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历史真相 > 正文

江青当年为何成为“万人嫌”?

2016年03月28日 历史真相 ⁄ 共 5313字 ⁄ 字号 评论 1 条 ⁄ 阅读 6,673 views 次
39.6K

  一
  
  据说江青生前惹人恨,曾号“白骨精”、“迫害狂”,前副总理谭震林咆哮“比武则天还凶”!陶铸斥喝“什么东西”!“总设计师”则一口咬定“零分以下”!——好在这个大号“实事求是”之人上天堂有一段时间了,气象渐新,至少让得昔日的“持不同政见者”有说说话儿的权利了,于是有日前硕果仅存的文革风云人物——年已84岁的老人写下了《戚本禹:回忆江青同志》一文,透露了些许江青的信息,颇让人热感新鲜。
  
  一石激起千层浪。戚本禹先生从多方面透露了江青当年成了“万人嫌”的一些逸事和前因后果。
  
  二
  
  江青遭人嫌让人恨,那是由来已久,最典型的是延安时期,因毛泽东与江青结合一事,千夫所指,简直有“全党共诛之,全民共讨之”之虞——大概除了康生和贺龙赞同外,党内高层领导人几乎一致反对,军内许多领导人也很有意见,其中以张闻天和东南局新四军项英方面反弹激烈。可谓一文一武相得益彰。
  
  党内总负责张闻天是以信函的形式给毛泽东下的“战书”——说江是沪上一个演戏的,你毛泽东怎么能和一个戏子结婚?显然此乃书生之见、颟顸之举,颇有“龙生龙,凤生凤,耗子的崽儿打地洞”封建宿命论之嫌;为此,时任中央组织部部长的陈云还煞有介事地以组织的名义约谈江青,说毛是有婚姻的人,你在延安要注意影响。
  
  毛泽东如何反应呢?可谓冲天一怒为红颜。“如果大家不同意,宁愿回家种田去”,毛泽东以不容置疑的态度坚持自己的婚姻自由。据《杨尚昆回忆录》说,时毛泽东大怒,把张闻天的来信扯个粉碎,如雪花洒天空:我是学孙中山。老子就是要与江青结婚,乍啦?后天就结。又打电话与陈云:你这个组织部长竟管到我家里的事儿来了!?
  
  奇怪的是,此前的贺子珍不顾毛泽东的几番劝阻,已与毛泽东分手,且远去了苏联,组织部长这时约女青年蓝萍谈话戒勉,谈什么谈?不知杨尚昆的回忆是否有误?
  
  至于东南新四军方面源源不断的“控诉”——原先湘下先生也很迷惑,这远在华东的新四军方面是否呷多了饭儿?抗战初期诸事繁多,千里迢迢不厌其烦发电与延安控诉此事干嘛?现戚文说是有人对毛泽东不满,又不能直对毛泽东,于是江青便成“千刀万剐”的红颜祸水。戚文没有说具体缘由,湘下先生以为时任东南局和新四军一把手的项英是主要操盘手,时主要是从南方游击队转化为新四军的东南局主要领导人与毛泽东多有战略分歧;历史上项英资格老,先前做过毛泽东的领导,也曾是反对毛泽东很厉害的人——属那种革命很坚决、性子蛮倔犟的主儿。不久正因不听毛泽东的话,又让远在延安的毛泽东和中央鞭长莫及,于1941年终酿成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项英则在那次事变中被自己的贴身副官要了命。
  
  有讽刺意义的是,时被小日本追打得焦头烂额自顾不暇的国民党方面,也就毛江的婚事凑热闹——说什么一丈青(指江青)嫁给了宋江(指毛泽东),成了压寨夫人,呵呵。
  
  三
  
  又如说到陶铸,戚文中透露,陶铸生来就论资排辈情绪相当浓厚的人,在他的眼里,毛泽东周恩来朱德这样的领袖,是一辈的,他把周恩来看成大哥,很谦虚的;他认为像他这样的人与林彪、陈云、邓小平是一辈;下面的红军是一辈;抗战的又是一辈;完了就是解放战争的一辈。你要让解放战争的去领导抗战的,是很难的。那江青比陶铸小一辈都不止了——江青等是下下一拨后生晚辈了。既如此,看不起江青这类“新新人类”,经常与江青和文革生勐人大吵,采取不合作的态度便成可能。这般的做法,让陶最后倒了台亦属自然了。
  
