,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的歌曲集《战地新歌》一到五集收集了包括建国前的一些歌曲在内的创作于建国初期到上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552首歌曲,歌曲反映的社会生活领域很广,内容也远远不止歌颂毛主席、歌颂共产党、歌颂在毛主席和党的领导下的祖国的,还有歌颂祖国壮美山河的,歌颂各民族团结的等等,总体加起来也远远不止二十多首(流行的)。

千钧棒:杨恒均——一个从公知到危害安全国家罪犯的典型

4,他为美国中情局的暗杀行为洗地,并且暗示在“民主国家”里面没有暗杀。

卡斯特罗逝世以后,中国的媒体报道了卡斯特罗一生受到美国中情局638次暗杀的消息后,杨恒均护主心切,迫不及待地跳出来为美国中情局洗地,宣称“最多一起、两起,而且根本没有进入实施阶段就搁置了,何来638次?”

他还说:“冷战时期美苏情报部门确实都卷入了暗杀行为,其中又以苏联为主。但今天回过头来看,当初两个阵营宣称对方操纵暗杀的指控都有夸大之嫌,美苏充其量对叛谍和攸关生死的政治军事人物实行过暗杀,次数寥寥无几,更很少有针对最高领导人的暗杀行为。”

一个1965年出生的人,担保美国中情局在1960年-1961年期间没有对卡斯特罗进行暗杀,岂不是可笑至极!杨恒均敢于拍胸脯证明美国中情局没有那么多次要对卡斯特罗的暗杀,摆得上桌面的理由是,美国佬自己解密的材料里面没有承认这一点,所以就不是事实。

美国政府自己没有解密的东西就等于没有,这种说法不知道杨恒均自己相信吗?

1963年11月22日在达拉斯,肯尼迪总统自己在国内被暗杀了,成为美国历史上第四个在任期内被暗杀的总统,但是直到现在,美国政府仍然没有解密事情的真相,美国政府没有解密证明的东西就等于没有?那么,这肯尼迪应该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外星人暗杀的了。

杨断言“冷战时期美苏情报部门确实都卷入了暗杀行为,其中又以苏联为主。”加上他平时的言论,其实是在暗示所谓的“民主国家”不会发生暗杀,而事实又打他的脸。

自1865年林肯总统被人暗杀以来,美国历任总统不断遭人暗算,遇刺身亡的有詹姆斯·A·加菲尔德(1881年)、威廉·麦金莱(1901年)、肯尼迪(1963年)三位总统被暗杀,加上在此前后在任期内被刺幸免于难的安德鲁·杰克逊(1835年)、富兰克林·D·罗斯福(1933年)、 哈里·S·杜鲁门(1950年)、杰拉尔德·R·福特(1975年)、罗纳德·里根(1981年),一共是曾经有九位美国在任总统受到行刺,四个行刺成功。

另外也有材料称,除了直接遇刺身亡的四人以外,有十四任总统在各种各样的暗杀下生还。这些都是美国人自己干的,杨先生不会赖到苏联头上吧?

美国著名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也是被暗杀的。

还有如下发生在“民主国家”的暗杀:

2007年12月27日下午,巴基斯坦人民党在拉瓦尔品第的一个公园举行上千人集会,贝·布托到场发表讲话,呼吁支持者在明年1月8日议会选举中投票给人民党,集会结束后被暗杀。

印度,在短短的50年间,印度共有三位“甘地”遭到政治暗杀,他们是非暴力倡导者圣雄甘地,女总理英迪拉·甘地和她的二儿子拉吉夫·甘地。

1995年,以色列总理伊扎克·拉宾在特拉维夫市中心广场参加完一个和平集会后,不幸遇刺身亡。

1981年10月6日是十月战争(又称第四次中东战争或斋月战争)八周年纪念日。自1973年十月战争后,每年10月6日,埃及的萨达特总统都要在开罗东南郊的胜利广场举行盛大阅兵式。结果他和一大批政府官员就在阅兵式上遇刺身亡。

1983年8月21日,菲律宾共和国著名政治活动家,反对党领袖贝尼格诺·尼诺伊·阿基诺在马尼拉国际机场遭枪杀。

还有,美国扶植的韩国的领导人朴正熙,南越领导人吴庭艳也是被暗杀。

上述事实证明,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其他实行了所谓的“民主制度”的国家里,暗杀都是常常发生的事情,针对领导人的暗杀也不在少数,针对美国本国的领导人和著名人士的暗杀都常常发生,难道美国中情局单独对让美国很不爽的卡斯特罗格外开恩?

