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历史真相 > 正文

孔庆东:历史虚无主义的“前世今生”

2016年01月17日 历史真相 ⁄ 共 8601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468 views 次
39.6K

  (开场白:我也是非常仓促来参加这个会,(最近)连续的外出,去了俄罗斯的喀山,还去了内蒙古的满洲里、海拉尔,还去看了诺门坎战役的战场,是世界第一次大规模坦克集群作战呐,我到哪一看,起伏的山域,辽阔的东北平原,想象双方数百辆坦克,数十架飞机掩护那个机战,真是壮怀激烈。
  
  那一战很重要啊。那一战把日本打趴下了。当然这个日本后面是我们牵制了60%的日伪军,共产党牵制了60%的日伪军,然后日本被打趴下了。斯大林果断的把亚洲的红军主力调到欧洲战场。)
  
  (很多我们小时候和我们长大过程中大家都知道的历史事实,现在很奇怪,大多数国民都不知道了。孩子不知道是因为他没有受过教育,那么成年人也不知道?他们分明是学过的。学过的怎么就不知道了?这就说明了,我曾经多次强调过的观点,人的记忆是不可靠的。准确的说,不是每个人的记忆都可靠的。谁能够记住真实的历史,这是需要强大的意志和科学的理论来指导的。自然的记忆是不可靠的。
  
  那么比如说,我们今天开的这个会,刚才从晓波开始,一直到郑老师,我觉得已经非常圆满的完成了摩罗布置的这个主题,围绕着今年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这个主题。晓波一开始就讲了大量的史实,从一开始火烧圆明园呀、甲午啊、八国联军。。。。。一直讲到国民党抗战、共产党抗战的问题,到后来这个郑老师从学术的角度来谈。但是我想,换一拨学者,他们也能讲出很多史实来,他们也有理由,讲得立场和观点和我们完全不同。那么在今天中国的这个话语场中,我们是明显处于劣势的。我这几年经常这样说,不要因为一两个小战役的胜利忘了整个的力量对比,长期力量对比仍然是敌强我弱,并不因为一两次重要领导人的讲话,一两个官司的胜利,这个形势就逆转了。还没有。还需要进行非常长期的、艰苦的,象鲁迅和毛主席那样的奋斗和战斗。
  
  我今天来到这,一开始也是迟到了。按照摩罗提供的地图,下了地铁,下了城铁要找三百米外的目的地,找不到。找不到的关键是:没有标志。所以我当时脑子里就涌出来一个概念,这就是活生生的历史虚无主义呀。真理就在我们附近三百米的距离,找不到!三百米这个距离,为什么就找不到呢?一没有路线,二没有标志,三没有高人引导。而正好我就看见这位女士(手左指),她正在向一个小孩问路。我也凑过去向这个小孩问路,结果这个小孩很轻松的指出,说-―“就是这个古代的房子”。我们就沿着这个古代的房子这个方向过来了。一个小孩就能够知道的事实,成年人就因为缺乏路线和标志,他就找不到。所以,我想从几个层面来谈一点放大了的话题,直接谈历史虚无主义的问题。
  
  我们今天谈的历史虚无主义,最近党中央在批判的那个历史虚无主义,他是有具体所指的,但首先呢,历史虚无主义是一种哲学上普遍的现象。历史虚无主义的哲学根源,它就是唯心主义,就是不承认有客观规律的存在。马克思主义也好,马克思主义之前的其他唯物主义思潮也好,认为历史是有规律可循的,不然我们为什么要读历史呢?
  
