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历史真相 > 正文

郭建波:文革十年经济发展透视

2016年08月17日 历史真相 ⁄ 共 16448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2,659 views 次
39.6K

  一九七五年一月召开的四届人大会议上,周恩来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文化大革命推动了我国工农业的迅速发展,还引用详细的数字对经济的发展状况作了说明。文革结束后,有人说文革结束的时候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还说文革十年国民经济损失了5000亿元,……,将文革影响乃至破坏了经济的发展作为诋毁文革的一把利器。那么,文革期间经济发展的状况如何呢?文革到底对经济的发展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呢?
  
  我们看到,在文革十年经济的发展问题上,一个说“好得很”,另一个却说“糟得很”。这是为什么呢?为了弄清这个问题,我们就要先从生产力发展问题上的两条路线谈起。
  
  一、在生产力发展问题上的两条路线。
  
  一九五六年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党内在生产力发展问题上出现了两条路线:
  
  一条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生产力发展问题上的辩证论。这种观点认为不能孤立地去看待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把发展社会生产力放在社会主义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这一基本矛盾的运动中去思考,通过社会主义革命的方式,建立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为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开辟广阔的前途。只有这样,才能迅速地发展社会生产力,提高人民群众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
  
  另一条是以刘少奇、邓小平、陈云等人为代表的唯生产力论。这种观点认为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社会主义制度在我国已经建立起来了,当时我国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比较低,经济落后,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任务就是发展生产力,提高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
  
  这两条路线分歧的关键就是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还要不要进行政治路线上和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
  
  具体说来,毛泽东认为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还要进行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如果不进行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成果,不仅难以巩固,而且还会付诸于东流,并最终破坏社会生产力的发展。
  
  刘少奇等人没有将一九五六年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以后,我国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纳入整个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范畴内来进行考察,没有对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关系进行深入的分析,没有意识到一九五六年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虽然基本完成了,但是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尚不巩固,个体经济仍然存在,人和人之间平等的社会主义伦理关系尚未真正建立,分配领域的资产阶级法权仍然存在,与此相对应的社会主义的上层建筑也没有真正建立起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进行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就会对社会主义经济基础起到瓦解的作用,并最终会破坏社会生产力的发展。
  
  这两条路线的出现,反映到思想方法上,是由于他们是运用唯物论还是唯心论、辩证法还是形而上学来分析社会基本矛盾上的不同造成的。毛泽东将社会主义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纳入到整个社会主义社会的矛盾体系中,从社会基本矛盾的运动中来解决社会生产力的发展问题。而刘少奇等人却不是这样,他们没有从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运动中来分析社会生产力的发展问题,没有意识到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在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建立以后,还要进行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建立社会主义的上层建筑,只有这样才能解放生产力,为生产力的发展创造条件,而是突出强调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样就将生产力的发展和经济基础、上层建筑领域的变革割裂开来,孤立地去发展社会生产力,最终也难以使生产力发展起来。
  
  由此看来,这两条路线的不同,突出地表现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还要不要进行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也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这种分歧的根源就是能不能对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有一个全面、深刻的认识,这集中体现在对一九五六年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认定上。
  
  毛泽东认为在一九五六年生产资料所有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阶级矛盾仍然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而刘少奇等人却认为随着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剥削阶级作为一个阶级已经被消灭了,阶级矛盾已经不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了。这在八大通过的主要矛盾是先进的社会制度和落后的生产力之间的矛盾的不同认识上表现了出来。
  
  我们知道,根据马克思主义的观点,阶级是以是否占有生产资料来作为划分标准的。在一九五六年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剥削阶级作为一个阶级已经被消灭了,阶级矛盾怎么还会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呢?
  
  这是因为一九五六年后在阶级划分标准上出现了重大变化。毛泽东是从政治思想上来划分阶级的。那么,从政治思想上来划分阶级到底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发展还是对马克思主义的背离呢?
  
  从对历史文献资料的考察中我们发现,阶级划分标准的变化还是根源于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运动。
  
  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运动出发,不仅要进行经济基础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还要进行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这就是说社会主义革命要分两步走:第一步是经济基础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第二步是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时期的主要矛盾是阶级矛盾,那么,阶级矛盾作为主要矛盾就不仅存在于经济基础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时期,而且也存在于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时期。因而在一九五六年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社会主义革命并没有结束,还要进行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这个时期的阶级矛盾仍然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但是由于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资本主义改造基本完成后,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已经建立起来了,剥削阶级作为一个阶级业已被消灭了,可是从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运动出发,还要进行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阶级矛盾仍然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阶级的划分标准才发生了变化。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到,在生产力发展问题上存在两条不同的路线:一条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关于生产力发展问题上的辩证论路线,另一条是以刘少奇等人为代表的唯生产力论路线。这两条路线的斗争贯穿于一九五六年后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进程中。可以说,文革期间毛泽东和林彪之间出现的分歧也与这两条路线的斗争有关。这表现在九大召开前夕陈伯达和张春桥、姚文元分别起草的两个政治报告的主题上——九大以后是集中精力发展生产还是继续进行斗、批、改的问题上。
  