  有号“湖南骡子”的陶铸为何要这样干?不得而知。要知陶铸生前是毛泽东比较欣赏的、为数不多的党内能人之一,脑瓜子并不蠢。同时江青生前的女性朋友不多,倒是陶铸的夫人曾志平素与她关系较好。
  
  四
  
  陶铸是林彪、江青提议从广东调中央工作的,任了党中央的常务书记,又是文革的顾问,文革初排位在周恩来之后、陈伯达之前——可谓火箭式提拔。历史上曾有几番炮轰刘少奇的经历,不知为何,“他一上来就与刘邓跟得很近,说邓小平是他的老师,他就是要拜邓为师。这让林彪很忌讳。”戚文道,“我听江青对叶群说,陶铸原来是林彪四野的政治部主任,是林彪的干将,怎么去拜邓小平为师!?再说,邓小平的文化比陶铸低呀,他拜他什么师!?”
  
  有意思的是,江青也得罪林彪,一次和林彪一言不和,竟让林大嚷:给我拉出去毙了!吓得叶群直给林下跪,说千万不能这样干……戚文的解释是,江青提出要火烧几个四野的人,即萧华等,林彪什么都肯让江青,就是波及到四野的人决不肯让半步。
  
  五
  
  女人方面呢,本应惺惺相惜才是,可戚文中透露朱德夫人康克清就与江青关系不好——且历来不好。其实也是前述的那桩事儿——即毛江结合惹的祸。戚本禹文章说,贺子珍脾气很野,竟抡起板凳砸向毛泽东,若不是警卫员拦住,那还得了!?而康克清等是巴不得贺子珍闹事的,她们与贺是红军初创时的浴血奋战打出来的生死战友,便同情贺,天然地把怒气泄愤于江青。她们女性的天性敏感是极不愿意丈夫与史沫莱特、吴光伟这类同性,甚至于丁玲、陈波儿这样的女人交往的——不管是不是工作需要。总之,“康克清就带头骂,说江青是妖精,把主席和贺子珍拆散了。说要孤立江青,批判江青”。
  
  据湘下先生知,这是说的一天夜晚,美国记者史沫莱特携一漂亮翻译吴光伟(即吴莉莉)采访毛泽东时,贺子珍闯入,并操手电筒欲砸毛泽东智慧的头颅,复遭史沫莱特拦腰报复掀倒在地,一下成为轰动延安的“吴莉莉事件”!翌日康克清手持双枪,气喘吁吁说要帮贺子珍崩了那对骚婆娘……可谓针尖对麦芒,史沫莱特,这位生前极为敬重朱德将军,因写《伟大的道路》名扬四海、死后留下遗言将骨灰撒在朱德战斗过地方的美国着名女记者,曾有过一句名言:她(贺子珍)不配做共产党领袖的妻子!
  
  不仅此,连周恩来夫人邓颖超亦不能独善其身——文革间,鉴于周恩来犒劳国事日理万机,一次在人民大会堂,见邓颖超久等周恩来难捱,戚本禹小心翼翼问,你那么忙,何不让邓大姐出来工作,像江青那样多好。“总理很认真地给我说,本禹啊,这话我就跟你说,我和小超按理在政治上应该是一致的,但实际上有许多地方是不一致的,我们经常有讨论(我记得很清楚,总理是说讨论,而没有说争论),很多地方她的认识跟不上。所以我不能让她出来工作,不然说错话,影响党的工作。”
  
  戚文继续说,“她也常来看江青的,可能这是总理的意思,她自己心里怎么样就不清楚了”“但是她对文化大革命的认识却跟陈毅,谭震林这些人差不了多少,而总理对文化大革命认识却比他们要深刻的多了”。
  
  如此而已,你说邓颖超与坚决跟毛泽东继续革命的江青能搞到一块么?不背后点点戳戳算是谢天谢地了!
  
