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历史真相 > 正文

逐条反驳黄万里反对三峡的“四大理由”

2016年07月11日 历史真相 ⁄ 共 4296字 ⁄ 字号 评论 3 条 ⁄ 阅读 6,525 views 次
39.6K

  huangwanli
  第一条【“十年内砾卵石堵塞重庆港”?】  
  辟谣:蓄水十年后,重庆成为了亿吨大港!
  
  鹅卵石(也就是砾卵石)沉淀,确实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理论太复杂,但好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实践结果是,三峡大坝03年开始正式蓄水发电已经13年了,这13每年重庆港的吞吐量每年增加15%以上,三峡船闸年通过运量已经超过1亿吨(截流前不到1000万)。更具讽刺意味的是,就在大坝蓄水10周年刚过的2014年,重庆港集装箱吞吐量首次超过100万!重庆港则成为中西部首个吞吐超过1亿吨的大港!http://bbs.rednet.cn/thread-43795473-1-1.html
  
  耐人寻味的是,三峡规划之时,三峡船闸设计年单向通过量是5000万吨(双向1亿吨),预计到2030年达到设计运输量。但实际是在2012年就达到了5000万吨。这说明,三峡大坝对川江航道的航运提升效应,不仅让公知和黄万里大跌眼镜,也大大超出了五毛和三峡拥护派的预测!
  
  当然,三峡航运量增加这么快,不仅仅是三峡大坝改善了航道,也是由于没人能想到重庆经济这些年会发展这么快(一直保持西部第一,全国第一或第二)!
  
  由于运输量超过5000万吨的设计能力,越来越多的的水运货物必须翻坝。现在宜昌正在建设大规模的翻坝产业园,有关部门则在规划第二船闸。如果三峡上游的主要港口重庆港被堵死或者即将堵死,川江航运基本就废了,还需要建翻坝设施和第二船闸?http://news.sina.com.cn/c/2014-04-30/152230041124.shtml
  
  对于为何没有发生大规模鹅卵石沉积,主要解释是:三峡上游建设了几十个大中水库,鹅卵石都被截住了。当然,黄教授绝不会想到中国经济建设会这么快,这十几年上游建的电站水库库容都超过三峡几倍了。
  huangwanli1
  当然,也有人会问,三峡上游那些水库岂不会被填满?实际上,上游的上游也在继续建电站,它们的上游也将继续建。反正,中国的建设速度超过公知和黄教授的想象,也超过鹅卵石的产生速度!而且,由于中国各种建设加快,作为建材的鹅卵石已经奇货可居,变成地方政府的垄断资源,人家还巴不得上游多冲下些这些金蛋蛋呢!
  
  第二条:【中国水资源全球第一】  
  辟谣:其实是第六!
  
  中学地理课本说得很清楚,中国的水资源全球第六,不是第一!http://www.360doc.com/content/12/0421/20/9707192_205492381.shtml
  huangwanli2
  需要指出的是,中国水资源全球第六,黄万里当教授时期的中学课本里就有。作为教授博导的黄为何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估计原因有二:
  
  1,黄是在民国时上中学的(这就是民国出的大师啊)。
  
  2,作为水利专家,黄万里把水力资源(水能资源)和水资源的概念搞混了,前者发电能力,后者指淡水资源总量。而中国的水力资源确实全球第一,是中国的优势资源;水资源则全球第六,人均只有全球的四分之一,是资源短板。
  huangwanli3
  【淹没耕地50万亩】  
  实际是30万亩,更重要的是,三峡工程反而节省了45万亩!
  
  黄万里那时,三峡库区确实有将近50万亩地。但由于此后的城市、交通、工业建设,库区耕地实际降到了30万亩,约200平方公里,等于北京三环以内的面积。但问题是:
  
  1,三峡发电相当于每年燃烧5000万吨标准煤,也就是如果不建电站,每年要多挖、运输、燃烧8000万吨普通煤(半个山西的煤产量),这就从要从产煤的北方到用电的南方建两条煤炭专运铁路,合计至少2000公里。
  
  2,三峡的航运能力约等于宜昌到重庆修四条铁路,合计3000公里。
  
  以上合计5000公里铁路,就大约需要占地约180平方公里(铁路两旁35米隔离),而三峡装机容量1820万千万,等于10个百万千瓦火电站的发电能力。10个大火电站连同配套设施,占地也得30平方公里以上!
  