  毛泽东在生产力发展问题上的辩证论路线,决不是不重视发展生产力,而是将发展生产力放在整个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运动的体系中来进行处理,通过社会主义革命,为生产力的发展创造条件。有人以没有将发展生产力作为中心任务来诋毁毛泽东不重视生产力的发展,即使抛开立场不论,从思想方法上来说也是犯了唯心论和形而上学的错误。
  
  在毛泽东生产力发展问题上的辩证论路线的指导下,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取得了丰硕成果,仅仅用了二、三十年的时间,就建立了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搞出了“两弹一星一核艇”,在人口增长一倍的情况下解决了中国人的吃饭问题。人民群众是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主力军,发展的成果也就被人民群众集体享有。文革十年经济的发展就是一个缩影。
  
  在唯生产力论的指导下,经济也能取得较快发展,但是我们看到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在发展中逐步解体,两极分化产生,核心知识产权技术严重缺失,经济的殖民化倾向日益严重,社会发展的主要成果被中外一小撮资本家所攫取,工农群众由国家的主人逐渐变成出卖劳动力的雇佣劳动者,贫困化现象比较严重(相对),由此产生的后果是极为严重的。我们只有从两条生产力发展路线的斗争中才能准确地找到今天出现问题的真正原因。
  
  二、文革十年我国经济建设取得的巨大成就
  
  文革十年是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历史上辉煌的年代,是我国社会主义工业发展史上的壮举,也是进行三线建设的关键时期。在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经过文化大革命的洗礼,大大解放了生产力,全国亿万人民意气风发,斗志昂扬,义无反顾地投入到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实践中,推动了我国经济建设的迅速发展。
  
  文革十年我国经济发展的基本状况如何呢?取得了哪些巨大成就呢?
  
  1、文革十年工农业发展的基本状况。
  
  在文化大革命十年中,中国工农业总产值指数(以1952年为100)比1965年增长了133﹒54﹪。其中工业总产值1976年比1965年增长172﹒6﹪,平均每年增长9﹒55﹪;农业总产值1976年比1965年增长35﹒3﹪,平均每年增长2﹒8﹪。这一时期的三线建设、对外技术设备引进、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地方“五小”工业和社队工业的大规模兴起和发展,为以后中国社会的发展和经济腾飞准备了重要的物质条件。在这十年中,我们依靠自己的力量,建成了一千一百个大中项目,我国财政收支平衡,既无内债,又无外债,物价稳定,人民生活逐步改善,社会主义建设欣欣向荣。
  
  2、文革十年农村经济的发展状况。
  
  从七十年代前期起,全国农村广大干部群众开展了治山造田、治河修渠的大搞农田水利基本建设运动,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就。农田水利和排灌机械的发展,增强了农田灌溉和防涝抗旱能力,为农业持续丰收提供了保证。以全国受灾面积基本相同的1976年与1965年相比较,成灾面积占受灾面积的比重由1965年的53﹒9﹪下降到1976年的26﹒9﹪。由于农田水利、农业机械、农用化肥和农村用电等条件的改善,中国的粮食生产和农业总产值基本保持了平稳增长。1975年粮食产量比1964年增加1940亿斤,增长51﹒7﹪。全国人均粮食产量也由538斤增加到621斤。
  
  这一时期农村社队企业如雨后春笋,蓬勃兴起,得到了长足的发展。1965年至1976年期间,按不变价格计算,全国社办工业产值由5﹒3亿元增加到123﹒9亿元,在全国工业产值中的比重由0﹒4﹪上升到3﹒8﹪。社队工业的发展为农业机械化、农田水利建设提供了有力的支持。社队工业还吸纳了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使农民增加了收入,初步改变了农村的经济结构。
  
  农村经济的持续稳定增长,说明我们建立的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是正确的,确立的“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人民公社体制是适合当时农村生产力发展水平的。从社队企业的发展来看,毛泽东在一九五九年二月二十七日第二次郑州会议上说的“伟大的,光明灿烂的希望”已呈星火燎原之势,开始蓬勃发展。
  
  3、地方“五小”工业蓬勃发展。
  
  文革期间,地方“五小”工业(主要指地、县办的小钢铁、小机械、小化肥、小煤窑、小水泥工业)蓬勃兴起。这些“五小”工业在国民经济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大大促进了农业机械化和农业技术改造的进程。到一九七五年底,地方“五小”工业的钢、原煤、水泥、化肥产量分别占全国的6﹒8﹪、37﹒1﹪、58﹒8﹪、69﹪。全国小化肥厂有1300多个,合成氨产量比1964年增长18倍,使农业化肥施用量增长4倍多。全国农业机械总动力达1亿马力以上,比1964年增长了近10倍。
  