  六
  
  湘下先生知道,先前中共有个唤“王稼祥”的人,由于历史好开玩笑,此人早年曾任过党和军队的重要领导人,遵义会议后的军事“新三人团”成员之一——一段不短的日子里军职竟仅在万人之上、周总政委之下!他在北京什刹海旁的住宅——“红军和八路军重要领导人王稼祥故居”字样仍历历在目。只是能力让得他离头上的那顶乌纱帽相差甚远,搞得名不副实民意甚差,以至后来在中共“七大”落选中央委员,若不是毛泽东为他做工作“拉选票”,怕是他如同王明般——连捞个中央候补委员都会泡汤。他的夫人朱仲丽,原本只是个纯粹的医务工作者,在江青被捉后不久,以“珠珊”的化名,不失时机地推出了一部《江青外传—女皇梦》,便成了作家——朱夫人极尽所能,在文字中充满了对江青的贬损。在这部谈不上纪实、也不像文学作品的作品中,杜撰了一“嘉祥”的男主人公,这嘉祥似被江青死追不果,于是投入了毛泽东的怀抱……,大概因为由于时间的推移,她的观点站不住脚,屡屡遭人诟病,早就有人说,“我们不知道江青是不是好东西,但作者的文风实在太过恶毒,像在骂自己情敌一样,令人生厌。”
  
  大概后来她有些儿招架不住了,先是与人说:“……其中也有我的合理想象。文学作品嘛,没有合理的虚构是不行的。往往在这样的时候,才能写出惊世之作。”后又改口说,当年是恼恨江的做派和张扬。
  
  晚年成了中国作协会员的她,懊悔了??
  
  看来,人是很易忘恩的。通过拜读戚文,如今湘下先生也知道了,“事实上,江青在文革中保过很多人。中联部斗王稼祥。江青就跟我说,叫他们别斗了。王稼祥在历史上对主席是好的,他是有功之人”。
  
  据说,在狱中的江青也曾看过朱写的《女皇梦》,很是轻蔑,除说了以上与戚文相同的话儿外,还直道朱夫人:“她懂个屁!曾几何时,她对我巴结得要命,把握我吹捧得上了天。……说明她的品质是多么的恶劣!”
  
  由于朱的特殊身份,“三亲(亲闻、亲见、亲历)”者的闪光点,让得这部出版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蹩脚的书,在一些不知真相的人中颇有些儿影响,至今阴魂不散,不信?若您“幸运”的话,可能在一些城市的旧书摊或废旧收购站见到这类破烂儿……七
  
  说到江青这个昔日的“万人嫌”,今戚本禹先生披露的一段文字也解开了湘下先生长期以来的另一迷惑:时化为“蓝萍”在沪上演戏的江青为何“生活作风那样腐败”?原来她是遭到了自家人的“骚扰”。如上海左翼领导人周扬及田汉的弟弟皆看上了江青,并不时非礼骚扰,在遭到江的严词拒绝后,竟反诬江作风不好。周扬和田汉不分青红皂白,偏听偏信,便不让江青与党组织接上关系……故文革时江青告诉戚本禹们,那时有好多人就想趁虚而入,来占她的便宜。“我一眼就看出他们是动机不良的。所以想方设法地拒绝他们。可这些人达不到目的,就到处去散步流言蜚语,造她的谣。这些人当时就被叫做文痞,就是文化界的流氓。”她当时就看透了这些人的嘴脸,便决意上了熄火连天的延安……她有幸遇上了一代杰人毛泽东。
  
