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历史真相 > 正文

高晓松的历史虚无主义传播与危害

2016年06月06日 历史真相 ⁄ 共 4164字 ⁄ 字号 评论 1 条 ⁄ 阅读 4,647 views 次
39.6K

  【不管持何立场,然而其错漏百出的历史讲解与明显的个人观点已经造成了广泛传播,望有关部门重视】
  
  近两年以来,著名音乐人高晓松转型做起了脱口秀主持人,其中又主要以近代史讲解为主,尤其是国共史、抗战史为主。在商业运作的帮助下,无论是优酷的《晓说》还是爱奇艺上的《晓松奇谈》均获得了巨大成功,高的粉丝与影响力一路飙升,因此,高也俨然成为了一个历史“名“家或是国共史”代言人“这样的角色,被其粉丝与社会广泛所认同。然而,仔细观察与研究,却让人大吃一惊,号称”才子“的高晓松实际上对历史一知半解,谬误颇多,而且立场极端,其主要表现就是借谣言与断章取义的”阴谋论“传播历史虚无主义,抹黑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形象与颠覆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的贡献。
  
  值得我们警惕的是,为《晓松奇谈》提供平台的爱奇艺,在历史虚无主义方面早就有“前科“,代表作就是此前被我揭露后,而全线下撤的《中日百年战争全纪实》,该片制作于2014年12月13日,即南京大屠杀的国家公祭日当天,此后陆续更新至100集,每集10分钟,以微纪录片的形式获得了超过1700万次的播放量,该片号称”迄今最具思想深度、最强揭秘的抗战类纪录片“,又”以小故事大历史、以点带面“等观点为由,传播了大量的历史虚无主义。如将已成定论的”皇姑屯事件“给解读成是苏联特务所为,又有将蒋介石自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签下的一连串,如1933年的《淞沪停战协定》、以及后来的《塘沽协定》、《秦土协定》等一系列臭名昭著丧权辱国的条约给解读成”忍辱负重“,全面美化蒋介石形象等的观点,观此视频评论区,可见荼毒甚深,由此带来的必然是攻击我党的历史……..(详细请看附件Word文档《警惕《中日百年战争全纪实》传播的历史虚无主义及其危害》)。
  
  高晓松的《晓松奇谈》一经推出,即“好评“如潮,但让人遗憾的是,其所传播观点却与《中日百年战争全纪实》几乎如出一辙,总之就是”贬共褒国“——凡是与共产党有关的历史都被他打上“阴谋论”或“可耻”、“欺骗”等烙印。因此据信《奇谈》的幕后团队与《中日百年战争全纪实》应为同一者或至少是合作者。高度疑似制作《中》剧的上海上德传媒文化有限公司,该公司的运营团队,从微博与微信的官方号来看,都是一群冠以“历史”或“解密”字眼的自媒体,没有任何权威机构支撑,也没有专业学者。
  
  高晓松从优酷转战爱奇艺后,以《奇谈》开启对张学良的全面否定与批判,观其用词与观点无非是否定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的正义性与历史功绩,随之而来的自然就是对1937年形成的国共抗日统一战线的质疑与所谓的“反思”。种种迹象表明,高以及爱奇艺绝不是一般的所谓“学术研究”或商业行为可以解释,更为荒唐可笑的是,《奇谈》与《中日》一样都犯下连串常识性的低级错误,下面我们就来一一揭晓。
  
  一、把卫立煌的下半生弄去了台湾
  
  在《风流少帅张学良》一集里,高晓松言之凿凿地说到“在西安事变中被张学良抓起来的一批人啊,什么陈诚、卫立煌、蒋鼎文跟着蒋介石去了台湾以后,出了一本诗集骂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
  gaoxiaoxiaong
  卫立煌1949年逃往香港,1955年返回大陆,终生未去过台湾。这是最基本的常识,这也都会搞错,其治史之态度不得不让人怀疑。
  