  4、科学技术突飞猛进,国防尖端技术取得重大突破,有些已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文革期间是中国国防科技尖端技术取得多方面的大突破的一个里程碑阶段,先后制成和试验成功了第一枚导弹核武器、第一颗氢弹、第一艘核潜艇、第一颗人造卫星和第一颗返回式卫星。袁隆平籼型杂交水稻的育成和推广。治疗疟疾的特效药——青蒿素的发明(屠呦呦2015年获诺贝尔奖)。
  
  一九六六年十月二十七日,中国第一枚导弹核武器发射成功,实现了原子弹、导弹的“两弹结合”。十二月二十六日,第一枚中程地地导弹东风三号发射基本成功。十二月二十八日,氢弹原理爆炸试验取得完全成功,标志着中国氢弹技术的突破。中国从原子弹试验成功到突破氢弹技术,只用了两年零八个月,比美国、苏联都快得多。一九六七年六月十七日,中国进行了首次全当量氢弹空爆试验,取得了园满成功,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第四个掌握氢弹制造技术的国家。标志着中国核武器发展进程有了一个质的飞跃。
  
  一九七○年四月二十日,中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东方红一号”发射成功,卫星重173公斤,超过了美国、苏联的第一颗卫星的重量。这是中国航天技术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一九七○年四月,研制核动力装置的关键设备——陆上模式反应堆建成;七月,进行提升功率试验成功,证明核动力装置可以装艇。一九七一年八月和一九七四年四月,中国第一艘鱼雷核潜艇的泊系试验和航行试验相继完成,结果证明性能良好,一九七四年八月一日正式编入海军序列。导弹核潜艇研制同步推进,一九七○年九月开工建造,一九八三年八月交付海军使用。
  
  一九七五年下半年,用“长征二号”和“风暴二号”运载火箭发射成功三颗人造卫星,被人们称之为“三星高照”。
  
  一九七五年十一月,中国成功实现了人造地球卫星的发射和收回,这是中国卫星发射技术上的第二次飞跃,成为世界上第三个掌握卫星回收技术的国家。
  
  5、将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初步建立。
  
  在文革斗、批、改阶段,主要是下放医疗卫生人员的同时,推广赤脚医生和合作医疗制度。到一九七五年,全国已有赤脚医生130多万,卫生员、接生员360多万,70﹪以上的大队实行了合作医疗制度。
  
  6、三线建设大规模展开,取得了实质性成果。
  
  当时处于备战的需要,也处于解决东西部经济发展平衡的考虑,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党中央决定从一九六五年起在三线地区进行大规模的工业化建设。这等于要把东部的工业基础复制一份到三线地区去。三线建设搞了十五年,其中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文革期间进行的。三线建设取得了什么成就呢?
  
  到七十年代末,三线地区共形成固定资产原值达1400亿元,约占当时全国的三分之一。
  
  在国防科技工业方面,建立了雄厚的生产基础和一大批尖端科研试验基地。以重庆为中心的常规兵器工业基地体系,不仅能够大批量生产轻武器,而且能够生产相当数量的先进重武器,到1975年兵器生产能力已占全国的近一半。分布在四川、贵州、陕西的电子工业基地,形成了生产门类齐全、元器件与整机配套、军民用兼有的体系。四川、陕西等地的核战略武器科研生产基地,拥有从铀矿开采提取、元件制造到核动力、核武器研制的核工业系统。贵州、陕西、四川、湖北等地航空工业基地建成的125个项目,到1975年占全国生产能力的三分之二。四川、陕西、贵州、湖北、湖南等地的航天工业基地建有96个项目,形成了比较完整的战略导弹、战术导弹、火箭动力系统研制生产基地,中国第一个自行设计建设的卫星地面测控中心、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等。船舶工业在长江中上游的川东、鄂西、广西、云南、江西等地建设了造船、船用设备、水中兵器生产基地和十余个科研设计机构。到1975年,三线地区国防工业的固定资产原值、净值,主要产品生产能力,技术力量和设备水平都已超过一、二线地区,大大改变了国防工业的布局状况,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在交通运输方面,先后建成了一批重要的铁路、公路干线和支线。从1965年起相继建成的川黔、贵昆、成昆、湘黔、襄渝、阳安、太焦、焦枝和青藏西宁至格尔木段等10条干线,加上支线和专线,共新增铁路8046公里。新增公路里程数22﹒78万公里。
  
