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正文

求别乱吹梅贻琦,西南联大贡献最大的是郑天挺

2019年02月09日 哇然事件 ⁄ 共 6552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72 views 次
39.6K
梅贻琦所谓外圆内方,不为己所不愿,说白了就是老狐狸,谁也不得罪。

​​        本来不想说梅贻琦,是清华的。看到民国粉吹的神乎其神,就说几句。

        首先肯定梅贻琦校长的教育贡献,解放前知识分子不多,有学问的就更少了,梅校长是其中出类拔萃的人物。嗯,在学问上,李爷的清华校长梅贻琦比阿忆的北大校长胡适之强太多了。北平解放前夕,胡校长留下北大南逃,梅校长留下清华南去。虽然当时梅校长说他保持中立不做官最后还是做了台湾中华民国教育部长,但是梅校长创办了台湾清华,是做了很多实事的,可以说至少比胡适那个嘴炮强孙悟空一个筋斗云。

         但是,不能乱吹。

        你比如今天有人艾特李爷看了一个果粉的一篇文章,吹的天花乱坠。李爷我看了下发现那不是吹,那是抹黑。说什么梅校长治校无为而治,无为而治虽然是我们老李家的学说,但是作为领导者真的不能无为而治。

联大使命结束,不是没了,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联大使命结束,不是没了,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联大不是没了,是使命结束,清华、北大、南开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所以,联大没了,是一件高兴的事情,说明抗战胜利了。

       就说西南联大的事情,西南联大是怎么回事呢?就是当年啊,日本鬼子全面侵华,东北沦陷、平津沦陷、华北沦陷、华东沦陷,国民政府上海退南京,南京退武汉,武汉退重庆,嗯,你可以说是转进。上海转进南京,南京转进武汉,武汉转进重庆,以空间换时间。嗯,就这样说,好听。可是好听归好听,华北之大,居然放不下一张书桌了!民国当归?归你妹!华北之大,放不下一张课桌。怎么办呢?于是,清华、北大、南开,全部打包南迁,迁哪去呢?去长沙了。大家伙一合计,就这吧,我们一块办学。于是,成立了国立长沙临时大学。可是,跑到长沙就算妥了吗?NO!日本鬼子人家有飞机啊,隔三差五的飞长沙轰炸,这边上课铃声刚响,那边炮弹就落下来了。怎么办呢?继续跑呗,跑哪去呢?这一下跑的可远,跑昆明去了。鬼子的飞机一时半会儿飞不了那么远,就在昆明暂时安定下来了。昆明在地理上位居西南,又由于是清华、北大、南开三所大学合在一起,所以称为西南联合大学。这是一段屈辱史啊,是国难啊!怎么吹的天花乱坠的?想想民国那一群大师们都是东躲西藏前合后仰的,今天享受太平世界的人怎么会骂毛泽东呢?真是没良心啊!

       清华、北大、南开联合办学成立了西南联大,那校长谁当呢?对吧。一合计,那三所大学的校长就组成个联合委员会,一块儿管理吧,还显着民主。梅贻琦无为而治?事实上三巨头都无为而治,谁治谁呢?反正就凑合着吧,可是总凑合也不是事。本来说好的轮值,但是1938年底,北大校长蒋梦麟(就是喜欢人妻的蒋校长)、南开校长张伯苓跑重庆做官去了,留下梅贻琦一个人在昆明。所以梅贻琦一直担任轮值主席,主持校务。但是,当校长真不能无为而治,会乱的。不是假的,是真的乱。最后,没办法,三巨头一合计,就聘请郑天挺担任联大总务长,总管联大一切事务。这家伙,可把郑教授给累惨了。所以,对西南联大贡献最大的就是联大总务长郑天挺教授!郑天挺教授为人谦逊,在他生前从来没有谈过自己对西南联大的贡献,直到任继愈先生发表《西南联大时期的郑天挺先生》,我们才知道郑先生对西南联大作出了很多贡献。任继愈先生说郑天挺“默默无闻地做了大量工作:为学校延揽人才,给同事们平息争端,消除了一些派系之间处于萌芽状态的对立”。如果西南联大不是总务长郑天挺教授任劳任怨呕心沥血平息争端,西南联大是否能维持运作、合作团结就是个大问题!