  二、以讹传讹:称周恩来1936年无间道
  
  在《西安事变》一集中,高晓松对共产党与张学良进行秘密合作的史实作了颇为详细的讲解,但是到片尾却闹出了笑话。
  gaoxiaoxiaong1
  高晓松后面还说到:“当1936年7月份时,共产党已经基本和张学良达成共识了,在这个时候周恩来还是去找了蒋介石,这说明我党非常聪明,不想吊死在一棵树上”——这里可以证明高的意思显然就不是口误,因为只有锁定在1936年7月、西安事变未发生前,这个“非常聪明”才存在合理的逻辑定义。
  
  众所周知,周恩来与蒋介石10年第一见是发生在西安事变期间,蒋系方面的见证者是宋子文与宋美龄。而所谓“周蒋莫干山秘谈”实际上是1937年的3月,而不是1936年的7月。1937年的1月,蒋介石已回到了南京,并电促周恩来赴京协商国共二次合作事宜,毛泽东对此亲自给身在西安的周恩来与博古去电,慎重强调“此时则无人能证明恩来去宁后,不为张学良第二,恩来绝对不可去南京”。于是才改派潘汉年前往,这就是国共二次合作建立统一战线的第1次会谈,3月是第二次,至抗战全面爆发前共有5次。
  
  况且,《红星照耀中国》的作者斯诺1936年7月11日还在延安见过周恩来,在蒋介石悬赏自己项上人头10万大洋的前提下去,周恩来亲自送上门是傻还是无间道?毫无疑问,高晓松口中所谓“最新解密档案”就是道听途说,纯粹就是为了含沙射影污化我党的历史形象。
  
  PS:虽然高晓松在我此前指出错误后,他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因此特意在视频节目把这个典故的出处讲了出来,即来自台湾著名史学家李敖1982年的《蒋介石评论》,然后事实却再次印证了他的无知,请看下图:
  gaoxiaoxiaong2
  三、极力污蔑张学良,否定西安事变的正义性,攻击我党
  
  同是在《风流少帅张学良》中高晓松说张学良晚年承认自己是“罪人中的罪魁”(指西安事变),并愤慨不平地说到:“国家被你(指张)弄成那样子,你就是想出名而已”。在此处,高显然已经撕下了伪善的面孔,完全站在了当年蒋介石政权屠杀共产党的反动立场。随后高又补充到:
  gaoxiaoxiaong3
  可见,高是完全反对使国共建立统一战线,成功团结全国挽民族狂澜于既倒的“西安事变”的,此种想法为历史虚无主义无疑。
  
  同时,张学良其实终生都没有后悔过发动西安事变:1990年,张在接受日本NHK电视台采访组采访时说:“我为了停止内战,全国抗日,发动西安事变,我没有错。也许方法欠妥。”
  
  1992年,张对唐德刚说:“至于你们问我,为什么会有西安事变,我只能这么说,我相信中国一定要统一,要枪口对外,不要再打内战了。这是我的一贯信仰,从东北易帜到西安事变都如此,谈不上什么后悔不后悔。”(《张学良世纪传奇(口述实录)》P1194)
  
  1995年,张学良九十五岁生日时说:“回忆近一个世纪的人生历程,我对1936年发动的事变无悔,如果再走一遍人生路,还会做西安事变之事。”(《张学良世纪传奇(口述实录)》P1142)。
  
  那么多丰富的史料与当事者的回忆公诸如世,但高在整个视频中全无采用,而是对张持全面批判态度,其目的无非就是意欲颠覆西安事变的正义性与历史贡献进而否定国共合作统一战线的重要性,为今天网上愈演愈烈的“国粉风”而站台。
  
  四、吹捧何应钦与蒋介石是坚定的抗日派,否认蒋的消极抗日与剿共之实
  
  同是在《奇谈》的《风流少帅张学良》一集中,高晓松提到长城抗战中的何应钦与蒋介石一口咬定说:“何应钦怎么会是亲日派呢?何应钦是相当激进的反日”。
  gaoxiaoxiaong4
  后又意犹未尽地说到:“蒋介石本身就是反日的”:
  gaoxiaoxiaong5
  以上两个观点完全有悖基本的历史史实,何应钦为国民政府大陆时期、抗日战争中著名的亲日分子,这些都是有充足有力的史料所证明的:
  gaoxiaoxiaong6
  gaoxiaoxiaong7
  gaoxiaoxiaong8
  (出自1956年《文艺春秋》)
  
  至于说蒋介石反日也没有根据,至少在1933年长城抗战时蒋介仍然是极度亲日的,要不然怎么会顽固剿共而不惜受全国人唾骂而与日本签下一连串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呢?
  