  在基础工业方面,建成了一大批机械工业、能源工业、原材料工业的重点企业和基地。1965年至1975年,三线地区建成的机械工业大中项目共124个。湖北第二汽车制造厂、陕西汽车制造厂、四川汽车制造厂等骨干企业生产的汽车,已占当时全国汽车年产量的三分之一。东方电机厂、东方汽轮机厂、东方锅炉厂等重点企业,形成了内地电机工业的主要体系。12个重型机器、矿山、起重、压延机械厂使三线地区具有了较强的重型机器设备制造能力。三线地区初步形成了重庆、成都、贵阳、汉中、襄阳、西宁等新的机械工业基地。能源工业是三线建设的重点部门,主要有贵州六盘水地区和陕西渭北地区的煤炭基地,湖北的葛州坝水电站,甘肃的刘家峡、八盘峡水电站,贵州的乌江渡水电站,四川石油天然气开发,陕西秦岭水电站等。到1975年,三线地区的煤炭产量已从1964年的8367万吨增加到2﹒12亿吨,占全国同期增长总额的47﹒9﹪;年发电量已从1964年的149亿度增长到635亿度。原材料工业中,三线工业投资最多的是钢铁工业。四川除建成攀枝花钢铁基地外,还有以重庆钢铁公司、重庆特殊钢厂、长城钢铁厂、成都无缝钢管厂为骨干的重庆、成都钢铁基地;铜、铝工业基地分布在四川西昌、甘肃兰州等地,其中西南铝加工厂是当时全国唯一可以生产大型军用铝锻件的企业。这一时期共建成钢铁企业948个,工业总产值比1964年增长4﹒5倍;建成有色金属企业945个,占全国总数的41﹪,10种有色金属产量占全国的50﹪。
  
  三线建设过程中形成了攀枝花、六盘水、绵阳、十堰、西昌等几十个新兴工业城市。铁路的开通、矿产资源的开发,科研机构和大专院校的内迁,使长期不发达的内地和少数民族地区社会经济、文化水平得到显著提高,大大缩小了内地和沿海地区的各种差距。
  
  7、独立自主基础上的对外开放初步展开。
  
  一九七三年一月,确定今后三五年内引进43亿美元的成套设备。其中包括:13套大化肥、4套大化纤、3套石油化工、10个烷基苯工厂、43套综合采煤机组、3个大电站、武钢一米七轧机及透平压缩机、燃气轮机、工业汽轮机工厂等项目。这个方案通称为“四三方案”,是继50年代156项重点工程引进高潮后的第二次大规模引进计划。后来,又陆续追加了一些项目,计划进口总额达到51﹒4亿美元。
  
  这些引进到了一九七八年后逐渐发挥出效益,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所以有的研究人员(李捷)说,中国的对外开放不是始于一九七八年,而是在七十年代初期就开始了。更可笑的是,有人为了诋毁文革,就连事实真相也不顾了,说一九七四年邓小平率团出席联大会议,竟然凑不够代表团的美元费用。那一九七三年确定的“四三方案”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呢?
  
  8、对外援助大幅增加,支持第三世界人民的正义斗争,开创反帝反霸斗争新局面。
  
  文化大革命时期对外经济工作的另一个特点,是中国对外援助的大幅度增加,其中额度最大的是支援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战争。对亚洲、非洲等第三世界国家的援助,如援助坦桑尼亚、赞比亚修建坦赞铁路等,也在中国的援助计划中占有相当大的比重。这些援助不带任何附加条件,绝大部分是无偿援助和无息贷款。一九七一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以后,国际地位显著提高,要求中国提供经济技术援助和第三世界国家急剧增加。从一九七一年至一九七八年,中国共帮助37个国家建成470个项目,超过一九五五年至一九七○年十六年建成项目的总和;成套项目援助支出比前十六年的总和增加109﹪。在此期间,中国对外经济援助的支出为一九五○年至一九七○年对外经济援助支出总和的159﹪。这些援助支持了第三世界人民的正义斗争,建立了国际反帝反霸斗争的统一战线,改善了中国的国际处境,提高了中国的国际地位,中国人民以昂扬的姿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由以上引用的史料可以看到,文化大革命期间我们经济建设取得了伟大成就,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欣欣向荣,以备战为核心的大规模工业化建设迅猛发展,国防和科技战线捷报频传,农村医疗卫生工作得到明显改善,对外开放迈出重大步伐,对外援助不仅彰显了中国的综合国力,而且塑造了中国人民不畏强暴、敢于斗争、面向未来、放眼寰球的远大眼光和正义形象,中国在世界上的威望蒸蒸日上。文革确实是使我国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强大推动力,那种诋毁文革导致中国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说文革是“十年浩劫”的说法是错误的,也是别有用心的。
  
  三、文革十年取得经济发展成就的原因分析
  
  从以上引用的文献资料中可以看到,在文化大革命十年中我国经济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农业、工业、国防和科学技术方面突飞猛进,三线建设取得了实质性进展,那么,这些成就取得的原因是什么呢?
  
