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历史真相 > 正文

毛泽东警告刘少奇的大跃进搞法会死5000万人的会议记录全文

2016年04月02日 历史真相 ⁄ 共 4474字 ⁄ 字号 评论 2 条 ⁄ 阅读 21,322 views 次
39.6K

  毛泽东警告刘少奇的大跃进搞法会死5000万人的会议记录全文
  
  以下是1958年11月21日上午武昌会议讲话记录,请特别注意毛泽东是如何反对刘式大跃进的,甚至告诫刘少奇如果这样走下去要饿死五千万人。从这个会议记录看,刘少奇仍然还是力挺大炼钢铁与亩产万斤。毛此后被刘邓搞下台,于是出现了大跃进的悲剧。然而四年后却被邓在七千人大会前鼓动出来承担了所有责任。
  
  毛泽东:“睡不着觉,心里有事。翻一番,作为第一本帐。出点题目,请大家研究。你们写文章,我有我的一些想法。我们现在是破落户,一穷二白,还有一穷二弱。我们之穷,全国每人平均收入不到八十元,大概在六十到八十元之间,全国工人平均每月六十元(包括家属)。农民究竟有多少?河南讲七十四元,有那么多?工人是月薪,农民是年薪。五亿多人口,平均年薪不到八十元,穷得要命。
  
  我们说强大,还没有什么根据。现在我们吹得太大了,不合乎事实。我看没有反映客观事实。苏联四十一年,我们只有九年。我们搞社会主义建设没有经验,我看要过渡到共产主义,一定要让苏联先过,我们后过。这是不是机会主义?他是十二年只有一亿吨钢,我们也不能先过,也有理由,我们十年四亿吨钢,一百六十万台机器,二十五亿吨煤,三亿吨石油,我国有天下第一田,到那个时候,地球上有天下第一国。搞不搞得到是另一个问题。
  
  郑州会议的东西,我又高兴又怀疑,搞四亿吨钢好不好?搞四十亿吨更好。问题是有没有需要?有没有可能?今年到现在十一月十七日统计,只搞了八百九十万吨钢,已经有六千万人上阵,你说搞四亿吨要多少人?当然条件不同,鞍钢现有十万人,搞了四百万吨。让苏联先过,免得个人突出。
  
  我担心,我们的建设有点白杨树,有一种钻天杨,长得很快,就是不结实。钻的太快,不平衡,可能搞得天下大乱。我总是担心,什么路线正确不正确,到天下大乱,你还说你正确啊。
  
  有计划按比例,钢铁上去各方面都上去?什么叫比例?现在我们谁也不知道什么叫比例,我是不知道,你们可能高明一点。什么是有计划按比例,要慢慢摸索。恩格斯说,要认识客观规律,掌握它,熟练地运用它。我看斯大林认识也不完全,运用也不灵活,至于熟练地运用就更差,对工、农、轻、重工业都不那么正确,重工业太重,是长腿,农业是短腿,是铁拐李。现在赫鲁晓夫大有两条腿走路之势。我们现在摸了一点比例,是两条腿走路,三个并举。重工业轻工业和农业。我们按三个并举,就是两条腿走路,几个比例,大中小也是个比例,世界上的事总有大中小的。现在十二个报告,我看了,大多数写得好,有些特别好。口语与科学名词结合也是土洋结合,过去我们常说经济科学文章写的不好,你自己看得懂,别人看不懂,希望大家都看一遍。我们有这么多天,一个看一个就容易看完了,似乎我们有点按比例,三个并举,有个重点,重工业为纲,但真正掌握客观规律,熟练地运用它还有问题。
  
  我们也有缺点。北戴河会议讲三、四年或五、六年或更多一点时间,搞成全民所有制,好在过渡到共产主义还有五个条件:1、产品极为丰富,2、共产主义思想觉悟道德的提高,3、文化教育的普及和提高,4、三种差别和资产阶级法权残余的消灭,5、国家除对外作用外,其它作用逐渐消失。
  
  三个差别、资产阶级法权消灭没有一、二十年不行,我并不着急,还是青年人急,三个条件不完备,不过是社会主义而已,这个问题请大家想一想,这不是说我们要慢腾腾的,多快好省是客观的东西,能速则速,不能勉强,图101飞机高到一万多公尺,我们飞机只几千公尺,速度是客观规律,今年粮食九千亿,我不信,七千四百亿已经翻了翻,是可能的,我就很满意了,我不相信八千亿斤,九千亿斤,一万亿斤。
  
