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历史真相 > 正文

就历史事件谈谣言的危险性——兼指出《炎黄春秋》文章的SBUG

2016年08月03日 历史真相 ⁄ 共 559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626 views 次
39.6K

  套用李承鹏的一句话:从来不告诉你为什么,只告诉你发生了什么。
  
  5月20号,@炎黄春秋编辑部发布了一篇由周群口述、陈秉安整理的文章【幸存者自述】——《我的父母弟妹》。今天有人请李爷看看,李爷我就看了看。啥情况呢?听李爷慢慢道来。。
  
  该文章整体而言,没有什么大的问题。而且,是近年来炎黄春秋难得的BUG不多的文章,故事内容也是相当的催泪。但是,谁叫有人非要李爷看看呢?好像是要给李爷难看似的。
  
  首先,周老太太“口述”,基本属实。我为什么要在【口述】上加个引号呢?因为这篇文章显然是炎黄春秋的高手润色过的。
  
  我们看几个时间点,都无误。
  
  1、1949年11月5日,欧冠通电起义。(恐怕很多人第一印象就是:欧冠?欧冠?没错,确实是欧冠。)
  
  2、11月15日,解放军进入道县县城。
  
  这两个时间点,不是李爷说,周老太太不可能记这么清楚,可见,润色者是下了功夫的。
  
  但是,润色者润的过度了,难免出现BUG。
  
  第一个BUG:1965年12月,我们两口子被学区清退回蒋汉镇的老家,瑶山深处一个偏僻的小村庄——小路窝村。我还记得那是个凄冷的早晨,蒋汉镇挑着一担行李,我一手挽着装杂物的篮子,一手牵着雪原。林海背着林松,当我们一家人走出校门时,没有一个人来送。
  
  没错,就是临海背着林松,是个BUG。
  
  为什么说是BUG?因为前面周老太太说了:【1959年,我与蒋汉镇结婚。1960年,生下了第一个孩子。当时流行小说《林海雪原》,我们便给第一个男孩取名林海。1962年,又生下了一个女孩,叫雪原。1964年,生下第三个孩子,是男孩,取名林松。】
  
  也就是说5岁的孩子背着1岁的孩子,如果是玩一下,有可能,背着走路,绝无可能。
  
  第二个BUG:1967年8月26日,已经是半夜了,我和3个孩子被叫起来,押到队里的禾场上去。蒋汉镇已先被捆绑在那里了。禾场上火把通明,几十个民兵拿着马刀、鸟铳,押着村里的地富及其子女朝山上走。小妹子牵着我的裤脚,林海背着林松。林松趴在哥哥背上,好懂事啊,也不哭,就这样高一脚,低一脚地被押到一个天坑(溶洞)边。
  
  1、夫妻二人一家子没有在一起睡吗?半夜里被叫起来到地方【才知道丈夫已经被捆绑在那里了】?
  
  2、这时候林海7岁,林松3岁。嗯,是可以勉强背得起来了,但是,BUG,那可是走山路,而且是高一脚低一脚的……
  
  第三个BUG,也就是文章标题所说的SUPERBUG——简称SBUG。
  
  周老太太说:【大女儿来媛要出嫁了,没有钱做嫁妆,怎么办?以前李自贵还可以到瑶山去砍竹子,卖几个做衣服的钱。但那时正批"资本主义尾巴",谁都不敢搞副业。嫁女的钱从哪里来呢?是我结扎了自己,拿回了20块钱,把女儿嫁出去的。那时,计划生育结扎男人补助10元。结扎女方能补到20元。我就代替李自贵结扎了自己。来媛出嫁离门的时候,紧紧地抱着我不肯走,哭成了个泪人儿。】
  
  为什么说这个是SBUG?
  