  1、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是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推动社会生产力迅速发展的主要动力。
  
  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矛盾。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反作用于生产力。当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发展的时候,就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反之就阻碍生产力的发展。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社会的经济基础。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当上层建筑适应经济基础的时候,就会促进经济基础的巩固和发展,反之就会对经济基础起到破坏和瓦解的作用。文化大革命是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通过文化大革命进一步建立了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这样就不仅巩固和发展了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生产关系),同时还进一步推动了社会生产力的迅速发展。由此看来,文革期间我国社会生产力的迅速发展是由于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通过文化大革命的方式建立了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正确处理了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必然结果。正是由于这样,我们才说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是我国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主要动力。
  
  2、用先进思想武器来武装头脑,理论一经联系群众,就会变成改造世界的物质力量。
  
  文革期间,广大党员干部与工农兵群众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实践出发,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用科学的思想理论来武装自己,在实际工作中,运用辩证唯物论这一认识工具来观察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不仅发现了事物之间的内在联系,而且提高了战胜困难的信心和勇气,形成了藐视困难而不被困难所吓倒的英雄气概,为确立无产阶级世界观奠定了理论基础。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一旦被人民群众所掌握,就会变成他们改造世界的物质力量。他们深入实际,调查研究,比学赶帮,勇于探索,向大自然开战,充分显示了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真正伟力。文革期间我国包括经济建设在内的巨变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3、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念的确立和世界观的改造,是推动我国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强大精神动力。
  
  一九五五年毛泽东为《严重的教训》一文起草的按语中就写道:“政治工作是一切经济工作的生命线。”一九五八年一月,毛泽东又在《工作方法六十条(草案)》中说:“思想工作和政治工作,是完成经济工作和技术工作的保证,它们是为经济基础服务的。思想和政治又是统帅,是灵魂。只要我们的思想工作和政治工作稍为一放松,经济工作和技术工作就一定会走到邪路上去。”文革期间主张政治挂帅、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批判“物质刺激”、“利润挂帅”、“工分挂帅”、“洋奴哲学”,动员人民群众积极参加大批判运动,在批判中不断改造自己的世界观。同时为了促进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发展,就要建立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这就要抓住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本质特征——核心价值观念。这个核心价值观念只能从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中才能产生。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最大的特点是公,公的对立面是私,因而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就是要倡导公,限制、削弱和逐步消灭私,这就要斗私批修,破私立公,大公无私,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这种核心价值观念是从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要求中产生的,人民群众一旦践行了这种核心价值观念,就会反过来推动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同时,强有力的思想政治工作又是打通思想,确立无产阶级世界观的重要保障。正是因为这样,开展大批判运动,改造人们的世界观,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念,强有力的思想政治工作,才使人们形成了建设社会主义的主动性、创造性,自觉地投入到社会主义建设的洪流中去,成为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强大精神动力。
  
  4、破除技术私有观念,改变不合理的规章制度,清除经济发展的壁垒,开展全国范围内的经济发展大协作,这就为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迅速发展提供了有力保证。
  
  文化大革命时期,批判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破除了技术私有观念,在科学技术研究和经济发展中,实现了真正的民主,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科研人员、干部、工人一起进行平等协商和讨论,群策群力,有时甚至在争论中拍起了桌子,争的不可开交,技术发明和合理化建议也就在这种争论中产生了。由于破除了技术私有观念,全国只要有一个单位在某项技术上取得了成果,只要符合保密需要,其他单位都可以无条件使用,这样就不仅避免了同样技术的重复研究,而且还促进了技术发明的迅速应用。同时,从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要求出发,将束缚人们思想解放和经济发展的规章制度清除掉,建立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发展要求的规章制度。在社会生产中,主要靠教育而不是“扣”、“卡”、“罚”来组织劳动,通过保障基层劳动者的权利,培养他们的主人翁意识,来增强他们建设社会主义的主动性、自觉性和创造性,促进了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迅速发展。
  
  5、干部深入基层,密切联系群众,发挥各级党委的核心领导作用,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党员干部的模范带头作用,先锋旗帜的示范引领作用,党政军民一条心,全国上下齐动员,汇成了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合力,推动了社会主义经济的迅速发展。
  
  经过文化大革命的洗礼,清除了党内走资派,纯洁了党组织,吸收了在文化大革命中表现突出的先进人物入党,吸收了新鲜的血液,大大增强了各级党组织的凝聚力和战斗力。文革期间,干部深入实际,调查研究,到基层去,实行“三同”,和群众打成一片,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进一步密切了干群关系,提高了干部的威信和号召力。大寨和大庆分别成为我国农业和工业战线上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两面红旗。大寨的“政治挂帅、思想领先的原则,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热爱国家和集体的共产主义风格”的精神和大庆的“三老四严”精神,成为文革期间工农阶级精神面貌的真实写照。在“农业学大寨”和“工业学大庆”的号召下,充分发挥各级党委的核心领导作用,基层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党员干部的模范带头作用,先锋旗帜的示范引领作用,极大地推动了我国社会主义经济的发展。
  