  四十条这个问题,如果传出去,很不好。你们搞那么多,而苏联搞多少?叫做务虚名而受实祸,虚名也得不到,谁也不相信,说中国人吹牛,说受实祸,美国人可能打原子弹,把你打乱,当然也不一定。我看还是谨慎一点,粮食多一点没关系,但每人一万斤也不好,听说有几个姑娘说,不搞亩产八万斤不结婚,我看他们是想独身主义的,把这个作挡箭牌。据伯达调查,她们还是想结婚的,八万斤是不行的。
  
  四十条纲要要有两种办法,一是认真议一下,作为全会草案讨论通过,另一种办法是根本不讨论,不通过,只交待一下,说明郑州会议的数字没有把握,但有积极意义。
  
  划线问题。要不要划线?如何划法?郑州会议有五个标准,山西有意见。建成社会主义的集中表现为全民所有制,也与斯大林在一九三八年宣布的不一致。什么叫完成全民所有制?什么叫建设社会主义?斯大林在一九三六年、一九三八年两个报告提出两个标志:一是消灭阶级,一是工业比重已占百分之七十。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照他们的办。我们讲五个标准。我们以完成全民所有制为第一标准。另外一个办法,是不这样讲,象北戴河会议一样,只讲几个条件,什么时候建成不说,可能主动一些。
  
  苏联生活水平比我们高,还未过渡,北京大学有个教授,到徐水一看,他说“一块钱的共产主义,老子不干”,徐水发薪也不过二、三元。现在就是吃穷的饭,什么公共食堂,现在就是太快,(向共产主义过渡)少者三、四年,多者五、六年,我有点恐慌,怕犯什么冒险主义的错误。刘少奇脑子也活动了,认为长一点也可以。还有完成“三化”:机械化、电气化、园林化。要五年到十年,占压倒优势才叫化。(刘少奇插言:达到150元到200元的消费水平,就可以转一批,将来分批转,这样有利,否则,等到更高了,转起来困难多,反而不利。就是三化不容易做到,尤其园林化)
  
  (彭真插言:我们搞了土改,就搞大合作,又搞公社,只要到每人150元到200元就可以过渡,太多了,如罗马尼亚那样,农民比工人收入多时,就不好转了,把三化压低,趁热打铁,早转比晚转好,三四年即可过渡。)
  
  照你的说法,十八年建成社会主义大有希望?按照少奇、彭真的意见,是趁穷之时来过渡,趁穷过渡可能有利些?不然就难过渡?会不会泼冷水?要人家吃饱饭,睡好觉,特别人家正在鼓足干劲,苦战几昼夜,干出来了,除特殊外,还是要睡一点觉。现在要减轻任务,水利任务,去东今春全国搞五百亿土石方,而今冬明春全国还要搞一千九百亿土石方,多了三倍多。还要各种各样的任务,钢铁、铜、铝、煤炭、运输、加工工业、化学工业,需要人很多,这样一来,我看搞起来,中国非死一半人不可,不死一半也要死三分之一或者十分之一,死五千万人。
  
  广西死了人,陈漫远不是撤了吗?!死五千万人你们的职不撤,至少我的职要撤,头也成问题。安徽要搞那么多,你搞多了也可以,但以不死人为原则。一千九百多亿土石方总是多了,你们议一下,你们一定要搞,我也没办法,但死了人不能杀我的头。要比去年再加一点,搞六、七百亿,不要太多。希望你们讨论一下。此外,还有什么别的任务,实在压得透不过气来的,也可以考虑减轻些,任务不可不加,但也不可多加。要从反面考虑一下,翻一番可以,翻几十番就要考虑。钢三千万吨,究竟要不要这么多?搞不搞得到?要多少人上阵?会不会死人?虽然你们说要搞基点(钢、煤),但要几个月才能搞成?河北说半年,这还要包括炼铁、煤炭、运输、轧钢等等,这要议一议。
  
  我看还是稳一点,水利照五百亿土石方,一点也不翻,搞他十年,不就是五千亿了吗?我说还是留一点儿给儿子去做,我们还能都搞完啊?
  