  也就是说:仅仅节省的铁路、电厂占地,就足以弥补淹没耕地损失!
  
  更重要的是,三峡大坝使得将下游荆江的防洪能力从20年一遇提高到100年一遇,也就是说,原来可能20年左右分洪一次的荆江分洪区,基本不再需开闸分洪(最多一百年一两次),而荆江分洪区的蓄洪面积达1358平方公里,其中大部份是优质耕地,是三峡淹没的四倍以上!
  huangwanli4
  这里对比以下数据:荆江分洪工程总蓄洪面积1358平方公里,有效容积71.6亿立方米;三峡淹没不到400平方公里,有效防洪库容221亿立方米。也就是三峡防洪能力是荆江分洪区的三倍多,淹没却不到荆江分洪区的三分之一,占地效率提高10倍以上!
  
  当然也不能因此机械地认为:三峡工程是用1亩地换10亩,这种偷换概念是公知和极端五毛才会干的事情。科学地说,是由于荆江分洪区应对的是20年一遇以上的洪水(即超过这个水位才考虑分洪),如果没有三峡大坝,每年分洪概率为5%左右。也就是说,三峡大坝提高了荆江分洪区土地5%的效率,折合60多平方公里,加上其他分洪区,等于增加了100多平方公里土地。考虑到这些分洪区都是交通便利,土地肥沃的鱼米之乡,每亩的出产至少是三峡那些贫瘠坡地的两倍以上!因此,这“省下”的100平方公里,也等于被淹没的200平方公里(30万亩)地。
  
  所以确切地说,从耕地得失而言,三峡工程是以一换二(淹没30万亩换来60万亩!)
  
  当时,这还没有算水库的灌溉作用,电力推动的农业现代化,抗洪能力提高使得汛期不再需要百万丁壮上堤巡防节省的农业劳动力……还是那句话,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实践结果是,三峡蓄水十几年,虽然淹没了全国万分之1.5的耕地,但粮食产量反而增加了近10%,农产品反而更卖不出去了……
  
  不用看全国,仅仅看三峡淹没的主要地区——重庆(占淹没面积85%),在03年蓄水后,03到05年的粮食产量反而三连增;另一个库区省份——湖北(占淹没面积15%),更是12连增!
  huangwanli5
  huangwanli6
  【用土地换电力,不可取】  
  原因:受到时代的限制。
  
  黄万里反对三峡时,中国要解决的首要问题是吃饱饭;但到了论证三峡是否上马的90年代,谁还抱怨买不到粮食?那时大家抱怨更多的是经常断电(那时蜡烛是电筒,是和菜刀打火机,扇子,碗筷座椅一样的必备家具!)。但可笑的是很多人还拿着黄的【用土地换电力,不可取】的理由反对三峡!更何况,刚才论证得很清楚,三峡工程反而增加了实际土地,而且电力反过来也能促进农业发展!
  
  第三条,【三峡电站每千瓦投资比山区中小电站高2-3倍】  
  辟谣:偷换概念!
  
  2-3倍的数字是没错,但问题是,三峡的首要更能并非发电,而是防洪。也就是说其最大的价值不在于机房力那1820万千瓦的发电机,而是能拦截210亿立方米洪水的大坝!此外,还有航运功能(刚才说了,相当于四条铁路)
  
  用发电能力衡量三峡投资,等于在沙漠种树,首要目的是保护水土,其次才是收果子,你为了反对此举而说:在沙漠种树,每公斤果子的成本是在湿润平原种果树的2-3倍!这不是玩公知和极左们的偷换概念的把戏吗?
  