  由此我们看到,文革期间我国经济建设取得的巨大成就决不是偶然的,这是上层建筑领域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建立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发展的上层建筑,从而推动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必然结果。只有从这个角度上我们才能够找到文革期间经济突飞猛进的真正原因。当然,我们并不讳言文革期间在进入夺权阶段以后经济建设暂时出现过曲折,但那只是文革发展过程中的一个插曲,充其量只有一年半时间,并不占主导地位。
  
  四、对文革十年经济发展问题上几种论调的辩析
  
  文革结束后,有人从否定文革的现实需要出发,认为文革十年严重破坏了中国经济的发展,拉大了和发达国家之间的距离,人民群众收入增长缓慢……。经过一些人有意识地宣传和鼓噪以后,竟然形成不少人的共识,成为他们诋毁和否定文革的一把利器。为了明辩是非,还原历史真相,现在我们对有代表性的几个观点作一个简要地分析和说明。
  
  1、有人说,文革十年是停滞的十年,文革结束的时候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
  
  这是在文革结束后不久,有人处于否定文革的需要自己捏造出来的。文革结束的时候,中国既无内债,又无外债,没有失业和工厂倒闭的现象,物价平稳,经济秩序稳定,工农业迅速发展。这怎么能是崩溃呢?从前文我们引用的文革期间经济发展的成就就可以将这种说法驳得体无完肤。此不赘述。
  
  2、有人说,文革给我国经济、国防、科技、卫生事业的发展造成了严重破坏,这到底对不对啊?应该如何认识文革对我国经济、国防、科技、卫生事业的发展造成的影响呢?
  
  从文献资料中可以看到,文革期间我国经济、国防、科技、卫生事业得到了迅速发展,文革是推动了而非阻碍了经济、国防、科技、卫生事业的发展。
  
  当然,我们并不讳言文革期间确实出现过对经济、国防、科技、卫生事业发展的消极影响,这主要集中在一九六七年和一九六八年全面夺权的时候。随着一九六八年九月各省市自治区革委会的建立,经济、国防、科技、卫生事业的发展就恢复了正常秩序,趋于稳定了。就是在全面夺权的时候,对于特别混乱的省市自治区,还派人民解放军进行“三支两军”,保持了地方的基本稳定,保证了经济、国防、科技、卫生事业的有序发展。
  
  由此我们进一步发问:文革期间出现的对经济、国防、科技、卫生事业的消极影响,到底是文革本身造成的,还是偏离了文革原则和要求的结果?
  
  在文革开始的时候,毛泽东反复说要文斗,不要武斗,多数干部是好的或比较好的,并且还写入了《中共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中。可还是发生了武斗,打起了派仗。这里面有保皇派,也有造反派,更严重的是走资派暗中调唆,挑动群众斗群众。夺权阶段多数干部被打倒,冲击的面比较大,教训是沉痛的。
  
  毛泽东后来说文化大革命有两个错误,“打倒一切”,“全面内战”。这两个错误是在全面夺权时期发生的,对经济、国防、科技、卫生事业的发展确实造成了消极影响。但这并非文革的错误,恰恰是违背了文革的原则和要求造成的,因而将这种消极影响归罪于文革本身是不妥当的。这就好比一个人学走路摔了跤一样,我们自然不能因为一个人学走路摔过跤,就否定走路本身,说什么“永不走路,永不摔跤”的话,同样我们也不能因为文革期间出现了错误,在一定时间内影响了经济的发展就否定文革本身,认为当时如果不搞文革,不就避免了对经济的消极影响了的话。
  
  3、有人说,文革期间中国工业百元资金实现的利税是下降的,投资回报率较低,以此证明文革导致了经济效益的下降。
  
  这个问题有着复杂的原因。文革期间执行的三五计划和四五计划,正是三线建设最为关键的十年。有人测算过,发展轻工业,每投资一元,产值是七元,而发展重工业则是投资七元,产值是一元。如果单纯从投资回报率上来说,投资轻工业比重工业资金回报率要高得多。三线建设的投资主要是重工业、基础设施建设和国防工业,因而在一定时间内从经济效益上来说收益低是自然的。同时还要看到,在三线地区进行大规模投资建设客观上来说要比在沿海和中部地区效益差得多。当时中国周边形势紧张,在国家进行大三线建设的同时,各省市自治区还进行自己的小三线建设,为备战进行的大规模投入是难以直接转化为经济收益的。一九七三年提出的“四三方案”乃至后来追加到的51﹒4亿美元的大规模引进计划,要到一九七八年后才能逐步产生效益,文革期间只是投入,却产生不出效益。正是由于这些复杂的情况,才导致投资回报率较低。至于有人以此来推算出文革十年损失5000亿元的荒唐说法,就更不值得一驳了。
  