  从江青与戚本禹们的言谈和回忆中,我们也晓得了,江青认为唐纳是个有才气和骨气的进步文人,作风正派,只是太小器,婚后限制干涉她的自由;同时她很难忘她的第一个恋人俞启威(即黄敬),“是她人生的引路人”,但是自她到了延安,“见了毛主席之后,就认定,这辈子就跟定这个人了。”她骄傲地告诉旁人:“人家老说是主席先喜欢上我的,其实是我自己先主动去找主席的。我早先就听说,主席的夫人对主席不好,后来又离他而去,主席一个人生活没人照顾。我就想要去照顾他”。她说,她多次听过主席做的演讲,看过主席的很多文章,觉得主席才是中华民族的大英雄,是坚决抵抗日本侵略者的大英雄。“”我当时想,自己一辈子,就是主席的人了“。
  
  戚文说,毛泽东和江青都是有强烈英雄情绪的人。故一见钟情。这就有了毛泽东写《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贺子珍照顾他;毛泽东写《论持久战》,江青照顾他的逸事。
  
  ……
  
  从江青婚姻不幸的境遇,可以举一反三,弄清为何后来有人恼江青,其实是恨毛泽东。
  
  从江青人生不幸的境遇,可以看出人性的弱点,嫉妒成性,且异性多相斥。
  
  八
  
  俗话说,”人将终言也善“,何况戚本禹先生本是戴罪之人,因不愿说假话瞎话鬼话,成了”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人,是文革期间被囚、文革后又坐满了十多年的牢之人,故如今更没有说假话的必要了。中共早期重要领导人恽代英后代、老革命恽仁祥也道,戚本禹所说属实。
  
  那么时江青是否对戚本禹们说了假话呢?仅从江青曾经的三桩婚姻来说,她没说假话蒙骗小青年。如唐纳,曾经的沪上一青年剧作家、评论家,名声不小、粉丝不少,但作风正派,不乱搞,有骨气。在文革间和江青蒙羞后,早已去了美国的唐纳只是开了个小餐馆,却不为他人所动,拒绝写有关与江青的往事,避免了别有用心之人的炒作;二是对于俞启威后来患精神病导致跳楼自杀,她得悉后是暗自流了泪的;她对毛泽东,可谓忠贞不渝、从一而终——最后成了毛泽东事业的殉情人!
  
  戚本禹在此充满感情地写道:一个山东小女子,在我们国家和民族处在最危急的关头,来到人民领袖毛主席的身边去照顾他,不但照顾得那样好,还帮助他整理文稿,我作为她的乡人,感到非常光荣。
  
  结语
  
  江青,一团”锁在深山中的迷雾“。
  
  对于毛泽东来说,江是合格的妻子和杰出的革命文艺领导人,但江似乎并非成熟的政治家,性格有其两重性,只是当时毛泽东哪能找到志同道合的人来参加文革运动继续革命呢?——他的昔日老战友中除了周恩来、林彪等,还能有谁!?
  
  对于江青,毛泽东是深切了解的。当有人说江青是武则天时,戚本禹白纸黑字道:”主席跟她说,你有武则天的本事倒好了。你连慈禧都不如。慈禧的本事大着呢。……而光绪却老是要依靠外国人。“关于”二月逆流“后的形势走向,毛泽东说,”人家(指刘少奇)掌权,我们就得掉脑袋。恐怕这些人(指谭震林他们)掌权,我们也得掉脑袋“。
  
  ”但从江青在法庭上、在监狱里直到她最后的表现来看,她确实是一位女英雄,毛主席没有看错人“。戚本禹一言,道尽了江青悲壮多桀的一生。
  
  既然此,日后有人把江青的某些不足无限扩大——她当然就成了千夫所指的万人嫌啰!(原标题:《江青当年为何成为“万人嫌”?——读〈戚本禹:回忆江青同志〉有感;作者:山亭公社;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请与作者联系。)

目前有 1 条留言    访客:1 条, 博主:0 条

  1. 周志华 2016年03月28日 下午 8:38  @回复  Δ-49楼 回复

    世道艰难出英雄,千年难遇毛泽东。
    曾遭落难凤江青,频临庸人俗眼瞪。
    龙凤互识须慧眼,万古绝遇革命情。
    虽有君子骂不断,百姓世代愿效忠!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