  1、1967年8月25日,蚣坝大队支书李自贵老婆尚未去世。而周老太太口述她是可怜李自贵的孤儿,才嫁给李自贵的。说明,周老太太同李自贵再婚的时间不可能在1967年8月25日之前。
  
  2、周老太太口述:【几年后,我们添了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男孩取名玉东,女孩取名来媛。】看顺序,好像男孩大,女孩小。我们姑且算女孩大吧。根据周老太太口述嫁给李自贵的时间看,叫来媛的大女儿,最早也是1968年8月25日后出生。
  
  3、周老太太口述:【1980年,道县大屠杀事件平反,一些杀人的凶手受到了法律的惩办,李自贵也不当大队支书了。我又回到了蚣坝的教师队伍。县里群众还强烈要求,让我这个九死一生的人当政协委员。我同李自贵的位置,正好倒了过来。】
  
  1980年,周老太太自己说,她又是教师,又是政协委员。可见,不管是生活待遇,还是政治待遇,都在当地高人一筹了。周老太太前面说呢:【大女儿来媛要出嫁了,没有钱做嫁妆,怎么办?以前李自贵还可以到瑶山去砍竹子,卖几个做衣服的钱。但那时正批"资本主义尾巴",谁都不敢搞副业。】这应该说的1980年以前的事情吧?而1980年,按最大年龄算,来媛才12岁。
  
  所以说,这是个SBUG。
  
  以上三个BUG,不会有脑残小清新指责李爷研究文章太细心吧?但是,你们要想一想,炎黄春秋主编,就是那个不是狗娘养的洪振快,再探究【狼牙山五壮士】的时候,能研究出来3个跳下去的,2个遛下去的,下去前还偷拔了老乡的萝卜,其中一个人至少拔了2个。你们就瞬间觉得李爷研究历史,那真是太粗糙了!
  
  口述历史,靠谱的不多。要么把自己描述的伟光正,世人都不如他;要么把自己描述的惨戚戚,世人都对不住他。难得有一篇基本靠谱的口述历史,整理者画蛇添足,徒生BUG。
  
  另外,可能是炎黄春秋只顾润色苦难了,他们自己都忘记了他们造谣了20年的大谣言……
  
  我们来看,【1959年,我与蒋汉镇结婚。1960年,生下了第一个孩子。当时流行小说《林海雪原》,我们便给第一个男孩取名林海。1962年,又生下了一个女孩,叫雪原。1964年,生下第三个孩子,是男孩,取名林松。】
  
  1959—1962……周老太太不仅在1959年结婚,而且1960年,1962年,连续生养了两个孩子,照片显示,都白白胖胖。用周老太太的话说:【那一段时间(1959—1964),家庭生活和睦、幸福。】这,这,这算周老太太证明那几年并没有炎黄春秋前主编杨继绳造谣的那么可怕吗?
  
  更令我惊诧的是,润色者为了描绘周老太太一家的苦难,竟然埋下了“细皮嫩肉”这个伏笔:【为了表现好,让妻子儿女少受歧视,细皮嫩肉的汉镇打着赤膊,在火热的日头下踩打谷机。】这,这,这,我看到第一眼就想说:真不愧是地主的后代啊!!!
  
  其次,炎黄春秋的春秋笔法,真乃当世一绝。
  
  文章中,多次借周老太太之口(不再一一赘述,有兴趣者可自己去看),【相信毛主席,相信共产党】,然后,就是【后来才知道,这些都是骗我们的】。
  
  伏笔埋得好,欲扬先抑,春秋笔法欲抑先扬,好手笔!不知不觉间,脑残小清新开始随着笔者的文章大骂毛泽东,大骂共产党。
  
  最后,让李爷来告诉你,那时候道县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发生?历史背景是什么?共产党毛泽东真的听之任之吗?
  