  我们读历史难道是为了读故事玩吗?那还不如直接读小说更好。之所以要读历史,是因为历史是规律的。总结了这些规律,有利于我们今人的生活,有利于像刚才张老师讲的“走向未来”,回顾过去,是为了走向未来。
  
  可是呢,有佛,就有魔。有佛祖,就有摩罗出来捣乱――摩罗是专门跟佛祖捣乱的。有唯物主义就一定有唯心主义,唯心主义他就认为历史是假的。这个唯心主义,它之所以能成立,是因为它混淆了客观存在的历史和人为书写的历史文本。人书写的历史文本,我们事实求是的讲,确实有假。所以需要历史学家来考证,来辨别真伪。经常我们会发现前人的历史写错了,二十四史里都有错误。任何一个国家、民族的历史都是有错的,都有假的,因为他是人写的。人写历史是为了发现那个真正存在的历史。那么历史虚无主义利用这两个概念,一般人没有区分的能力,将之混淆。将我们日常做的考辩(历史)真伪的工作推到――“历史哪有什么真的”,推到“否定历史存在的‘客观’真实”,最后就是要让人们失去对历史的兴趣,对历史的信任。让人们认为历史是没有规律的,历史是充满着偶然性的,历史是可以随便说的,每一个事情都可以戏说。
  
  那么既然历史不存在,不用尊重历史了,现在成了唯一的生活目的。所以这个历史上的唯心主义思潮,最后一定是导致唯我独尊。
  
  我们今天批评的历史虚无主义,主要是指当下这种右翼思潮,其实左派内部依然有历史虚无主义。比如有的人高举毛泽东思想,或者高兴马列主义,就否定其它所有的人类文明成果。有的人不读书,说“我热爱毛主席就够了”。这把毛主席,把马克思都看成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好像毛主席是孙悟空,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一样。没有人类以前几千年文明的发展,哪有马克思列宁主义,哪有毛泽东思想?没有。所以我觉得从哲学的意义上来讲,是要同时警惕左右两翼的历史虚无主义。这是我们给自己打下一个坚实的理论上的出发点。而中国这个国家,从几千年前开始,就是一个非常重视历史的国家。如果说我们和西方比,我们有什么弱点的话,我们可能不如西方人那么重视神化,我们可能不如西方人那么浪漫,中国人很早就进入了理性社会。孔夫子很早就说,我们“敬鬼神而远之”。我们重视的是历史,我们重视的是祖先,尊重真正存在过的人和事,所以“实事求是”这个成语,它不仅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精髓,它首先是中国文化的精髓。是中国文化的精髓,然后它和马列主义契合了,然后被毛泽东高高举起来了。如果说邓小平理论中有哪些合理的、进步的因素,我认为就是和毛泽东思想相一致的那个部分。邓小平同志也强调“实事求是”重要,我认为在这个问题上,小平同志是继承了毛泽东思想的。我们希望邓小平同志的继任者继续高举“实事求是”这一面马列毛的旗帜。
  
  那第二个层面,我们今天主要要批判和面对的是,我们当下党中央和民间都认识到的有巨大危害的,像刚才司马兄已经加以慷慨淋漓、痛快的批判的,这个虚无主义,我觉得严格来说,他其中有很多伪虚无的成分,他要虚无的是你的历史,就像刚才艾跃进(?)老师所讲的一样,他的根本目的还不是虚无。他是把你们家捣腾空了以后,他住里面摆他的家具了。他最后的目的还不是“虚”,他的目的还是“实”。他抹黑的、妖魔化的、打碎的是真实存在的历史,然后他偷换进来一些虚构的历史。所以呢,这还不是一个哲学问题,这是一个政治问题。在几十年来的,这种愈演愈烈的历史虚无主义的进攻下、浸润下,我们的人民日益走向原子化、分子化,重新回到到一盘散沙的状态。
  