        我们举几个西南联大的例子,看看治校当领导能不能无为而治。

       很多人知道钱钟书,是因为听说过《围城》,为啥说听说过?跟风呗,其实根本没读过。当年,钱钟书在西南联大任教,恃才傲物。那家伙,闹的是鸡飞狗跳。钱大师眼里,皆是垃圾。好嘛,大师很多,谁服谁?对不对。那就斗呗。钱大师一看,这人快得罪完了,风紧,扯呼。就跑上海去了。等到钱大师不辞而别离开西南联大,梅贻琦才发电报表示挽留。你说人都跑八千里路云和月了,你才挽留,有意思么?搞的钱大师赶紧回信道歉。早干嘛去了?对不对。所以,你不能无为而治。

      说几个具体时间具体的事,北京大学教授阿忆要是不服气,可以去查资料。

     1939年11月30日,梅贻琦召开西南联大常委会,由于蒋梦麟去重庆了,总务长郑天挺代替蒋梦麟参会,郑天挺记载:“开会两小时半,所议无多,以准备之材料不足,一有质询皆不知所对。旁询一再,亦无确切之数字。回思往时北大预算会议,其准备之密,数字之详,不啻天渊之隔”。

     这意思大家伙看得懂吧?就一个字:乱。开常委会呢,开了2个半小时,一问三不知。

    乱到啥程度呢?乱到梅贻琦都要辞职不干了。

    1940年8月28日西南联大常委会议上,因为诸多教授指责西南联大管理混乱,梅贻琦表示好吧,我要辞去委员会主席,不干了。

    郑天挺日记:“前日出席表决者十二人,今日以一人反对而罢,未免近乎儿戏”。

    1940年12月15日郑天挺日记:“联大行政效率之不增进,全由于各个人皆有其本校惩赏,与联大不相干之故”

      这就是无为而治?你得担当啊!这是啥时候啊,你不能说“两耳不闻窗外事”。

      1941年4月6日,郑天挺教授日记吐槽:“事与愿违,久羁俗绁,长此蹉跎,更何以传绝学,立修名哉!速其辞职,努力学问。”

       乱的一塌糊涂,郑教授都想不干了!但郑教授辞去总务长的愿望没有实现,为什么?诸多教授挽留也!西南联大离不开郑天挺!离不开到啥程度呢?买米买面教授工资租赁校舍筹措资金甚至于开个会的会场布置,都要郑天挺到场才能搞定。

     1944年4月5日西南联大召开校务会议,会议记录记载“因故延会”(《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史料》二,页489)。这个“因故延会”,意思就是因有事情,会议推迟。什么事情呢?国家大事吗?抗日大计吗?不是,实际是因为当晚放电影,“早来者欲归,未来者迟迟”,郑天挺日记感叹:“呜呼!此真不成话矣!同人固穷,终年未必能一看电影,然何致置正事于不顾以至此极耶?”

     综上可见,作为一校之长,真不能无为而治,要有担当。你不担当,开个校务会议,都没人去。他们要去看电影。

     郑天挺教授,不仅在西南联大居功至伟。西南联大解散后,郑教授回归北大,同样是居功至伟。1948年底,北平解放前夕,郑天挺尽全力保护学校财产及师生的安全。时值北大五十周年校庆,学生会以全体学生名义,赠给他“北大舵手”的锦旗,称赞他在北大几十年廉洁奉公,日夜操劳的业绩。

       嗯,郑教授比胡适强太多了。中国公知祖师爷胡适当年可是个真正的逃兵。当年,解放军兵临城下,胡校长还在北平呢。蒋公虽然讨厌胡适,但是胡校长可是蒋公的牌坊,有胡适在身边蒋公就不是独裁者。所以,蒋公就派出了专机——专门去北平接胡适的飞机。胡适呢,左等右等等的满头大汗饥肠辘辘,在勤政殿啃了个冷馒头。等了又等,终于飞机来了。胡适先生带着老婆就跑机场上飞机了! 

      好嘛!胡先生落地后才假惺惺的给被他落在北平的秘书们说:不好意思,风紧,我走先了。请你们坚守阵地!    

      操!你Y都跑了,还说个屁啊?    看人家郑天挺教授!

      这事可不是李爷我瞎编,李爷谈历史,从来都是真正的历史。后来胡先生到台湾后,对这事还多次表示过羞愧。表示自己很不光彩,做了逃兵不说,还丢下了自己的北大同事及秘书。

     继续说西南联大和梅贻琦的事。那果粉文章里说【1942年在昆明发生了学生“倒孔”运动,当时学校领导多次走访云南省政府领导人,进行疏通工作,才避免了学生游行时发生意外。】各位观众,这个“倒孔”运动,可不是倒孔子。是谁呢?孔祥熙。

     1942年昆明倒孔运动,这事就扯的远了。西南联大学生怎么会倒孔祥熙呢?原因是孔二公子(孔祥熙女儿,宋美龄最喜欢的,只因其爱穿男装,得孔二公子美名。)与狗。说起这个孔二公子孔令伟,想当年,仗着宋美龄的宠爱,那可是叱咤风云。