  4、有人说,文革十年人民群众生活水平提高幅度不大,以此来说明文革十年影响了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
  
  说文革十年人民群众生活水平提高幅度不大,倒也是事实;如果把它作为影响经济发展的论据则未免失之于偏颇。当时的中国面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制裁,中苏关系恶化后,又基本上中断了和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贸易关系,因而难以从国际市场上获得积累和引进发展资金。我们当时在既无内债又无外债的情况下,主要是依靠自己的力量来进行大规模工业化建设的。当时的中国是一个农业国,为了筹措工业化发展资金,不仅让农业为工业发展提供积累,还要通过压缩消费,节衣缩食,艰苦奋斗,勤俭建国,来为工业发展加速提供资金积累。同时从加快工业化实现的发展要求出发,就不得不将资金主要投向重工业,而在农业、轻工业投资较少。
  
  即使这样,鉴于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时期重工业发展突出,导致比例失调的教训,开始制定三五计划的时候,按毛泽东的本意还是要制定一个“吃、穿、用”的计划,侧重发展农业和轻工业,优先解决人们的生活问题。但是由于当时中国周边面临的严峻形势,工业又主要集中于沿海地区,从国家安全和备战需要出发,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党中央最后经过慎重考虑,决定在中国的大西南和大西北进行大规模的工业化建设,将三五计划搞成了一个以备战为核心的工业建设计划。这就是著名的三线建设。这样一搞就是十五年,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又往后挪了十五年。
  
  等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三线建设基本就绪,工业化初步实现,国家可以加强对农业和轻工业投资的时候,却搞了改革开放,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迅速提高了。同时,我们还要看到,文革十年是中国人口迅速增长的时期,我们是在人口迅速增长的情况下来进行经济建设,解决人们吃饭问题的。这个时候中国也在执行着大规模的援外任务,有的年份对外援助甚至高达当年国家财政支出的7﹒1﹪。正是由于这些复杂的原因,影响了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
  
  由此看来,只有对工业化发展的不同阶段进行了历史的考察,对从重工业到轻工业的发展路线进行了分析,对中国工业化发展过程中的复杂国情进行了研究,才能揭示出文革十年人民群众生活水平提高幅度不大的真实原因。
  
  5、有人还说,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期中国和日本的GDP差不多,而到了文革以后差距显著拉大,以此证明文革扩大了差距。他们还说,文革十年亚洲“四小龙”经济实现了腾飞,人均GDP超过中国多少倍。因而文革影响了中国的快速崛起,否则中国的经济也会象他们一样腾飞了。
  
  这是只对中日两国和中国与亚洲“四小龙”的GDP进行了简单的比较,而没有对它们的国情及面临的国际环境的不同进行深入的分析,这样也就难以揭示问题的真相,得出正确的结论。
  
  不错,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中国和日本的GDP产值差不多,但是却没有人进一步分析当时在中日两国GDP的构成上有什么不同,以及两国GDP构成上的不同又对两国的发展潜力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的时候,中日两国虽然在GDP的产值上差不多,但是在GDP的构成上却存在实质性差异。由于日本是在一九四五年通过宣布投降结束战争的,因而尽管二战后期日本本土在空袭中也遭到了严重破坏,但是日本的工业体系还是保存下来了。日本自明治维新以来就重视教育,培养人材,其科研队伍也基本上保存下来了。日本的GDP构成主要是工业,而中国却主要是农业,以科研人员为先锋的人才队伍中国也不如日本。这种差异会对日后两国经济的发展产生决定性的影响。日本由美国提供军事保护,实行国民经济非军事化,集中力量发展经济,而中国在六十年代前期和整个文革时期开展了以备战为中心的工业化建设,进行了大小三线建设,研制“两弹一星一核艇”,这无疑会严重制约对经济建设的资金投入。美国从遏制中苏,巩固亚洲地缘政治利益的战略需要出发,对日本采取扶植和援助政策,向其转让技术,开放市场,在越南战争期间向日本进行大量订货。而中国却遭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制裁和封锁,中苏关系恶化后,中国与苏联和东欧国家之间的贸易也基本上中断了,为抗美援越做出了巨大的民族牺牲,为第三世界国家提供了大量援助。中国是一个有着七、八亿人口的大国,每年的人口仍在迅速增长,经济增长的成果被迅速增长的人口“消化掉”,这都是与日本难以类比的,因而简单地进行GDP产值的比较,以此来说明日本的资本主义制度优越于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诋毁文革十年拉大了中国与日本的距离是没有说服力的。
  