  我想想,我小时候活得为什么那么充实呢?因为我们心中有一部很真实的历史。竞管我们的历史情节还不够丰富,远远没有刚才晓波讲出那么多细节来,但是我们是沉甸甸的,知道我们的祖先是谁,我的国家是从哪来的,有一个很清晰的链条。所以我小时候活得非常踏实,有工人炼钢,有农民种地,解放军保卫祖国,我就好好学习就行了。那时候有这样一种坚实的幸福感,而今天的祖国人民呢,物质上比我小的时候要好得多,可是他们没有幸福感。他们没有精神依托,他们所学的历史是为了考试而学,然后他们一边学,一边受媒体的影响,就认为自己学的都是谎言。为什么还要学这谎言呢?为了考试。所以小小的孩子就非常的痛苦,人格就分裂了。为了考试要背下来这些谎言,考试刚一结束,然后多少学校的宿舍楼把那个撕碎的课本,雪片一样的扔到广场。人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重新成了一盘散沙。所以习近平同志为什么要强调“三个自信”。在这种历史虚无主义的熏陶下,人民就丧失了民族文化自信。
  
  可是人终归是要有信仰的呀?有信仰是人的本能,就像人饿了要吃饭一样。你原来的信仰打碎了,那还要去寻找新的信仰。这时候你的历史都被虚构了,被颠覆了,他就去相信敌人的历史。敌人给他重新讲了一个故事(我评见下),比如敌人说“狼牙山五壮士去偷老百姓的萝卜,然后日本鬼子行侠仗义,日本鬼子出来为民除害,要除掉狼牙山五壮士”。因为你原来真实的那个真实的历史被打掉了,人民只好开始相信这些鬼话,所以人民心中重新建造了一套历史,比如刚才几位同志都举出了很多的河南英雄,可是这么多年有多少污蔑河南人的段子?因为人民不相信有董存瑞那样的英雄,于是人民就相信董存瑞是被一个河南人给坑害了。而河南人,我曾经说过一句话叫“豫民何辜”?河南人到底得罪谁了呢?就因河南是中原大地,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一定要打掉河南文化,打掉河南文化,再打山东文化、山西文化,让你彻底从根上认为,你生为中国人是有原罪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人民不断的、一拨接一拨的被奴化,被洗脑,最后他就不爱国了。这国没有什么可爱的呀?
  
  那么你看我,走到各地去晒一些旅游的照片,不理解的人就说“又到这儿去玩去了,吃吃喝喝”,其实他在无形中感染着人,要让人民知道我们的国家是可爱的,我们国家的饮食、风景、山川、历史,比全世界其他国家加起来还要丰富,还要美丽。而在这种历史虚无主义的熏陶下,人们认为我们国家什么都不好,白酒不如红酒,中餐不如西餐,中国风景不如阿尔卑斯山,那么最后就变得憎恨自己的国家,以致憎恨自己。而此虚彼实,中国就在这种情况下,整个文化被人家作空了。
  
  当你完全不知道中国文化之后,他来给你讲中国文化了。他又换了一副面目,因为外国是有汉学家的,他来当你的老师,就像当年满洲国呀,日本人来给中国讲古代汉语。我想这一天,如果按照我们今天这种虚无主义发展下去的话,不会很遥远。因为我们今天有多少大学,都在请外国人给我们讲中国事儿。这是非常奇怪的。非常奇怪的。比如有一年招开全世界范围的白居易研讨会,要请全世界一流的白居易研究专家来,结果这个会后来没开成。因为什么呢?因为有关部分审察名单时一看,哎?怎么多数都是外国人!?这个有关部门他也不太懂,但他还是有意识形态这根弦。他说,这面子上起码不好看,这个会不能开。后来又重新调整了名单。类似的事情天天都在发生、天天都在发生。
  
  我们中国人是怎么成为中美国的?表面上看是金融方面、媒体方面、法律方面等等、等等崇洋媚外造成的,而实际上慢慢儿、慢慢儿我们人民就像被人家打了针一样,打了疫苗一样儿,对自己的文化不感冒了。。
  
  这个历史虚无主义的危害,我也不多讲了。大家也都有很多感慨和补充。那么我讲讲,我们怎么面对,怎么反击这个历史虚无义。
  
  我觉得从最根本意义上长期的反历史虚无主义应该怎么做呢?
  