      孔二公子当年多牛呢?有一次二公子飙车,遭遇警察拦车,二公子居然大踩油门,将警察撞成重伤。还有一次更狠,直接拔枪打死了警察。她没有受到任何追究,因为宋美龄太疼爱她了,甚至有人怀疑孔二公子是宋美龄的私生女。现在骂人是你全家都是公知!当年在南京,诅咒人就是:出门叫你遇到孔二公子!孔二公子更牛的是,在重庆游玩,龙三公子也是没长眼,错把孔二公子当女人调戏。两个人啪啪啪!拔枪对射起来了。孔二公子最牛的是,被胡宗南退婚(@机智退婚胡宗南)后,不仅穿男装更学男人搞起了三妻四妾(@三妻四妾孔令伟),甚至连范哈儿的姨太太都被她骗到手了……

      西南联大倒孔咋会牵扯到孔二公子和狗呢?当年香港沦陷,蒋公派飞机去接民主人士,结果民主人士没上飞机,被宋美龄同孔二公子接回来几条狗。

混世魔王孔二公子混世魔王孔二公子

      于是,西南联大学生坐不住了。掀起了倒孔运动。民国四大家族蒋宋孔陈,孔家代表孔祥熙当时可是财政部长,又和蒋公一条杠,人称孔财神。傅斯年整理了孔财神很多犯罪证据,蒋公都置之不理。学生们早有怨言,所以就发起了倒孔运动。梅校长呢,以他和傅斯年的关系,应该不会不知道孔祥熙的罪恶。但是他以他的内方外圆处世原则,不支持学生倒孔。美其名曰学生学生应该好好学习将来报效国家,可是倒孔祥熙这个腐败无能中饱私囊的财政部长运动不就是报效国家吗?春天不是读书天?夏日炎炎正好眠?秋多蚊蝇冬又冷?要想读书待来年?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国破山河在,你说只读书!还好,梅校长虽然不支持学生爱国运动,但是没有骂学生是爱国癫,这点比胡适强一万倍!

       史料记载:昆明学生高喊“打倒孔祥熙!”“打倒贪官污吏!”“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口号,走上了昆明街头。游行队伍两三千人,经过省府门前,云南当局未加干预。多事之秋,云南王龙云不会那么傻背上镇压学生的罪名。倒是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势力进入云南,在昆明镇压了学生运动,发生了一二一惨案。

       1944年3月,孔祥熙来到昆明,给西南联大和云南大学的同学们讲话。

孔祥熙:“今天我们大家的生活都很艰苦”。

学生们齐声高呼:“你不艰苦!”

孔祥熙:你们晒黑了。

学生们高喊:你更黑!

        1944年3月14日,西南联大校务会议上,梅贻琦报告孔祥熙允西南联大建筑费三百万元,引发与会教授“大哗”。为什么?西南联大师生有节操!

        与蒋公派飞机赴香港接民主人士接回来一群狗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共地下党在香港完美的进行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营救。李爷我感到很遗憾,如果谁能把中共这段香港大营救拍成电影或电视,比什么拯救大兵瑞恩精彩、刺激、伟大太多太多了!

       香港沦陷后,日本人大肆搜捕爱国人士及文化精英,茅盾、夏衍、邹韬奋等人处境危急。1942年初,根据周恩来的指示,在中共广东地下党、中共香港地下党和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的周密部署下,茅盾夫妇与邹韬奋、叶以群、戈宝权等800多名被日军搜捕的进步文化界人士和爱国民主人士及其家属,静悄悄地从日军封锁下的香港神秘“失踪”,数月后安全抵达抗日后方和根据地。在此过程中,无一人受伤,无一人被捕。

        茅盾说:这是“抗战以来(简直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抢救工作”。

       括号中也是矛盾说的。

       1942年11月22日,历经千难万险,这场营救行动中的最后一名获救者——邹韬奋,安全抵达苏北解放区。这场“文化名人大营救”,历时11个月,数个省市的地下党和抗日游击队伍参与其中,共抢救800多名文化人。他们无一人被敌人截获,甚至无一人受伤!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就是这么善于创造奇迹!

  被营救者的名单上包括:茅盾、夏衍、袁水拍、胡风、范长江、邹韬奋、梁漱溟、丁聪、蔡楚生、司徒慧敏、金山、王莹、科学家高士其……

  可以说:如果这场营救行动不成功,整个中国的文学史和艺术史都将被改写。

  除此之外,国民党驻香港代表海军少将陈策、国民党第七战区司令长官余汉谋夫人上官贤德和参议刘璟、南京市长马俊超的夫人和妹妹等国民党军政机关高官及其家属,也都是在中共地下党员、游击队员的协助下,逃离了香港。

        所以,为什么昆明学生发起“倒孔”运动?民国真不中啊!!!