  一:谈谈周老太太之父周谟1952年被宣判死刑的历史背景。
  
  开篇周老太太口述说:【父亲周谟,抗日时期报名参加国民党青年军,上前线抗日。抗战胜利后,在南京国民政府交通宪兵科当科长。】
  
  很好,不愧是炎黄春秋,抗战老兵。一瞬间就能点燃围观者的满腔愤慨。
  
  国民党青年军是什么呢?可能果粉都不大清楚。就是传说中的【十万青年十万军,一寸山河一寸血】。其实,国民党青年军还真没啥抗日战绩,因为组建的时候,就是1944年了,毕业的时候,小日本差不多投降了,最后一少部分参加了缅北战役。至于国民党宪兵,我就不说了吧。好吧,周先生只是个交警。
  
  言归正传。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不错,如周老太太口述,欧冠的确在1949年11月通电起义。欧冠是个什么人呢?国民党地方军阀,好像是上将还是中将,我记不大清,也懒得再去查资料了,免得有人说我抽丝剥茧。我只记得,欧冠在解放前,曾多次屠杀当地人民群众,曾经一次性屠杀3000人。当然了,革命不分早晚,共产党有政策,起义有功,客观上减少了刀兵之灾。
  
  但是,欧冠通电起义,当地战事就结束了吗?没有。
  
  1、1949年12月4日,盘踞于湘桂边境的“反共救国军”十二军1000余名匪徒攻打永明县桃川区人民政府,被击退后在桃川周围烧杀抢掠。20日,其军长陈平裘等260余人于广西恭城被人民解放军擒俘。
  
  2、1950年1月31日,江华县大圩、小圩一带发生匪特分子诱惑部分群众包围区公所并抢劫粮库事件。
  
  3、1950年3月29日,宁远县以退役国民党军官郑元赞为首的“中华国民党华南铲共总司令部”发动反革命暴乱,组织暴徒517人,分三路袭击、抢劫宁远县第二区公所(水市)、税务所,中共宁远县委副书记王琨、二区区委书记郭金生等8名同志惨遭杀害。暴乱平息后,114名主犯先后被处决。
  
  4、1950年6月,全区剿匪斗争基本结束,共歼匪6100余人。但尚有零星国民党匪军残余。
  
  5、1951年2月20日,零陵县发生震惊全国的反革命纵火案。是日正值旧历元宵节,下午1时许,“湘桂粤黔边区反共救国军零陵支队”的数十名骨干分子,趁专、县党政军民7000余人举行“抗美援朝”拥军优属军民联欢大会之际,在零陵县城的吉州小学、外河街、钟楼街、府正街、零陵医院等处同时纵火。大火烧至下午5时被扑灭,共计烧死烧伤19人,烧毁房屋512栋、1032间,有611户、2111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159亿多元(旧币)。当晚,专署与零陵县人民政府组建“救济委员会”,发放救济粮款。公安部门立即侦破案件,59名纵火案犯被缉拿归案。
  
  (尼玛,那是小学啊!那是医院啊!丧心病狂!年轻人们,放在历史大背景下看,你们还认为解放初镇压反革命是错的吗?)
  
  6、1951年2月,东安、宁远等地发生敌特投毒案件,全区反革命分子纵火烧山一百余起。(尼玛,丧心病狂啊!投毒啊!年轻人,在历史大背景下,你们还认为解放初镇压反革命是错误的吗?还能怪当时政府和老百姓对这些王八蛋下手狠吗?)
  
  7、1951年2月24日,中共湖南省委、湖南省军区就此事件发出通报,指出:“零陵此灾为我湖南解放以来空前事件,且为匪特有计划地破坏”,要求各地加强警戒。
  
  8、1951年3月7日,《人民日报》以《湖南零陵县特务纵火害人》为题,报道了“零陵大火”实况,并就此事件发表《对反革命的宽容就是对人民的残忍》的社论。
  
  9、1951年3月,全区大规模“镇反”运动开始。同时展开分田分地,实行耕者有其田。
  
  10、1952年3月,全区土地改革运动基本结束,共征收、没收地主与富农的耕地206.33万多亩,分给无地少地的农民,第一次实现了“耕者有其田”。
  
  (哎,全国都解放2年半了,该地区老百姓才实现耕者有其田,难啊!现在,公知们在吵吵着要把贫下中农分他们老祖宗的田地给要回去,对地产党毛泽东那个恨啊!)
  