  高的解读如此片面,影响力却如此之在,造成的危害岂能轻视?
  
  四、借西路军事件污蔑毛泽东与当时的中共中央
  
  在《西安事变》一集中,高晓松言之凿凿地说到:“各方不想太多四方面军的人到达陕北,所以让四军去打通与苏联联系上的国际线是一箭双雕”之计。
  gaoxiaoxiaong9
  与此同时他还强调到:“
  
  长征后的一方面军(即中央红军)确实非常困难,全军只剩几千人,还有二方面军万把人,军费只剩1000多钱,而反观四方面军则“兵强马壮,猛将如云,全军4万余人
  
  ”。显然,高的意思就是中央要刻意借刀杀人,消灭四方面军。
  
  对此历史悬案,著名的军/战史作家周军的《西路军问题再考辩》一文中,他翔实地指出了西路军全军覆没的根本原因,主要有4:
  
  1、1936年10月中共中央作出《宁夏战役计划》,但该计划有两个附带关键条件,一是同为该月电令全军的《十月份作战计划》指出“西路军三个军渡河作战应在11月以后”,因共产国际的援助物资预计要12月底才到,同时因黄河面结冰与造船用船问题等因素掣制;二是最为关键的,即西路军三军渡河的前提条件必须是“先拒止南敌”——也就是必须先顶住中央红军的蒋介石嫡系。
  
  2、张国焘晚年流亡海外出版的《回忆录》称:“多数人(指西路军将领)认为我此时不能去去陕北,应集中力量,先执行西进的军事计划,然后再谈党内问题”。尔后他又补充说到:“如四方面军能在河西走廊立住脚,则莫斯科仍会按原议支持我们,不会把我们视为反共产国际的分子”。
  
  3、在执行《宁夏战役计划》期间,中央授权给前线的朱德与张国焘,令:“依照中央之计划,指挥前线作战事宜”,此时,上述的中央两个附带条件并未改变。然而10月中旬,四方面军红30军用第一批造好的船只并试渡黄河成功,于是,西路军前线指挥部向中央提议“9军跟进”。随后中央回电指示:“同意红30军迅速渡河并控制西岸,9军拟暂不跟进为宜”。
  
  4、到了月底,即10月25日,四方面军徐向前与陈昌浩指示9军夜渡跟进,中央再度电令前线朱德、彭德怀、张国焘及徐、陈申明:“要求以9军之外另一军跟进渡河,9军用于对付南敌,待南敌确实受到严重打击后”——对应“先南后北”之战略方针,中央还是一直未变。
  
  显然,充足的史料胜于雄辩,因此中央对西路军的结论:“西路军严重失败主要原因,没有克服张国焘路线“没有改变过,经得起历史的考验,高言之凿凿地污蔑党中央,无疑又是在制造“阴谋论”。至少曾经一度引起公众关注的“西路军平反”事件,也是经过双石老师的考据,再次获得澄清,请看下图:
  gaoxiaoxiaong10
  gaoxiaoxiaong11
  基于以上观察与核实的系列结果,本人正式通过网络呼吁国家相关部门,尤其是党史部门,习大大说了:“党史研究室要主动担当起反击历史虚无主义的责任”,那么,理应关注爱奇艺与高晓松关于历史的脱口秀节目。(作者:無風即風;来源:作者微博客)
  更多关于高晓松的精彩评论[点此]下图

目前有 1 条留言    访客:1 条, 博主:0 条

  1. 匿名 2016年06月07日 下午 7:35  @回复  Δ-49楼 回复

    他也配用那張嘴臉談歷史,就是個京混子,回爐再出來吧⋯⋯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