        又为什么是毛泽东?为什么是周恩来?为什么是共产党建立了新中国?

再说说闻一多的事。

       那果粉林漫舍舍说【(1946年)7月24日下午(梅贻琦)主持完追悼会后,又与贺麟等人组织对凶案的观审,确保查清真相后才离开昆明。

       这就是纯扯淡了,瞎吹胡扯了。这样吹,是给梅校长脸上抹黑。我们还原历史,李爷历史,放心历史。

        1946年7月11日,爱国民主人士李公朴在昆明被国民党特务暗杀。闻一多先生不顾安危,参加李公朴先生追悼会,并发表《最后一次演讲》,握拳宣誓说:“我们有这个信心:人民的力量是要胜利的,真理是永远存在的”。散会后,闻一多先生被杀害。

         李公朴、闻一多先后被暗杀,震惊了全世界。李.闻惨案激起了全国人民的义愤。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均电唁李﹑闻家属,延安﹑重庆﹑成都﹑上海等地均举行追悼大会,严厉谴责国民党的暴行。爱国学生纷纷走上街头,要求严惩凶手。国民政府没办法,看事情闹得太大。本来想把这事按龙云头上,龙云不买账,龙云说这事真不是我做的。最后怎么办呢?就先随便抓了两个兵,说是凶手。事先前商量好,给了钱,说审判的时候呢,你们俩承认是你们干的,等执行枪决的时候呢,找两个乞丐把你们俩换了。这俩兵蛋子就同意了。不过李闻惨案闹的动静太大了,结果枪决的时候就顺水推舟把这俩兵蛋子给崩了……

   问:李爷,不是吧?梅校长不是看着审判确保查清真相的吗?还偷梁换柱?真凶呢?

   答:所以李爷我说那果粉没头没脑的瞎吹梅校长,是给梅校长脸上抹黑。崔爱国同志也转发了,崔爱国的口述历史要都是这些玩意,那真是浪费捐款了。

        杀害李公朴、闻一多的真凶在梅校长效忠的国民政府庇护下,潜逃各地隐藏起来了。为啥一边说要查清,一边又保护潜逃啊?因为实质上讲,暗杀李公朴、闻一多的真凶是蒋介石国民政府。梅校长不知道吗?不可能。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全力追查“李闻血案”的凶手。挨个擒拿归案。

       1946年7月在昆明暗杀李公朴、闻一多的国民党特务凶首熊福广,已被重庆市公安局逮捕归案。该犯供认暗杀李、闻系直接奉昆明警备司令霍揆彰之命令执行。熊匪当时任伪警备司令部特务营长,行凶后曾受到蒋介石匪首奖励。(《人民日报》1950年3月15日)

      在昆明暗杀李公朴和闻一多的主犯、国民党特务分子王子明已在成都市伏法。(《人民日报》1951年3月21日)

      杀害李公朴先生的主凶赵凤祥在长沙市伏法。(《人民日报》1959年3月26日)

      1957年,公安部门抓获李闻惨案最后一个主犯——蔡云旗。判决书:“蔡犯于1946年7月在云南昆明担任国民党特务机关组织的暗杀李、闻等人行动小组组长。对谋杀民主人士李公朴、闻一多二人案件上,与匪稽查处长王子明、谍报队长陈国华,共同计议,预谋实施,且在杀害李、闻二人过程中,蔡云旗又系直接行动中的领导者之一,实属罪大恶极。”

      1958年4月26日,盐城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决杀害民主人士李公朴、闻一多的凶手蔡云旗死刑,立即执行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所以,梅校长看着审案查清凶手?所以,梅校长看着审案查清凶手?

        嗯,会不会有二逼说蔡云旗、王子明、熊福广等是抗日英雄?

       搂草打兔子,北京大学副教授阿忆曾经夸赞【英俊的柏辉章将军,抗日英雄,1952年定性为反革命,枪毙,没留下任何遗照。网易历史总监,长年收集中日战争老照片,从日本老兵的私人图册里,找到了柏将军惟一的标准照。太英俊。 】

确实比阿忆英俊确实比阿忆英俊

      实际上呢?柏辉章,解放前反复无常三姓家奴的事就不说了,只说解放后。1950年在第六绥靖区集体起义时作为副司令投诚,投诚后受优待并直接掌兵。但是,但是,但是1952年趁抗美援朝组织军队“反共救国”!被镇压。所以,别吹。不吹,就那样死了。一吹,就你娘的露馅了。

     结语:梅校长比胡适那个嘴炮强太多,但是也不能胡吹啊!

    孩子们,这就是历史。历史真实存在着,不会因某些人的口述而改变。好好珍惜今天新中国的太平世界吧!可别跟着傻逼公知天天民国大师民国当归的了。干点正事!​​​​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