  应该向全体人民普及文史哲常识。我们多年来不重视文史哲,特别是不重视自己国家的文史哲。我们看看世界上所有的列强,哪一个国家重点大学重点院系是什么,一定是他的文史哲。哈佛大学、剑桥大学、牛津大学,他最重要的系是什么?一定是英国语言文学系、英国历史系、英国哲学系。哪有一个国家把商学院、把管理学院、把会计学院、把金融学院,当他的拳头专业呢?国耻。这就是国耻。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省的院校――综合性院校都不重视文史哲,人民群众也不重视文史哲。我重点批评我们北大。我们北大要是不是文史哲这些老师坚强的抵抗这三十年,(北大唯一没有升格为学院的就是历史系、哲学系、文学系,顶住各种压力,忍受个人收入的减少,贫穷。我们就是不改成文学院,什么哲学院,什么史学院。我们不办班、不扩招、不创收。我们觉得我们有一种使命,就是为国家保留一块相对干净点的地方。(但是,这显然对于文史哲的发展从长远来看是很不利的。我们应该重视文史哲,并向大众进行普及。-?)我们不需要人民群众成为文史哲方面的专家,就是在一般意义上提高一下他们的水平,也就是古人讲的“义理、考据、辞章”,多少有些这方面的知识,就不至于被那么低级的谣言所欺骗。有一点基本的处理材料的逻辑,有一点基本的语法鉴别能力,那些谣言都是些前言不搭后语的,不用找什么材料,就它自身就是可以一攻即破的――常识性的问题。
  
  那么从这个意义上讲,我是从这个高度上来反对和批判应试教育的。应试教育的危害,家长学生都知道的。那么我从这个反历史虚无主义的角度再强调一下,一定要反对应试教育,才能真正提高人民的素质。我们小时候看过一个电影叫《青松岭》,里面主人翁万山大叔有一句台词,他说:“车老板儿的眼睛要风吹不昏,沙打不迷”。我觉得这个底蕴特别好。他讲一个车老板儿的故事,车老板儿的眼睛是非常锐利的,他能够见微知著,从生活细节中看出政治走向,要出什么大事儿。在那个年代,我们国家是提倡工农兵学哲学的。我想郑老师在那个时候就开始接触一些哲学。
  
  你看我现在经常教学生一些《论语》,我觉得最好的一个《论语》的本子,就是1975年北大出的这个工农兵注释的这个《论语》。当然他里面很多专家参与,不可能全是工农兵。但是他只要吸收了工农兵,他就有这个意识形态他这个战略意义。他让大家知道,哲学他不是那么深奥的,大家都可以学哲学。你把一些术语讲得简单一点,就是讲道理嘛。
  
  那么从这个意义上,我也坚持我的网络战斗,微博战斗。你比如说,我在新浪有微博,我在腾讯上有微博。那么我在微博上,我是受四面夹击的。比如说新浪,每天都在削我的粉丝,我粉丝天天又增加,天天又增加,但是最近又删了我好几万粉丝。有时候还要屏蔽的我微博等等。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战场。所在,我也经常批评左翼这些网友,不要老收缩在微信群里面,在微信群里互相取暖,在一个微信群里面大家观点都差不多,你遇不到尖锐的挑战,没有拼刺刀,天长日久你的战斗能力就退化了。然后你到微博上一去又被人家杀回来了。然后又回到这个微信群里面。我说,你也不是那么有名的人,干嘛要怕人家骂你呢?我都不怕人家骂。每天我一上微博都是主动去挨骂,主动要战斗,天长日久这个战斗是非常有意义的。他没有那么些大规模的会战。你看国民党就吹,他有多少多少会战,仔细一看都是惨败,都是丧权辱的会战。那么这个国粉儿经常说:“那你说共产党抗战,你说共产学几个会战来?”我说:“共产党没那么些丢人的会战。”我说,“我们共产党在500个县里,每个县每个礼拜消灭1个日本鬼子,你给我算一年(消灭)多少?你给我说这是不是会战?你看到1944年的时候,日本鬼子他怎么这个战斗力就不行了呢?他怎么就出现好多四十多岁的老兵呢?还出现了很多十六、七岁的小兵呢?那精壮的人都哪去了?他就是今天消灭你一个连,明天消灭你一个排。所以几年前,我在乌有之乡专门讲毛主席那篇文章,叫《抗日游击战的战略问题》。可惜,当时我们很多的同志还不太理解。就是游击战上升到战略高度来打,游击战各国都知道,但是很多人都认为这是正规战的辅助。只有毛主席把游击战,当成主要战斗方式。当成主要战斗方针,加起来就是一个大战役。那么回过头来看我们在网络上进行的也是这种有战略意义的游击战。天长日久你会发现,我的博客上,我的微博上基本上没有什么国粉来捣乱了,只要有国粉来捣乱,正义的网友马上把他们消灭出去。因为正义的网友已经掌握了很多武器。我隔三差五讲个抗战小故事。你不是说我们共产党抗战8年一共消灭了851个日本鬼子吗?我也不跟你倒腾这些事儿。我今天讲个故事,某个战斗消灭了20多个鬼子,明天又讲一个消灭了60多个鬼子,你加吧,而且这些还不是什么冷门的故事,是些大家都知道的。
  
