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历史真相 > 正文

“畅观楼事件”真有谁在整毛泽东的“秘密报告”吗?

2016年01月09日 历史真相 ⁄ 共 252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7,054 views 次
39.6K

  畅观楼,位于北京动物园西侧,是清末皇室唯一的欧式行宫,现在,这个地方叫“北京皇家俱乐部”,进进出出的都是些有钱或有权的人。但大多数人不知道,四十多年前,这里发生了天字号的大案,史称“畅观楼事件”。
  
  “畅观楼事件”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引起毛泽东雷霆震怒?是谁指示了这件事的实施,是谁参与了毛泽东认为的“赫鲁晓夫式的秘密”报告的收集与整理?
  
  历史终归有还它清白的时候。
  
  一
  
  1961年下半年,中央准备召开一次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即后来所谓“七千人大会”),1958年以来“大跃进”运动和农村人民公社化运动的失败,是召开这次大会的一个最根本的原因。大会前夕,刘少奇、邓小平命彭真组成一个班子,集中住在北京动物园的畅观楼,以便联络方便,提高工作效率。
  maozhuxigaomi
  “班子”的任务很明确,即为了即将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准备一些有说服力的材料,以便纠正中央在经济工作中的错误。所以,“班子”的任务就是查阅大跃进以来,中央下发的文件,看其中提出过哪些不切实际的“左”倾口号,提出过哪些不合乎当时能力的、根本无法完成的高指标,制定过哪些不切实际的损害群众利益的极左政策。
  
  (1962年的“七千人大会”上,中共几大领袖及彭真等在一起。)为了让“班子”的同志们更清楚自己的使命,彭真形象地说:“要冷静地研究,三面红旗是红旗?还是灰旗?白旗?所以,大家的工作,要实事求是,这项工作的意义是巨大的。”
  
  二
  
  畅观楼的工作,是1961年的12月9日开始的,离七千人大会的开幕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要查阅自1958年以来中央所发的那么多文件,且在其中找出“问题所在”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彭真组织调动了北京市委的很多同志参与。有项子明、邓拓等人。他们的具体分工是这样的:市委工业部副部长陆禹审查工业方面的文件,市委农委副书记常浦审查农业方面的文件;市人委计委副主任万一审查国民经济计划方面的文件;市委宣传部部长李琪审查有关文化、宣传方面的文件;市委大学部副部长宋硕审查教育、科学方面的文件;市委秘书长项子明审查有关党的工作、群众工作、监察工作以及特别重要的文件;市委副秘书长王汉斌、肖甲审查一些重要的,或者不能归口的文件并负责整理材料;市人委计委副主任宋汝棼审查有关基建方面的文件。参加这项工作的还有郎冠英、赵学政、贾庭三等北京市委的一些同志。他们之间有分工,也有合作,楼上楼下,工作气氛特别的好。只花了9天的时间,基本线索就理顺了。在整理出了初稿后,由项子明、李琪、王汉斌向北京市委郑天翔汇报。郑听完汇报后,觉得他们的工作颇有成效,发现了过去工作的问题所在,因而对其作了肯定:“你们发现了很多问题,好好整个材料,很有用处。把它汇总在一起,印发给市委书记处。”
  
  于是,一份2万字的《中央文件摘要》就出生了。
  
  (文化革命期间揭发彭真在“畅观楼”搞秘密报告的批判文章)三
  
  应该说,这是一项相当重要,也非常正常的工作。就像我们今天每一次中央全会召开之前,势必要梳理过时文件一样。我们来看看这份整理出来的文件都说了些什么,又是怎么说的:
  
  1958年3月成都会议以后,中央下发的指示和批转的有关报告,主要问题是指标过高、计划过大、任务过重,一些事情要求过了头。其中比较集中地表现在北戴河会议通过的一系列文件中。1959年第二次郑州会议和上海局扩大会议以后,在工业方面强调调整计划、指标落实、提高产品质量、加强企业管理等等;在农村方面,提出反“共产风”、保护社员个人生活资料、粮食到户、供给制的比例按实际情况确定等措施等。7月庐山会议以后,一直到1960年上半年,有些事情又要求过了头。农村人民公社、工业生产计划、技术革命方面,问题比较多。1961年文件中的问题比较少。现在分别将农业、工业、基本建设、财贸、城市人民公社等五个方面的问题整理如下。
  
  接着是具体整理的各方面“问题”的文字。从这份形成于1961年12月20日的“按语”可以看得出,这是一份相当严谨的工作报告。在十多天后召开的“七千人大会”上,刘少奇、邓小平在发言中都引用了这份报告中的一些数据,并据此代表中央承担了相关的责任,产生了很好的效果。
  
  四
  
  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份报告,经一些不怀好意的人的挑拨,引起了毛泽东的不安与关注,认为这是一份由少数人操纵北京市委,并以彭真为头子的“集团”弄出来的“赫鲁晓夫式的秘密报告”。由此,在毛泽东心中结下了沉重的“结”。
  
  文化大革命一开始,党内斗争矛锋,直指北京市委,彭真应声而倒。1966年5月18日林彪发表《5?18讲话》,在杀气腾腾地讲完政变,并扬言要“杀人”以后,话锋转到北京“畅观楼事件”上来。林彪说:“毛主席活到哪一天,九十岁,一百多岁,都是我们党的最高领袖,他的话,都是我们行动的准则。谁反对他,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在他身后,如果有谁作赫鲁晓夫那样的秘密报告,一定是野心家,一定是大坏蛋,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见《中共党史资料》)林彪讲话的第二天,彭真作检查。
  
  彭真的检讨讲了五分钟,最后说:”什么搞政变、颠覆中央、里通外国等罪恶活动,我连做梦也没有想到。至于我同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有没有反党联系,请中央审查。“(见《毛泽东全传》)8月7日,《北京日报》发表《篡党篡国阴谋的大暴露》文章,揭露刘少奇策划和支持”畅观楼反革命事件“。刘少奇读后当即给毛泽东写信,反驳这种莫名其妙的指责,说:”关于我是否‘策划’和‘支持’畅观楼反革命事件?我与畅观楼反革命事件有无牵连?我请求毛主席、党中央严加审查!“刘少奇在信中严正提出:”说我的目的就是要‘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主席’、‘反毛泽东思想’、‘要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要阴谋篡党篡国’等,我是不能接受的。因为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而我想的都是同这些相反的。“”我没有在党内组织任何派别,没有在党内进行过任何非法的组织活动。“(见《王光美访谈录》)五
  
  这是不是一份秘密报告,当时中国有没有人象”赫鲁晓夫“一样秘密地整理什么”报告“,历史已经作出了很好的结论,也给所有当事人作出了澄清和证明了。(源自山亭公社网)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