  这就是当时【镇反】的历史背景。周老太太只说了他父亲在1952年被镇反,没有说具体原因。我也搞不清楚究竟是否属于冤枉。但看周老太太口述,是公判。周老太太口述【台下的人群立刻像潮水一样,分开两道,高喊口号:"镇压反革命!"】结合当时的历史背景,大家试着分析一下,脑补一下。
  
  二:谈谈周老太太口述的【1967年所谓的道县大屠杀事件】。
  
  这个事件,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但是,这不是共产党刻意隐瞒,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这些都是公开的。
  
  当年,也就是1967年,道县的确发生了非法杀人事件。那么为什么会发生呢?这就是李爷文章的题目——谣言的危险性,所要谈及的。为什么发生这么一个悲剧?谣言!!!
  
  1967年,8月13日。零陵地区【“四类分子要造反,要杀贫下中农”】的谣传四起,就是在这个破坏分子散布的谣言刺激下,一些农村成立所谓“贫下中农最高人民法院”,采取【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因为解放前不说,就是解放初,当地国民党残匪那真是杀人如麻不眨眼,所以,当地陆续出现非法杀人事件,并波及全区各地。这一恶性事件先后蔓延境内9县、90多个公社、210多个大队,震惊全国。
  
  我想,周老太太一家人的悲剧,也深受这个谣言之苦吧。其实,我们可以通过周老太太的口述看到,不管周老太太描述的之前受到什么不公平的待遇(因为周老太太父亲是国民党宪兵,周老太太第一个丈夫又是地主后代,老太太说,叫她去山区教学,就相当于发配边疆。其实,当年,那山窝里,老百姓可是受尽了地主和国民党残余势力的压迫的,刚刚解放,发泄,有时候在所难免。),在发生这个悲剧之前,一家4口,生活上其实没遭受什么困难的,就是贫下中农出出气骂骂娘,用周老太太的话说受了屈辱。
  
  年轻人,知道了这个悲剧的历史起因——谣言,你们还跟着公知传播谣言吗?
  
  插个广告:信公知,变白痴;爱生活,爱李爷。
  
  三:面对这个谣言造成的历史悲剧,毛泽东共产党不是听之任之,而是立即制止,严肃处理。
  
  1、中央震怒,责成湖南省立即调查清楚,严肃处理不法分子。
  
  2、1967年9月12、27日,湖南省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和中国人民解放军6900部队先后两次发出急电、公告,严令取缔所谓“贫下中农最高人民法院”,坚决制止非法杀人事件。在解放军“支左”部队的艰苦工作和广大干部群众支持下,10月25日非法杀人之风被彻底制止。
  
  3、1968年开始,对群众反映强烈的杀人罪犯进行了判处。
  
  但是,这些,在炎黄春秋的口述文章里,你是看不到的。他们只告诉你:【1980年,道县大屠杀事件平反】。绝不告诉你,当时政府已经对不法分子进行了判处。因为1980年,平反工作是耀邦同志主持的嘛!
  
  多说两句那段历史。
  
  第一句:1968年7月18日,零陵一群众组织纠集50多人,强行进入晒阳岩炸药仓库抢夺炸药、雷管,引起强烈爆炸,整个岩洞全被炸毁,死23人,伤22人。(可见当地民风之彪悍)
  
  第二句:1968年7月3日——24日,根据中共中央两次颁布制止武斗的布告精神,地、县抓捕一批武斗杀人犯和打、砸、抢分子。(可见,毛泽东并不像伤痕文学描述的那样,放任“红卫兵”打砸抢,放任武斗。)
  
  这,就是历史。
  
  这,是李爷告诉你们的历史。(作者:无为李爷;来源:网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