  前一阵,我跟摩罗一起去了吉林,重走抗联路。不要说关内,光抗联在1937年之前消灭的鬼子都是以万来统计的,在那么艰苦的情况下都是以万来统计的。关内的我们就不用说了。所以,我觉得这个反虚无主义的第二点,我们要“逐点争夺”,把阵地战和游击战结合起来。围棋上有一句话叫:“敌之要点,即我之要点”。你说毛泽东不好,咱就谈谈毛泽东,咱不回避;你说大饥荒饿死三千万的事,咱就谈谈三千万的事。像大饥荒问题呀,文革问题呀,一个一个污蔑我们英雄问题呀,我们都不回避,我们都来谈。假如过去的英雄宣传有夸大的部分,那我们承认。很多宣传可能就是夸大了。那比如说平型关战役,一开始还传说都消灭上万鬼子呢,但是你看看我们的战报。我们的战报没有夸大。我们的战报说的就是消灭千余鬼子。这时当时蒋委员长都承认的。这些东西我们都可以以国府方面地材料(佐证)。在这些战斗中要有战斗意志。我在这里,我特别想表扬双十先生,成都的双石,他是个人的,非学院派,非常扎实的军史研究者。他每年都和一群朋友骑着摩托重走长征路。今年又去爬了多少座雪山。他读了多少电报,原始材料。这个双石呢,他反正脾气不太好,但是我觉得,他非常好的一点,就是在网上坚持斗那些国粉,实事求是,天长日久就争取了许许多多的网友,让大家看到什么是真实的历史。现在看到国粉那种嚣张气焰已经不行了,包括现在也没有敢来拿胡适遇鲁迅比。我们随便拿一些材料就可以证明胡适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一团狗屎,文史哲什么都不行。我是专门研究现代文学的,胡适什么都写。每一种东西都是四流一下作品。诗歌四流以下,散文四流以下,戏剧四流以下,小说四流以下。我说:“你们谁崇拜胡乱,你给我背一段胡适的话看看?”我说:“你反对鲁迅,你都能背一段鲁迅的话来。――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得人多了便成了路。(这话)谁都会说吧?只是没有鲁迅说的精彩。你不是崇拜胡适,你给我背一段胡适的话来我听听,你咋背不出来呢?”
  