5、上海发生了那位老年妇女抱着孩子暴力抗法被警察拌摔事件以后,他无耻为美国警察的草菅人命洗地:

【老杨头点评:这个视频引起网络一片评论,其中有一些网友说,如果在美国,袭警、不服从警察指挥,早就被击毙了。这些人不知道住在哪个美国,美国警察误伤嫌疑人时有发生,但几乎都是在嫌疑人带有武器,或者被误以为带有武器的情况下,至于一些引起轩然大波的警察暴打嫌疑人(大多是黑人)事件,则都是遭遇了激烈的反抗。如果真以美国的标准来判断,那么,那位抱孩子的妇女几乎毫无进攻能力(抱孩子的隐藏处应该也不会藏有枪支),她的所谓“袭警”几乎就是一种情绪失控的宣泄。而当孩子落地后,她对警察的抗拒(拘捕)按说是不应该的,是可以用强力制复的,但她孩子落地,生死未卜,完全可以理解这时的激烈反抗。如果真以美国的标准,警察绝对不会在自己生命没有受到威胁,以及公共安全没有遭到危险的情况下,对抱孩子的妇女下如此重手。】

事实胜于雄辩,更胜于诡辩。

看看美国的媒体怎么说——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2015年6月1日报道,《华盛顿邮报》表示,在今年的前五个月,有385人被警方击毙,平均每天超过两人。在被击毙的人士当中,黑人数量尤其高。

警方在担忧自己生命或者他人性命面临危险的时候允许使用可以致命的武器。美国政府依靠于该国17000个执法部门自己收集上报的数据。这个统计数字显示,自2008年以来,每年大约有400人丧命。

据《华盛顿邮报》27日报道,2015年共有965名美国平民死于警察枪口之下,其中近10%的人在手无寸铁的情况下被警察击毙,而黑人和拉美裔被警察击毙的可能性远远高于白人。

到了2016年,又有963名美国黑人死于美国警察的枪口下,其中甚至有未成年人。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2015年12月27日发表了题为《年终总结:警方射杀将近1000人》的报道,里面有这么一段话:

【本报在一项历时一年的研究中发现,在警察射杀平民的事件当中,其中只有不到4%引发了社区抗议活动(最常见的是白人警察射杀手无寸铁的黑人)。与此同时,本报发现,大多数死于警察枪下的人至少符合以下3个特点当中的一个:他们在挥舞武器;他们具有自杀倾向或者存在精神问题;他们在警察命令他们站住的时候逃跑。

请注意,这是美国的权威媒体的消息,有自杀倾向、存在精神问题和在警察命令他们站住的时候逃跑也成为美国警察开枪击毙的理由。而杨恒均却称是“美国警察误伤嫌疑人”,而且“几乎都是在嫌疑人带有武器,或者被误以为带有武器的情况下”,到底谁说的可信度高?

6、为了配合美国的全球战略,他鼓吹进行所谓的“对朝自卫还击”。

为了配合美国的全球战略和亚洲战略,公知们为了忽悠国人支持他们向政府施压,让政府为虎作伥,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给美国法西斯充当打手,他们居然连叫中国帮助美国佬和韩国消灭朝鲜这种馊主意也想得出来。当年中国是抗美援朝,现在他们居然想让中国“助美灭朝”!

千钧棒:杨恒均——一个从公知到危害安全国家罪犯的典型

千钧棒:杨恒均——一个从公知到危害安全国家罪犯的典型

也许是由于他的这篇文章用心太险恶而且影响极坏的缘故,我当时想再找他的原文进行一一反驳的时候,发现原文已经被有关方面删除了。

这些年来,他们在一小撮人在朝鲜问题上就没少胡咧咧,到了特朗普虚张声势要派航母战斗群到东北亚以后,孙某平曾经让中国和美国韩国一起对朝鲜进行军事打击:

千钧棒:杨恒均——一个从公知到危害安全国家罪犯的典型

孙立平习惯于赤膊上阵,俨然以美国派来的钦差大臣的口气向中国政府发号施令。与孙某平的赤裸裸不同的是,杨恒均善于玩弄骗术。他抓住“朝中社”的一篇文章大做文章,认为朝鲜很快就会变成下一个越南,要中国政府在“再一次抗美援朝”和“对朝自卫还击”中作选择。

7、他直截了当认为中国必须协助美国解决朝鲜问题是为了“解放”朝鲜。

也许是觉得编造事实忽悠国人太累的缘故吧,在后来在关于朝鲜问题的热议中,他干脆图穷匕见直截了当认为中国必须协助美国“解决”朝鲜问题的原因,是因为朝鲜对民众“洗脑”,“不是解决核问题,不是解决东北亚格局,甚至也不是维护世界和平,而是拯救朝鲜几千万活生生的人类……赤裸裸地说出了西方对付朝鲜的真实目的,