  【18年内只支出,无收益】  
  辟谣:第9年就有了收益。
  
  不得不说,黄教授确实有他牛的地方。在几十年前就预测到三峡工程会持续18年。根据公开报道,三线工程1994年12月14日开始动工,到2012年7月4日正式完工,合计17年6月零20天http://baike.so.com/doc/182386-192672.html。
  
  但问题是,2003年7月10日,三峡第一台机组就开始发电,开始有收益。
  
  究其原因,是黄教授再次混淆了概念,将完工和开始投产混为一谈。这好比,2千公里京广高铁,用了8年才完工,但第四年广州-武汉这段就开始运营,有收益了……
  
  大型水利工程都是边施工边营业,发挥效应,是水利常识,黄万里作为水利博士,居然不知道常识?其中原因,或许确实入一些业内人士所言:黄从没有真正参与任何一个重大水利工程(小工程倒是确实是建完了才运行),老毛说得好啊,没有调查研究是没有发言权,可惜,人家的发言权大着呢!
  
  另外,黄教授担忧三峡迟迟不产生效益,也是好意,他担心是国力难以承受。可惜他再次低估了中国的发展速度!
  
  94年三峡工程动工时,中国gdp才4000多亿美元,等到完工的2012年,就已经达到7万亿美元以上,18年增加了15倍,较之大家激烈争论此项目是否应该上马的80年代,更是增加了几十倍!这也意味着,如今投资三峡这么大工程,经济压力仅仅相当于在80年代修个几十万千瓦的中型水电站(例如浙江的新安江,广东的飞来峡,江西的万安水利枢纽,湖北的隔河岩等)。
  
  最后一条【排洪工程加大,守堤坝汛期加长】
  
  这条是我最看不懂的,甚至都没法吐槽了。
  
  蓄清排浊,会导致工程加大,这点我明白——为了防止淤泥沉淀把水库填满,在大坝底下开几个洞,隔段时间打开一下,把沉积在库底的泥沙排出去,达到动态平衡。这是三门峡水库为解决泥沙沉积问题的创造性做法。
  
  我不明白的是,这种做法已经成为所有泥沙含量大的大型水库的共同做法,黄教授为何要反对?记得黄曾经预言三门峡不出十年就会填满,结果因为这个法子,50多年了还在正常运行。黄反对三峡的一个理由,也是多少年会填满。但人家提出了“蓄清排浊”这个解决淤积的办法,他就说会增加工程量。这好比说反对人家买衣服,理由是这个地方沙尘暴厉害,买了衣服没几天就脏了。我说:脏了就洗洗啊。他说:那不就增加成本了吗?
  
  难道衣服会脏就不买衣服了?
  
  关于【守堤防汛期加长】,我就更看不懂了。
  
  不仅我不明白,我问了好多水利专家,包括黄的同事和学生,也都不明白:“蓄清排浊”为何会加大守堤防汛期?
  
  好在还有实践检验真理(理论)的唯一标准是实践。实践是:自从三峡开始蓄水,这些年再也不用每到汛期就动员百万丁壮上堤巡防了。
  
  当然,我更不明白,黄教授明明自己也说:三峡大坝对于防洪有些帮助,只是作用不大。那么既然有帮助,作用再不大,也不会增加防汛守堤压力啊。这不是自相矛盾,精分了吗?
  
  反正,我是没法解释:作为国内著名水利砖家,留美博士,能犯这么多专业错误以至于我还得给他【普及常识】,会这么【精分】、《自相矛盾》、【偷换概念】、【断章取义】、【选择性引用】以及会如此低估中国的发展速度,以及会连小学生都会的算数都算错……
  
  但这也应该能解释:为何公知们这么喜欢黄万里。
  huangwanli7

目前有 3 条留言    访客:3 条, 博主:0 条

  1. 上海门窗安装 2016年07月11日 下午 2:52  @回复  Δ-49楼 回复

    楼主你好,我是做上海阳光房安装,有可能这个和你没有关系,目前正在做互联网,对这块不是很懂,想更好的学习交流,谢谢!

  2. 匿名 2016年07月12日 下午 3:25  @回复  Δ-48楼 回复

    吹鼓手为竖碑者立转也!!

  3. 匿名 2016年07月12日 下午 10:59  @回复  Δ-47楼 回复

    听说三峡上马时,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李鹏庄严宣布:三峡建成后,居民用电价格将是破天荒的8分钱一度(扣除物价上涨因素,不知现在是多少?) 承诺终究是承诺,最终还得靠实践检验,现在下结论,也许为时尚早! 呵呵~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