  中国和亚洲“四小龙”的发展就更没有可比性了。“四小龙”都是人口少,面积小,缺乏资源的国家和地区。冷战时期,美国处于遏制中苏,巩固远东地区霸主地位的需要,向这些国家提供技术和援助,开放市场,实施产业转移,这些国家和地区借机搭上了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发展的快车,经济实现了腾飞,在某些领域还具有了较强的竞争能力。但是它们没有自己独立的工业制造体系和军工体系,经济是依附于西方国家市场的。有人形象地比喻说,美国人一感冒,他们就发高烧。因而从总体实力上说是根本没法和中国相比的。值得它们骄傲的不过就是人均GDP的产值而已。
  
  再说像中国这样一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大国也无法象他们那样“走捷径”、“搭便车”,因为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或国家集团也拉不动中国这样的大国,也不会让中国这样的大国去“搭便车”。因而我们只能依靠自己长期的艰苦奋斗,扎扎实实地把我们自己的工作做好,建立独立的比较完成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搞好国防建设,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希望步入现代化的强国之列。因而拿中国这样的大国与这些国家和地区相比,就好像拿一辆载重大卡车和一辆小轿车相比,看看谁在启动的时候跑得快一样可笑。
  
  从对以上几个观点的简要分析中可以看到,为了达到诋毁文革和否定文革的目的,持这些观点的人往往是从表象上看问题,没有对文革期间中国经济的发展进行深入的思考,他们回避当时中国面临的复杂国际环境,没有认识到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党中央开展以备战为核心的大规模工业化建设的必要性以及采取这种发展方式会对中国经济发展造成的严重影响,没有从中国工业化的路线及其发展阶段上来进行考察,在进行比较的时候,也没有对不同国家的国情、发展基础和面临的国际环境上的差异进行系统地分析,这样也就难以对文革十年中国经济的发展作出科学的判断。即使抛开立场不说,从观点和方法上也是陷入了形而上学和唯心论的泥潭了。
  
  五、文革十年经济发展的历史意义
  
  文革十年是中国工业发展史上的奇迹,是三线建设取得决定性成就的时期。在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充分发挥亿万群众的创造精神,全国人民齐动员,东西南北同奋斗,立下愚公移山志,敢叫日月换新天,在保证人民群众基本生活的情况下,集中全国的人力、物力、财力进行了共和国历史上空前规模的三线建设,大大加速了中国的工业化进程,取得了历史性的伟大成就。这是共和国历史上最为辉煌的十年。经过三十年的发展,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基本上建立了一个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为日后中国的发展奠定了雄厚的基础,初步实现了鸦片战争以来几代中国人梦寐以求的工业化发展目标。
  
  随着三线建设的基本建成,不仅具备了支持长期反侵略战争的经济实力,做好了应对大规模侵略战争的备战工作,为维护国家安全提供了重要保障,而且还在促进西部开发,缩小东西部差距,改变中国工业的布局方面迈出了实质性步伐。这一前所未有的壮举,不仅在中国历史上是空前的,在世界工业发展史上也是罕见的。这充分显示出在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的领导下,人民群众一旦站立起来,摆脱了剥削和压迫,自己当家作主,就会焕发出排山倒海的力量,能够在较短的时间内,把中国建设成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这又一次证明:“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真正动力。”
  
  知识青年扎根农村,建设边疆,用青春和热血铸就了人生的辉煌。社队企业和地方“五小”工业迅速崛起,改变了地方和农村的面貌,推动了社会经济和风俗的变化。这为改造人们的世界观,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念创造了重要条件。
  
  文革十年,国家优先发展重工业和国防工业,加快西部的基础设施建设,是中国工业化发展突飞猛进的年代。千百万劳动者离开城市,告别家乡,投身于三线建设的洪流中,用血汗和生命谱写了共和国发展史上的宏伟诗篇。他们的壮举犹如璀璨的群星闪耀在共和国的夜空中熠熠生辉,他们的功绩铭刻在我们心中熔铸成永远的丰碑,他们的精神在历史的长河中奔腾不息,成为今天鼓舞我们前进的强大动力。
  
  文革十年经济的发展具有承上启下的重要意义。这是在前两个五年计划基础上的发展,对中国初步实现工业化和开展三线建设具有决定性意义,同时随着文革十年经济的发展又为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乃至于日后中国经济的腾飞奠定了雄厚的物质基础。
  
  以上我们阐述了生产力发展问题上的两条路线,介绍了文革取得的巨大成就并分析了取得成就的原因,还对文革期间经济发展问题上的几种论调进行了辨析,最后又总结了文革十年经济发展的历史意义,这样我们就对文革十年经济发展的问题有了一个比较全面的认识。文革十年确实是共和国经济发展史上的辉煌时期。文革十年经济的发展雄辩地证明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使我国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一个强大推动力”这一颠扑不破的真理。文革是在建立了服务于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破除了经济基础领域的旧的制度和措施以后,才改变了人们的思想风貌,大大促进了社会生产力发展的。
  
  二○一六年五月二十六日
  
  作者:郭建波;来源:网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