  (左手边插言一句胡适的诗:“两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
  
  “两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
  
  不知为什麼,一个忽飞还。
  
  剩下那一个,孤单怪可怜。
  
  也无心上天,天上太孤单。”--原诗全文)
  
  孔庆东:我上课的时候经常拿这个来糟蹋胡适。我说你看,这就是我们胡适大师的文学作品,你二年级的时候都能写出来。
  
  (我们)就是不怕跟敌人拚刺刀。
  
  那么第三点,我们还要主动出击,去主动批判敌对势力的三观,特别是虚无主义历史观,找到它的历史根基,批判它的历史观。另外,敌人不断制造热点,我们也要制造热点,制造热点就是掌握主动权。比如我前一段从吉林回来之后,我就制造抗联热点,我就大谈抗联。我今年年初提出,我们共产党要强调,要大声疾呼,共产党抗战是14年,你8年抗战是从1937年算起。1937年之前怎么算,那东北不是我们的吗?刚才张晓波和司马南都讲了东北的问题。你想想(日本)在(中国)东北建立了满洲国以后,他就不是小日本了。1937年全面抗战以后,日本是一个大的国家,他拥有朝鲜,他拥有台湾,他拥有物资那么丰美的东三省,当时的东三省还包括今天的内蒙东部,还有个热河。(他是)兵强马壮。那时候(他)打关内的中国(军队),他的力量是非常大的。不能再说他是小日本了。我们提出(东北抗战)这些热点问题,提出这些热点问题才能争取中间群众和一部分右翼群众。其实很多左翼群众原先都是右翼的。我就发现我很多铁粉都是几年前骂我的,后来不骂我了,后来找到“伙?”了,后来就成了我的粉丝了。这种人是很多的。因为人在心里面总会有最后那丝良知的。当他自己在思想上走投无路的时候他会转弯的,他会调车的,特别是那些小年轻儿,那些愤表,他一时冲动,你给他一点引导他就会转过来。
  
  最后一点,我觉得我们要进行法律追究,尽管我们从法理学的意义上要认识到资产阶级法律的虚伪,但是共产党人从来不放弃法律斗争。那么这一次郭松民、梅新育他们的法庭斗争,不论最后的宣判结果如何,我认为,我们都已经在政治上打了胜仗。我们要乘胜追击。所以我刚才对松民说,不能接受他们的调解。别的事可以,个人之间的恩怨可以调解。这个事儿不能接受调解。我说,那怕最后判你郭松民、梅新育输了,这事都不能接受调解。法庭判你输了,其实你还是赢了。那些造谣的人,那些污蔑革命先烈,否定革命历史,否定中华文明的人是要接受惩罚的。借此,我们要批判那些要改变中国颜色的法律党,同时也要争取一部分法律界人士的觉醒。因为现在法律界也是两极划分的。有一些律师根本找不到活,少数的大活都被那些所谓的知名律师,公知律师给垄断了,下面那些基层律师也很有意见,他们也存在着转变的可能。所以呐,我们要争取这一部分有良知的律师,站在人民的立场,站在正义的立场上。
  
  我们既要认识到我们长期敌强我弱的情况,但是也要注意到情况在一年一年的转变。要看到我们的劣势,也要看到我们的优势。我们优势最大的一点是我们是正义的。我们有正义的立场,我们是实事求是的。我们不是历史虚无主义,那些历史虚无主义早晚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害人的结果最终一定要害到他自己。最连这些对中国怀有敌意的国家,他自己也知道,不能虚无自己的历史吧。也就是说,他自己心里知道是非的。他是为了搞垮你,故意不讲是非,不讲道理。只要让我们的人民,重新知道了历史的真象。当然还需要我们做很艰苦的工作。那么,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三年五载也好,十年八年也好,中国人民会重新的生活在真实的历史天空之下。那么为此我们在坐的也好,我们的读者也好,我们的同志也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战斗的路上乐观的、健康的战斗下去。有胜利我们就庆祝,但是不因为庆祝就认为任务就是结束了。我记得,我看那个日本电影《追捕》,最后把那个敌人抓到了,高仓健从那个警视厅出来,那个真由美问他:“完了?”高仓健说:“哪有个完呢?”然后是啦――啦――啦――的歌声。这个电影就这样结束了。
  
  这个结局非常好。正义与邪恶的斗争是没有完的。只要摩罗存在一天,佛祖就要战斗一天。(作者:孔庆东;来源:作者博客)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