8、他忽悠国人,称美国狼是《环球时报》等媒体招来的——:

【稍微对照一下就知道,如果拿美国的主流媒体上对中国的恶意报道同《环球时报》等中国官媒对美国喊打喊杀的报道相比,数量应该是远远不对称的——也就是中国出现多篇抨击美国的文章,美国才会出现一篇类似的。中国包括“环球”和“人民日报”的媒体在美国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随便出售,而美国所有的大媒体一家也无法进入中国。中国在美国有多家孔子学院,美国NGO进中国举步维艰……来往两地认真观察的我一直纳闷,美国等西方国家真是君子吗?他们对这种不平等到底还能忍耐多久?

而事实是,先别说很多西方媒体在中国落地,还有不少西方媒体的中文网站在中国进行各种煽动性宣传,甚至我们国家的一些门户网站都是外资控股。又根据多家媒体报道,尽管有很多不满,美国总统仍签署了2017年度国防授权法案(NDAA)”,美国白宫在当地时间23日宣布,这一法案正式成为法律。奥巴马23日签署的NDAA配套条款——“波特曼-墨菲反宣传法案”(Portman-Murphy Counter-Propaganda Bill)》(以下简称反宣传法)规定,美国国防部将在2017年获得额外预算,专门建立一个反宣传中心,对抗外国对美国的宣传。

美国在全世界建立强大的宣传网络,而在美国国内要由国防部来对付外来的的宣传。这就是杨恒均所说的“不平等”,并且把寓言故事《狼和小羊》中狼的逻辑用于《环球时报》等媒体头上。

9、他称特朗普的胡作非为是跟中国学的,并且谎称美国会受到“普世价值”的制约,忽悠国人把对特朗普的不满转变成为对之前奥巴马希拉里们鼓吹的“普世价值”的支持。

特朗普2017年1月20号就任美国总统,1月23号杨恒均就发表文章,《特朗普开始学中国,你怕不怕?》,认为美国无所不能,但受普世价值制约,不做伤天害理的事,从而保护了各国老百姓。

普世价值制约美国。

在特朗普上台之前,所谓的“普世价值”从来就是欺骗世界各国人民的迷魂药,对美国政府起不到任何约束作用,关于这一点,就不用我例证了,而特朗普上台以后,则是彻底撕下“普世价值”的遮羞布,赤裸裸地胡作非为,美国的行为,连作为所谓的“价值观同盟”里面的国家的西方国家都受不了,还谈什么“普世价值制约美国”,这个杨恒均真的是把别人都当成三岁小孩了。

杨恒均入了澳大利亚籍,以为就是进入了保险箱,可以随意为所欲为,这是很多公知走的路线,当初的薛蛮子也是这样。他们入外籍,境外敌对势力让他们留在国内继续发挥作用,并且通过所谓的“非政府组织”同他们直接联系和向他们发放所谓的“推广民主费用”。如果入籍外国以后直接移民外国,他们就会往往被弃之如敝履,当年的“MY”分子是这样,当年的“阿炳”也是这样,在美国呆了一年被赶走以后有怨言,结果被警告:“你不应该咬为你提供食物的人。”

这个杨恒均到底是早就被敌对势力收买以后才成为公知的,还是成为著名公知以后才被敌对势力收买的,有待于有关部门的调查审理的结果出来才能够下结论,不过杨恒均和“锋锐”律师事务所的某些律师等一些受到法律处罚的自由派人士的下场揭示了这么一个道理,自由派公知与敌对势力只有一步之差,纯粹的自由派人士一般只是有反对“四项基本原则”和推动改旗易帜的言论,一旦把言论变成了颠覆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分裂中国和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具体行动,就发生了质的变化,就变成了敌对势力,就会受到法律惩罚,这就是杨恒均从一个著名公知大V变成危害国家安全的罪犯的过程深刻揭示的道理。

抓得好,大快人心!(作者:千钧棒;来源:网络)

目前有 3 条留言    访客:3 条, 博主:0 条

  1. 老虎 2019年01月31日 下午 9:01  @回复  Δ-49楼 回复

    强词夺理狗屁不通

  2. 陈军 2019年02月09日 下午 8:37  @回复  Δ-48楼 回复

    傻缺,东拼西凑的文章,杨的文章有瑕疵但没有大的问题,你这是吹毛求疵。

  3. 哈哈 2019年02月09日 下午 8:47  @回复  Δ-47楼 回复

    你也可以写文章呀,让别人都看你的博客呀!你写文章是给领导看的?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