  此外,各项工作的安排,煤、电、化学、森林、建筑材料、防止、造纸,这次会议要唱个低调,把空气压缩一下,明天搞个上半年,行有余力,情况顺利,那时还可起点野心,七月一日再加一点,不要象唱戏拉胡琴,弦拉的太紧了,有断弦的危险,这可能有一点泼冷水的味道,下面干部搞公社,有些听不进去,无非骂我们右倾,不要怕,硬着头皮让下面骂,翻一番,自从盘古开天地,全世界都没有,还有什么右倾啊?!
  
  农业指标搞多少?(刘少奇插嘴:对外面说搞一万亿斤差不多,每人有两千斤就差不多了。)北戴河会议的东西还要议一下,机床八万台,明年翻四番,搞三十二万台,有那么厉害?我看非亩产八万斤不结婚,也是非现实的可能性。
  
  人民公社要整顿四个月,十二、一、二、三月要搞万人检查团,主要是看每天是否睡了八小时,如只睡七小时是未完成任务,我是从未完成任务的,你们也可以检查贴大字报,食堂如何,要有个章程,人民公社要议一下,搞个指示,四个月能不能整顿好?是不是少了,要半年。现在据湖北说,有百分之七、八十的公社搞的比较好了,我是怀疑派,我看十个公社,有一个真正搞好了的就算成功。省地委集中力量去帮助搞好一个公社,时间四个月,到那时候要搞万人检查团,不然就有亡国的危险。
  
  杜勒斯、蒋介石就骂我们搞人民公社,都这样说,你们不搞公社不会亡,搞会亡,我看不能说他没有一点道理。总有两种可能,一亡,一不亡,食堂会亡,托儿所也会亡,湖北省谷城县有个食堂就是如此。托儿所一定要亡掉一批,只要死了几个孩子,父母一定会带回的。既然托儿所、幸福院会垮,人民公社不会垮?我看什么事都有两种可能性:垮与不垮,合作社过去就垮过的,河南、浙江都垮过,我就不相信你四川那么大的一个省,一个社也没有垮?无非是没有报告而已。
  
  我是提问题,把题目提出来,去讨论,哪样为好,各个同志都可以提问题,这些时候,这些问题在我的脑子里,总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究竟哪个方法好?
  
  这次会议是今年这一年的总结性会议,已十二月了嘛,安排明年,主要是第一季度。
  
  君子慎独
  
  ----本文转载自《暮玄》博客
  
  资料:
  
  《林某的一段脱稿讲话道出反右、大跃进、文革乱象原因》
  
  1962年1月11日-2月7日,中共中央召开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俗称七千人大会),总结大跃进错误。林某于29日抛开军委办公厅为他准备的讲话稿,脱稿发言:
  
  事实证明,这些困难,在某些方面,在某种程度上,恰恰是由于我们没有照着毛主席的指示、毛主席的警告、毛主席的思想去做。如果听毛主席的话,体会毛主席的精神,那么,弯路会少走得多,今天的困难会要小得多。我感觉到,我们同志对待许多问题,实际上经常出现三种思想:一种是毛主席的思想,一种是‘左’的思想,一种是右的思想。当时和事后都证明,毛主席的思想总是正确的。可是我们有些同志,不能够很好地体会毛主席的思想,把问题总是向‘左’边拉,向‘左’边偏,说是执行毛主席的指示,实际上是走了样。
  
  林总的讲话一出,全场欢声雷动,包括犯过错误和没犯过错误的。毕竟那个时候大跃进刚刚过去,毛主席在大跃进中的实事求是,最早发现问题最早开始纠错,始终不见效果,于是才发党内通讯,不惜给自己戴个保守主义的帽子,号召中央省地市县公社六级干部不要听上面的瞎指挥。言犹在耳。
  
  ------本文转载自《长空雁叫》博客
  
  《林某的一段脱稿讲话道出反右、大跃进、文革乱象原因》一文是后看到的,把他与前文结合起来看,会让我们更完整、清晰地了解当时发生事件的另一个侧面,以便作出正确的判断。
  
  作者:pns1949;源自:新浪博客

目前有 2 条留言    访客:2 条, 博主:0 条

  1. 姚石柱 2016年04月02日 下午 9:37  @回复  Δ-49楼 回复

    看过了

  2. tuxicbk 2016年04月03日 下午 1:04  @回复  Δ-48楼 回复

    网站很不错,支持一下哈哈哈哈
    博主能换个友链吗?
    欢迎回访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